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興奮的貴婦人

「小男人,你還在生氣嗎?」艾斯碧拉坐在瑞格的身邊,看著他死灰般的臉色,美麗的臉上全是發自內心的喜悅笑容,柔聲地說道。

瑞格看著這個神情煥發的女人,冷然道:「這一切真的全是你一個人搞出來的?」

艾斯碧拉伸手拂了一下耳際的長髮,膩聲道:「說真的,我來南疆時,想過這次的任務會很艱巨,卻沒有想過居然會這麼艱巨。好幾次都被你逼入山窮水盡的絕路啊!還好我一直不肯認輸,千方百計地尋找機會。嗯,總算一點一點地扳回來了,真的很危險啊!那個天使啊、還有美人蕉啊什麼的,真的帶給我很大很大的麻煩呢!」

「你真的是美蒂王國安排在聖華隆的姦細?」瑞格懷疑地問道。

「你覺得呢?」艾斯碧拉沒有正面回答,笑盈盈地反問道。

「我覺得?我覺得你更像神聖教會安排在聖華隆的姦細!」瑞格冷哼道。

艾斯碧拉嬌聲笑起來,胸前碩大的乳房在綠色的衣袍下,盪起洶湧的波濤。她用白嫩的小手掩口笑道:「怎麼可能?我要是教會的人,會那麼辛苦地從你那裡騙神聖套裝嗎?為了那個……你可是強姦人家好多次呢!連人家的後面都被你用壞掉了哦……」

將艷麗的臉湊近瑞格,艾斯碧拉水汪汪的大眼睛滿是笑意地凝視著瑞格,膩聲道:「人家當時就說過的,人家會報復的,人家真的會報復的,你就是不相信呢!」

「如果我沒有強姦你,你是不是真的不會來南疆搞這一切,而是去大黑山找那些野蠻人?」瑞格出聲問道。

「很有可能哦!不過效果不一定有現在好,這也算小男人你的功勞吧。」艾斯碧拉縴細的手指玩弄自己的發梢,笑盈盈地道。

「我一直想不通美蒂王國的神域怎麼會這麼配合你的陰謀。明明在天使出現後,他們已經和聖華隆超階和解了!」瑞格喃喃道:「你真的有那麼大的本領說服他們?」

「我說過了啊!那是最大的危機耶!還好天使也是有弱點的,只要用主神的名義說服她,要她配合去降服一些魔法師還是很容易的。在天使大人的認知中,使用魔法的人都是魔族後裔,是神族的死對頭哦!」艾斯碧拉柔聲道:「小男人別生氣了,這是大人的遊戲,本來就不是你這個小傢伙可以涉足其中的。」

瑞格仰頭望向白色的帳篷頂,嘆了一口氣:「看來我最大的錯誤就是離開那個天使,讓你們才有機可乘的……要是我一直守在她的身邊……」他突然坐起來,瞪著艾斯碧拉,臉色古怪地道:「是迪維拉奇那個傢伙一直慫恿我離開天使,找英木蘭報仇的……迪維拉奇也是你們的人?」

「這個你真的冤枉他了。」艾斯碧拉膩聲道:「如果你不離開天使,我們就不會在森林裡用樹人針對你安排陷阱,也不會讓美人蕉在橫河谷迷翻我們的十幾萬大軍。我用神聖套裝毀掉橫河谷的關隘後,十幾萬聯軍說不定都打到聖華隆的邊界。就是因為你來了這麼一下,讓英木蘭的部下死傷無數,十幾萬大軍甚至差點崩潰,所以英木蘭現在可是比我還恨你呢……」

「十幾萬蠻族軍隊就算在你的地震術幫助下攻破橫河谷,也會在亞歷山大公國境內遇到聖華隆帝國的遠征軍吧?而且我守在天使的身邊,你們沒有機會算計聖華隆的超階,至少抓不住李爾王吧?」瑞格冷冷地道。

