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00 耳光   今天的劉伶看起來是神采飛揚的,雙眼始終帶著自信的光芒。尤其是與司徒 亮對視的時候,更是顯得炯炯有神的。司徒亮本來以為經過昨晚的事後,劉伶見 了自己肯定猶如老鼠見了貓似的,沒想到此時劉伶一點也不心虛的樣子。   雖然司徒亮不知道劉伶為什麼會這個樣子,他還是按照想好的計劃要和劉伶 下課後聊聊 .不過下課以後,首先開口的卻是劉伶,她不等其他人散去就對司徒 亮說:「司徒同學,麻煩你留步。鑒於你之前的上課記錄和成績,學校決定讓我 和你談談。請其他同學儘快離開教室,所有決定都是司徒同學的私事,不適合其 他同學在場。」   很快,隨著一陣「嘰里咕嚕」的聲音散去,整個樓層恢復了安靜。不過這恐 怕只是前奏或是大戰前的準備而已,劉伶和司徒亮都像是整裝待發的樣子,眼珠 子裡各自透露著不同的心思。司徒亮可不相信劉伶真的要談學習的事,只是猜不 到劉伶怎麼會如此主動而已。他翹著二郎腿坐著,微笑著看著劉伶道:「老師, 現在可沒人了,又有什麼話要說就說吧!」   「好!那我就開門見山咯。昨晚的事情我想你也不會告訴別人的,你只是用 來要挾我而已。我也不想浪費時間,說出你的條件吧。能成交就成交,不成交就 拉倒!」   「爽快、爽快……我嘛……嘿嘿……我……」   「你不用浪費時間了,說吧!」   「我……我……」司徒亮確實沒想到劉伶那麼直接,臉上的肌肉似乎都笑得 有些僵硬了,整個氣氛似乎瞬間倒向了劉伶一邊。   劉伶也沒想到司徒亮會是這麼個傻樣,心裡不禁好笑。她「蹬蹬蹬」走到司 徒亮面前,抬起右腳踏在椅子邊上道:「喂,老師問你話呢!我告訴你,昨晚的 事今天就了了,以後誰也別提,懂嗎?那些民工也不用你管,我自己會處理的。」   司徒亮其實滿心想著怎麼為難劉伶,根本沒料到自己被攻了個措手不及。幸 虧他也不是傻瓜,看見劉伶氣勢洶洶的樣子,心裡馬上醒覺過來。   「不提可以,但是老師也要、也要意思意思才行喔!」   「什麼意思意思的,我說了,有話直說!」   「這樣嘛……反正你也是魅力之夜的人,那就以後每周至少有一晚陪我玩玩 吧!」   劉伶懂得「玩玩」的意思,雖然她不抗拒郭玄光,但是可不想每周被這個家 伙凌辱,頓時陷入了沉默之中。司徒亮緊接道:「別那麼咄咄逼人嘛,老師,坐 下慢慢談。」輕描淡寫之間司徒亮就逼退了劉伶,舒了口氣後又舒服地穩坐在椅 子上。   「每周恐怕不行,我很忙的,不能保證時間。這樣吧,你按正常程序先預約 吧!」   「那可不行,如果是這樣跟平常有什麼分別?那我直接到魅力之夜找你就行 了,我之前的心機不是都白費了嗎?你怎麼樣都要給些甜頭我啊!」   「行,一小時免費!」   「錢呢我倒不是很在乎,我只是要你而已!」   「我已經告訴你我很忙的,沒辦法答應你。」   「那縮短一下時間總可以吧?例如說每次半個小時?」   劉伶想:「半個小時?那能玩出什麼花樣?罷了罷了,就半個小時吧!」   「好,成交了。就每周六魅力之夜開始營業之後那半個小時吧!」 -----------------------------------------------   「喂喂,一個驚人的消息、驚人的消息啊!」這天午飯後,郭曉成興奮地把 郭玄光拉到一旁說,「你知道那個賣房的經紀是誰嗎?」郭玄光道:「經紀?你 說那個利莉嗎?」郭曉成一拍大腿道:「對啊,就是她。她竟然是我們的師姐, 聯大四年級的學生!」   「什麼?師姐?」郭玄光頓時昏了頭。這樣一來,利莉為什麼把郭玄光當作 是郭曉成就很容易解釋了。因為「雙郭」在聯大里也是小有名氣,相信也傳到四 年級學生那裡了。不過師姐們因為不知道詳情,可能只是一知半解,只知道有一 人是富二代就對了。   