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暗訪)

皇國內最大的色情區域,曾經被一度打擊的娼妓業在二皇子的扶持之下,再一次開始有了起色,街道上許許多多的妓女出現在街邊,她們穿著暴露的衣服,展現自已淫蕩地一面,不停擠眉弄眼展示著自已,神色放蕩的招攬著漸漸增多的嫖客。無數的流浪漢,吸毒者也開始出現在街頭,暴力犯罪遍眼可見。

在這樣一片無法區域裡,穿著大斗篷遮住臉龐的路人隨處可見,沒有人會過問這些人的來意。或是走投無路的流浪漢,還是暗訪到此的達官貴人,都沒有人在意,畢竟這裡太多人有著各自不可告人的目的了。

瑪耶走在街上,時不時竟然還有不知趣的妓女走上來搭訕,當那些女人風騷地拉扯住瑪耶的手臂時,無一例外地都被四皇女那可以致人於死地的眼神頂回去。 " 哼,一群下種,我早晚有一天會將這裡收拾乾淨,皇國內不需要這種垃圾。" 瑪耶恨恨地說了這一句,四皇女如今和那些不願透露姓名的異地訪客一樣,身著足以遮住身形的寬大斗篷,以掩示自已的身份。

" 但是,現在還不行,這片區域的支持著是你的二皇兄。" 她的身後,另一個同樣打扮的人影輕輕地在四皇女嘴邊說道。" 目前並不是該和二皇子公然翻臉的時候。"

" 我知道!" 瑪耶不甘心地低吼了一聲,然後快步向前走,在一處燈火通明的豪宅前面停下。她抬頭望去,這顯然不是一般的妓院,從隨處可見的馬車,進出客人的衣著以及森嚴的守衛就可以判斷它的檔次。

妓院的招牌很大,也很明顯,' 雙腿間的粉紅' ,如此招搖的名字就在正中央醒目的位置。瑪耶抬起頭,看著那讓她噁心的誘惑性語句,咬了咬牙走進去。 走進大門的時候,瑪耶被守衛攔了下來,但她身後的同伴只是輕輕出示了什麼,守衛就讓路通行了。

" 看來我真應該讓你一起來,幫了我不少忙。" 走進去之後,瑪耶鬆了口氣," 艾魯瑪,謝謝你了。"

" 沒事,我本人也想儘量的幫助你,畢竟我們是老同學了。" 名叫艾魯瑪的女性,她看起來非常沉穩執重,只是輕輕地說道。這時候,一個責任人滿臉堆笑地走上來。

" 請問兩位需要什麼服務?" 那個責任人還沒有說完,瑪耶就搶先一步將他拉到一旁,然後輕輕鬆了構兜帽,讓對方可以看清自已的臉,然後對著男人就是一瞪," 知道我是誰嗎?"

" 四,四皇女………" 責任人被眼前女人的身份驚得目愣口呆,連說話也不利索。這時候,瑪耶伸出手堵住了對方的嘴," 我警告你,知趣地就按著我說的作,我只是要問你一點話而已。"

男人睜大眼睛,不斷地點頭。

" 瑪耶。" 名叫艾魯瑪的女性輕輕地在四皇女背後喊了一句,像是在提醒她什麼。

" 哼,我知道了。" 瑪耶似乎有點不情願的樣子,然後她突然脫下帽子,帶有皇女特色的淡紅色長髮飛舞而出,立刻引來全場的驚呼一片。

" 四,四皇女瑪耶??" 立刻有人認出了她,頓時整個大廳內慌作一團,作為數次清掃行動的執行人,瑪耶在這片紅色區域受到很多的嫉恨和恐懼,甚至開始有人奪路而逃。

" 哼,一群膽小的窩囊鬼。" 瑪耶冷冷地看著驚惶失措的貴人們,表情充滿了不屑和鄙視。不過很快,就有人查覺出了不對勁,膽大一點的人紛紛站住了腳步。

" 喂,等等,那個驕傲的四皇女怎麼會一個人來到這種地方,如果她要來的話,應該至少也像以前一樣,帶兵來的吧?" 男人對他的同伴說道。

" 這麼一說,好像也是。" 同伴也停下來," 嗯,說起來,我聽說不久前有一個相貌和四皇女酷似的女人來這裡接客,會不會是她?"

男人看了看瑪耶一眼,畢竟瑪耶也是皇國內知名的美少女,靚麗的身材和不凡的氣質竟然讓色膽包天的鏢客吞了吞口水,他和同伴走到瑪耶身邊,然後伸出手竟然摟住四皇女的腰。

" 老闆,這個漂亮的小婊子是誰,是不是來接客的?"