「抓不抓住李爾王一直不是我們的重點。重點是,蠍尾地區只要有神域在,那些超階就不會離開。只要有英木蘭的軍隊在,遠征軍就會陷在這個泥潭裡抽身不得……你還不明白嗎?」艾斯碧拉毫無掩飾地坦承:「我一直告訴你我的目的啊!其實真的很簡單,是你自己想得太過於複雜了。」

「你真的是為復辟聖華隆王室皇權,做了這一切?」小流氓完全被這個女人弄糊塗了,瞪著艾斯碧拉道。

「我到底為什麼做這一切,你很快就會知道……」艾斯碧拉笑容滿面地道。看著瑞格驚愕懷疑的神情,她顯得高興極了,拉起瑞格的一隻手放到自己的胸前,主動按進豐碩巨大的飽滿乳球當中。

小流氓吃了一驚,望著這個滿臉暈紅的貴婦人。艾斯碧拉媚眼中的水波像是要淌出來一樣,膩膩地柔聲道:「小男人,我想你了呢!」

「你搞什麼啊?」瑞格覺得自己的大腦根本轉不過來了。手指雖然陷在豐滿柔軟的乳房之中,滿把盡握之間全是軟膩的彈綿,心中卻是一絲綺念都沒有。

「人家的計劃進行得超乎想像的完美。現在柏拉圖公國的軍隊、聖華隆帝國的軍隊全部卡在外面不敢動彈,英木蘭用你們幾個人質加雞腸嶺的地勢,守得固若金湯,所有的神域、超階都陷在這裡,偏偏中間有一個誰也無法突破的禁魔領域……哎呀,真的是太完美了!人家好興奮哦,好想要你操我哦!」艾斯碧拉的呼吸都急促起來,豐潤的嘴唇里情不自禁地探出鮮紅的舌頭,舔動著美麗的紅唇。

小流氓一陣毛骨悚然,抽回手沒好氣地道:「你發騷了,外面不是有好幾萬的蠻人嗎?找他們啊!」

「小混蛋,你當老娘是人盡可夫嗎?除了我的丈夫,只有你這個混蛋干過我。我高興了,在這裡不找你,還能找誰啊?」春情勃發的艾斯碧拉即使罵人也是軟綿綿,如同在撒嬌一般。

「不好意思,你高興了,老子卻是一點都不高興!」小流氓毫不客氣地回敬道。

「你為什麼不高興啊?難道因為你的母親大人和那位漢克叔叔會被英木蘭抓到南方群島?」艾斯碧拉柔聲道:「最後的結果還不是一樣的。」

「什麼最後的結果?」瑞格莫名其妙地問道。

「就是那個海市蜃樓啊!最後的結果不是英木蘭把你的親人接到南方群島嗎?」

艾斯碧拉笑了起來:「當然,她被你完全擊敗的過程因為我的出現而改變了。要是沒有現在這一幕,按照從橫河谷聯軍潰敗一直逃到海邊的原計劃,那個海市蜃樓中的預言倒是完全驗證哦!你真的打敗她了耶!」

小流氓一陣恍然大悟,看著艾斯碧拉道:「這就是英木蘭明知道你是聖華隆人、又陷害她的軍隊和部下還這麼配合你的原因吧?她不願意真的讓那個預言變為現實?」

「當然了,英木蘭元帥聽到那個海市蜃樓預言的第一天起,就討厭它到極點。要不然她怎麼會發瘋到把一群超階和神域全部活埋在神族的寶殿里?如果不是我從中斡旋,奧德麗她們怎麼會再與我們合作?」艾斯碧拉柔聲道。

小流氓怒道:「那群神域都是一群沒立場的傢伙!」

「這倒不是。只是小男人啊,在大人的世界裡,一切的恩怨情仇都是可以用利益來做交換的。有了足夠補償,區區一次活埋算得了什麼……」艾斯碧拉輕輕撫摸著瑞格英俊的臉,柔柔地嘆了一口氣:「等你長大了,你就明白了。」

