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屈的人生】(二十三)

作者:南方湖

2012/01/01首發SexInSex

新的一年祝福大家新年快樂,2012我們更精彩!非常感謝諸位去年一年來對我的支持和鼓勵,在這謝謝諸位的厚愛。

正文:

看著阿仁父母和那些親戚有說有笑,也許是他們為了舉辦王福的婚禮而使得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的喜悅,只是這幸福和我沒有任何關係,甚至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就是我的不幸福和悲屈。

看著他們朝我這方向走來,我仔細一看。讓我感到驚奇的竟然是那些親戚朋友們手上都拿著一些農村小孩子換的破舊尿片還有一些劣質的奶粉和罐頭紅糖等物品。

這些禮品是上個世紀人們過年過節送親友,怎麼現在還可以看的到這些東西呢?

甚至我還看見一個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手上拎著一包xx麥片,這簡直讓我不敢想像!

看著他們越來越近,我趕緊將手機重新扔回了那個麻袋之中,正準備鑽進房間的時候阿仁父母親已經帶著那些窮親戚推門而入。

「這是什麼人,光天化日之下之下竟然赤身裸體,成何體統?」一名鬍子花白的老者看著我的囧樣,就高舉著拐杖對我破口大罵。好像我和有生死大仇一樣。

「是啊,這是哪來的不要臉的傢伙,怎麼這麼沒有羞恥心呢?」阿仁的這些親戚們立刻雜七雜八地張著大嘴巴對我嘲諷。

我可憐巴巴的看著阿仁的父母希望他們能夠給我解圍。

「你說的這個人啊,他是我們家阿仁收來的一個下人!」阿仁母親指著我,仰著她的腦袋驕傲的對她的親戚解釋。

「大嬸子,好奇怪啊,這個人怎麼沒有雞雞呢?咋不害臊啊。」突然一個滿臉滄桑的中年婦女指著我的下體問道。看著我那光滑的陰部她雙眼幾乎快要瞪出來,驚訝程度可想而知。

「哈哈,大妹子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家阿仁這次回家不是帶回來了幾個媳婦嗎?我們王家這麼大,總要有人伺候不是?為了保證我們王家子孫血液的純潔,阿仁啊特意將這個下人那個給割掉了,這樣一來不就可以放放心心將家裡的妻小交給這個太監伺候了嗎?我家的阿仁那可是上至天文下至地理的文曲星下凡,有個把人伺候還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阿仁母親很自豪的對著親戚解釋我下體空空的原因。

「哎,真是沒有想到我這麼一把年紀竟然還能見到一個太監,真是蒼天有眼啊!」那個鬍子花白的老人很激動的指著我,激動地連鬍鬚都開始抖動起來。

「大伯來,來來,大家走坐下烤烤火喝喝茶,明天啊,咱們先將王福的喜事先辦了,畢竟王福年紀都一大把了,是時候需要個女人來伺候伺候給他生個娃傳宗接代啦!」阿仁的父親招呼著眾人坐下,然後他獨自去廚房燒開水泡茶招呼眾人。

「那個誰?你還不去房間裡伺候你的主子,在這還嫌不夠丟人的嗎?這個沒有雞巴蛋子的軟貨還不滾回房間。」阿仁的母親看見我晾在一旁就沒好氣的讓我回到房間。並且一臉歉意的對親戚朋友說道:「讓大家見笑了,這些下人就應該好好訓一頓!」

親戚朋友們立馬跟著附和,指著我又是一頓指手畫腳的嘲諷。

為了躲開這些雜七雜八的辱罵,我趕緊轉過身看著眼前房門,想了一會兒之後最後還是進入了婼嫣的房間,進門之後我看見王福依舊是壓在婼嫣的身上將他的雞巴正深深杵進婼嫣身體中,看著王福不知疲憊在如煙身上肆意馳騁,我心中的悲憤更加濃厚了,婼嫣,你有今日也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我很好奇我的心中竟然會出現這樣的念頭,但是隨即我又想到,婼嫣這樣子下去她的身心恐怕真的會被摧毀,倘若她被摧毀了我該何去何從呢? 「你,過來,外面都來些什麼人啊?」王福用眼角瞄了瞄了我。

我趕緊張口說道:「來的都是你的一些親戚,說是為你準備明天的婚禮的事情!」

「扯淡雞巴個婚禮,你們城市人講究啥?不就是拜堂成親然後操洞房嗎?你們這些城市娃真是麻煩。」王福一邊說一邊用雙手卡在婼嫣的腰部,然後將婼嫣真箇軀體拉起來,他則順勢躺下讓婼嫣整個身子以觀音坐蓮的姿勢坐在他的身上。婼嫣已經沒有力氣去套弄王福,所以她一直任由王福對她採取任何舉動。王福貪婪的將婼嫣的乳房含住,然後腰部一抖,那粗大的雞巴撲哧一下就被婼嫣的花房所吞沒。

