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與夢】(女博士和女警花)13

作者:aviva2005

2014年8月3日首發於:SIS

               第十三章:起疑

  「……建康市局要牢牢抓住這次機會,深刻領悟這次全省電話電視回憶的重 要性,深入開展」三個深入「活動,深入群眾,深入基層……」

  周六,劉日輝在局長辦公室里,對著24寸的電腦螢幕中其他分會場,慷慨陳 詞的表著決心。

  今天的劉日輝語調格外激昂,不時在螢幕前有力的揮舞著拳頭,配合著自己 的表態。

  今天的劉日輝的確激動!在全省公安系統電視回憶上,誰也不會料到此時正 襟危坐在辦公桌後,大談廉政建設的建康市劉日輝局長正被辦公桌下一個女人吞 吐著肉棒!

  而且是一個漂亮的女人!

  一個身著警服的美女!

  沒有哪個男人不會激動!

  劉日輝發言完畢,藉助喝水的空隙,偷偷撇了一眼跪在寬大辦公桌下的吞含 自己肉棒的「建康第一警花」,這第一警花人不但漂亮,技術也一流啊!

  想想兩周前這小警花還如此牴觸用口,動作如此生硬,沒想到2 次後小警花 的動作就讓他感覺到極度的舒適,誰說口交需要長期訓練,這簡直就是女人的天 生本能。

  感受著胯下跪著的警花的溫婉的動作,劉日輝想入非非。

  看來,女人,特別是成熟的女人就是這樣,不管她對你以前是什麼樣的看法 和感覺,只要彼此間有了肉體的接觸之後,而且到達了高潮。那麼,再次親密時 就會顯得特別的柔情和主動。

  「三個深入」活動,劉日輝猛地想起自己剛剛講過的話,思緒不由自主的想 到了胯下的警花。自己已經「兩個深入」警花了,第三個深入還遠嗎?

  為自己豐富的聯想,劉日輝一陣激動,肉棒也一陣異動。

  鎮馨從自己嘴裡肉棒的一陣異常抖動,感受到了劉日輝的激動,但鎮馨卻猜 不到劉日輝為何突然這樣激動。

  鎮馨連忙用一隻手幫忙握住在自己嘴裡異常抖動的肉棒。

  今天鎮馨完全沒有料到劉日輝會如此大膽,會在全省電視會議上強迫自己做 出如此瘋狂的舉動!雖然自己躲在辦公桌下!

  難道自己真的像劉日輝說的那樣「……陰毛茂盛的女人都性慾強,天生淫蕩 ……」?

  鎮馨痛苦的閉上眼睛,努力不去聽傳來的會議聲音。另一個手摸索著解開自 己警服的扣子,將自己豐滿的乳房從警服里放出來。

  鎮馨已經能感到乳頭濕漉漉的,過會乳汁就要被鼓脹的乳房擠射出來,自己 今天沒有可更換的衣服……

  電視會議終於結束了,鎮馨終於可以長出一口氣,結束這屈辱的跪著姿勢了。   「哦……,輕點!……吸的有點疼……」幾分種後,鎮馨仰躺在床上,皺著 眉頭向劉日輝抱怨著。

  「……呃……」劉日輝深深打了飽嗝,嘴裡吐出鎮馨一個被吸的有點軟的乳 頭。

  「小鎮啊,你可夠嬌嫩的,吸個奶頭就叫疼啊……」劉日輝說著又低頭含著 另一個已經掛滿乳白色乳汁的奶頭大口吮吸著。

  「哦……」鎮馨無可奈何的皺著眉頭,將臉側到一邊,不去看劉日輝。   「啊……」鎮馨的身體不時本能的抽動一下,鎮馨心裡雖然一百個拒絕,但 沒有哪個成熟女人能拒絕這種刺激。

  男人粗大的手指在女性嬌嫩敏感陰道中的動作!沒有誰能抵抗!