瑞格惡狠狠地道:「我還很小嗎?」

艾斯碧拉笑得渾身顫抖,柔軟的小手一把握住小流氓褲襠里的肉棒,膩聲道:「你的這裡當然是不小了……」

她用另一隻手點了一點瑞格的胸膛:「不過你的心真的只是個小孩子啊!」

「你這個爛騷婦!」怒極的瑞格伸手把艾斯碧拉的頭向自己的胯部按去。

俏臉碰到高隆褲襠的艾斯碧拉努力仰起頭來,兩隻眼睛隱隱有怒火噴出,生氣地喝斥:「人家才不爛!操過人家的男人,除了老公只有你一個人而已!」

雖然滿臉怒容,艾斯碧拉還是伸手解開瑞格的褲襠,柔軟小手掏出小流氓粗大的肉棒,泄憤似地狠狠一口含下去,隨即馬上「呸」的一口啐出,吐著唾沫生氣地道:「你有幾天沒洗澡了?」

「很多天了!不但沒洗澡,還在地下鑽了一圈!」小流氓惡毒地笑起來,伸手就把艾斯碧拉的頭強行按下去。雖然在禁魔領域裡無法使用魔法,但瑞格被珠子大人數次改造的身體遠超過普通人的強悍,艾斯碧拉哪裡比得上他的力氣。即使奮力掙扎,還是被那根粗大的肉棒活生生地捅入小嘴裡。

「嗚嗚……」艾斯碧拉極力地想要擺脫嘴裡的肉棒,卻被壓得根本不能動彈,怒極的她不由得狠狠一口咬在粗大的棒身上。

「啊!」小流氓發出一聲舒服的呻吟。被珠子大人改造得連龍鱗的絞殺都能坦然承受的肉棒,哪裡會怕艾斯碧拉的牙齒?反而貴婦人拚命的咬噬帶給他極大的快感。

在極力掙扎中,咬得牙齒都酸了的貴婦人,終於發現自己的攻擊對於這個變態的小傢伙根本無濟於事。艾斯碧拉只得認命地幫瑞格進行心不甘、情不願的口交。

她伸出舌頭舔著瑞格的龜頭,小嘴把大肉棒努力含在口裡,像餓壞的孩子一樣拚命吮吸起來,小手握著陰莖的棒身上下套弄著。艾斯碧拉口交的功夫,早在瑞格無數次的折磨中訓練得非常出色,唇舌之間的美妙配合帶給瑞格極大的刺激。

瑞格一隻手按著貴婦人的頭強迫她為自己口交,另一隻手伸到艾斯碧拉的頸部,毫不留情地撕開她的衣服,露出小小的緊身內衣根本擋不住的兩團碩大乳房。

當綠袍完全被瑞格撕開的一剎那,艾斯碧拉兩顆渾圓碩大的乳球迫不及待的彈跳出來,緊身內衣將這對大乳房傲人的豐滿和完美曲線繃勒得纖毫畢現。艾斯碧拉劇烈地顫抖兩下,像是在掙扎,單薄內衣里的碩大乳球頓時一陣晃蕩,讓人擔心薄薄的衣料是不是會被漲破。渾圓巨大的乳球頂端明顯的頂出兩顆圓圓凸點。

瑞格仍然強行按著她的頭,繼續撕著艾斯碧拉的衣裙。粗暴的動作帶起貴婦人胸前渾圓碩大的兩顆乳球一陣誇張甩動。隨著裙裾的撕裂,艾斯碧拉幾乎快要折斷的雪白細腰也顯露出來,剩下的裙面半裹在那對又肥又圓又上翹的渾圓大屁股上,隨著小流氓的動作顫巍巍地抖個不停。肥嫩無比的彈性竟然可以與胸部一較高低。