責任人看了正緊緊瞪著她的瑪耶,識趣地點了點頭," 是,是的,這是新…。新來的…"

" 我知道你是誰了!" 責任人的話還沒有說完,那個男人就立刻接上了嘴," 就是前些日子,這裡傳的沸沸揚揚,那個長得和四皇女一模一樣的變態婊子吧?" 聽到責任人的認可,這讓男子完全放了心,他竟然伸出手開始向上移動,然後一把抓住瑪耶的雙峰,色情地撫摸起來。

" 變態婊子?" 瑪耶一聽臉立刻紅了起來,加之男子的性騷擾,讓一向心高氣傲的四皇女立刻怒從心起,她剛準備反手將男人扳倒,竟然一不留神,男子的另一個同伴從另一側襲擊她,用雙手托住皇女的下盤,然後更是大膽地用手指直捅瑪耶的雙腿中央。

" 不是嗎,聽說那天開始你就在這裡火了,整天有人來找你上床呢,也包括我們,可是他媽的總也找不到你,想不到今天在這裡碰上了,小妞,玩一玩價位多少?" 男子越來越放肆,竟然隔著衣服,玩弄起瑪耶的乳頭來。

" 啊!" 瑪耶發出了羞人的呻吟,她輕輕彎下腰,紅頰泛紅,看起來誘人之極。要是平時的四皇女,會立刻直接打臉,將兩個不長眼睛的男子打得滿地找牙。但今天,不知道怎麼回事,被男人的手這麼一摸,四皇女竟然發現自已全身燥熱,四肢無力,一種強烈的快感像電流一樣襲遍全身。她發現自已竟然沒有力量去抵擋男人的侵犯,就好像一隻嬌弱的綿羊一樣被兩個男人一前一後,夾在中間,肆意玩弄。

而面對這一切,瑪耶背後的神秘女人艾魯瑪,卻只是靜靜地抱胸站在一旁,沒有任何動作,神情中還帶有一絲得意。

" 混蛋,不要這樣,啊!!" 瑪耶被男人的大手不斷騷擾,一直自認高貴的四皇女此刻又氣又急,強烈的快感讓她氣息加重,皇女並不知道自已的肺部被進行了改造,平時正常呼吸還沒有什麼感覺,一旦她的呼吸加重,那就強烈的快感就像電流一樣,讓她全身酥軟無力。

" 哈哈,摸了兩下就濕了?" 男子忽然哈哈大笑,他指了指瑪耶的下半身,只見四皇女那白色短裙下面,顯然有了淡淡的濕痕從豐滿的大腿內側流下," 果然是個敏感的婊子啊。"

" 你………啊,啊,好熱。" 瑪耶不知道為什麼,自已的身體竟然會變成如此敏感,她只感到自已的呼吸加重,即使沒有人碰觸,快感也會湧上全身," 我的身體,到底被作了什麼?"

" 怎麼了,小婊子,要不要我們開個房間去?"

" 哈哈,她可是個公開當肉便器的淫亂女人喔,用不著這麼矜持啦。" 男子的同伴這麼說。

性格激烈的四皇女一聽,立刻火冒三丈,她踏前一步,抓住對方的手腕,"聽著,好好看著我的臉,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啊!!!"

瑪耶像小鳥樣尖叫一聲,想不到自已被對方反手一擰,整個手臂被擰到了身後。接著前方的男人立刻撲上來,將手指隔著瑪耶的內褲伸到裡面的小穴當中," 嘿嘿,果然濕透了。"

" 住,住嘴,我,我可是………啊!!!" 又是一陣快感,讓瑪耶一陣酥軟。接著後面的男人用手一甩,瑪耶只覺得天昏地暗,她整個人被按倒在地上,雙手被男人死死地按住,兩腿分開,周圍的人可以輕易看到其中的濕痕,強烈的羞恥感讓皇女全身通紅,卻使不上力氣。

這時候,從後面將她摔倒的男人竟然淫笑著,騎到瑪耶身上,伸出大手在皇女柔軟的雙乳上玩弄了幾下之後,竟然分開她的雙腿,然後用手扯撕她的內褲。 " 不,那裡不要,混蛋…。" 瑪耶羞得滿臉通紅,雙腿不斷在男人的身下亂踢。

