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KTV迷情

自從鄭宸那夜撞破張明與秦清的姦情後那之後的幾天幾夜他都難以入眠,鄭宸的腦海里時常會浮現秦清的美麗容顏,腦海里迴響著秦清帶著羞澀的呻吟。 甚至有好幾次鄭宸上課的時候都能想她想的入迷,繼而直接在課堂上勃起,有時下課的鈴聲響起後有幾個要好的哥們叫他出去抽煙的時候,他無奈的看看自己的褲襠,還搭著小帳篷,只能尷尬的拒絕了,就因為這樣鄭宸還讓那些哥們鄙視了一段時間。

鄭宸覺得自己著了魔了,原本對秦清的愛慕是深藏心底的,秦清就像神壇上的女神只可遠觀不可褻玩,但是自從知道秦清竟然跟張明有一腿又聽到秦清不幸的婚姻後,他是既妒忌又心疼。

好多個夜晚鄭宸都必須想像著秦清的模樣自慰才能睡著,在這樣的壓抑與被壓抑的折磨下,鄭宸在高考前的最後一次模擬考,考出了他有史以來的最低分。 鄭宸知道如果自己在這樣下去別說考上重點大學,就連能不能上線都是問題,但是他實在克制不住自己去想秦清,那個在心裡一直占著重要地位的女人。 相較與鄭宸的轉變張明卻在最後一次模擬考時發揮超常水平,按當時他們班主任的預估上一本線是沒有問題的,要考上重點線也是有希望的。

這樣一來的前後反差,讓心存怨念的鄭宸沒有一絲辦法。期間秦萌萌與秦清等人也會來給鄭宸打氣,但是不知道什麼原因鄭宸卻是不願怎麼願意搭理,或許源於他內心的脆弱,他不想讓自己的不好暴露在自己最愛的女人面前。

備考的時間過的總是很快的,匆匆間他們放假了,匆匆間他們高考了,匆匆間他們填志願了。不過當成績公布的那一刻,當真是應了那句老話幾家歡樂幾家愁。

張明與秦萌萌最後上了一本線,他們也將按照他們的約定同上一所大學,不過鄭宸最後竟然連及格線都沒有上,更加的悲催的是只差了三分。

那夜鄭宸吊吊坐在電腦前面,看著網頁上的分數,哭的稀里嘩啦,心裡難受的要命,他關掉了手機,不接任何電話,任何人都不想去理會,到了那一刻,他心裡想的竟然還是秦清,那個夢一樣的女人。

但是現實是殘酷的,別說他沒有考上大學就算他考上了大學他跟秦清也不存在任何的可能性,因為愛慕所以自卑,因為自卑所以自閉,他只能躲在暗處默默舔著傷口,那一刻他多麼希望有人能來安慰他,關心一下他,但是他所謂的好哥們都沒出現,或許他在別人的眼中根本不算什麼,或許大多數人忙著慶祝,忙著玩樂,沒有時間來顧及到他。

特別是高考後的一個星期,對鄭宸是難以度過的,他一直在深深自責中煎熬著。高考失利對有些人來說可能是一道永遠不可癒合的傷痛,而恰恰鄭宸就屬於這類人,一向身體素質還算不錯的他,竟然在成績公布後的一個星期,他病倒了。 他原本也是有能力考取理想大學的人,但是就是因為那一夜的驚聞,讓他在那短短的時間裡,竟然會有這樣的轉變,實在令人唏噓。

鄭宸生病的時候父母恰巧也不在身邊,那種一個人的孤寂與痛苦,實在無法用言語來表達,鄭宸的父母都忙著生意,對於兒子沒有考出好成績,不失望那是假的,不過也沒有過多的指責,只是希望兒子來年再考個好成績,不過鄭宸卻是不想高復,如果可以他想去當兵遠遠逃離這個地方。

不過因為某一天的一件事讓鄭宸改變了想要逃離的想法。

就在有一天,張明不忍心自己的兄弟在這樣沉淪下去便再次約鄭宸出來散心,不過鄭宸卻是變的不愛說話,最後還是因為張明說就只有秦清姐妹倆跟他的時候,鄭宸也就毫不猶豫答應出來了。

雖然在高考後鄭宸已經不願去想那個女人了,但是有關於那個女人的事情,他還是忍不住的去關心,他知道這是自己犯賤,但是沒有辦法。

當天晚上6多點,秦清還沒下班,張明就領頭去他們那邊上檔次的KTV訂好了包廂然後他們三個人先開始玩了起來,不過開始時候鄭宸的興致始終不高,但是當他看到秦清穿著灰色職業套裝,急急忙忙的出現他們面前的時候,鄭宸就開始活躍了起來。

今天的秦清在公司忙著召開一個會議,她還沒下班,就一直被張明催促著,以致於下班了她都沒的及換衣服直接就過來了。

鄭宸看著秦清今天穿著黑色制服裡面是一件白色的襯衫,下身是一條及膝的套裙,露出一雙黑色絲襪包裹著的小腿,腳上踩著一雙細跟的黑色高跟鞋,她輕輕把手包放在一旁,動作優雅的脫掉自己的外套,坐在邊上的沙發上,黑絲美腿優雅的併攏著斜放在一旁然後又很自然的挽起自己的白色襯衣袖口,輕微的俯下半個身子,露出胸前的雪白,那深邃的事業線,直接就要讓鄭宸的眼珠子掉進了裡面,秦清甜美一笑,開心地說道:「今天晚上我請客,你們幾個小傢伙要玩的開心哦!」