在小流氓的粗魯撕扯中,艾斯碧拉半透明的內褲也被扯下來,露出她圓滾滾的大白屁股,又肥又嫩,簡直可以掐出水來。艾斯碧拉惱怒地扭動細腰,那對像大圓盆似的肥嫩臀瓣左右扭擺,兩條白嫩豐滿的大腿受力不住地跪下去,肥滿的陰部完全凸出來,陰阜高高隆起,中間一條紅艷的肉縫深夾其中,已經一片濕滑。

瑞格的手指撥拉幾下,艾斯碧拉身上殘餘的布片全部飛到地上。隨著內衣的散碎,她又白又大的乳房跳出來,艷紅的乳頭早已高高硬起,大大的像兩顆熟透的櫻桃。

瑞格毫不客氣地將單手伸向艾斯碧拉的胸部,輪流在兩顆碩大渾圓的大乳球上不停地揉捏抓握。艾斯碧拉的乳房被小流氓扯成各種千奇百怪的形狀,大葡萄似的乳頭更是被蹂躪的重點。艾斯碧拉痛得身體不住擺動,豐滿的大奶子甩動起來,盪出層層乳波,打在瑞格的手上,讓小流氓心情一陣大悅,肉棒硬脹得越加粗大。

「嗚嗚嗚……」艾斯碧拉的喉嚨里發出痛苦的呻吟聲,瑞格伸手「啪」的在她肥滾滾的大白屁股上揍了一記,口中喝斥道:「好好地舔,不然打爛你的屁股!」

艾斯碧拉又劇烈掙扎兩下,發現怎麼也擺脫不了小流氓的魔掌後,認命地繼續口交。她含著瑞格的肉棒急促地用口腔上下套弄,纖細的小手攥住棒身來回地擠壓,另一隻手大力地握著下面的蛋蛋揉握。小流氓只覺一陣陣快感襲遍全身,舒爽之餘,微微放鬆艾斯碧拉頭上的按壓。

感覺到頭上壓力的減輕,艾斯碧拉終於吐出肉棒,喘了一口長氣,不過知道小流氓現在心情不爽,她不敢挑釁,急忙俯頭舔著瑞格的陰囊,用小嘴含住一個蛋蛋大力吸吮起來。嫩滑的香舌在上面蹭動繞磨,還用嘴唇包住蛋蛋用力向嘴裡吸,輪流吃著小流氓的兩顆,把瑞格的陰囊舔得濕淋淋的全是她的口水。

「吃棒子!」瑞格高高在上地發出命令,艾斯碧拉連忙含住小流氓的龜頭,靈巧的舌頭先是在龜頭上轉來轉去的打旋。舔吮一番後,艾斯碧拉用粉嫩舌尖頂在瑞格的龜頭馬眼中間,拚命向裡面擠頂,讓小流氓舒服得不由自主地拱頂起肉棒,一下一下地捅著貴婦人的小嘴。

艾斯碧拉像是有仇似的,用舌尖向瑞格的龜頭馬眼裡狠狠地鑽著頂著,讓小流氓在顫抖中發出一陣陣呻吟,龜頭馬眼上滲出大量黏液出來,每冒出一點就被艾斯碧拉的舌頭舔刮掉。貴婦人直到頂得舌頭髮麻才放過瑞格的龜頭,把整個陰莖含在嘴中不停地上下蹭動吸吮。瑞格粗長的肉棒在貴婦人的小嘴中一進一出,肉棒上黏滿艾斯碧拉的口水。

艾斯碧拉用嘴吮了一會兒後,吐出肉棒用小手套弄棒身,濕潤的香舌在龜頭上時不時地掃一下,帶給小流氓若即若離的觸覺感受。

瑞格的一隻手扯著艾斯碧拉的大乳房,另一隻手伸到貴婦人豐腴肥美的大屁股上撫摸拍打著。他撥開兩片艷紅唇片,用手指在那條細長的肉縫裡蹭動著。不多時,一股透明的黏液流了出來。