郭玄光回想起來,看房子那天他儼然就是主角,郭曉成是言聽計從的。雖然 他確實是手握重金的人,但是只不過是執行者而已。利莉很可能就此誤會了,才 有了那天獻禮的一幕。不過在同一個學校里,以後難免不會碰到,到時候可怎麼 解釋呢。   「喂,犯什麼傻,醒醒!像是耗子滾到面櫃里似的!」郭曉成笑著看著郭玄 光那發獃的樣子。郭玄光苦笑道:「我不是樂糊塗了,我現在是娃娃放炮仗啊!」   郭曉成道:「喲,拋錯書包了吧,這有啥好怕的,不就一個靚女師姐嘛,一 樣照上!」郭玄光不敢把實情透露,既怕郭曉成怨他搶了好事,又怕郭曉成看不 起他。   他只好應道:「對對,我錯、我錯。不過我看她就新人一個,也沒什麼好樓 盤了,平時也不用去找她,省得老是推薦那些不入流的房子浪費時間。」郭曉成 道:「沒問題,我現在是有塊貼身膏藥黏住了,這個師姐嘛只好讓給有緣人了。」   雖然郭玄光嘴巴上沒有再提起利莉的事情,不過他心裡始終感到不安,那天 的一時之快現在帶給他的是一種無形的愧疚感。本來郭玄光不想再主動聯繫利莉 的,考慮到同在一個學校念書,說不定以後真會碰上,最後他還是獨自約了利莉 周六去辦公室看房子。   到了約定的那天,利莉表現得十分熱情,一碰面就貼著郭玄光而立輕聲細語 地,根本不像是客戶和經紀的關係。郭玄光本來想趁早把真相告訴利莉,但是利 莉一直不停地說著,讓他是無從開口。正如郭玄光所推測的那樣,利莉確實沒有 什麼好的房子介紹,來來去去都是一些次一等的貨色。郭玄光好不容易等到利莉 稍停片刻的時候,拉著她走到一旁道:「其實、其實我今天是有些事情想跟你說 的。」利莉道:「是嗎?那就說吧,有什麼事就說,我能幫上忙的肯定幫。」   郭玄光頓了一下道:「你是怎麼知道我們」雙郭」的?」利莉一愣,看著郭 玄光的雙眼,好一會兒後眼神一轉道:「你們這麼有名,我知道也不是什麼新鮮 事啊?」郭玄光道:「那你肯定知道我們是什麼人了!」利莉「撲哧」一笑道: 「什麼人?不就大學生兩個咯,一個是大少爺,一個是優等生。不過依我看,另 外一個怎麼看都不像是讀書人,反而你還有些書呆子氣。」郭玄光應道:「對、 對,你說得一點都沒錯,我不是什麼大少爺,他才是。」   此話一出,郭玄光馬上感到氣氛有些不對勁。利莉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一 雙眼珠子仍是盯著郭玄光,但是明顯充滿了憤怒。郭玄光還嫌說得不夠明白,又 補充道:「因為我讀書好,所以郭大少就把買房子的事全部交給我負責了。」利 莉的氣得胸口也是起伏不定,整個上身都似乎在發抖的樣子。郭玄光想自己已經 說得夠明白了,只是不知道該如何平伏一下利莉的情緒而已。   「啪」,「流氓」。一聲清脆的耳光和罵聲頓時把在場人的目光吸引過來。   郭玄光僵立在原地,只感到半邊臉火辣辣的。利莉轉身快步衝出了門外,很 快就消失在視線里。眾人有的驚愕、有的竊笑,不禁低聲議論起來。   不一會兒,一個身穿制服的男人走到郭玄光面前道:「請問剛才發生什麼事 了嗎?還是我們的職員有招呼不到的地方?」郭玄光趕緊道:「沒事、沒事,她 是我朋友,女孩子亂發脾氣而已,沒事、真的沒事。」   雖然挨了一記耳光,郭玄光的心裡舒服多了。一來把憋住的秘密釋放了出來 ,二來讓自己想通了一些事情。其實在說出實情之前,郭玄光還想著如果一個女 孩子對自己毫無好感,怎麼都不會幹出這樣的事情。現在殘酷的結果證明了利莉 確實是衝著郭大少的名頭而去,一旦沒有這個光環,另外的「郭」只是流氓一個。   郭玄光不禁自嘲道:「算了,你還是沒有什麼桃花運的,用一個耳光換一次 這樣子的美女伺候也過得去吧。不過現在的師姐可真現實啊,真的什麼東西都干 得出來!」   同一時間裡劉伶在家裡是坐立不安,因為今天就是與司徒亮約定的第一天。   