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旖旎】【春風拂面】【中篇 第二章】

第二章 酒後驚喜

望著劉總坐上她的別克轎車走了,這邊肖陽攙扶著東倒西歪的肖俊上了車,自己則坐在駕駛位置,啟動著車問肖俊:「肖科長:你家在哪裡?咱們怎麼走?」

「哦,你不知道…我家呀?就在『祥和小區』……不過…這一路交警很多的,你不怕警察…查你酒後…駕車嗎?」

酒駕是要拘留的,這一點肖陽非常清楚的,看看右邊耷拉著腦袋的肖俊問:「那怎麼辦呢?」

「我今天真是喝多了,讓你見笑了…前面有個燕京賓館,你走小道把車開到賓館,把我安排到那裡,你再回家吧!」

肖陽心想:你就不會說安排兩個房間,也讓我在賓館休息一晚上?又一想,嗨!看她這狀況,登記幾個房間也是我算帳呀!

沒辦法,只有如此了。肖陽提起精神,小心謹慎的把車開到燕京賓館,登記好房間,肖俊已經睡著在車上……他晃了晃肖俊說:「肖科長,房間已安排好了,我把你送上去吧?」

「嗯…謝謝你了…」

可半天肖俊也沒能下了車子,肖陽連拉帶拽的把她從車上拉下來,只能將她的胳膊挎著自己的脖子,歪歪拽拽的進了賓館,服務生和大廳里的客人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他們,肖陽連窘迫帶緊張,折騰了一身臭汗。

進入房間,肖俊四仰八叉的一頭倒在床上,肖陽只好給她脫掉鞋子,扳著她粉嫩的玉腿把她放正,偷眼看著這位醉美人:朦朦朧朧的黑色文胸被豐滿的乳房頂得一起一伏的,撩起的短裙遮掩不住半露的豐臀,粉紅色的內褲更是撩人心扉,令人心慌意亂,不忍轉睛,此時的肖陽心中怦怦亂跳,回想著剛剛在酒桌下的撩撥和挑逗,男人的本能促使他下體膨脹,大腦在激烈的鬥爭著是否進行下一步的行動,一向外表陽光正直的團委書記的面具一旦撕下……今後在單位如何面對……

他怯怯地喊著肖俊:「肖科長…肖科長…你不礙事吧?你休息吧,我回去了?」

他多麼的希望此時的肖俊能有所反應:「弟弟,別走…姐姐暈,你留下來陪姐姐吧…」但肖俊好像睡的很香甜。

雖然看她沒有一點反應,肖陽還是不敢輕易地越雷池半步,遂拿起毛巾被輕輕的給她蓋上,這時候肖俊一個側身,剛好把他抓著毛巾被的右手攔在懷裡並著實的壓在她豐滿的酥胸上,好大,好軟!肖陽倒吸了一口氣,想用力,卻不敢用力,輕輕的喊道:「肖科長:我給你蓋毛巾被呢,你喝水嗎?」邊說邊順著肖俊胳膊的壓力輕輕的划過她的酥胸把手抽了出來,這時候手機響了,怕驚醒了肖俊,他捂著手機走進衛生間,是劉總的電話:「小肖,我到家了,你們到家了嗎?我讓小蔡接你去吧?」

「劉總啊…快了,我喝過酒了,沒敢開那麼快。別麻煩小蔡了,我一會打車回去好了…」

「還是讓小蔡去她家接你吧!」

「真的不用了劉總,都這麼晚了,我這就到她家了,馬上就回去了,別讓蔡師傅過來了,謝謝劉總了……」

「誰呀弟弟?」肖俊醒了……肖陽趕忙向肖俊擺手,小聲說:「噓…是劉總的電話,問我把你送到家沒有,我說快到你家了,她說讓小蔡來你家接我呢!萬一小蔡到了你家門口,等不到咱們,不就等於咱們向劉總撒謊了嗎?咋辦?」

肖俊伸手要過手機,說:「劉總啊……我喝多了…難受死了…想嘔吐…我先不回去,讓肖秘書拐個彎,我去推點糖去…再回去…讓肖秘書給我整點開水……再讓他回家…別讓蔡師傅來接他了,不然他看我喝多了,一直在下面等著,多不好看呀……」

「那…好吧,你多喝點水,早點休息…」劉總不再堅持,讓他倆舒了口氣。

這時候肖陽才想起來燒水,然後說:「水燒上了,你早點休息吧…」心裡還在嘀咕:剛才她睡的不對挺死的嗎?怎麼現在接電話一點都不走調呢?