艾斯碧拉撅著肥白渾圓的兩瓣大屁股,任由小流氓褻玩她肥滿的陰部,繼續為瑞格進行口交。她每一次都把瑞格的大肉棒深深地吞入喉中,然後又吐出來再吞進去,還時不時用舌尖頂聳著龜頭馬眼。瑞格的一根手指已經伸進艾斯碧拉的陰道中攪動著,緊密的肉穴汩汩地流出大量淫液,濕淋淋的順著她雪白大腿流到床上。

瑞格的肉棒被貴婦人的小嘴、深喉、香舌、小手輪番轟炸著,劇烈的運動讓她氣喘吁吁起來。瑞格把大肉棒用力在艾斯碧拉的小嘴裡頂著,讓她吮吸得更深更猛。

忽然,瑞格脊背一麻,哆嗦兩下,龜頭馬眼出噴射出一股股滾燙精液,全部擊打在艾斯碧拉的小嘴裡面。

艾斯碧拉對射進嘴裡的精液渾然不顧,緊緊吮著瑞格的肉棒,雙手用力在棒身上套動。當射到一半時,艾斯碧拉吐出肉棒,讓瑞格的精液直射到她臉龐、眼睛、嘴唇、頸項到處都是,甚至很多濺到她胸前雪白碩大的大奶子上……

瑞格躺在那裡喘著粗氣,看著艾斯碧拉仰起頭,修長的脖子一動一動地吞下射進她嘴裡的精液,然後伸手將俏臉與乳房上的精液均勻地抹在肌膚上。

貴婦人媚眼裡全是盈盈水波,對著瑞格道:「我記得你說過這個東西是美容的吧?小男人,我是不是很聽話啊?」

「嗯,不錯。表現很好,繼續努力!」小流氓躺在那裡,大剌剌地讚揚一句,讓貴婦人的眼睛都亮起來。她撫摸著瑞格的肉棒,討好地道:「親愛的小姦夫,現在是不是可以讓你的小淫婦也舒服一下了?」

「好吧,看你比較聽話,讓你爽一下!」瑞格仿佛施恩似地說道,然後抱起艾斯碧拉豐滿的大腿。

艾斯碧拉連忙張開大腿勾住瑞格的腰,嫩白的小手剝開兩片艷紅肉片,握著那根又燙又硬的肉棒對準自己淫汁泛濫的陰唇,導入自己陰唇之中,將那個碩大的龜頭準確地嵌進又熱又濕的陰道。

瑞格感覺到一片溫暖緊緊包裹住自己的龜頭,比艾斯碧拉剛才的小嘴還要緊的夾著它,不由得舒服地向裡面頂了一下。

艾斯碧拉急忙把又圓又大的肥臀向上挺起,讓瑞格的肉棒順著濕滑的體液,連根進入她的陰道中,直到瑞格的陰囊撞在艾斯碧拉的肛門上。

瑞格趴在艾斯碧拉肉墊似的豐滿身體上開始抽動。他長長地抽出來,然後深深地插進去,速度逐漸加快,力量也越來越猛,操得艾斯碧拉很快就浪蕩的呻吟起來。

小流氓摟著艾斯碧拉的細腰,貼著她肥圓白嫩的大屁股用力抽送,讓肉棒在艾斯碧拉肥滿的陰道里劇烈摩擦。艾斯碧拉美目中全是盈盈的水波,搖頭叫道:「小男人、小老公、小姦夫……好爽啊,用力……快用力干我的騷穴……」

瑞格揉著她渾圓碩大的豐彈大奶子,大肉棒在她肥鼓鼓如肉饅頭似的陰部肉縫裡大肆姦淫。艾斯碧拉被瑞格乾得肥白大屁股一陣陣抽搐,情不自禁地高聲叫喚:「啊啊……小男人……你操得好深……乾得我好舒服啊……」

瑞格覺得自己的肉棒被艾斯碧拉滑溜溜的陰道夾得酸麻爽快,大肉棒在她肉穴里蹭刮著陰道壁的嫩肉,每一次抽送都帶出一股股膩滑白沫。

艾斯碧拉舒服得媚眼緊眯、嬌軀顫抖,激得瑞格更賣力地旋轉肉棒。艾斯碧拉陰道里的淫水被他攪得像洪水般流個不停,一陣流完又接著流了一陣,把她大屁股下的床單流濕好大一片。