說完秦清拿起桌上的酒杯對著他們幾個自罰一杯,等她放下杯子的時候,眼神不經意的瞥了一眼正在高歌的張明,滿臉笑意,似乎有一絲春意在蕩漾。 張明也能感覺到在另外一邊的角落有一道火辣辣的目光看著他,但是卻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畢竟今晚在場的還有兩個「外人」,不過等散場後他卻可以……

張明腦子裡火熱的想法一閃而過。

自從秦清進來後,鄭宸雖然一直不敢直面觀察秦清,但是眼睛卻一直沒有在她身上離開後,因此秦清這個小動作,沒能逃過鄭宸的眼睛。

鄭宸看過這裡,心中妒火燃燒,繼而想起那夜的事情,又聯想到自己高考失利,這一刻,他竟然把一切不好的遭遇全部統統強加到了秦清身上,認為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錯,但是他自己卻全然沒有發覺自己卻是因愛生恨了。

鄭宸咬著牙,臉上一副憤憤然的樣子,看著秦清恨不得一口將她吞下去,但是卻沒有勇氣去翻過這個臉。他心裡狠狠的、痛痛的,他看到張明已經擁有了秦萌萌這麼好的女孩竟然還勾搭上了秦清,這讓他更加無法釋懷了。

「人長的帥了不起嗎?帥能當飯吃嗎?都是一群膚淺的女人,騷貨!操!」鄭宸的心裡不平,卻是沒有去想自己的問題。

突然間,鄭宸猛的喝了一口酒,藉口去上個廁所,不過他卻是下了樓,去性保健用品店買了一些東西後又匆匆忙忙跑了上來,他進屋的時候已經滿頭大汗了,眾人以為鄭宸是因為跑步跑的原因,其實是因為鄭宸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心裡緊張來著。

等他回來的時候,整個包廂的燈光已經有些暗了,張明和秦清喝到了一塊,鄭宸看著秦清笑的好甜蜜,只見她跟張明玩著剪刀石頭布,誰輸誰喝酒,但是張明卻是輸多贏少,也不知道是張明讓的,還是這個傢伙就是不行。

張明的眼睛往四周瞟了一下,發現鄭宸此時在點歌,秦萌萌在唱歌,他就悄悄把手伸到桌下,放在秦清的黑絲美腿撫摸起來,眼睛色迷迷看著秦清俏臉打著口型道:「姐,晚上陪我!」

秦清的手按在張明作怪的手上,她害怕的看著另外兩個人,然後回過頭看見張明的口型,她瞬間就讀懂了,卻是沒有回答他,而是笑而不語,一副俏皮的摸樣,看著張明心痒痒的。

鄭宸點好歌,閃身過來從桌上拿吃的時候,他的眼睛一絲不落的看到秦清的手和張明的手在桌底下玩來玩去,這讓鄭宸更加不是滋味,開始的時候鄭宸也提出跟秦清完剪刀石頭布,不過秦清卻是不怎麼想玩了。

鄭宸覺得秦清雖然看起來很甜美很嫵媚,但是少不了一種漂亮女人的冷傲,雖然她自己沒有發覺,但是鄭宸卻是明顯的感覺到了,這種感覺就像表面上大家都是好朋友,似乎也算是熟悉的那種,但是秦清卻始終會對人保持一種距離,讓人難以靠近。

見秦清只是敷衍的跟自己跟喝了兩杯,不願怎麼搭理自己的樣子,又看看她跟張明喝的那麼開心,心裡不由嘀咕道:「媽的,這那是為我出來散心,是為你們好偷情吧!干!」

鄭宸悶悶不樂的在喝悶酒的時候,秦萌萌卻是體貼的過來哄鄭宸開心,她很真誠的安慰他不要放棄,大不了高復一年,還提起了他們三個人的約定,要他好好努力,然後他們兩人就玩起了『人在江湖漂』。

開始的時候秦萌萌這樣的安慰鄭宸,卻是讓他很感動,但是後來當萌萌提出那個約定的時候,他就覺得是一種深深的諷刺,仿佛是一種很可笑的事情的一樣。 鄭宸想起自己晚上的決定,覺得秦萌萌是個多餘的存在,因此在玩江湖漂的時候也沒少灌秦萌萌酒,等到鄭宸看著秦萌萌暈暈的向要倒掉的時候,他這才讓秦萌萌在旁邊休息一會,唱下歌,還很光明正大豪氣說:「放你一馬!」 秦萌萌本就不是爭強要勝的女孩子,她覺得自己晚上真的喝太多了,因此她哼了一聲後,像一隻驕傲的孔雀,跑到一邊繼續唱歌去了。

另外一邊秦清去了包廂裡面的洗手間,這個時候鄭宸拿了兩杯酒過來,放在張明面前大聲道:「一個色子比大小,來不來?」

張明今晚很高興,不過對於自己好哥們的事情,他也表示同情,最多他也能這樣,各人有各人的人生,誰也沒法為別人而活。

張明也很爽快跟張明單挑起來,不過也就等他喝了兩杯酒後,鄭宸就有點吃不消的樣子捂住嘴急急忙忙去洗手間了,進去的時候還差點撞到了出來的秦清。 秦清看到鄭宸這幅樣子,心裡有些失望,不過她沒有說什麼,還讓鄭宸少喝點。自己出去後卻看到秦萌萌拿著話筒倒在張明懷裡唱歌,而張明的手也很自然抱在秦萌萌的肚子上面,有一句沒一句的搭唱著。