「你自己動動!都已經是我的媳婦了,怎麼還要我這麼費力!」王福含糊不停對婼嫣說道。

可憐婼嫣此時沒有一絲力氣,但是王福的命令她又不敢不停,要是王福發起狠來讓她來個三長兩短她也沒有辦法。

最後婼嫣只有用那哀怨的眼神看著我,希望我能過來幫她一把,看著婼嫣,我的心頭永遠是顫抖的,這個被我視為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此時正一絲不掛赤身裸體的騎在一個老農的身上,而且還希望我去幫套弄那老農的陽具,我這是怎麼了?

可是我的雙腳不自覺的來到他們身前,我輕輕的扶住婼嫣的後背,然後將婼嫣整個身體悄悄提起然後在慢慢放下,這樣一來使得婼嫣的小穴就不斷的可以吸納王福的老雞巴,雖然婼嫣和我都很不情願,但是有什麼辦法呢?

看著我們逆來順受的模樣,王福那張乾癟的老臉上充滿了邪笑,他眯著小眼睛也小幅度的挺動身體,好讓他的雞巴在婼嫣穴中得到更好的快感。老農王福此時感覺人生真的很美妙。誰說世界不公平?這個時候王福這就很公平!

每次王福的小腹撞擊到婼嫣的屁股時,婼嫣也會情不自禁的發自內心呻吟一聲。

聽著我兩人性器的結合處發出「噗哧,噗哧」的水聲,我的心中充滿了不屈,兩人結合在一起的肉體,那由於性愛激烈使得兩人肉體結合部位溢出的淫液順著婼嫣大腿雙腿滴落到床上,這些東西深深的刺激我那已經將近扭曲變態的心靈。

或許是王福這次乾的爽了,他竟然將婼嫣屁股托起,然後就地將婼嫣的軀體翻過身來,然後用雙手重新拉起婼嫣的身體,並且將婼嫣雙手反扣住,然後以騎馬的姿勢從後面插進婼嫣的穴中,一邊抽插,一邊瘋狂的喊著駕馬車的聲音,此時王福顯得非常的得意和興奮。激烈的性愛讓婼嫣那美麗的臀部被王福的腹部撞擊的劈劈啪啪作響,而作為被肏的婼嫣任由王福的雞巴在她小穴中肏個不停。

王福保持這樣的姿勢乾了不一會兒,婼嫣的身體突然極度的僵硬起來,緊接著就是一陣抽搐,隨著一聲婼嫣極力想憋住的「嗯」聲傳來,體內一股火熱的陰精從子宮噴涌而出,澆在王福的大龜頭上,看著王福幸福的表情,我可以想像婼嫣那淫液熱度和激情一定會讓王福爽翻了天。

隨後王福也是奮力一炮,擊中婼嫣的花心,隨後精關一松,在罵罵咧咧中王福將他的子孫精液源源不斷地射進了婼嫣體內深入。

射完之後王福疲憊的從婼嫣身上翻滾下來,雖然他肏婼嫣的時候非常兇猛,但是這絲毫不能掩蓋他的疲態,我看著王福步履有些不穩的下床,又有一點點心痛婼嫣了,被王福這老傢伙這樣肏,就算是風月場所的老鴇也不見得扛得住,況且婼嫣又只是一個長相美麗但體質一般的女人而已。 「快點過來幫我女人清理一下,老子要出去招待客人。」王福隨便穿好衣服,

下床之前竟然將婼嫣的大腿再一次重新分開,用手指頭在婼嫣的陰戶上面粘弄了一些淫液,然後用淫液濕了濕頭髮和臉龐,隨後再胡亂的抹了幾下,就出門招呼親戚去了。

「姐姐,你還好嗎?」王福出門之後我立馬扶住婼嫣虛弱的身體,心痛的問道。

婼嫣對我擺了擺手,示意我拿過輩子將她蓋住,畢竟這寒冬臘月的溫度非常低,而我此時也感到一絲絲的涼意,特別是下半身光溜溜感覺渾身冷得發抖,於是我就乾脆和婼嫣睡到一個被窩中,相互取暖。畢竟我們好久沒有相互依偎在一起了!