「啊啊……嗯嗯……大雞巴操得我好……好舒服……親……爹啊……你……操得……好爽喔……哎……哎喲……舒服透……了……啊啊……快……用力……干我啊……親丈夫……快……用力啊……」

艾斯碧拉一邊浪叫,還一邊不停地拱動肥滿的陰部向上迎合瑞格的姦淫。貴婦人的騷浪讓帳篷里的淫穢氣氛更加高漲,瑞格越干越有勁、越操越用力。艾斯碧拉橋哼不斷,肥美的大屁股更是搖得像波浪一般,陰道像活過來一樣絞纏著瑞格的肉棒,兩團白得發亮的大奶子在胸口搖來甩去,乳波翻飛中透出一股股的幽香。

瑞格的大肉棒整根操進艾斯碧拉的小穴里,頂著她的花心深處撞擊。操得艾斯碧拉兩眼翻白、顫抖著聲音道:「哎呀……啊啊……親哥……親爹……親老公……小男人……你要操穿碧拉的騷穴了……啊啊……我要死了……美……美死了……爽死了……」

艾斯碧拉豐滿的身體突然一陣顫抖,一直拱動的肥滿胯間也停下來。她長長吐一口大氣,整個人癱在床上,兩團大奶子一起一伏地喘著氣,汗淋淋的臉上全是滿足的微笑。

見到艾斯碧拉這麼快就達到一次高潮,瑞格停下來,摟著貴婦人開始親吻。艾斯碧拉伸出香舌讓小流氓吸吮,碩大白嫩的大乳房緊緊抵在他的胸口,豐滿雪白的大腿將他纏得緊緊的。

瑞格淫笑著問:「碧拉大人,我乾得你舒服嗎?」

艾斯碧拉痴迷的看著他回答:「只有你才能讓我這麼舒服哦。」

「你還這麼恨我?」瑞格有些不太滿意地嘟噥一句,艾斯碧拉臉上神色一震,嚴肅地道:「女人的肉體和心靈是分開的,你不知道嗎?」

「分開你個頭啊!你這個騷婆娘就是欠干,我今天要乾死你!」瑞格怒喝一聲,把艾斯碧拉兩瓣巨大肥滑的大圓屁股抱得緊緊的,胯部完全陷進艾斯碧拉的雙腿間,全身重量都匯聚在肉棒上,大力地操幹起來。大肉棒在艾斯碧拉的陰道里來回抽插,又急又猛地將憤怒產生的性慾在艾斯碧拉豐滿的身體上放肆發泄。

艾斯碧拉美目半閉、眉頭緊鎖、牙關緊咬,強烈的快感使她不停倒抽冷氣。她微微張開嘴,從喉嚨深處發出淫蕩的呻吟聲。

「啊啊……喔喔……」她的大白肥臀向上挺起來,主動迎合小流?的抽插。

瑞格的動作越來越大、速度越來越快、插得越來越深,似乎要把整個身體全部塞進艾斯碧拉的陰道里。艾斯碧拉的小穴內溫度越來越高,瑞格粗長的肉棒像帶著火一樣,在艾斯碧拉的陰道里穿插抽送,每一次都抵進艾斯碧拉的陰道最深處。

艾斯碧拉陰道壁上的嫩肉急劇收縮,把瑞格的肉棒咬得緊緊的。隨著瑞格的抽插,她的兩片陰唇不停翻進翻出,陰道里滾燙黏滑的淫液越涌越多,溢滿整個陰道,潤滑瑞格粗燙的肉棒,讓瑞格的肉棒更加粗大。每一次抽出都帶出一股黏滑的陰水,唧唧有聲的向外蔓延,順著兩人的陰毛流到艾斯碧拉肥美的大屁股上。