秦清今晚原本開心的心情,看到這一幕心情頓時低到了谷里,她有點鬱悶的走到離張明最遠的角落,獨自一人連喝了好幾杯酒,都是一口乾了下去的。 秦清的心亂極了,她是清楚自己妹妹對張明的感情,也是知道張明對妹妹的感覺,但是所有的一切又怎麼會是那麼好說清楚的,她始終是結婚的女人,跟張明只能是秘密情人關係,秦清知道自己不能奢望太多了,她為此深深苦惱著。 當鄭宸進入到洗手間的時候,整個人瞬間就恢復了正常,哪裡有一點喝多的樣子他的眼裡閃過一道戾色:「小明,不要怪我!」。

鄭宸又看著手中剩下的催情藥水,想著應該再給誰放點,他今晚的想法是渾水摸魚,最好讓張明和秦清當場就搞起來,然後再把證據留下來,以後少不得有他甜頭吃。

但是想到秦萌萌他又猶豫了,他恨的是秦清和張明的欺騙,但是秦萌萌卻是個好女孩,如果大家都吃了藥,最後演變成亂交,那對秦萌萌傷害的是最深的,這是他不想看到的,所以開始的時候,他才會想把秦萌萌灌醉。

因為就在剛才的時候,他已經對張明下了猛藥,大概半個小時左右,張明就會受不了,一想到這裡,鄭宸就開始期待後面的事情了,不過當他想到秦清的時候,卻是猶豫著要不要下藥,不過當他想起秦清那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神情的時候,他決定等下出去就做了,場子越亂對自己越有利。

鄭宸打定了注意,又在洗手間裡磨嘰的一會後又出去了。

鄭宸一出來就看到秦清披著秀髮一個人在角落邊上喝著悶酒,他想著自己還沒下藥呢,她就是一副喝酒的樣子了。

鄭宸以前就知道秦清的酒量差,不過他沒想到會這麼差,看看秦清這個樣子,鄭宸不由的想道:「就你這個酒量活該你要被人操了!」

鄭宸不知道的是秦清知道自己酒量不好,因此她就不會跟陌生人喝酒,加上晚上在場的都是熟人,又因為張明跟秦萌萌的事情鬧心,她才會喝這麼多酒的。 鄭宸滿懷殷切的心情坐到秦清身邊,提出搖色子,他已經做好了被拒絕的準備,卻不想秦清爽快的答應了。

鄭宸笑嘻嘻跟秦清說好規則,整個人故作輕鬆的坐在秦清身邊,鼻尖聞到秦清身上特有的香水味,他的下身竟然就有了一點騷動。

秦清也笑呵呵地迷著眼睛,可愛極了,說著一定要把鄭宸喝趴下,兩個人一邊喊一邊猜,遊戲就這樣開始了。

開始的時候鄭宸還故意輸了幾把給秦清,不過當他趁大家沒注意的時候,將藥下到秦清酒里,看到她渾然不知的喝下後,他的心頓時一緊,他留意張明他的手腳有點開始不老實的在摸秦萌萌,後者則是閉著眼睛,抓住張明的手,顯然還沒有完全醉過去。鄭宸算算時候再有十幾分鐘,應該就會生效了,他就耐心繼續坐在這裡玩遊戲。

鄭宸跟離秦清坐的位置原本還有一個拳頭的距離,但是隨著遊戲的進行,他有意的緊挨著秦清,而後者不知道是因為喝多了酒還是因為根本就不在意,一副很自然的樣子。

秦清沒有發現鄭宸故意的將自己的七分褲撩起卷到膝蓋上面,一副不認輸的模樣叫嚷著,另一邊卻是將自己的小腿有意裝做無意往秦清的黑絲小腿上蹭。 「好滑,有種暖暖的感覺!」鄭宸的小腿一接觸到秦清的小腿,頓感觸電般渾身舒暢,他的下身終於有了感覺搭起了一個小帳篷,好在燈光昏暗,不然鄭宸也自知玩不下去。

「清姐,你行不行啊,要不你認輸得了,色子都讓你搖掉了,麻煩你腿挪一挪,我撿下色子!」鄭宸故意激將道。

此時秦清的小臉蛋有些微紅,她都感覺已經有點昏呼呼的,但是看到另外一邊自己的妹妹跟張明竟然接吻了起來,她雖然早想到有這麼一天,但是沒想到會來的快,秦清的心裡充滿了憂傷,她的舌頭有些哆嗦賭氣道:「你不行,我還一定行著呢!」

說完秦清將自己的雙腿往另外一邊一靠,鄭宸就歪著頭去摸,他的臉幾乎要貼到了秦清的黑色大腿上了,但是就這麼一點距離,他卻心虛的不敢靠下去。 嘴裡說道:「再往旁邊挪下,沒找到!」其實鄭宸老早就找到色子,不過找到的時候,他故意又把色子扔到秦清的腳邊,這樣一來他又夠不到了,不過燈光昏暗,秦清也不知道下面的情況。她聽到了鄭宸的話,大腿稍微的移動了一點點,就不想動了,她喝的有點多了頭開始暈乎乎起來,同時她又覺得自己的身子熱熱的好想別人的愛撫,她自己也沒有發覺,她被下藥了。