  劉日輝一邊大口吮吸著最美的乳汁,一邊手指滑過鎮馨平坦柔軟的小腹,手 指撩撥開鎮馨茂盛的陰毛,穿過緊閉的肉壁,進入了鎮馨溫暖的陰道。

  鎮馨那奇妙的陰道肉壁緊緊夾著劉日輝的手指蠕動,讓劉日輝再次感受著她 肉體美妙的滋味,鎮馨的兩條腿一會兒夾緊劉日輝的手一會兒又鬆開,象是不堪 他手指的侵入,又象是希望他侵入的更深。

  「叮咚……」床頭的手機聲響起來,嚇了兩人一跳。

  顯然鎮馨更緊張,神情緊張的示意劉日輝不要發出聲音,慌亂的接通了手機。   「喂,老公……」

  「小馨,你整天加班我不反對你工作,但你說好給孩子快遞迴來的奶呢?」 電話里傳來鎮馨的老公張偉正焦躁的聲音。

  「我……」鎮馨看了眼正吸著本屬於女兒奶水的劉日輝,鑽石般晶瑩的淚珠 從漂亮的臉龐上滑下。

  「小馨,你也知道孩子一口奶粉不吃,你就這忍心讓孩子餓的大哭啊!…… 哦哦,寶寶不哭!」電話那頭的鎮馨老公顯然還在怒氣中,「……我媽都抱怨好 幾回了,你好幾次都忘了快遞奶水回來,或回來了半天也沒奶……」

  「我……,嗚……」鎮馨委屈的小聲抽泣起來。

  「小馨,對不起,我剛才有點激動了……」聽到妻子委屈的抽泣,張偉正語 氣軟下來,「……小馨,我知道你現在為了爸爸的案子整天忙碌……,你自己也 要多注意身體,別太辛苦了……」

  「嗯……,謝謝你,老公!……」

  鎮馨努力平緩著情緒,讓語氣聽起來正常!

  而此時,劉日輝那粗大黑紅的肉棒像一條毒蛇一樣匍匐在鎮馨雪白大腿間那 叢茂密的草叢中,等待給獵物致命一擊。

  鎮馨一邊應付著老公,一邊緊張的盯著跪在自己分開大腿間的劉日輝的肉棒, 上面沾滿了自己的唾液而亮晶晶的閃動著,黝黑的莖身擁簇在烏黑茂密的陰毛中, 自己的唾液那讓上面盤延著條條青筋清晰可見,幾條粗大的血管纏繞著那黝黑的 莖身,直達冠溝,頂著一個飽滿的大龜頭!

  鎮馨打著電話,拚命搖著頭,暗示劉日輝等一會。

  「老公,我下午加班完班早點回來……」鎮馨看到劉日輝點了點頭,明白了 自己的意思,稍稍放下心來。

  「啊哦!疼……」

  劉日輝突然狠狠的將肉棒一插到底!讓毫無防備的鎮馨情不自禁大叫一聲, 忘了正在和丈夫通電話中!

  「小馨!小馨……,發生什麼事了!」電話那頭的張偉正大聲詢問著。   「沒,沒什麼!……撞,撞桌子角上了!」鎮馨一邊用憤怒的眼睛制止劉日 輝的運動,一邊忙著向老公解釋。

  「撞哪裡了?疼嗎?……」張偉正關切的問著妻子。

  「哦……撞……撞腰了!……疼……哦……」鎮馨解釋著。

  「小馨,你那邊什麼' 吱呀' 聲?」張偉正聽到電話哪頭一陣細微的不堪重 負的聲音。

  「哦……剛才被我撞的桌子在晃……,哦……忙了,電話掛了!」鎮馨不等 丈夫回話就匆匆掛掉了電話。

  「你瘋了啊!……」鎮馨一臉慍色的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劉日輝,但她不敢 和劉日輝翻臉。

  「嘿嘿,接著老公的電話被男人干是不是更刺激!」劉日輝得意的笑著。   「你!你……你怎麼這討厭!」鎮馨被劉日輝粗魯下流的話氣得說不出話來。   「……啊!……噢……」鎮馨的身體被劉日輝撞擊的大幅度被動動起來。   ……

