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浪女

字數:95476字

txt包:(86.68kb)(86.68kb)

下載次數:1775

一、生意難做

我叫於東,是一個做服裝生意的,多年打滾下來,身家也頗豐。結婚已經十六年了,老婆淑芬是一個公務員,在工商局工作了十年,她嫁給我時才十八歲,那時她在讀大一,是學校有名的美女,而我比她大了六歲,已經開始在打理服裝生意。

我用盡千方百計將她追到了手,又令到她未婚先孕,不得以下放棄學業嫁給了我,但卻不肯跟我一起做生意,她認為做生意需要很多心機,她寧願在國家單位而不用那麼多的你訛我詐,所以托關係在工商局找了份工作,也做得很滿意。

女兒叫於可,年級跟我結婚的日期一樣十六歲了,在市裡讀高中,跟她母親一樣長得亭亭玉立,一付小美人的模樣,我們一家三口關係融洽,不知羨慕了多少人的目光。

今天正常去檔口打理生意,剛一進門工仔阿健就對我說:「老闆,今天阿雯上醫院了,請了一個星期的假,這營業執照怎麼辦?商場方面剛才又來問了。」

阿雯是我的會計,這兩天正幫我搞營業執照更新的事,我檔口所在的商場管理超嚴的,營業執照辦不好的話我的損失就大了,輕者罰款個十幾二十萬,重者關檔停業並永久取消我在這家商場的銷售權。

阿芬前天跟我說工商局方面有點麻煩,她正盡力幫我搞,不料她昨天出了車禍,上了醫院。過幾天是五一,工商放假的話我的營業執照又要拖很多天的。百般無奈之下我只好吩咐好阿健看好檔口,自已走工商局一趟。

說實在的,妻子在工商工作,我還從未有去工商局看望過她,這一次辦理營業執照的事我也跟她提過,叫她找局長說一說,幫我搞定這件事情,可她支支吾吾的在推,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這次上去工商局我也不事先給電話她,想給她個意外。

進了工商門口,我問大堂服務:「你好,我是李淑芬的愛人,找她有點兒事情,請問她在那裡辦公?」大堂服務瞄了我一眼,說道:「哦,李淑芬啊,她在三樓轉角第三間。」我覺得她的眼光有點蹊蹺,似乎帶點驚訝,又帶點莫名的閃避。

我雖然心裡懷疑,但不方便去問個究竟,道了聲謝後直上了三樓,只見三樓左右都有轉角,隨便往右轉了進去,數到第三間,見門是關著的,正要回頭到那邊看看,突然聽到妻子的聲音傳到耳朵里:「劉局,請你不要這樣……」

我一呆,正想要敲門的時候門卻打了開來。妻子慌慌張張地從裡面跑出來,一抬頭看見了我,「啊」地一聲叫了出來。她後面一個男人叫道:「淑芬!你就讓我…」

話未說完他也看到了站在門口的我,幾秒鐘的驚愕後,這個男人一肅面容,乾咳了一聲說道:「你是那個部門的?在這裡幹什麼?」

妻子定了定神說道:「劉局長,他是我愛人。」

那個劉局長聽了嘴巴長大了幾秒,這才滿臉推笑說道:「哦…,原來是淑芬的愛人,久聞大名,久聞大名,怎麼要來探望淑芬也不先打個招唿?我也好招待招待…快請進,快請進。」閃過身子讓我進屋。

我定眼打量了一下這個劉局長,只見他四十來歲的年級,身材稍胖,身高大概一米七左右,細皮嫩肉的,可能是當官的原故,自身有一種威嚴。

坐下後我才發現這個辦公室很大,中間一張大班台,大班台後面有一大屏風顯得屏風後面又似乎還有一間暗間,劉局長見我打量辦公室,笑著說:「這個是我的辦公室,怎麼樣?還算過得去吧?」

我回過神來說道:「局長辦公室自然非同一般,不知道淑芬在那裡辦公?」

劉局長聽得出我話中有話,尷尬地哈哈笑了一下,說道:「李淑芬同志的辦公室在另一間,今天她拿了些檔讓我批,所以……」

剛才看到妻子時我已經留意到妻子手裡拿著一沓檔,雖然心中有很多疑惑,但此時又能夠說什麼?

