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拜獰笑著,一步步朝那女人走過去,怒漲的粗大陰莖在小腹前晃蕩著。沙郎極力掙扎著,雙手推搡著離她越來越近的豪拜,試圖讓自己與他保持距離。突然,在沙郎兩邊的兩個人伸手抓住她的腳踝往兩邊猛扯,讓她兩腿之間最隱秘的部位完全暴露出來了。

豪拜跪在抽泣著的美女面前,耳邊響著圍觀者的歡唿聲,心裡十分得意他能為這些被這個美麗風騷的女人送進監獄的人們報仇。感覺大難臨頭的沙郎面對這個凶相畢露的男人,心中充滿了恐懼,不斷哀求著說道:「請,請……不要,不要……強姦我,拜託你……除了我丈夫,我……我沒有,沒有和任何別的……男人……做過,做過這樣的事情……請你發發慈悲……放了……我吧……」

女人的哀求聲讓豪拜想起了她在法庭上咄咄逼人的發言,心裡的憤怒更加強烈,他使勁套動著自己的陰莖,直到一些液體從馬眼裡滲出。這將是這次性交的唯一潤滑,因為豪拜知道這女人的陰道里還是乾澀的。豪拜把自己大如蘑菇頭的黑色大龜頭頂在女人的陰唇之間,上下摩擦了幾下,為插入做著最後的準備。

「不不,不……不,拜託了……」

沙郎恐懼地抽泣著,感覺到那根巨大的黑肉棒已經抵在了她的陰道開口處,「不不,不,別進來啊……哦哦哦……」

她痛苦地呻吟著,那根巨大的黑色肉棒沒有絲毫憐憫之情地繼續向她的身體內部挺進。

沙郎從來也沒有被這麼粗大的生殖器插入過,她的陰道被巨棒撐得幾乎爆裂開來。在此之前,她只有和丈夫做愛的經驗,不可能知道男人的陰莖會有這麼大的區別,現在插進她身體的竟然讓她感覺無法忍受。「哦哦……哦哦,噢噢……我的上帝啊!啊啊啊……拜託……別……哦哦哦哦……」

她大聲尖叫著,哀求豪拜能夠良心發現。

但是,豪拜根本不理會她的哀求,仍然大力地在她無助的身體里抽插著,引得圍觀的人大聲叫好。

看著這個在法庭上不可一世的騷母狗被豪拜壓在身下肆意姦淫,圍觀者拍著手大叫著,用最惡毒的語言辱罵著她。美麗、白皙、纖細的身體被豪拜粗壯的黑色身體壓在下面,肉體的碰撞聲和女人哀怨的呻吟聲不斷在房間裡迴蕩,「啊啊啊,哦,我不……行了,我……哦哦哦,啊啊啊……」

豪拜抽動得越來越快,越來越猛,只見他身體猛地痙攣起來,陰莖死死地插在女檢察官白嫩的肉體里,大量的精液像炮彈一樣狠狠地射進她的子宮裡。

看著豪拜得意地將粗大的黑雞巴從女檢察官的陰道里退出來,看著他黑雞巴上粘滿了從女人陰道裡帶出來的白色精液和淫液的混合物,其他幾個犯人忍不住鼓起掌來。

這個風騷的女人,曾經在法庭上無比風光,用自己性感的身體誘惑著那些男性陪審團成員,成功地給他們幾個犯人定了罪。但是現在,她卻一絲不掛地躺在他們面前,大腿分開,污濁的液體正從她那美麗、高貴的洞穴中流出來,這場面實在太淫蕩、太刺激了。

不由分說,幾個犯人一個接一個地趴在了女檢察官曾經純潔的肉體上,竭盡所能瘋狂地姦淫著她。在第一輪強姦結束後,那些犯人便一起上來,一個人將陰莖插進女檢察官的陰道,其他人則強迫她一手抓住一根黑色的肉棒套動著,同時她的雙腳也被用來摩擦著兩根粗大的陰莖。