「小齡,我後悔了!」婼嫣突然撲到我的胸懷。

婼嫣撲在我的懷中,讓感覺到胸前有一絲絲冰冷的感覺,低下頭一看原來是我的婼嫣哭了,她那一雙美麗的雙眸被眼淚刺激的紅通通,迷人的眼角流出的淚珠子像風箏一樣的速度掉下。

「姐姐後悔啥啊,大不了我們和他們魚死網破!」我安慰婼嫣,畢竟她的眼淚全部滴落在我的胸間,讓我很難過很傷心。

「知道為什麼要閹割你嗎?」婼嫣突然能將腦袋抬起對我說道。

此時空氣仿佛停止一般,我不敢相信的說道:「你,你是在問我為什麼要將我凈身嗎?」

「嗯!」婼嫣慎重其事地對我點了點頭。

我趕忙抱著她迫切的問道:「能告訴我原因嗎?」

「好吧,我告訴你吧,反正我們都這樣子了!」婼嫣隨後無奈的對我訴說道:「其實我,我特別喜歡看電視劇,而且我最喜歡看清宮劇!」 看清宮劇和閹割我有什麼關係嗎?我百思不得其解。

「那時候不正是在高二的那個暑假嗎?那個時候幾乎所有的主打頻道都在播放清宮劇,我當時也深深迷戀上了清宮劇,特別是皇宮裡面那些專門伺候皇后妃子的太監,那時候我就在想如果我也有一個能夠伺候我的太監會是什麼樣子呢!這樣的念頭幾乎一直伴隨我整個暑假。」

「你……」聽著婼嫣這樣說這樣的原因我不禁憤怒起來。

「聽我把話說完。」婼嫣突然用她的芊芊玉指堵在我的嘴唇讓我繼續聽她訴說。「其實一開始我並沒想將你閹割的念頭,雖然對拿輕清宮劇裡面的太監感興趣,但是我沒有想將你閹割的念頭!那個時候我真的好傻,而阿仁和你恰好卻又同時對我展開追求,我知道你很優秀,但是我不知道那時候我怎麼會選擇阿仁,也許是我生活在城市太過於安逸的原因吧,所以對阿仁這樣從農村中走出來的男孩子更感興趣而已,覺得他們比城市上的男孩子更有吸引力,更樸實,純潔!哎~ 都是我不好,這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當我選擇阿仁之後並且和他交往一段時間後,而你仍然不知道我已經成為他的女朋友了,看見你仍然是對我不依不舍,於是我突然有一個想法,就是為什麼你不可以和我們也在一起呢?如果將你凈身之後一心一意伺候我,那麼我們相互之間不就可以在一起了嗎?」

「然後呢?」我忍住內心的翻江倒海問道。

「然後我就將這個問題告訴阿仁那時候我們正處於熱戀之中,不管阿仁說什麼我就聽他的!可是我沒有想阿仁竟然對我說說:如果小齡甘願做一個太監此後我們你能夠接受他嗎?你看他那麼喜歡你,就乾脆收了他吧!反正他沒有了那玩意,以後我如果外出有事也可以放心讓他照顧你。這樣不好嗎?」

婼嫣說得很慢,但是卻是一字一句,她隨後接著說道:「那時候我想我的腦門可能真的被門縫夾過了,他說什麼我竟然都會同意!而那時候我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就點頭答應,雖然我也覺得閹割很血腥,可是隨後他幾乎每天都催促我儘快割掉你的那個東西,不停地對我說閹割凈身的好處,不僅僅對你,對我,對他都有好處!幾乎每一次和他做愛的時候他都會在我身邊灌輸這樣的想法,在一起日子久了!恰好我心理面之前也正好有那個念頭,於是我就……哎~ 我真的很天真,很幼稚……」說到這婼嫣幾乎說不下去了。

「所以你就動刀子了?狠心的讓很愛你的我變成一個沒有性別沒有後代的閹人嗎?」我極力忍住內心的痛苦問道。

「求求你別問了,都是我年少無知,才會那樣對你!你放心只要我們能夠逃出去,今後我一定會讓你生活的很幸福!」

「你知道嗎,沒有了雞巴的男人拿什麼去充實生活,沒有雞巴的男人拿什麼去滿足人生的慾望!婼嫣啊!這樣做你已經把我推進了深淵,我就是想爬出來也不可能了!」看著婼嫣此時這幅憔悴的情景,我雖有萬般痛苦但卻只能往肚子裡咽。

雖然我知道此時她內心一定非常痛苦,可是她有我痛苦嗎?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一個無辜的受害者!

「我害怕要是爸爸媽媽知道到我現在這個樣子他們一定會很傷心。我要回家,我想家裡面溫暖的浴室,家裡面的粉紅地毯還有我心愛爸爸媽媽。」這一次婼嫣躺在我懷中說了很多很多。

看著婼嫣哭嗒嗒的模樣,我心中雖然有怨氣但是一時間也無處可以釋放,我是受害者,婼嫣何嘗又不是呢?

此時我突然想到:如果婼嫣的父母看見竟然竟給一個糟老頭子,他們會怎樣呢?

是他們的女兒的不爭氣,還是很這個社會上的壞人無處不在?

祝諸位狼友們新年快樂,祝你們心中意淫的那一個女孩都可以成為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