  晚上,鎮馨輕輕放下吃飽的女兒到嬰兒床上,有點失神的看著可愛的女兒。   「怎麼了?」丈夫的手從後面輕輕搭上鎮馨的雙肩。

  「沒……沒什麼。」鎮馨扭過頭,溫柔的向丈夫笑了笑。

  「小馨,爸爸的案子有進展了嗎?這段時間辛苦你了!」張偉正關切的問道。   「嗯,有些進展了……,老公,對不起……」鎮馨鼻子有點酸。

  「怎麼了?說什麼對不去啊?……」

  「……哦,我……這段時間全是你照顧孩子了……」鎮馨歪著頭,偎依在丈 夫懷裡。

  「說什麼傻話!爸爸的事我幫不了你,家裡還不得替你分擔啊……」

  張偉正緊緊抱緊了鎮馨,豐盈彈性的感覺從妻子身體傳遍他的全身,胯下的 肉棒立刻昂挺起來。

  手在妻子豐滿的乳房上輕輕揉動著,鎮馨鼻息有點粗重。

  「不……」鎮馨拒絕的聲音細如蚊聲。

  「小馨,兩個多月了……想死我了,好嗎?」

  張偉正不顧妻子的反對,將鎮馨壓在床上,手在妻子性感美麗的身體上來回 撫摸著。

  身上的睡衣被扔到了地下,燈光下,鎮馨的身體閃耀著誘人的嫣紅色澤。   鎮馨終於受不了丈夫的愛撫了,兩手抱擁著丈夫的肩背,溫暖膩滑的豐乳緊 緊貼在丈夫的胸膛,水汪汪的大眼睛裡滿是難以自制的慾火。

  「嗯!進來吧!」鎮馨調整了下姿勢,微微張開雙腿,聲音膩膩的。

  「噢——」,鎮馨和丈夫同時呻吟了一聲。

  張偉正緩慢而有力的前後抽動起來。

  鎮馨白皙的身體隨著丈夫的衝擊顫動著,兩手緊緊抓著床單,急促的喘息著, 平日驕傲美麗的臉頰全是紅暈,眼波中滿是迷人的媚態,光滑白凈的額頭競已有 了一層細密的汗珠,豐滿滑膩的乳房劇烈的顛簸著。

  妻子比2 月前敏感多了!張偉正不由感慨妻子身體敏感度的變化。

  不只是敏感度,身體的變化也明顯!

  生完女兒後,妻子那對迷人的豐滿大乳房罕見的堅挺現在已經打了折扣,雖 然還不至於下垂,但卻明顯變得柔軟而酥鬆,沉甸甸的壓迫感也更加明顯,但手 感明顯勝過以前。

  生完女兒後,乳暈也擴散得比之前的更大一些,並且呈現出成熟少婦才有的 淡褐色。而原本細如紅豆的乳頭更脹大了整整一圈,猶如兩顆紫葡萄似的,無論 從色澤還是形狀來看都更加誘人,尤其是正中凹槽狀的奶孔,仍殘留著少量滿溢 欲滴的白色乳汁,令人看了就忍不住想撲上去吸一口。

  但張偉正知道妻子不喜歡自己吃女兒的奶水!張偉正只好忍著了。

  都說生育哺乳是毀掉女人美麗的開始,但對鎮馨來說只是多了份以前不曾有 的豐腴!

  志得意滿的張偉正將鎮馨的雙腿抗在肩頭,扶著妻子的細腰快速的抽動著。   腰?撞傷?張偉正忽然想起鎮馨白天的電話。張偉正一邊動一邊仔細觀察鎮 馨的腰身。白皙的腰上沒有任何的淤痕!

  張偉正很清楚妻子那白皙嬌嫩的肌膚,外力稍大些,就會產生淤痕,幾天不 會下去!

  那電話里傳來的細微的「吱呀、吱呀」聲……

  張偉正不敢想下去,身體不由停止了運動。而鎮馨此刻像八爪魚似的緊緊纏 著張偉正的身體,小腹用力的向上聳動,陰道的緊縮一陣緊接一陣。先前纏綿悱 惻呻吟聲也大了起來,一股股滾燙的熱流從她的陰道深處噴出。

  鎮馨長長的嘆了口氣,漂亮的臉蛋上一片極度歡愉的表情。

  而張偉正心裡卻一片寒冷……

  ……

  幾天後。

  「……夢姐,當領導了,就不理人家了啊……」鎮馨拿著電話抱怨著。   「小馨,別拿你夢姐開玩笑了……什麼領導啊,換一份工作而已……」   「喲,赫赫有名的江津大學外事辦主任,正科級……還不是領導啊?請客… …」