我做生意時早就學會了種種交際手段,也哈哈一笑道:「我這個老婆做事總是有點不讓人放心,所以以後她在單位里可要劉局長你多多照顧。」

劉局長偷偷看了我一眼,見我臉色正常,當下心懷大開,也笑道:「那裡那裡,我們這些做領導的當然要照看屬下的成長,談不上照顧,談不上照顧。」

當下我和劉局長你一言我一語地閒聊,平時話不算少的淑芬低頭不言不語,不知想著什麼。我見也聊得差不多了,心想也是時候將我來的目地跟劉局長說說了。

於是將我營業執照的事情對劉局長說了出來,原本以為這一點事劉局長一定會爽快地幫我辦妥,不料劉局長聽了後咳了一聲對我說:「小於啊,不是我不幫你,你這件事情可不好辦哦。」

我吃了一驚,說:「劉局長,我就過了這麼半個月忘了換執照,有這麼大件事嗎?」

劉局長嘆了口氣說道:「小於啊,如果在一個月前的話這件事不用你說,我只要向下面的人說一聲,你就什麼煩惱都沒有了,可是你的運?緩茫??門齙繳廈嫻惱?呦呂矗?乙?前鍃四悖?俏銥墒且?潞枚喙ψ蠆判械摹!?

以我的江湖經驗那裡聽不出他的言下之意,當下一臉笑容,從兜里拿出早就準備好的支票遞了過去說道:「還請劉局長多多幫忙,小弟以後定當回報。」

滿以為劉局長會伸手接過我的支票,然後事情自然好辦了,不料劉局長推開了我拿支票的手說道:「小於啊,錢這東西我是看得多了,東西多了也就不希罕了。」

我一愣,心想你不希罕錢還能希罕什麼。嘴裡說道:「劉局就是劉局,果然是見過世面的人,不知道劉局是喜歡古董還是字畫?」

劉局長嘆了口氣說道:「我要的東西千金難求啊,這東西雖然小於你有,可是你未必肯給啊。」說完有意無意地瞄了我妻子一眼。

我一時還反應不過來,不明白我有什麼東西是我不肯給的。妻子在旁拉了拉我說道:「你別再煩劉局了,自已再想想辦法吧。」聽到妻子這麼說了我只好告辭了出來,一肚子的疑惑和一種莫名的不安圍繞著我,生意也懶地做了,早早回家休息。

回想起今天的事情,對我妻子和劉局之間的關係越來越懷疑。

晚上妻子回來的時候我已經睡了,她近段時間總是要加班,但像今天這麼晚還從沒有試過。妻子鑽進被窩的時候驚醒了我,我將她摟住說:「淑芬,我有些事情想問你,可是不知道該怎麼問才好。」

淑芬也摟著我說道:「是不是關於今天的事?你…你還是不要問的好,我向你保證,我不會做對不起你的事情。」

我一聽淑芬的口氣就知道她跟劉局的關係果然沒有那麼簡單,心裡迫切地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右手穿過淑芬的睡衣在淑芬的胸罩上揉捏著,說道:「淑芬,我相信你不會做對不起我的事,可做為丈夫,我希望,也有權知道你的事情。」

淑芬抬頭看了看我,說:「我怕我說了後你會受不了,做出不明智的事,那就不好了。」

我將淑芬的胸罩向上拉開,手指在淑芬乳頭上捏著,淑芬雖然三十多歲了,可是身材一直保護得很好,乳房還是那麼地堅挺,睡覺時玩弄她的胸部是我最愛的事情。

聽了淑芬的話後我心裡愈加地懷疑,安慰地說:「你知道我一向很冷靜地,我向你保證,不管你說什麼我都會冷靜地面對好不好?」

淑芬給我揉捏得有點受不了,伸手將我的肉棒掏了出來套弄。我的肉棒大概有十八公分長,此時在淑芬小手刺激下硬了起來,我心裡莫名的一盪,把睡衣睡褲都脫了下來,赤裸裸地享受淑芬小手的服務。

淑芬沒有回答我的話,只是用嘴和手刺激著我的身體,夫妻多年,她知道我那些地方需要怎樣的刺激,從我的脖子到我的胸部,再到我的小腹,最後到我那高高豎起的肉棒,她一隻手將我的肉棒輕搓,另一隻手在我的大腿部和陰囊處撫摸。