肖俊眼也不睜地說:「弟弟,我難受,想動也動不了,現在真的想嘔吐了,你把我扶起來吧,我去衛生間…」

肖陽那個鬱悶啊:剛剛接電話還能坐起來,怎麼電話一丟就又不行了呢?

扶起肖俊,肖俊則一把攬著肖陽的脖子,整個人都要倒在肖陽懷裡了,肖陽吃力地把她扶坐在馬桶上欲轉身離去,但肖俊那一副仿佛沒有骨頭的身子東倒西歪的,一鬆手就要歪倒的模樣,這時,她還在給肖陽出難題:「弟弟,我想解手……我站不起來,弟弟幫姐脫掉……」

肖陽真的沒轍了,心裡想把她脫光,但不是這樣的對方呀!他讓她雙手挎住他的脖子,自己則抱著她的腰身用力上提,一隻手撩起她的短裙,並費力的脫下她的內褲,觸及到她渾圓的屁股後讓肖陽把持不住內心的衝動,肖俊在順勢坐在馬桶上,雙手摟住肖陽的臀部,別著頭剛好貼著肖陽的胯間,好像根本感覺不到肖陽下體的變化一樣,嘴裡嘟嚕著:「難受…難受…」

肖陽的下體在她鼻子撲來是熱氣吹拂得愈加膨脹,心想:「我比你還難受呢,不知道你是真暈還是假暈,我下面脹得不能行,是想看我出洋相還是想怎麼著?我此時的窘境你真的不曉得嗎?」

肖俊下面嘩嘩的尿液聲還有陣陣熱臊氣味一下子讓肖陽興致索然,這時候肖俊仿佛感覺到了他的變化,緊緊地摟住他的屁股,臉兒不停地摩挲著他的敏感部位,讓他再次的挺起!肖俊伸手扒拉著拉開他的拉鏈,扒開她的內褲,握住他挺立的肉槍,不由分說,一口含進口中。

肖陽哪裡受過如此待遇,況且是美麗矯情的一直較為仰慕的肖俊肖科長,很久不見女人的寶貝今天得此寵幸,捂悶了一天的龜頭被俊姐的小嘴擼開包皮,稚嫩的冠狀溝被俊姐吮吸得發酥發癢發麻,濕滑溫暖的小口令他的雞雞嚯嚯的蹦動,一切的偽裝再也掩飾不住他內心狂躁的衝動了,這個時候一切的躲閃和掩飾已經不具任何意義!肖陽一把伸進肖俊的文胸,抓起偌大的乳房蹂躪起來,感覺比先前女友的胸部豐滿許多……

肖俊長吞長吐的吮吸讓肖陽陣陣麻酥,怎奈肖陽與女友分手數月不見女色,就這樣被肖科長一陣有力的狂吸亂舔,禁不住射精的慾望「啊…啊…」的失口喊了起來,肖陽緊抱住肖俊的頭,挺動著下身,陰莖抖動著,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射進她的喉中,她這時想掙開堵在口中還在跳動的肉棒,無奈肖陽死死的不鬆手,只得嗆著咳嗽著併吞咽著他的積聚數月的精液……直至肉棒在她嘴裡便軟,肖陽舒服得幾乎要扭曲的面孔不敢面對肖俊,不知道是過度舒服還是非常的痛苦的表情,無力的依靠在後面的洗面台上…

