第二章【燃燒吧,慾火!】(上)

  唐獵甦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處在一架直升飛機的裡面。秦媛媛冰冷的屍體躺在他的身邊。

  尹天龍和他的幾名手下正冷冷看著他。

  「你們要帶我去哪裡?」唐獵的聲音變得嘶啞無比。

  「就快到了!」尹天龍輕輕撫摸著秦媛媛蒼白冰冷的俏臉,目光中流露出極其複雜的神情。

  直升飛機開始緩緩降落,他的兩名手下將艙門拉開,其中一人用軍刀割斷了唐獵手上的繩索。

  兩人拉起唐獵,將他推向艙門。

  眼前是一片草原,冷風迎面吹來,讓唐獵幾乎睜不開眼睛。

  「再見!」尹天龍說完這句話,兩名手下將唐獵粗暴的推了下去。

  唐獵還沒有從地上爬起,他們又將秦媛媛的屍體扔了下來,出於本能,唐獵張開手臂,將她的屍首接住,看到秦媛媛已經失去生命光彩的面孔,唐獵不禁心中一酸,淚水無可抑制的流了出來。

  直升飛機在唐獵的頭頂盤旋了一周,然後向遠方的天空中飛去,空曠的天地中只剩下唐獵一個人在。

  他舉目望去,四周都是一片萋萋荒草,根本看不到盡頭,憑直覺判斷這裡應該是一個無人區,看來尹天龍是想讓他在這裡自生自滅。

  他抿了抿乾裂的嘴唇,意識到自己的體溫仍然在不斷的升高,一定是注射在體內的大量春藥開始起作用,低頭看到秦媛媛的屍體,一種原始的衝動在他的血液中萌生。

  唐獵忽然不受控制的抱起了秦媛媛,伸手摸向她的胸部。

  他用力咬住下唇,艱難的抽回自己的手掌,反手給了自己一個耳光,大聲叫喊起來:「唐獵,你是人,不是禽獸!」可是他了解斯普瑞強大的藥力,隨著體內藥效的逐漸增強,他會無法控制自己的舉動,唐獵撿起周圍的石塊,將秦媛媛的屍體掩埋起來,他目前能夠做得只有這些。

  尹天龍隔著舷窗向下望去,從這個角度來看,唐獵已經成為一個小黑點。

  「尹先生,難道您就這樣放過他?」

  尹天龍露出一絲殘酷的笑容:「當藥效完全發揮作用以後,他會變成一個徹頭徹尾的禽獸!一個因為發情而癲狂的畜生!」

  唐獵竭力逼迫自己不去想秦媛媛的事情,他沒命的向前方跑去,太陽就要落山,一望無際的草原上籠罩了一層金色的餘輝,可現在他已經沒有欣賞景色的心境,內心反覆提醒自己,遠離這裡,遠離秦媛媛的屍體,絕不可以做出褻瀆亡靈的事情……

  夜幕終於降臨,整個天地越發顯得寂寥和落寞,唐獵體內的血液就要沸騰起來,眼前不停晃動著一個個曼妙的身影,秦媛媛、蘇菲、莉娜……曾經交往過的女人一股腦湧現在他的腦海中,慾望在不斷的升騰著,唐獵用力撕扯著自己的頭髮,期望用疼痛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可是耳邊卻開始出現幻覺,他仿佛聽到秦媛媛嬌媚婉轉的呻吟聲,他慢慢的轉過身去,凝望身後的方向,秦媛媛的屍體應該還在那裡,慾望宛如一根羽毛在撩撥著他的內心,他幾乎就要回頭。

  「不可以!」唐獵大聲吼叫著……

唐獵這才發現前方是一片茂密的樹林,他艱難的向樹林中走去。

  剛剛走入樹林便聽到潺潺的流水聲,唐獵發瘋的向流水的方向沖了過去。

  溪流在月光下閃爍著粼粼的光芒,遠遠望去就像女人溫柔的眼波,唐獵撕扯著自己的衣服,赤身裸體的跳入冰冷的水流,雙手掬起溪水大口大口的喝了下去,直到撐得再也無法喝下去,他才肯停下。

  溪水卻仍然無法熄滅唐獵體內不斷升騰的激情和慾望,如果眼前出現一個女人,唐獵會毫不猶豫的衝上去,道德的底線在他的內心中不斷的瓦解,唐獵不知道自己能夠堅持到什麼時候?秦媛媛仿佛赤裸著嬌軀,露出充滿誘惑的微笑,向他走來。

  「不可以!」唐獵痛苦的大叫著,他在意志徹底崩潰以前,頭顱重重撞在身邊的岩石上,眼前頓時陷入一片黑暗中……

  唐獵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清晨,半截身體仍然泡在水裡,皮膚已經被泡得發白,陽光透過叢透射下來,在他的身上留下斑駁的光影。