此時的艾斯碧拉已經被瑞格乾得全身酥麻,艷麗的臉上全是激動的暈紅。兩人交合處的淫水越來越多,粗大肉棒在肥嫩的小穴每一出入,都發出「咕唧咕唧」的水響聲。

艾斯碧拉將手伸到肥臀下,用手握住瑞格的兩顆蛋蛋搓捏,肥滿的小穴一吞一吐地絞噬著穿行的粗大肉棒。

「啊啊……」雙重的快感刺激瑞格,讓小流氓的肉棒脹大到極點,而艾斯碧拉驚天動地的淫叫聲再度響起:「啊啊……小男人……碧拉的穴好癢……啊啊……我……我要泄了……要泄了……碧拉的小穴要被你干爛了……干穿了……干破了……碧拉的騷穴……被你戳漏了啊……」

聽到如此放肆淫蕩的浪叫,瑞格也感覺到一陣陣快感沖刷著大腦,他低吼一聲:「碧拉大人,我要射了……」

抱著艾斯碧拉的細腰,在她肥厚高凸的飽滿陰部上大力蹭動,肉棒在凹陷的陰道里狂力姦淫數十下後,瑞格怒吼一聲,大力抓住艾斯碧拉兩片肥滑臀肉,肉棒一跳一跳的,滾燙精液全部射進艾斯碧拉的肉穴里。

那一瞬間,艾斯碧拉豐滿的身體痙攣起來,雪白手臂緊緊地抱住瑞格汗淋淋的脊背,兩條豐滿大腿把瑞格夾得緊緊的:「喔喔……好燙……啊啊……」

銷魂的呻吟聲從艾斯碧拉喉底擠壓出來,雪白的小腹上下起伏地收縮起來。

艾斯碧拉的陰道劇烈的收縮著,一緊一松地纏絞著瑞格的肉棒,仿佛要夾斷它一樣。瑞格屏住呼吸,全身力量都頂在貴婦人的陰道里,肉棒插在艾斯碧拉的陰道深處,跳動著射出一股又一股滾燙精液,暢酣淋漓的澆灌貴婦人肥沃的土地……

在這一瞬間,瑞格完全沉浸在極度的快感之中,忘記時間、忘記地點、忘記國讎家恨、忘記外面的一切,任憑體內怒放的性慾盡情在艾斯碧拉豐滿的身體內噴發宣洩!

瑞格射得精疲力盡,肉棒仍然硬硬的留在艾斯碧拉體內。他趴在艾斯碧拉顫抖的身體上喘息著,手掌搓揉艾斯碧拉的大奶子。艾斯碧拉的呼吸也慢慢平息下來,隨著呼吸,雪白的小腹一上一下頂動瑞格。

「小男人,你就知道往我裡面亂射,要是懷了你的兒子怎麼辦?」艾斯碧拉用手刮瑞格的臉,嬌嗔地罵道。她兩條雪白豐滿的大腿還是懶懶地攤開,任由瑞格的肉棒插在她肉肉的肥滿小穴里。

「懷了當然就生了!」瑞格一動也不想動,隨口就回答道。

「生個屁啊!」艾斯碧拉怒視瑞格,瞪了他一眼:「小男人,我們可是勢不兩立的生死之敵,我給你白乾不說,你還想要我給你生兒子?想要我生下來告訴他,他的親爹是個強姦犯兼大流氓嗎?」

「這倒是啊!你這麼陰險毒辣的,亞特蘭提斯的超階都被你得罪一大半。要真的生下我的兒子,說不定他會很危險……還是不要生了吧!」小流氓一臉憂心忡忡地說道。

「你給我滾下去!」艾斯碧拉頓時大怒,用力將瑞格推下她的身體。瑞格膩膩滑滑帶著精液的肉棒被擠出來,貴婦人被姦淫得通紅腫亮的陰道口頓時汪汪地流出乳白色精液。瑞格有些膽心地看著她雪白的小腹,心想:也不知道她淫亂的肚皮里,會不會真的懷上自己的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