肖俊嗔怒地抱怨肖陽:「我渴,我渴,姐姐我暈的厲害,把我扶起來到床上躺會兒…你給我農電水喝吧…」

無奈的肖陽攙抱著肖俊來到床邊,扶她躺下,肖俊雙手蜷曲在額頭,剛好將雙眼遮擋住。肖陽趁機仔細欣賞起眼前這位大了兩歲的美女,紅暈拂面,好似盛開的桃花,沙質的上衣被一對豐乳頂起兩座高高的肉包,讓人垂涎,撩起的裙擺下面稀疏而又蜷曲的陰毛鋪蓋在白嫩的小腹下,沒有提起的粉紅色內褲掛在腿彎,不知道是幫她提上還是褪去……貪婪的目光欣賞著眼前半裸的美女,皮膚滑潤如脂,散發著青春少女的魅力。

思忖良久,一不做二不休,肖陽乾脆脫掉了肖俊掛在腿彎的粉紅色內褲,兩條修長的玉腿間一條粉色的肉縫呈現在眼前,慢慢地分開雙腿,肖俊乖巧的配合著彎曲著,陰縫處粉嫩的兩片小陰唇依稀粘合在一起,在燈光的照耀下發出點點的光澤…肖陽抬頭看了看肖俊,她依然是雙手掩面。肖陽咽了口口水,吮了下手指,輕輕地分開花瓣,露出如脂般的嫩肉,層層疊疊好似嬌艷的玫瑰,禁不住俯下身子低頭湊於花縫,略有臊味,但經不住凝脂般那嫩嫩的蚌肉誘惑,伸出垂涎之舌舔舐那嫩嫩的花蕊,花蕊好似害羞草一般受到觸動後收縮起來,一股暖液噴涌而出,同時肖俊「哦」的一聲扭動了一下身子。

肖陽一陣激動,伸出寬大的舌頭將噴涌而來的陰液悉數捲入口中,隨著大口的口水一併吞咽了下去,看到洞口還留有溢出的晶瑩欲滴的露汁,輕輕舔下,然後才細細的品味:黏黏的、滑滑的,又有點酸酸的腥味……

這時候肖俊纖細的小腰開始不停地扭晃,肖陽的鼻子嘴巴一下子被肖俊張開的小穴捂蓋個正著,細絨的鬍鬚上連同鼻尖尖都塗滿了肖俊的陰液……肖陽經不住蜜汁亂濺的誘惑,下身經過短時間的休整後蠢蠢欲動,劍拔弩張。但他此時並不知道肖俊真醉還是假醉,真暈還是裝暈,喊了幾聲:「肖科長…肖科長…」肖科長似答非答的「嗯」了一聲,翻了個身,胳膊搭在了肖陽身上,仍然沒有睜眼。肖陽小聲說:「肖科長,你如果休息,我幫你把衣服脫掉吧,那樣會舒服些……」看肖科長不吭聲,他便一點一點的把肖俊的薄紗汗衫脫掉,解開那副黑色胸罩,兩隻雪白大乳顫巍巍的蹦了出來,粉紅色的乳頭卻鑲嵌在乳暈里。

肖陽又喊了幾聲「肖科長」,依然是沉睡的樣子,急不可耐的脫光自己的衣物,並不敢用力地貼在肖科長的身上,張啟那早已垂涎欲滴的大嘴,一口含住了半個乳房,貪婪地吸吮著,揉捏著。肖俊扭動著身軀似睡非睡的隨手摟抱著肖陽,生怕跑掉了似的,不肯放手。乳頭漸漸挺起,像挑釁似的屹立在肖陽面前。

肖陽撥弄著眼前的乳頭,觀察著肖科長的表情。自己進公司這兩三年,工作上沒說的,憑藉著自己的才華和斡旋,勤勤懇懇踏踏實實,雖說是順風順雨,很快當上了行政秘書,團委書記,團委書記是虛職,看行政秘書卻是天天接觸領導的差事,但向來沒有往別的地方想,更沒有考慮過能跟公司實權派美女肖俊有今天這樣的邂逅。今天肖俊的表現著實讓他有點飄飄然,受寵若驚,甚至是猝不及防。

與女友分手後,一度非常傷感,今年都從未近過女色,不是沒有慾望,而是他在刻意地壓制著感情,集中精力拓展事業,想混出個名堂後再考慮這些事情。但今天這樣的場面,面對一絲不掛的肌膚如玉般的美女,怎能讓他無動於衷?怎能讓他不春心蕩漾?怎能讓他不慾火焚身?