  「你這丫頭,拿你沒辦法……,等我回建康後請你……」電話里的凌夢顯然 對鎮馨有點無可奈何。

  「呵呵,不用了,我現在就在江津市……夢姐,我們過會步行街那的星巴克 見吧!」

  「哦……小馨,……你等我會兒……」

  放下手機,鎮馨長長呼了一口氣,端起面前的咖啡,半天卻送不到嘴邊,此 刻鎮馨腦袋思緒一團亂。

  因為自己的付出,在劉局長的關照下,各方面的線索收集了不少:

  視頻最初是在美國一家知名色情網站上發布的,發布人很謹慎狡猾,是通過 一個代理伺服器利用虛擬地址登陸的這家網站。通過建康市局網警的大量技術分 析篩查,最終追蹤到發布人的真實IP位址就在江津市江津大學!

  而將這視頻冒名轉發到建康市領導和校領導郵箱的人,顯然沒這高的技術含 量,輕鬆就可查到發自建康大學,那個IP位址很明顯就是現在建康大學校長吳天!   刑偵隊經驗豐富的隊長通過那視頻得出了推論。通過視頻拍攝畫質,可斷定 不是市面上賣的那種粗製畫面的偷拍設備,但也不可能是國安局那種專業高清的 設備。通過視頻拍攝角度和床的在畫面中的比例,設備只能是放在酒店的寫字檯 上,通過對著床的筆記本電腦的攝像頭拍攝的!很明顯是視頻中馬賽克美女用放 在床前寫字檯上的筆記本電腦偷偷拍攝的!

  在一幀一幀的圖像處理,分析了馬賽克美女身體畫面後,隊長發現了另一個 線索,馬賽克美女的小腹處有一道細細的,淺淺的不易察覺的橫紋!是刀口!破 腹產的刀紋!這種橫切刀口相對豎切刀口傷疤要小的多,是最近幾年才在建康市 婦產醫院流行起來的。

  在篩查出的建康市所有橫切破腹產,身高在170 左右的產婦信息中,鎮馨看 到了凌夢的名字!

  ……

  江津大學,破腹產,身材豐滿高挑、白皙皮膚……

  鎮馨的心裡忐忑不安起來,不敢也不願去多想……

  「小馨,你氣色怎麼這不好?……」凌夢出現在咖啡廳,第一眼就察覺了鎮 馨的氣色,關切的用手去試試鎮馨的額頭。

  「沒……沒事的!夢姐……」鎮馨努力笑了笑,就像以前那樣,妹妹在姐姐 身邊撒嬌似得。

  「小馨,今天怎麼來江津了?」

  「出差!順道來看看你……」

  「小馨,……老師……的案子有進展了嗎?」凌夢一邊漫不經心的攪拌著咖 啡,一邊關切的問。

  「有……,沒太大進展……」鎮馨猶豫可一下繼續說道,「那個給領導發郵 件的是吳天!為了所謂遮人耳目,他還自己給自己發了份……」

  「哦……,果然是他!」凌夢如有所思的說道。

  「夢姐,你為何說果然是他啊?」

  「……那個吳天一直認為老師是他當校長的攔路石,處處和老師作對……, 當初我留校的事,就是他單獨跳出反對才沒成……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說道 這裡,凌夢白皙的臉上微微有點紅。

  「嗯,我也一直懷疑是那個吳天害的爸爸……」鎮馨也有點憤恨。

  「小馨,你一定要早點揪出這個吳天,給老師報仇!」凌夢堅定的說道。   「嗯!我一定會的!……但現在找不到視頻里的那個賤女人,沒法指認吳天 ……」

  「那個女人肯定是吳天僱傭來的,就算查出女人是誰,證明是吳天指使她的, 吳天也就是免職……」凌夢幫著鎮馨分析著。「……那吳天之前負責新校區基建, 肯定有經濟問題……小馨,你不如重點查他經濟問題,查出來了肯定金額不小, 肯定要坐牢……」