豪拜是個陰謀的策劃者,自然更有權力享受這個女人,他毫不客氣的把陰莖插進了女檢察官的嘴巴里,粗大的龜頭幾乎頂進了她的喉嚨。

沙郎忍受著前所未有的恥辱,她的身體在男人的凌辱中顫抖著,嘴裡含煳地嗚咽著。她感到非常無助,無論如何都想不到自己竟然被這些在法庭被自己起訴並投入監獄的罪犯們的侮辱。

但是,讓她感覺更加恥辱的是,她的肉體竟然在這樣屈辱的時刻背叛了她,她竟然在這些黑種罪犯的強姦、輪姦中達到了高潮。每當一個男人嚎叫著把骯髒的精液射進她的嘴巴和陰道的時候,她都感覺到強烈的性高潮在體內奔涌。噢,我的上帝啊!

沙郎在心裡喊,我怎麼在罪犯的侮辱中得到性快感呢?沙郎感覺非常害怕,怕自己沉迷於這樣的快感中,她壓抑著自己的呻吟,極力控制著自己的身體,但一股股射進她身體的精液仍然刺激得她不斷地顫抖。她覺得非常噁心,自己純潔的身體已經被污濁的精液灌滿了。

野蠻的輪姦終於停了下來,有人伸手拉著沙郎從床墊上抬起身子。沙郎覺得自己總算度過了最痛苦的階段,想起身趕快逃離這令人恐懼的磨難。可是,讓美麗的女檢察官沒有想到的是,殘酷的虐待才剛剛開始。

沙郎被強迫跪伏在那張骯髒的床墊上,像一條發情的母狗一樣撅起她豐滿、美麗的屁股。她有些緊張,心裡明白這樣的姿勢非常危險,一定會激起那些罪犯更瘋狂的慾念。一想到她馬上就要像母狗那樣被男人們從後面姦淫,她忍不住呻吟起來。

果然,一個男人跪在了她分開的兩腿之間,她高聳的屁股和充分暴露出來的陰部正好在那個男人的小腹前。沙郎嘆了口氣,知道自己很難逃脫再次被強姦、輪姦的命運,只能暗自告戒自己不要在男人們的姦淫中達到高潮,不要讓自己的身體在男人們的輪姦中背叛自己。她試圖讓自己的身體強悍起來,抵禦住男人們帶給她的刺激和快感,讓他們除了強姦和輪姦以外再得不到任何東西。

沙郎堅定了自己的信念,做好了心理和身體的準備,決心在忍受從身後插入的凌辱時絕不再發出淫蕩的呻吟聲。這時,她感覺到自己的臀部被一雙大手緊緊抓住,將她的兩個屁股蛋使勁向兩掰開,身後的罪犯重新調整了在她兩腿之間的位置。

然後,沙郎突然瞪大了眼睛,滿臉恐懼的表情,因為她感覺到身後的男人正將粗大的龜頭頂在她的肛門上。沙郎痛苦地搖著頭,她從來也沒有經歷過這種非常不人道的性交方式,她即將被身後那個可惡的男人暴力雞姦了。

「哦哦哦……不!不!不……不要啊,拜託不要……不要干那裡啊……不要這樣強姦我……拜託,你們會弄傷我的……別,別……啊!不!不……那裡從來都沒有人碰過的……拜託……」

沙郎大聲叫著,哀求著,但她的哀求得到的只是嘲諷和得意的笑聲。

「不不不……別這樣啊……疼死我了啊,啊啊啊……」

沙郎歇斯底里地尖叫著,但她的嚎叫換來的卻是那些罪犯的鼓掌和鼓譟,「好!好!就這樣使勁干這個婊子!肏爛她的騷屁眼兒!哈哈哈……」

身後殘暴的插入讓沙郎的眼淚忍不住流了下來,她的處女小菊花被一根超過10英寸長的粗大陰莖野蠻地撐開,幾乎句要被撕裂了。身後的男人在將龜頭全部插進沙郎的肛門後,動作立刻就猛烈起來,一縱身將粗長的陰莖全部插進了女人的直腸,接著就快速抽動起來。15分鐘後,在沙郎聲音嘶啞的哭號中,那男人將精液射進了她的直腸里。男人剛一退出去,沙郎立刻癱倒在了床墊上。