正當我心癢難當的時候,淑芬用小嘴將我的肉棒含住,她嘴裡的溫暖差點沒讓我噴了出來。

就在此時我的腦海里又回想起今天工商局的事,淑芬從局長辦公室跑出來的表情和局長看淑芬的眼神在眼前一閃而過。心想如果這件事情我沒弄清楚的話,我可要給憋死了。

伸手拉淑芬的手臂,說道:「淑芬,你還沒回答我的話呢。」

淑芬停了下來,看了我一眼,嘆了口氣說:「你真的想知道?那好,只要你答應我不要激動的話,我就告訴你。」

我忙不迭送地答應說:「那當然的了,這麼多年了你還不瞭解我的性格嗎?我可是個做事絕對冷靜的人。」

淑芬回到我的身旁,憑由我將她的睡衣脫掉,雙手在她身上遊走,定定神,似乎想整理思緒,半晌才說道:「今天你到劉局辦公室的時候你聽到什麼了?」

我說:「我聽到你在拒絕什麼,還有那個劉局好像在要求你什麼,隔著門,實在聽得不太清楚。」

淑芬又嘆了口氣說:「事情要從去年中旬說起,這個劉局那個時候剛調來,他第一次看到我的時候我就感覺到他看我的眼光是與眾不同的,果然他來了沒半個月後就藉故要我去他的辦公室問這問那的,雖然我們說的都是公事,但他總有意無意地接觸我的身子。」

我加重了握住淑芬乳房的手,問道:「你就給他接觸?」淑芬輕「啊」了一聲,套動我肉棒的手也用力抓了一下說道:「你還說你很冷靜的?你這樣我不說了。」

我忙賠笑道:「沒有沒有,聽到有人要非禮我老婆我自然會有點反應啦。老婆大人請你繼續說。」

淑芬白了我一眼,繼續說道:「開始時我也不太在意,後來他開始跟我聊起家庭生活,說他老婆幾年前死了,只留下一個十六歲的女兒一起生活,他的女兒不肯他再續弦,所以他很寂寞。又說我長得很像他死去的妻子…」

我哼了一聲說道:「這種爛手段也用得出來,我看這傢伙的泡妞手法也太差了吧。」

淑芬又白了我一眼,也不理我,繼續說道:「說著說著他拿出他妻子的相片出來給我看,沒想到他妻子的模樣還真的有點兒跟我相像。他說他很想念他的妻子,所以看到我時他心裡的震撼是很大的,也特別留意著我……」

淑芬說到這裡停下不說,用手玩弄著我的肉棒,好像在想著什麼……

我急道:「你往下說啊,後來他又做了些什麼?」

淑芬有點自言自語地說道:「後來他拉住了我的手,我竟然沒有掙脫,因為他跟我說了他妻子怎樣跟他共渡患難的事情,我很激動,感覺到他老婆的偉大,他又把我摟在懷裡說我很漂亮,很溫柔,很善良。

我知道那是不對的,可那個時候身體好像已經不屬於我了,他吻我的臉,吻我的嘴……,那可是除了我丈夫之外沒有那個男人對我做過的事啊。我覺得渾身無力,想推開他卻反而給他抱得更緊。我本來緊閉的嘴也給他的舌頭撬了開來,他的舌頭在我嘴裡尋找著,我明知道他在找什麼,我明知道這樣不可以,可是我的舌頭就是不聽話地跟他的舌頭絞在了一起,老公,我是不是很壞?」

不知怎地,我聽淑芬敍述她被局長非禮的過程,我心裡竟然充滿著莫名的興奮,本來有點軟下去的肉棒現在挺得有點發痛,一陣陣盪意在我胸口迴轉,慾火在我小腹騰升,反而對劉局對我老婆非禮的反感卻毫不存在。

嘴裡說道:「他的確有點男人魅力,這也難怪你的,你繼續說吧,將經過仔細說出來,把你的心情也按實說出來。我不會怪你的。」

淑芬聽到我的回答有點吃驚,抬頭看了我一眼,握著我肉棒的手感覺到肉棒的變化,神情之間想要問什麼的,張嘴卻止,又低下頭繼續說道:「他的口技很厲害,我的手情不自禁地摟住他的脖子。吻了一會,他本來摟住我腰的雙手有一隻開始不老實地在我小腹撫摸,雖然隔著衣服,我還是感覺到他手掌的熱量,他的嘴這時離開了我的嘴吻我的耳根,嘴裡的熱氣噴在我耳朵里,搞得我耳朵好癢好癢,我……我忍不住呻吟了起來,他趁機把我的上衣角拉開,手直接在我的小腹撫摸……」

淑芬好像在挑逗我的耐力又停下了話音,我的手用力地搓著她的乳房,嘴親吻著她的耳根,輕輕地說:「是不是這個樣子?」

淑芬紅著臉點了點頭,嗔道:「你這個真是的,你老婆給人非禮,你這裡的反應還這麼好。」說完用力捏了捏我的肉棒。

我笑了笑,說道:「老婆大人給人非禮得這麼享受,我的反應當然大了。」

淑芬睜大了眼睛說道:「你是在挖苦我?」

我連忙說道:「沒有的事,只要你做的事情我都會支援的,再說了,你剛才說過你是不會做出對不起我的事的,你現在這麼坦白的對我說這些事情,我能夠挖苦你嗎?你繼續說啊,我一定支持你。」