  唐獵下意識的摸了摸額頭,頭上被撞出了一個血口,鮮血早已凝結。他站起身撿起丟在溪邊的衣服,晨露已經將他的衣服打濕,穿在身上黏黏的,很不舒服。

  「我還活著!」唐獵默默的告訴自己,地面忽然震動了起來,他抬頭看去,卻見前方一群美麗的麋鹿排列著整齊的隊伍向溪邊跑來,來到溪邊,依次排開,曲下美麗的脖頸開始飲水。

  唐獵並不想打擾它們的寧靜,轉身向樹林外走去,他馬上發現藥效並沒有過去,下體仍然標槍樣的挺立,剛剛走出一段距離,便被褲子摩擦的隱隱作痛。

  唐獵一面惡毒咒罵著尹天龍,一面拉開了褲子的拉鏈,如果這樣走在都市之中,一定會被人當成暴露狂給抓起來。

  隨著氣溫的升高,他體內的慾望再次升騰萌動起來,唐獵竭力逼迫自己不去想這些事情,可是一幕幕激情洋溢的景象卻輪番出現在他的眼前。

  「唐獵,你是人,不是禽獸!」他反覆提醒自己,眼前卻出現一個雪白豐滿的臀部,開始的時候,他還以為是自己的錯覺,可是那白花花的屁股卻真實的在眼前晃動起來。

  這種誘惑對現在的唐獵來說,無疑是致命的,他大叫一聲不顧一切的沖了上去,腦海中充滿著情慾,他最需要的就是發泄,對!發泄,任何事對他來說已經不重要了。

  屁股的主人敏銳的察覺到身後的動靜,迅速轉過身來,一雙充滿貪婪和殺機的棕色眼睛死死盯住唐獵,它張開大嘴,發出一聲低沉的嘶吼,白森森的牙齒閃耀著令人心驚膽顫的寒光。

  這是一頭白色的獵豹,它虎視眈眈的注視著這個意圖非禮自己的人類,並沒有急於進攻。

  唐獵宛如泥塑一樣僵在那裡,恐懼讓他體內的激情瞬間冷卻了下來,過了好半天,才大叫一聲:「媽呀!」轉身向樹林深處逃去。

  獵豹全速向唐獵追來,它的嘶吼聲很快招來了另外一個同伴——一頭體型更加健碩的雄性獵豹。

  唐獵將吃奶的力氣都拿了出來,瀕臨死亡的威脅輕易就激發出了他的全部潛能。

  三米多寬的溪水被他輕易躍過,正在飲水的麋鹿群,被這突然來臨的危險驚動,不顧一切的向樹林深處逃去。

  獵豹的注意力被麋鹿群轉移,它們沖向麋鹿群,雄性獵豹撲倒了一隻孱弱的幼鹿,雌豹尖利的牙齒殘酷無情的撕裂了它的咽喉。

  唐獵趁著它們享受美食的時機逃離,慌亂中根本沒有時間分辨方向,身上的肌膚多處被荊棘劃傷,腳下忽然被一團軟綿綿的東西絆了一下,唐獵的身體頓時失去了平衡,四仰八叉的摔倒在地,他強忍著疼痛從地上爬了起來,發現絆倒自己的原來是一頭大腹便便的母鹿,它一雙黑亮的眼睛求助似的望向唐獵,身下一雙纖細的小腿正在掙扎。

  憑藉著自己豐富的醫學知識,唐獵馬上判斷出這是一頭正在生產的母鹿,不幸的是胎兒的體位是臀位,後腿雖然娩出,可是兩條前肢卻嵌頓在母鹿的體內。

  危急關頭,唐獵顧不上太多,正想逃走,那隻母鹿卻發出一聲嗚鳴,唐獵忍不住回過頭去,不知怎麼,那母鹿的眼神竟然讓他聯想起秦媛媛臨死前的目光,心中一酸,咬了咬下唇,終於下定了決心,他重新來到母鹿的身邊,在母鹿的腹部撫摸了一陣,辨明胎兒的頭部和前肢的所在,他脫下外衣覆蓋在母鹿身上,手臂探入她溫熱的體內,母鹿仿佛明白唐獵是來幫助她的,並沒有做出任何的掙扎。

  「小傢伙!歡迎你來到這個世界!」唐獵握住小鹿的前肢,順利的將它提拉了出來,母鹿因為瞬間的疼痛發出一聲哀鳴。

  唐獵抱起渾身濕漉漉的小麋鹿,臉上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從被放逐到這片荒蕪的土地,他還是第一次感到如此的開心。

  身後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蹄聲,唐獵轉身望去,卻見一隻雄性麋鹿閃電般向他沖了上來,頭上枝椏般的長角兇狠的刺向他的腹部,唐獵慌忙向一旁躲閃,可是那隻雄性麋鹿如影相隨,大有不將唐獵戳個腸穿肚爛絕不甘心的盡頭。關鍵時刻那隻雌性麋鹿掙扎著站起身,擋在唐獵身體的前方。