" 嘿嘿,還鬼叫個什麼,你都與這裡所有人作過了,還裝…" 說完他用力撕扯對方的內褲,眼前著快要撕扯下來的時候,突然男人只感到自已的下體一陣劇痛,那痛楚來自於男性最不能忍的生殖器上面,他捂著下半身,痛苦地在地上打滾,周圍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 殺了你,我一定要殺了你們!" 瑪耶躺在地上,她的右腿弓起,紅著臉,惡狠狠地看著被自已踢爆下體的男人,然後站起來,強烈的怒氣壓抑了快感,讓她有了力氣,反手就將另一個男子的手反擰到背後,接著就是骨格錯位的聲音,男子發出了殺豬般的慘叫。

" 艾魯瑪,把這些人全部帶走!"

" 全部?" 艾魯瑪愣了一愣," 這樣的話,恐怕你的皇兄!"

" 該死!" 瑪耶咬了咬牙," 那就把這幾個人帶走!"

" 你,你憑什麼,臭婊子!" 被擰錯位胳膊的男人轉身怒吼,回應他的卻是四皇女瑪耶那足以致人死地的凌利眼神。

" 好好記住我的臉,希望你永遠不要忘記!"

這時候,那個男人才明白,自已惹上的是真正的四皇女瑪耶,頓時他癱軟了下來:" 實,實在對不起,皇女殿下,我,我……。"

" 帶走他們!" 瑪耶紅著臉,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 你準備怎麼處理他們?" 艾魯瑪在後面問她。

" 帶回大牢,先砍掉一隻手再說!" 外面傳來瑪耶憤怒的吼聲,隨著她的遠去,周圍的人群一片沉默。

………………。

" 天色已經晚了。" 瑪耶在自已的房間裡,看著夕陽發獃。白天的事情讓她一陣混亂,她作夢也沒有想到自已會有這種反應,身體一定哪裡不動,這一點她很確定。其實更早以前她就查覺到了身體的異樣,但一直忙於公事她也沒有太上心,直到最近暴出的流言,說是娼婦區有一個相貌酷似四皇女的女人在那裡公開賣淫,這時候瑪耶才有警覺。結果,她化妝前往娼婦區,果然和拉迪奧有關,至於那個女性因為身份的暴露而沒能追查下去,但本能的直覺告訴她,事情不這麼簡單。

" 瑪耶,事情我辦好了。" 這時候,那個名叫艾魯瑪的女性走了進來," 那些男人已經關了起來,妓院那邊關係也封了口,不過說實在的,這種事情瞞不過你的二皇兄。"

" 本來也就沒有想瞞過他。" 瑪耶點點頭," 我在意的只是拉迪奧,不知道為什麼,這個男人總是讓我覺得不快。他要是乖乖躲在公爵背後當個狗的話,倒也算了,如果讓我查出他還在搞什么小動作的話…。"

皇女一拳砸在桌子上,好像在泄憤似的," 真該死,我瑪耶竟然會被幾個小混混,艾魯瑪,你看我有什麼異常嗎,阿莉亞姐姐說過,我好想有點不對勁。"瑪耶的臉一紅,哪裡不對勁,她沒有說出來。

" 沒有,我沒有看出來。" 艾魯瑪淡淡地說道。

" 是嗎,我相信你。" 瑪耶嘆了口氣,坐在沙發上,喝了口茶水," 很抱歉,

特地將你從阿西斯姐姐身邊調回來,你知道的,我的皇兄,咳,你知道我指誰,他最近一直在國都內拉黨結派,積蓄勢力。對此我是一籌莫展,阿莉亞姐姐又太過溫柔,她不會是我哥哥的對手,所以我需要你在旁邊幫助我,在阿西斯姐姐回來之前,抑制住對方的勢頭,我實在是有點忙不對來。"

" 當然,誰讓我們是同學呢?" 艾魯瑪坐到瑪耶對面,優雅地品了口茶水。這位叫艾魯瑪的黑髮女性,可以說是皇國內最有名望的事務官,不僅高雅冷艷,充滿知性,而且處事果敢,富有成效,在外交和政治領域多有貢獻,有著' 黑色百合花' 之稱。值得一題的是艾魯瑪是當時極為罕見的,從士官學校畢業的平民學生,其優異的能力連崇尚精英貴族主義的阿西斯和瑪耶都大為讚賞,甚至大皇女阿西斯在艾魯瑪剛從士官學校畢業的時候就將她吸入自已的勢力,成為自已身邊的助手,可見她的能力。

" 啊,麻煩事一堆,晚上還要去應付那些貴族們的派對,一想起那些粘呼呼的貴族就不娛快。" 瑪耶無奈地撓了撓頭。

" 今晚你已經有約了嗎?" 艾魯瑪突然問道。

" 是啊,怎麼了?"