  「不要老盯著視頻,抓吳天的其他問題……」

  「嗯,也是個辦法!」鎮馨若有所思的說道。

  兩個人一時都無聲的攪拌著自己的咖啡,長長呼了一口氣。

  「……夢姐,這是送給小強的禮物……」鎮馨轉移話題,拿出了買給孩子的 禮物。

  「小馨,又讓你破費了,……早上孩子還和我念叨說想小馨阿姨了呢……」   「小強也在江津?沒和姐夫在建康嗎?……」

  「哦……,你姐夫最近單位忙,單位要派他出國……我剛把小強接過來……」 凌夢解釋著。

  「那正好我去看看小強再回去,也挺想小傢伙了!」

  「好啊!那我們一起回去吧,別耽誤你回建康,小馨……」

  凌夢和鎮馨打了輛計程車,到了凌夢租住的小區樓下。

  樓下一個身邊放著2 個大皮箱的中年女人正優雅的站在路邊。

  女人看上起四十多歲,但是肌膚還是相當白皙,白晰而又光滑,一點也沒有 中老年女人常見的那種鬆弛。豐腴的身材也完全沒有走樣,一種雍貴的氣質更使 人浮想翩翩,如在年輕時絕對是萬里挑一的美女。雖然現在年紀大了,但胸前那 對沉甸甸、脹鼓鼓的圓潤曲線,仍然給人肉感十足的視覺誘惑。

  女人滿腹心事的站在那,風韻猶存的俏臉還是那樣白嫩,保養得宜的肌膚還 是那樣光潔,鼻樑上依然架著高級金邊眼鏡,流露出一股端莊優雅的氣息。   「媽……」凌夢鼻子一酸,眼淚流出來,撲到中年女人的懷裡。

  「小夢……」中年女人緊緊抱住了凌夢。

  「媽,您怎麼來了?也不通知我?您怎麼找到這的?怎麼沒通知我?……」 還有點哽咽的凌夢一堆的疑問。

  「媽媽今年都55歲了,也該從縣政協主席位置上退下來了抱抱外孫子了……, 是吳義告訴我你在這兒……」凌夢母親平和的說著。

  「媽!……」凌夢又一次委屈的哭出來。

  「傻孩子,快別哭了……什麼事以後再說吧……這位是?……」

  「媽媽,這位是鎮馨,我……」凌夢向媽媽介紹身邊的鎮馨。

  「楊茜阿姨您好!我是鎮馨!歡迎您來江津!楊阿姨您真漂亮,氣質好……」 嘴甜的鎮馨打斷凌夢的介紹,主動上前做介紹。

  「呵,你這孩子真會說話!你怎麼知道阿姨名字啊?」凌夢母親溫柔的看著 鎮馨。

  「……我以前聽我爸爸常說起您,說您當年是建康大學校花,建康第一花… …,我爸爸也是建康大學的……」

  「你爸爸是誰?……」凌夢媽媽臉上閃過一絲不經意的疑惑。

  「媽,鎮馨就是我讀博時,鎮老師的女兒……」凌夢向媽媽解釋著。

  「哦……」凌夢媽媽身子輕輕一顫,眼中閃過一絲難以名狀的神態。須臾就 恢復正常。

  「小夢,先帶媽媽上樓看看外孫吧……」

  凌夢這才想起媽媽不知道在樓下等多久了,愧疚的攙扶著母親,鎮馨幫著拉 皮箱進了電梯。

  兩個多小時後,告別凌夢一家,鎮馨坐在了回建康市的動車上。

  「叮咚——」

  一條陌生人的彩信出現在鎮馨手機里。

  鎮馨猶豫了一下,點開了彩信。

  是一個女人的照片!

  是一個懷孕女人的照片!

  是一個裸體懷孕女人的照片!

  照片中沒露臉的女人左手托著自己圓滾凸起的肚子下部,右手愛憐的輕撫在 滾圓肚皮上,充滿了懷孕期間特有的母性和成熟。雪白豐滿的乳房因懷孕顯得格 外飽脹泛著血管,葡萄大小暗紅色乳頭直挺挺從淺褐乳暈中凸起,乳暈大小適中, 乳暈規則整齊,上面光滑平凈不像其他乳婦那樣布滿粗糙的小乳突顆粒。

  鎮馨驚訝的瞪大了眼。

  在那飽脹滾圓的右乳下緣梅花狀紅痣格外醒目!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5 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