「找到了嗎?」秦清輕聲問道,雙腿下意識的緊了緊。

「沒,沒呢,差一點,不過下面太暗了,我覺得好像就在這裡了!」鄭宸話音一落,借著酒量,故意抓到了秦清的小腿上,輕輕抓了一下,他的心一顫想到:「好軟,似乎絲襪的質量很不錯啊!」

嘴裡是正經道:「好像就在這裡了!」男人的膽量與色心往往是成正比,有了這幾次接觸,鄭宸的心思也大了,他乾脆一臉倒在了秦清的大腿上,借著尋找色子的空擋輕輕摩挲著,另一邊卻又表現找的很吃力一樣。此時的他的臉正對著桌子,一隻手在下面遊走,另外一隻撐著沙發的手,正慢慢的靠近秦清的臀部。 秦清覺察到自己的小腿被鄭宸摸了,小心肝輕輕跳了一下,有點不高興的樣子,但是想起鄭宸應該是無意的,這份不快的念頭一晃而過了,不過當鄭宸將自己頭斜靠在她黑絲大腿上,他的臉與她大腿親密接觸的時候,她開始覺得不適應,覺得有點太親密了,不過又有點渴望男人的氣息,她心裡矛盾極了,不過她曵了一眼張明身影無奈道:「你的頭真重呢,找不到,就讓我來吧!」

「找到了!」鄭宸將色子再次抓在了手裡心,慢慢拿起來,在這時他又表現的自己喝醉的樣子,右手輕輕地按在秦清的屁股上一捏,秦清就抖了一下,她的小腿一台,腳後跟不經意的抬起,同一時間,已經拿到手的色子,竟然又「湊巧」的落在了秦清的高跟鞋裡。

鄭宸急忙道:「腳別動,色子掉進鞋子裡了!抬下腳。」拿一個色子都這麼麻煩,秦清其實心裡有點不舒服了,但是她沒有多想,聽話的抬起腳,不過這一抬卻是讓色子徹底掉進了鞋子裡,因為就在鞋子裡面,她也感覺到了。

這時鄭宸大大咧咧道:「叫你別動了,傷了腳可不關我事!」嘴上這麼說,手上卻一副理所當然的脫掉秦清的高跟鞋,「不經意」的撫摸著她的腳背,然後隨手就將色子找了出來,放在桌上。

鄭宸故作驚訝道:「我覺得自己有點喝多了,差點分不清南北了!」

在鄭宸大膽脫了秦清的鞋子,去摸她的腳的時候,秦清的眉頭輕皺起來了,她不是很喜歡別人去摸她的腳,有點反感,不過如果是喜歡的人例外的,例如張明。

但是當她看到鄭宸那副醉醺醺摸樣後,只當是無心,因而心中的雖然不舒服,但是她沒有多說什麼,不過她卻是想要離開這裡,因為她發現自己就在剛才被鄭宸不經意的挑逗下,自己竟然有些想要放縱自己的感覺,她認為這樣很不好,想要離開這裡了她怕自己等下會鬧笑話了。

鄭宸的那一抓,讓他激動的同時又怪自己太衝動了,怕自己惹得秦清反感可不好,剛才整個撿色子的過程看似很久,其實也就一兩分鐘的樣子,不過就這一兩分鐘卻讓鄭宸堅定了,晚上一定要把秦清搞定!他忍不住了,只要讓他上這個女人,他所有後果都不顧了,鄭宸在心裡喊道。

鄭宸還不知道秦清的想法,以為女人都是好騙的,他繼續挑釁道:「清姐,我看你不行了吧!要不認輸算了!」

秦清有了離開的想法,這次當然沒有上鉤了,她伸手按著自己的額頭,又順勢摸著自己的小臉蛋上,表情嫵媚,神色慵懶道:「今天就到這裡吧,下次我一定要把你喝趴下!」

鄭宸看到秦清這副迷人的摸樣,心裡癢極了,又看到她不上鉤心裡卻又急的要命,他看秦清已經閉著眼睛靠在沙發上休息,套裙下的雙腿,微微打開一條細縫,鄭宸瞄了一眼後,又看向另一邊張明和秦萌萌,發現他們竟然接吻上了,鄭宸有些擔心超出自己的控制了,他覺得差不多就該收場了,鄭宸忍住去試探秦清有沒有喝醉的衝動,他來到張明身邊拍拍的肩膀,打斷兩個甜蜜的小情侶道:「再喝一杯酒,跳下舞就回去吧,今晚差不多了!」

張明老早就想走了,他覺得自己特別渴望做愛,如果不是自己答應了秦清不會去碰秦萌萌,他真想將她拉出去開房了。

張明叫著秦清喝酒,秦清暈乎乎的沒有喝,鄭宸把酒遞給秦萌萌,這丫頭喝了半杯就倒在沙發上,一動不動了。

鄭宸看到這裡,心裡暗暗鬆了一口氣,然後他將秦萌萌扶好靠在沙發上,又點了幾首非常勁爆的歌曲,自己跑了上去跳起了機械舞,還真不說,鄭宸的太空步,走的還真不錯,引得另外幾個人連連歡呼,有了鄭宸的帶動,張明起鬨的走了上去,瘋狂的扭動著屁股後,又走下來邀請秦清上去一起跳,本來因為她比他們三個都大,有點放不開的,但是在開始看到張明跟自己妹妹那麼要好,她竟然有點吃醋了,在這樣的情緒下,她也有爽快的被張明牽起手加入了舞池裡面。 「喲!喲!喲!」整個房間裡響起了勁爆的音樂,還有幾個年輕人的瘋狂的聲音。