" 城東聽說會有人舉行非法集會,要不要去一下?"

" 讓士兵去驅逐不就可以了,貴族們可是更難應付的對手,特別是現在,我們還需要他們支持呢。" 瑪耶皺了皺眉。

" 你可以讓阿莉亞去應付那些貴族啊,聽說非法聚會同魔王有關,而且拉迪奧也會去,這也是提高你影響力的手段,不是嗎?"

" 拉迪奧?" 瑪耶被打動了。

……………………。

馬廊中,艾魯瑪很快就上了馬,但瑪耶站在她雄壯的公馬' 黑風' 邊上有些發愣。

" 怎麼了?"

" 啊,沒什麼,只是……。只是有些不太好的感覺,是什麼呢,總是想不起來。" 瑪耶一接近黑風,這頭公馬就開始發出沉重的鼻息,而且開始躁動起來。 " 它在發情?" 瑪耶嘀咕一聲,騎上戰馬,黑風的動作更暖味了,好像在抗議她的主人騎在她身上似的," 怎麼了,這種奇怪的感覺。"

" 發情唄。" 艾魯瑪笑起來。

" 看來是該給它找匹母馬了。" 瑪耶試圖安撫胯下的坐騎。

" 不必,它已經是個合格的騎士了。" 說完,艾魯瑪一夾馬腹,奔了出去。 " 什麼意思?" 瑪耶則是滿臉狐疑。

當四皇女瑪耶騎著戰馬,帶著士兵趕到夜晚的城東時候,的確有一群人在那裡聚會演講著什麼。瑪耶立刻帶人逮捕了主犯,同時驅趕了群眾,但是在人群之中,她沒有發現拉迪奧的身影。

" 艾魯瑪,你的情況看來有誤啊,拉迪奧在哪裡?" 瑪耶騎在馬上巡視。 " 你這麼在意他嗎,看,他來了。" 艾魯瑪冷笑著指了指前方,果然出現在拉迪奧的身影。

" 哼,盡然還有膽子來?" 瑪耶一夾馬腹,直奔到拉迪奧面前,然後將細劍直指對方的腦袋," 拉迪奧,這次看你有什麼好說的。"

" 皇女殿下,我只是路過而已。" 拉迪奧欠身行禮,表情卻極其從容。 " 哼,誰信?"

" 你信就可以。" 拉迪奧伸出手,將早已經準備好的魔法陣施發出來,在魔力的光暈之下,四皇女瑪耶那凌利的雙眼慢慢變成迷惑,掙扎。

然後瑪耶就覺得自已失去了意識。這時候站在所有人面前的,已經不再是以前的四皇女瑪耶了,而是那個以成為高貴的母豬皇女為榮的瑪耶。

" 乾得很好,你把瑪耶成功地帶來了,晚上我會慢慢獎賞你的。" 拉迪奧笑著伸出手,肆意地玩弄了一下艾魯瑪的下體。

" 謝謝你,主人,艾魯瑪等到不及了。" 立刻,冷艷的臉上充滿了淫糜的笑容,她看著拉迪奧的眼神,就像看最尊貴的主人一樣。沒有人知道,其實冷傲的艾魯瑪,才是拉奧迪魔法實驗的第一個成功者,安插在皇族間的王牌。

" 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我輕輕地問她。

" 非常順利,就同主人的預料一樣。" 艾魯瑪在手指的玩弄之下,發出一絲誘人的呻吟," 大皇女會在巡迴的路上發生點小小的意外,無論結果無論,至少會讓她在那裡多停留一個月。這期間足夠主人轉正成為正式的宮庭魔術師了,另外對付阿莉亞的東西也準備好了,不過,似乎同時還有人在針對三皇女。" " 哦,是公爵嗎?"

" 還不清楚,不過主人,請你小心,公爵的人一直在暗在策划著什麼。" " 我明白。" 拉迪奧輕輕撫了撫艾魯瑪的臉袋," 現在我要做的,就是控制住四皇女,來吧,讓我們陪這個驕傲的母豬皇女再玩玩吧。"

瑪耶胯下的黑風,好像明白了什麼,發出一聲嘶鳴。

接下來,該怎麼玩弄這個公主病發作的母豬皇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