但自己畢竟在單位是初出茅廬的稚嫩小伙,面對成熟漂亮的肖科長,心裡多少有點忌諱,不敢輕易露出急不可耐的男人本色。雖然剛剛肖科長已經主動地投懷送抱,並且那麼直截了當的把自己拿下,但畢竟是在她神志不是非常清洗的狀態下做出的事情,一旦等到她酒醒之後,萬一把責任推向自己,說是我肖秘書趁她酒醉,乘人之危,我豈不有口難辯?事情鬧大了,以後我怎麼在公司立足?不能因為一時的男女之歡而影響了一輩子的錢財,那真的是得不償失了。

可眼看著面前如花似玉的赤裸美女,醉態迷人,風情萬種,怎能斷然離開?此時矛盾的心情讓他棄之不忍,欲罷不能,輕輕地喊了聲:「肖科長…肖科長…你醒醒…」肖俊翻了個神,眼睛並沒有睜開,而是隨手將肖陽攬入懷中,抱著肖陽一陣濕吻,右腿也跨在肖陽腰上來回的扭動,絨絨的陰毛和濕滑的陰縫若即若離地觸碰著肖陽原本早已暴脹起來的蘑菇頭,更是撩撥著他那早已蠢蠢欲動的慾火!

肖陽熱烈的回應著肖俊的熱吻,左手抓住她碩大而又柔軟的乳房,仿佛要揉出奶汁一般,腰間暗暗用力,想讓自己鋼棍一樣的寶貝偷偷地進入肖科長的蜜穴之中,但幾次都沒有找到洞口,還是肖俊閉著眼睛伸手從背後順著股溝把肖陽的玩意兒牽進了洞穴…濕熱滑潤的感覺仿佛讓肖陽置入天堂,他再也顧不了許多,翻身將肖俊壓於身下,一陣翻江倒海,肖科長挺動著身軀,蜜縫裡湧出一股股熱流衝擊著肖陽粗大的肉棍,讓肖陽全身陡然發麻,但肖陽不敢有半點的疏忽,遂停止動作,不敢再用力抽動,怕再抽動兩下就不得不二次繳槍。

但隨著肖俊的蜜穴一陣緊似一陣的強力收縮,肖陽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射精的慾望,卻不敢享受高潮帶來的快感,慌忙拔出陰莖,嘴裡「哦哦」的呻吟著,精液咕嘟咕嘟地射在肖俊的小腹上,黑色的陰毛上浮現著幾滴乳白濃稠的精滴……此時的肖陽天旋地轉,無力地趴在肖俊身上喘著粗氣,而肖俊則依舊抱著肖陽不停地撫摸著他的背部。

小息片刻,頭腦漸漸清醒的肖陽看了看肖俊,肖俊面無表情呼吸均勻的閉著眼睛仿佛已經進入夢鄉。肖陽感到下身粘糊糊的,原來精液在他倆的蠕動中已經將他們的陰毛塗抹得一塌糊塗……

肖陽不敢怠慢,悄悄起身拿來熱毛巾,幫肖科長擦拭乾凈身上的黏液,自己穿上衣服,坐在椅子上權衡著利弊,考慮下一步怎麼辦?是溜是留?看了看手機,已經是晚上10多了,還有兩條未讀信息,翻開一看,是劉陽陽劉經理髮來的信息:到家了嗎?……怎麼不回我的信息?我是擔心你們都喝了酒,路上不安全,早點回去,注意安全……

肖陽心中湧起一股暖流:平時劉總比較嚴肅,想不到今天也那麼體貼下屬,以後一定加倍努力工作,做出成績報答劉總!劉總這麼晚了,還在關心我,而我卻在這裡與肖科長做苟且之事,想到這兒,泛起一絲愧疚和歉意……連忙起身倒上一杯開水放在床頭,再次仔細看了看床上的肖科長 ——面若桃花,潔白的乳房隨著呼吸一起一伏的,陰毛還是那麼好看,粉紅的陰唇粘合在一起,俯下身親了一下細絨的毛毛和嬌艷的陰唇後,戀戀不捨的將毛巾被蓋上,輕輕地掩上門離開了賓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