開始的時候,秦清還有點放不開,踩著高跟鞋輕輕來回擺動,不過當張明看著秦清臉色緋紅,眼神有點迷離的時候,他再也忍不住走到前面秦清對跳了起來。 秦清總歸是因為自己的妹妹在場還有一個鄭宸在的原因,她多少有點放不開,本來要拒絕的,她看著自己的喜歡的小男生這樣主動的動作,還有痴迷的神情,她看著一下秦萌萌發現這個丫頭已經喝醉了倒在沙發上休息沒有發現他們這邊,她也就像偷吃糖果的小女孩一樣慢慢地與張明越跳越近了。

鄭宸看到這裡,在一旁瘋狂的起鬨著,但是心裡卻是嫉妒的要命,他只能跟著張明圍著秦清轉,手舞足蹈,跳的非常瘋,當他「不經意」的用手拍到秦清的大腿的時候,心裡總是興奮極了。他開始期待接下來的事情,不過等他知道秦清的想法,准回吐血了。

因為秦清在張明跟鄭宸的挑逗下,下身已經開始難受起來,她悄悄的貼在張明耳邊道:「我要先走了,等下你再來找我啊!」

張明一聽,哪裡還會不懂她的意思,不過沒等提出離開的事情,鄭宸就走到一邊,將僅有的一盞燈光關掉,然後又把螢幕統統關掉,整個包廂,瞬間暗了下來,只有音樂。

當燈光一暗,屋子的氣氛似乎有點不一樣起來。

在完全黑暗的情況下,張明原本想要秦清的的心情一下子在這裡迸發出來,本來準備離開再去開房的,不過好像等不極了要吃點利息,張明全當自己喝多了,稍微挑逗一下自己愛的女神,應該不打緊吧?

更讓張明想不到的是,燈光暗了下來,原本說要先走的秦清竟然主動撲到他懷裡了,他心情激動極了又想起鄭宸他們在場這樣「明目張胆」的偷情,讓他覺得超級刺激。

先前張明看到秦清騷動的神色,就有點心馳神往了,不過當時別人看著他有點拘謹,但是現在燈光全暗了下來,他膽子也大了他很自然的摟著秦清的腰,貼身搖了起來。

鄭宸靠著感覺,慢慢靠近秦清,不過他卻是小心翼翼的貼在秦清的的後面,開始還不敢伸手去抱,只是用自己屁股去撞秦清的屁股,當他主動的將自己的屁股撞上秦清穿著套裙的翹臀的時候,他的荷爾蒙快速分泌起來,舒服極了。 「哎呀!」秦清被鄭宸突然一頂,整個人突然靠近張明,她的下身能清楚的感覺張明的陰莖已經硬的起來,頂的她哪裡難受極了,原本因為鄭宸的動作不快的她,因為張明的貼身接觸,她竟然沒有說什麼了。

加上秦清時不時的貼近張明胯部,讓張明也有慾火燃燒的感覺,他欣喜的發現秦清原來可以這麼騷,張明不知道是因為鄭宸在秦清挑逗的原因,全然以為是秦清自己的主動,張明以為得了暗示,他悄悄地把放在秦清腰上的雙手,慢慢轉移到了秦清的胸部上面,不過卻沒有立即抓上去。

隨著張明的雙手的移動,弄的秦清的心裡更加難受了。

秦清越發的難受起來,她著急想要逃離這裡,但是此時的她被張明跟鄭宸夾在中間,這個包廂又放著勁爆的舞曲,想說什麼都聽不見,她怎麼走?

鄭宸依舊在秦清的背後「揩油!」不過他已經不滿足眼前的一切,他也想去抱秦清,不過卻遲遲不敢伸出那雙手,即便是完全黑暗的情況下,這源於他在心裡對秦清的仰慕,原本遙不可及,現在變的伸手就能得到,他有點不適應。 但是在秦清身上香水的誘惑下,加上自己今晚的決心,他也就學著張明的樣子,悄悄的將自己的手放在秦清的腰上,然後貼著秦清的屁股左右搖擺著,他的陰莖已經完全漲了起來,本來他是沒有這樣的勇氣,不過但接觸秦清纖細的水蛇腰的時候,他覺得自己好像變的什麼都不怕了,因為所有一切實在是太美妙了。 鄭宸的下身緊貼秦清屁股左右搖擺,雙手緊緊摟著她的腰,他將自己的頭靠在秦清的肩膀上,嗅著她的髮絲,香極了。

不過當在陶醉這美妙的情景下的時候,他的雙手上忽然多了一雙手覆蓋在上面,冰冰的,軟軟的,滑滑的,那是秦清的手。

原來當鄭宸將手放在她腰上的時候,她還是有點容忍的,畢竟是年輕人,這樣跳跳舞也正常,但是當她清楚的感覺自己屁股後面那火熱的東西的時候,她的心裡一驚,顯的有些慌亂,不過不知道為什麼這樣的感覺又是那麼不一樣,似乎非常的舒服,加上張明在前面挑逗,已經讓她有點慾火焚身了,不過秦清總歸是秦清雖然捨不得這種感覺,她還是竭力去阻止後面那個壞傢伙的動作。