她在家裡來回踱步,始終想不到什麼好的方法可以避過。眼看著臨近魅力之 夜營業的時間,劉伶隨手打開了電郵裡面的工作日程表。   一般來說,每天開始營業的前幾個小時都沒有什麼客人,直到深夜才會熱鬧 起來。但她這時發現今天的頭兩個小時自己已經被安排了工作,也就是說沒機會 搭理那司徒亮了。劉伶不禁竊喜道:「嘻嘻,天助我也。今天就這麼招了,下周 再想其它辦法吧。」   劉伶隨即步履輕鬆地回到了魅力之夜,按照要求準備好後就到了地獄一號房 ,等待一位叫做「月亮」的客人。不一會兒,一個面具人走了進來。只見此人一 頭披肩的長髮,臉上戴著一個罩著半個頭的鬼怪面具,穿著一件緊身的外套。外 套裡面似乎只有一個乳罩,乳罩之後的東西是大得驚人,只是有些左右不對稱而 已。   這人的下身穿著一條熱褲,配上紅色網襪和高跟鞋,還有一股濃烈的香水味 ,讓數米之外的劉伶也感到太過嗆鼻。   本來如此著裝之下一個美女會顯得十分性感,但是這女人看起來讓劉伶有些 怪怪的樣子。劉伶之前也沒有招待過女性客人,她不知這女子為何要找她來玩, 總之有些不那麼協調的感覺。工作準備清單上寫明了遊戲的細節要與客人直接商 量,因此劉伶迎了上去道:「您好,請問您是新客人嗎?如果你不清楚遊戲的細 節,我會一一為你說明,然後再商量各個遊戲項目。」   面具女笑了一聲,一把拉下了面具道:「劉老師,不用那麼麻煩了。我當然 不是新人,不過也只是玩過兩三次而已。」劉伶一驚,只見眼前之人化了很濃的 妝,但是整個臉孔和聲音都顯得像是一個男子。面具女又道:「怎麼?太美了讓 老師也認不出來嗎?」   劉伶細看之下,再加上那聲音,赫然發現面前的居然是司徒亮。看見這不倫 不類的裝扮,她是又驚又笑,罵道:「神經病,你這是幹嘛?」司徒亮咧嘴一笑 說:「當然是玩遊戲咯,之前不是約好了嗎?」劉伶道:「不好意思,我今晚有 客人,下周六再說吧!」看著那塗滿唇膏的嘴巴,劉伶只覺得噁心不已,根本不 想和司徒亮再說下去。沒想到司徒亮道:「」月亮」就是我啊,我就是客人。」   劉伶這時才醒覺自己高興得太早了,之前司徒亮說的「半個小時」根本是一 個陷阱。司徒亮只是想讓劉伶答應這個約會而已,背地裡他早已訂好了時間。此 時只剩他們兩人在這房間裡,劉伶恐怕是怎麼也躲不過了。司徒亮道:「遊戲規 則其實很簡單,你聽我的,我讓你幹什麼你就幹什麼。」劉伶覺得自己的手有些 抖,很想衝出門外但是雙腿又像是無法移動一樣。從剛才輕鬆的心情到此刻的落 差,劉伶實在是覺得有些難以承受。特別是司徒亮這一身打扮,那恐怖的程度簡 直讓劉伶找不到一個詞去形容,她寧願司徒亮一直戴著面具。   司徒亮看到劉伶那驚愕的表情,不禁嘴角含笑。他繼續道:「現在遊戲開始 ,你的角色是我的女神,我是奴隸。記著,不要弄錯了,要不然要接受懲罰。」 劉伶被司徒亮的裝扮嚇得以為要遭受什麼虐待,現在聽見自己的任務是扮演「女 神」,不由得被司徒亮弄糊塗了。   司徒亮接著把劉伶拉到一旁的沙發上坐下,然後像狗一樣趴在地上,把鼻子 湊到劉伶的小腿旁用力嗅了起來:「香、真香,我的女神啊,香……」劉伶被司 徒亮這一串動作弄得打了個哆嗦,心裡想:「香什麼香,我根本就沒用多少香水 ,而且小腿那肯定是沒什麼氣味的,他嗅到的是自己身上的味道吧。」看見司徒 亮一臉陶醉的表情,劉伶又想:「難不成這傢伙真的是一個男M ?如果他這是裝 的,待會兒可就慘了!」她猜不到司徒亮的心思,一顆心不由得提了起來,坐在 那一動也不敢動。

版主:小臉貓於2013_09_26 18:20:46編輯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0 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