沙郎的痛苦表情並沒有讓還沒有侵犯過她肛門的罪犯們產生憐憫之情,她被撕裂滴著鮮血的肛門更加刺激了他們的獸行,幾個男人一擁而上,輪流將粗大的陰莖插進沙郎肛門裡使勁抽插著,直到每個人都把精液射進她的直腸里,才算放過了這個可憐的女人。

大約一個小時以後,殘暴的輪姦終於結束,沙郎疲憊地躺在骯髒的床墊上,嘴巴、陰道和肛門裡都灌滿了罪犯腥臭的精液。她抬起頭,意識慢慢情形過來,明白自己剛剛經歷了怎樣噩夢般的折磨,她被那些被她投入監獄的骯髒黑人罪犯野蠻地輪姦了。她低頭看了看自己被蹂躪得一塌煳塗的胴體,看到從她紅腫的陰道和肛門裡還在源源不斷地朝外流著濁白腥臭的液體。

「哦,上帝啊……我的衣服在哪裡啊?」

沙郎心裡想著,緊張地向四下里張望著,她看到地板上扔著她的高跟鞋和那件長外套,而她的其他衣服都已經被撕碎,又被男人們的大腳踩得幾乎分辨不出顏色了。

她掙扎著慢慢從床墊上下來,揀起那件長外套穿上,遮住自己赤裸骯髒的身體,再坐在床墊邊,穿上高跟鞋。現在,能夠遮蔽她身體的只有長外套和高跟鞋了。剛才蹂躪她、輪姦她的那些罪犯早就不知所蹤,這時沙郎才突然想起剛才衛兵告訴她的那個緊急按鈕,趕忙過去按鈕唿救。

兩分鐘以後,兩個高大魁梧的白人衛兵來到房間,將沙郎帶回到主樓里,但他們對沙郎痛苦的表情滿身的污穢卻視而不見。在監獄的主辦公樓內,衛兵告訴沙郎說,監獄管理人員今天不在,他無法安排她去見她約見的犯人,只能請她改日再來了。

這時,沙郎已經顧不上去找那個罪犯了解他同夥的犯罪證據,而是急於離開這個讓她不寒而慄的可怕地獄。她甚至沒有去考慮她今天怎麼會陷入那樣可怕的境地,沒有考慮為什麼已經安排好的約見竟然會變成了野蠻的輪姦,只想趕快回到家裡,徹底清洗自己滿身的穢物。

她在衛兵的陪同下急匆匆地走出監獄大門,開著自己的車飛快朝家裡趕。她看了看車上的鐘表,心裡稍微感到放鬆,因為今天她丈夫要和幾個同事工作到半夜才能回家,她還有時間清理好自己的身體。

在監獄的管理規定中規定,只有所有來訪者全部離開監獄後,管理人員才能下班。但沙郎並不知道這一條規定,所以也不知道衛兵其實是欺騙了她。她在監獄的入門登記也被做了手腳,在她還沒有離開監獄的時候,就有人模仿她的筆跡在登記表的離開欄里簽了名,表示她早就離開了監獄,而實際情況是,在那段時間裡她正在被一群罪犯殘暴地姦淫著。

這樣一來,即使將來她想對自己在監獄的遭遇進行調查,監獄方面也有證據表明她自稱遭到姦淫的那段時間裡,她早就離開了監獄。

其實,在沙郎遭受那些罪犯的野蠻輪姦的時候,那個將她送到那間小會見室的衛兵一直在通過監視器觀看著那讓他激動不已的刺激場面。如果沙郎知道這一點的話,她一定會被氣瘋了。

在衛兵的值班室裡面,一台大尺寸的監視器從頭到尾播放著她被那些罪犯輪姦、雞姦的鏡頭,每一個細節都非常清楚地展現在衛兵的面前。不消說,那個衛兵肯定被豪拜收買了,而且把觀賞美麗的女檢察官被輪姦作為給他的額外獎賞。