不過當她妄想把鄭宸的手拿開的時候,卻沒想到進一步刺激到了他,鄭宸伸手反握秦清的雙手,緊緊抓住,然後他的下身竟然猛的向前一頂。

秦清「啊」的一聲,還想要說什麼的時候,她的嘴卻被張明吻住了。

張明覺得今晚的自己特別克制不住,剛才突然聽到秦清的叫聲,沒有多想,一下子沒忍住直接吻了上去。

秦清的眼睛睜的大大的,帶著霧氣,害怕極了,她沒有想到張明的膽子這麼大,但是想到整個房間都暗的,什麼也看不見,她也就稍微安心了一點。 不過她身後的鄭宸卻十分可惡一直在拿那個東西在頂她,秦清的心裡惱怒極了,她沒有發現這個平時看起來還算不錯的傢伙,竟然會這麼好色,她覺得以後都不會給這個傢伙好臉色看了。

這時秦清的私處在張明和鄭宸的夾擊下,早已濕漉漉的了,如果鄭宸和秦萌萌沒有在場她早就跟張明好起來了。

秦清的嘴被張明吻住,後者的手已經按在了秦清的豐滿乳房上,輕輕的揉捏著,進一步刺激著秦清的神經,秦清掙脫了鄭宸的手,將手放在胸前護住自己的美胸,她雖然喜歡張明,但是在這樣情況跟張明偷情,刺激太大了,她怕如果張明在做什麼,自己會堅守不了。

秦清的上面剛剛兼顧到,她的雙手按住張明摸她胸的雙手,但是她的屁股卻被另外一雙手肆意撫摸著。

「這個混蛋,鄭宸你這個壞小子!」秦清心裡懊惱極了,她想要逃離這個地方,不過她現在被兩個男孩夾在裡面,房間太嘈雜了什麼也聽不到,更可惡的是,自己竟然覺得軟綿綿沒有多少力氣了,實在太可惡了。

開始的時候鄭宸還屬於試探階段,不過當他將自己雞巴主動頂上秦清的屁股,這時候他覺得如果自己晚上再不做點什麼,以後也別想有什麼了,因此他全然沒有顧慮。

鄭宸先是將手放在秦清的屁股上輕輕的撫摸著,接著又順著秦清大腿,上下來回遊走著,然後鄭宸直接蹲在地上,雙手抱住秦清的雙腿,將自己整個臉貼了上去,來回刮蹭著,動情時又伸出舌頭舔在了秦清穿著黑絲的長腿上。

秦清的大腿被鄭宸舔的她直擺腿,隨著她的動作,進一步的刺激了張明。 張明好像忘記此時是在包廂里,整個人沒有多少理智,他現在只想干,忍不住了。

當鄭宸想要撩起秦清裙子的時候,張明卻快一步將自己的手從裙口向下伸了下去。

秦清一隻手想要阻止張明在她乳房上作怪的手,另外一隻手又要去阻止張明往她私處活動的手,她有種要瘋掉的感覺。

秦清在心裡喊道:「明明不可以這樣的子,為什麼我覺得是那麼舒服!」秦清象徵性的掙扎幾下後,張明的手終於還是伸進了秦清的套裙里,他輕輕挑逗著秦清的私處。

鄭宸的手也想伸進去,不過卻碰到了張明的手,然後像觸電一樣又伸了出來,他有點不甘心,但是沒辦法了,他本來打的主意就是渾水摸魚,如果不是張明和秦萌萌在場,秦清根本不會單獨出現,他想不出還有什麼辦法了。

鄭宸覺察到張明的變化,知道催情藥開始發生作用了,他忍著難受,不過他卻將手伸入秦清的套裙去摸她的屁股了。

秦清覺得自己要瘋掉了,事情怎麼變成這個樣子,她不敢想接下來的事情,如果鄭宸他們不在場,或許秦清早就屈服了,秦清也不管張明做壞的手,她用力的推了一把張明,然後伸手將鄭宸的手拿出來,艱難的轉過身吐氣如蘭道:「你幹什麼啊?」

鄭宸的手再次被秦清拿出來這讓他有點不爽,晚上他雖然一直在控制自己的酒量,但是他也喝了一些,多少有些酒意,猛的隱約聽到秦清的呵斥,他先是一慌,不過繼而想到張明摸她小穴不說,自己摸她屁股就叫了,鄭宸就壞壞道貼近秦清的耳邊上身緊緊向前靠直接貼到了秦清的豐滿的乳房上道:「清姐,你說什麼啊?」

今晚鄭宸的表現,讓秦清一下顛覆了她對鄭宸的看法,她心裡暗自說道:「這個壞傢伙,活該他考不好,以後再也不理他了!」

秦清生氣的想要逃開,她狠狠道:「你個混蛋,你怎麼能這麼對我!」 就在這時她身後的張明,竟然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掏出陰莖,在她套裙上頂來頂去,一隻手去解套裙的時候,她連連說道:「不要,快停下來啊!」 秦清的聲音在這樣的環境下,根本不會有任何的效果,加上張明的藥效已經完全發作,整個人已經沒有什麼意識了,只想著做愛,因此秦清說什麼都沒用了。 秦清在阻止著自己背後的張明,前面鄭宸聽到秦清的呵斥,心裡難受極了,不過到了這個他也不慫了,他沒有說什麼的用一隻手緊緊的扣住秦清的手。 「你幹嘛?快住手!」秦清的話語鄭宸根本聽不到,他也不想聽。