  不知道它們之間用了何種方式的交流,雄性麋鹿垂下頭去,慢慢來到唐獵的身邊,伸出舌頭,輕輕舔弄著小麋鹿的身體。

  唐獵放下那隻剛剛出生的小鹿,小鹿搖搖晃晃的來到雌鹿身邊,嬌嫩的嘴唇吮吸著母鹿飽滿的乳頭。

  甚至連母鹿飽滿多汁的乳房對唐獵也是一種誘惑,他強迫自己閉上眼睛,耳邊卻響起獵豹的吼叫聲。

  兩頭獵豹無聲無息的靠近了他們,兇殘的目光盯住了那隻正在哺乳的小鹿,雄性麋鹿馬上意識到危險的存在,它並沒有選擇逃走,勇敢的護衛在母鹿和小鹿前方,試圖用自己微薄的力量保護妻子的平安。

  雌性獵豹慢慢繞到他們的後方,切斷了他們後退的道路,雄性獵豹邁著不緊不慢的步伐向他們走來,在它看來唐獵和這三頭麋鹿已經成為囊中之物,正在盤算著如何享受這頓美餐。

  伴隨著一聲震徹心扉的嘶吼,雄性獵豹騰空躍起,居高臨下的撲向那隻雄鹿,尖銳的前爪試圖撕裂麋鹿的咽喉。

  頭頂一個巨大的黑影忽然從天而降,一隻身高在兩米左右的巨猩從樹上飛身躍下,一拳狠狠的擊打在獵豹的下頜,將獵豹的身體打得橫飛了出去。

  雌豹看到形勢逆轉,狂吼著從身後撲在巨猩的後背上,張開血盆大口向巨猩的頸側咬去,巨猩搶在它咬中自己之前,狠狠的掐住了它的頸部,掄起它的身子狠狠向一旁的樹幹上甩去,雌豹的身體在空中旋轉著摔了出去,身體碰到堅硬的樹幹,發出一聲脆響,然後如同一灘爛泥一樣滑落在草地上,它的脊椎骨竟然被當場撞斷,看來是無法活命了。

  雄性獵豹看到愛侶當場慘死,嚇得哀嚎了一聲,夾著尾巴向樹林深處逃去。

  唐獵沒有想到千鈞一髮的時刻竟然冒出了一隻大猩猩,一時間呆在那裡。

  巨猩看來和那隻雄性麋鹿的交情不錯,來到麋鹿身邊拍了拍它的背脊,麋鹿用長角輕輕蹭了蹭巨猩。

  唐獵正在猶豫自己是不是離開的時候,那隻巨猩爬行到他的身邊,指了指剛剛降生的小麋鹿,又指了指自己的腳掌。

  唐獵看了看它的腳心,原來上面扎了一根螺絲,唐獵心中異常驚奇,這螺絲顯然不是自然界原有的,難道說這裡還有人類的蹤跡,想到這裡,心中不禁浮現了一絲希望,只要能夠找到人,自己或許能夠離開這片荒涼的土地。

  巨猩的意思分明是讓唐獵幫助它取出這枚螺絲,唐獵點了點頭,抱起它的腳掌,小聲說:「我可以幫你取出來,不過這個過程會有一點點的疼痛,你千萬要忍住。」

  巨猩閉上了眼睛,唐獵用手捏住螺絲的尾端,稍稍用力便將螺絲從其中拽了出來。螺絲的尾端已經生鏽,看來扎入巨猩的腳掌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

  唐獵撕下自己衣服的一角,為巨猩將腳上的傷口包紮好,拍了拍它多毛的大腿說:「這次我就不收你的診金了,你如果有良心,就把我帶出這個地方吧。」

  巨猩忽然張開雙臂,在唐獵全無防備的情況下,將他抱入懷中,身體輕盈的向大樹上爬去。

  唐獵又驚又怕,大聲喊叫起來:「快放下我!」

  巨猩根本不管唐獵的大呼小叫,迅速爬上了樹枝的頂端,從一棵樹凌空向另外一棵樹上跳去,唐獵嚇得心驚膽顫,整個人仿佛被巨猩抱著在空中飛翔,巨猩的力量十分強大,他根本沒有掙脫和逃離的機會:「放下我……你這個忘恩負義的畜生……」

  巨猩帶著唐獵跳躍騰飛了二十分鐘左右,進入了一片枝繁葉茂的密林,這二十分鐘對唐獵來說如同渡過了一個漫長的世紀。

  巨猩將他緩緩放在草地上,唐獵仍然驚魂未定,腳下不敢邁出半步。

  樹枝中,樹幹後,山岩中,幾百隻大小不同的猩猩同時圍了上來,它們好奇的打量著這個陌生來客,彼此間用獸語相互交流著。

  唐獵現在的形象狼狽到了極點,身上的衣服多處被樹枝撕破,暴露出古銅色的肌膚,褲子的拉鏈大開著,小弟弟仍然桀驁不馴的挺立著。

  幾隻母猩猩好奇的看著唐獵的下體,它們發亮的眼睛流露出最原始的慾望,唐獵慌忙用手遮住,看來這幫猩猩沒有任何非禮勿視的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