衛兵自然非常願意成交這筆交易,這不僅讓他得到了一大筆錢,還讓他看著那刺激的場面爽了好幾次,他激動地對著監視器畫面手淫,一共射了6次。同時他還用自己的錄象機把整個輪姦的場景都錄了下來,這樣他就可以經常看著女檢察官性感、迷人的屁股天天自慰了。

在接下來的兩周時間裡,沙郎一直設法避免與丈夫做愛,她總是以工作太忙之類的託詞來搪塞丈夫求歡的要求,因為在被那麼多粗野的黑人罪犯強姦、輪姦和雞姦以後,她一直覺得自己太髒、太墮落,根本無法接受丈夫的陰莖再插進被那些黑人污濁精液玷污了的陰道里。

但是,每天晚上躺在床上,沙郎還是會不由自主地想起她在那場野蠻的輪姦中的到的巨大快感和持續不斷的高潮,那是她在和丈夫做愛時從來沒有過、也不可能達到的高潮。有時候,她甚至不得不躲進浴室里,用一個黑漆古董花瓶插進自己的陰戶來緩解饑渴的性慾和焦躁的情緒。

周六一大早,豪拜就開車來到了離沙郎家不遠的一條街道上,他剛停好車,就看到沙郎的丈夫從家裡走出來,把手裡的魚杆放起汽車後備廂,開著車找他的朋友一起去釣魚了。這是他每個周末必做的事情。

看著沙郎丈夫的汽車消失在街道的盡頭,豪拜忍不住笑了起來。他下了車,將一個整修草坪服務的標牌插在沙郎家門前的草坪上,然後走過去按響了那棟豪華別墅的門鈴。一、兩分鐘以後,沙郎穿著睡袍打開了大門,當她看清楚門前站的是那個帶頭輪姦她的黑種男人時,立刻驚愕地瞪大了眼睛,她怎麼也想不到這個惡棍竟然敢跑到她家來。

豪拜看著沙郎驚愕和恐懼的表情,心裡非常得意。在過去的兩周里,他幾次試圖在法庭的旁聽席上接近沙郎,但都被阻止了,今天他終於又一次面對面站在她面前了。「早上好啊,希克斯太太!」

豪拜用得意、揶揄地口吻說道。

本來,沙郎在送走去釣魚的丈夫後,準備吃完早飯後去教堂的,但這個不期而至的壞蛋徹底打亂了她的計劃。看著這個男人毫無顧忌地推開她走進了門,她只能無奈地接受現實,按照這個男人的指令去做。

現在,男人的大手已經撫摸到了她的身上,沙郎非常羞愧地任憑他的手撩開睡袍的下擺,手指隔著她藍色的小內褲摩擦著她敏感的陰蒂。接著,她的內褲就被扒到了腳踝,而幾分鐘以後,她全身上下就只剩下那雙白色的高跟鞋了。

沙郎被這個高大、健壯的黑種男人抱在懷裡,她潔白的手臂搭在黑人的肩膀上,兩條修長、性感的腿纏在黑人的屁股上,身體被黑人緊緊地頂在牆上,那根曾經野蠻姦淫過她的粗黑肉棒再次插進了她嬌嫩的陰道里。

此時,遠在市郊一條河邊的大衛·希克斯先生正興高采烈地從他的魚鉤上摘下一條肥碩的大魚,他無論如何都不會想到,現在她美麗、嬌嫩的妻子正躺在他們的婚床上,被一個粗魯、野蠻的黑種男人肆意姦淫著。雖然他的妻子極力想擺脫那男人的侮辱,但事實上她卻已經毫無選擇地接受著那男人射進她身體的污濁精液。

三周以後,沙郎非常恐懼地發現她的月經沒有按時到來。她悄悄地購買了家庭妊娠試紙,躲在衛生間裡測試自己是否懷孕。幾分鐘以後,令沙郎絕望的結果出來了,她懷孕了,而且孩子肯定不是她丈夫的,因為最近她在和丈夫做愛時,他總是戴著保險套的。

看著測試結果,沙郎忍不住抽泣起來,她意識到上個月她在監獄裡遭到那些罪犯強姦、輪姦的時候正是她的排卵期。現在,她都無法確定誰是她子宮裡孩子的父親,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個胎兒的膚色肯定是黑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