鄭宸留意到張明這個傢伙不知何時已經解開了自己的褲腰帶,休閒短褲掉落在地上,內褲還掛在小腿上,他一手抓著自己的雞巴,一手還想要將秦清的套裙拉上去。

鄭宸果斷幫他將秦清的套裙脫下來,露出了性感的內褲,鄭宸幫了他做了前期的工作,裡面的內褲張明自己卻是能搞定了。

「幹什麼啊,快停下來,你們兩人住手啊!啊~ 」秦清連連阻止,但是她的下身卻被張明從後面頂了進去。

當張明粗大的陰莖插進秦清早已濕漉漉的小穴的時候,他壓抑了一個晚上的性,徹底爆發了。

「啊~ 啊~ 誰來救救我啊!」秦清的眼神迷離了,在這樣黑暗的環境下,她忘記了現在還在包廂里,在蠢蠢欲動的情慾的挑動下,她早已不能自己,明明很想要的,但是嘴上卻還說著:「不要,不要!" 當鄭宸將她套裙脫下,好讓張明得手的時候,她有種要抓狂的感覺,更可惡的是,當張明進入她身體的時候,鄭宸竟然抓住她的小手,要她握住鄭宸粗壯的陰莖,並按住她的手來回套弄著,秦清瞬間崩潰了。

鄭宸親眼看著張明將自己的雞巴插進秦清的小穴,他已經血脈噴張了。他幾乎想也不想的也脫掉褲子,讓秦清幫他套弄起來。

「小東西,不~ 不要~ 哦~ 」秦清用軟弱無力的聲音阻止著,但是卻又顯的

那麼蒼白無力。

當張明插進秦清小穴的時候,他把著秦清的腰猛頂幾下,在催情藥的作用下,又覺得不夠帶勁,就直伸出手將秦清的一條腿抬起來,下身對著秦清的私處狂操。 秦清被張明的不溫柔動作嚇到了,但是在這種情況,她除了去享受這份快感就沒有別的辦法了,而在這時,她發現自己手上粗大的傢伙流出一股滾燙燙的液體,不用想是鄭宸射精了。

鄭宸也沒過會這麼快,不過轉念一想在這種的情況下,這麼刺激,不快才怪了。

秦清的眼睛忽然間變的非常大,有種驚恐的感覺,她摸摸手上的液體,想要叫點什麼,不過在張明的瘋狂下,全部變成了一種淫叫。

鄭宸看著張明狂操自己的女神,在這一刻他竟然不是心痛的心情,而是欣喜若狂,不過現在秦清現在被張明霸占著,他也想干,但是他心裡多少有點不想讓張明知道,自己也想干秦清,他不知道自己出於什麼原因,總之就是不想讓他知道。

其實鄭宸多想走過去說,兄弟,你歇會,讓我也來干下,但是他沒法說出口。 張明那麼強壯的身軀,用這種動作抱著做也覺得累了,他終於把秦清的腿放了下去,接著他很自然做在了桌子上面,讓秦清自己在上面坐下去。

到了現在秦清的藥效也發做了,她覺得好舒服,也不管什麼羞恥不羞恥了,她用沾滿鄭宸精液的手按在張明毛茸茸的大腿上,夾著黑絲長腿低著頭讓秀髮遮住她的臉龐上下坐著,肩上的頭髮亂擺,因為在黑暗裡看不見燈光,鄭宸自然也看不見秦清此時風騷的摸樣。

張明聽到勁爆的舞曲,本來秦清的私處就本來緊,又夾緊了雙腿,讓她的私處更加緊了,張明在狂嗨的舞曲中,終於還是射了!

在黑暗裡的鄭宸已經適應了這個環境,因此他能隱約看到張明和秦清沒有動作了,因此他就大著膽子走進他們兩人,不過因為開始的時候秦清一直曲著雙腿,當張明的手離開她的腰的時候,她一下子沒站穩,腿一軟,就倒在了地上。 張明將陰莖拔出來釋放了所有的精力,他直接倒在了桌上,然後摔倒在了地上。他的頭靠著沙發的一角,眼睛迷著迷著稀里糊塗的迷著眼睛睡過去了,連褲子都沒拉上,軟趴趴的掛在褲子外面。

鄭宸摸著黑,懷著亢奮的心情走到了秦清旁邊,看著躺在地上的秦清,他手忙腳亂地伸出手去摸著她的絲襪美腿,又不含一絲溫柔去抓著秦清雪白的美胸,一激動,呼的一聲,將秦清的雙腿一拉放在肩上,然後秦清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雙腿被男人扛在了肩上,她以為又是張明,秦清安心的躺在地板上,頭偏向一邊,期待著那個再次男人進入。

但是開始的時候,那個男人的陰莖竟然不是很硬,找她的洞口找了幾次沒找准,秦清一想就知道張明剛剛射了,然後她就體貼伸出手幫鄭宸套弄起來,秦清沒有發現張明與鄭宸的區別,等到鄭宸的雞巴,再次硬了起來,她又溫柔的扶著鄭宸的陰莖插進他的小穴里。

「哦~ 嗯~ 嗯,小東西,慢一點!」秦清躺在地上淫蕩說著,似乎已經忘記了鄭宸的存在。

鄭宸看著秦清的淫亂的表情,又看看自己的下身,他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的做到了,但是真做到了,他的心情卻是難以描述的,只是覺得平時那麼端莊的女人在做愛的時候,原來也是可以這麼淫蕩的。

因為之前張明剛剛做過的緣故,秦清的私處裡面此時已經泥濘一片,因此當鄭宸找到洞進去後,做起來就非常舒服了,一點不費力,明明做的很順的,但是偏偏又能感覺秦清的私處其實真的很緊。

鄭宸將自己的身子彎了下來,雙手捧著秦清的臉頰,親吻起來。

秦清一直以為是張明也迎合起來,不過當她講舌頭伸進鄭宸的嘴巴里的時候,明顯的感覺到有點不同,她吃驚的睜眼一看,先是迷糊,繼而頓時嚇了一跳。 秦清的下身瘋狂擺動,雙腿胡亂的踢著,她雙手一直胡亂的拍著鄭宸的上身,嘴裡說道:「你放開我,快放開我!你……」

都了到了這一步了鄭宸就不可能再慫了,如果今晚沒得到了,鄭宸在秦清的呵斥下,可能就乖乖聽話了,但是當他得到了這個女人,看見這個女人的淫亂的時候,覺得所謂的女神,原來也不是真正的高不可攀,他其實也可以擁有。 想通了這一點後,鄭宸就抓緊了秦清的雙手頗為兇狠道:「你跟張明偷情的時候,怎麼不叫他走開?啊!你以為我都不知道嗎?不要把自己當成清純少婦,你他媽的只是一個欠操的女人!操!」

鄭宸將秦清的按在一旁,不管秦清胡亂擺動的雙腿,下身不停的進進出出著,在舞曲換歌的前奏安靜的那會,鄭宸正好貼著秦清的耳朵說了上面的話。 秦清一聽,眼淚忍不住留了出來,整個人都愣住了:「我跟小明的事,他老早就知道了?他怎麼會知道?」

看著愣愣的秦清,也不反抗了,乖乖讓自己干,鄭宸也不多說什麼,懷裡抱住秦清的黑絲長腿,下身快速向下壓去。

秦清的眼神有些虛浮了,她想張明可能就在不遠處的地方,也不知道他知道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他的好哥們侵犯了,一想到這裡她眼淚就止不住的留了出來,她有點不知所措起來,因為她發現雖然嘴上很討厭這種感覺,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的身體卻十分享受了,太舒服了,她忍不住的想要叫出來,但是一想到張明還有自己的妹妹就在旁邊,又緊咬銀牙,默默忍受著。

鄭宸發現秦清不說話了,在黑暗裡,他能感覺到秦清倔強的表情裡帶著一抹淫蕩的春色,他覺得什麼值了,不過他卻不敢糾纏太久了,畢竟這個包廂里還有別的人,還是速戰速決的好。

鄭宸壓著秦清的雙腿快速的抽插著,感覺快要射精了,他貼著秦清的耳旁道:「清姐,我要射了!」

秦清在鄭宸快速的抽插下,加上張明等人就在旁邊的緣故,在這種情況下,她終於也忍不住的叫了出來:「射吧,快射吧,好舒服啊!」

聽到秦清淫蕩的話語後,鄭宸幾乎沒有任何抵抗力的射進了秦清的小穴里,他沒有拔出來直接射在裡面了。

當鄭宸的精液射進秦清的深處的時候,秦清也不由得渾身戰慄起來,她從喉嚨里吼了一個音節,好釋放她高潮後的快感:「噢……!」

休息了大約兩三分鐘的樣子,鄭宸又把秦清抱進包廂里的洗手間裡,開了燈。到了這一刻秦清也沒有再說什麼,她也不知道是自己是被鄭宸乾爽了,還是害怕張明發現她的事情,當鄭宸扒光的她的衣服,讓她乖乖背過身子去,翹起屁股的時候,秦清幾乎沒有任何反抗的順從了。

雖然要秦清完全地乖乖聽鄭宸的話,她是不怎麼願意,不過當她考慮到還有兩個人躺在外面的時候,她也就乖乖的一手扶著馬桶一手捂著嘴,彎著身子,讓鄭宸把著她的大屁股進去了。

乾了沒一會了,鄭宸就拿出準備好的手機,將其放在一旁全程記錄了下來,不多時他又拿起手機,對著秦清雪白的屁股還有自己的雞巴插進她小穴的樣子做了特別拍攝,做完這些以後,鄭宸這才依依不捨的拔出了軟掉的陰莖,拍拍秦清雪白屁股道:「趕緊穿上衣服吧,不然張明他們會知道的!」

秦清看到鄭宸擺弄著手機,她下意識覺得會不好,但是卻沒有精力去說什麼了,特別是她聽到張明這個名字的時候,她的心痛極了。

鄭宸看著捂住嘴嗚嗚哭泣的秦清,那麼惹人伶愛的模樣,他下定了決心,一定不能讓這個女人逃離自己的手心,一定不能!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