淑芬對我的回答很滿意,吻了我一下,說道:「他的手越摸越上,嘴裡的功夫發揮得更加熱情,一下子吻我的嘴角,一下子吻我的臉,一下子吻我的耳根……,就在我迷亂的時候,他的手終於摸上了我的胸,隔著胸罩摸得很輕,幾乎讓我感覺不到他在摸我的胸,但他慢慢地加重力氣,手指從胸罩下面伸了進去,又將胸罩向上推,我的一個乳房就給他握住,他的手好暖,我又忍不住呻吟起來,就在他的手指搓我的乳頭時,那刺激使我我突然回過神來,連忙掙脫了他的懷抱並對他說我是個有丈夫的人,然後就跑了出去。」

我「啊」了一聲不由自主地說道:「可惜……」

淑芬聽了個明白,睜大眼睛瞪著我說道:「你說什麼?可惜?難道你的老婆給人搞了你才不可惜嗎?」

我剛才其實完全沉浸在淑芬的敍述之中,忘記了故事裡面一個是我的老婆,而另一個根本上是在想上了我的老婆的人,根本上我已經將故事裡面的男人當成了我自已,那種刺激令我太享受了,連忙說道:「沒有沒有,是你敍述得太精彩了,我一時忘記了形。後來呢?」

還好淑芬的精神集中在敍事之中,並不太在意我的反應,也沒有追究我的忘形,又說道:「後來他不斷地找機會接近我,並承諾只跟我親吻,在我不願意的情況下絕不侵犯我最後一線。」

我暗想劉局這傢伙泡妞有一套啊,嘴裡問:「你答應他了麼?」

淑芬搖了搖頭,說道:「那一次我已經很後悔了,怎麼可能還跟他來第二次呢,畢竟我是有老公的人,這樣做太對不起人了。他不死心地三天兩頭找我去他那裡,我總是小心翼翼地躲著他,次數多了搞得局裡風言風語的。

我恍然大悟地說道:「怪不得今天我去找你的時候那個大堂服務看我的眼神有點不大對勁。」

淑芬摟住我說道:「對不起啊老公,搞得你不知道給別人怎麼看。」

我大方地說道:「沒事,管他們怎麼看呢,我應該感到自豪啊,有個這麼迷人的老婆。」

淑芬輕笑了一下,眼中充滿了對我的大方的感激,問道:「我怎麼感覺你很喜歡聽我講這些東西?」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加上全身充滿著慾火,將淑芬翻了過來壓在身下,吻著她的嘴,一隻手握住肉棒對準她的肉洞狠狠地插了進去,淑芬雖然生育過,但肉洞還是那麼地緊,本來如果沒有淫水的潤滑,我的肉棒是很難一下進去的,這一次插得這麼順暢,我有點感到奇怪,用手一摸,原來淑芬下面早就洪水氾濫了。不由心中一動,難道淑芬也很享受跟劉局的非禮?

淑芬在我肉棒進入進「嗯」了一聲說道:「你今天怎麼這麼猛?肉棒比以前更粗了。」

我狠狠地插著淑芬的肉洞,嘴裡說道:「不知道那個劉局的肉棒有沒有我的粗。」

淑芬給我乾得大聲呻吟了起來,說道:「他的可比你的要長要粗呢。」

我奇道:「你怎麼知道?你看過?」淑芬知道說漏了嘴,忙閉上嘴不說話,我自然不放過她,下身狠狠地幹著淑芬的肉洞,乾得拍拍有聲,十幾分鐘淑芬嘴裡喃喃地說道:「老公啊,你今天好棒,我要給你乾死了。」

我見時機已到,突然將肉棒停住不動,淑芬正在盡興時候,肉洞突然空虛,那裡受得了,下身向上動著,說道:「老公,你怎麼停了?你動啊,你動啊……」

我壓著淑芬不給她動,問道:「你剛才說見過劉局的肉棒,是怎麼一回事,快從實招來,要不然我就不動。」

淑芬緊緊地抱住我說道:「好老公,我跟你說了,你先動啊,我快好了啊,這麼一停我好難受。

我聽了大喜,繼續抽動起來,說道:「說實在的,我聽到你這些事情覺得好刺激,很喜歡聽,你也不會怪我吧?」

淑芬舒了口氣,說道:「我被劉局這樣你都沒怪我,我又怎麼會怪你呢?上次我拿文件給劉局批,看到他辦公室的門是關著的,就試著推開,沒想到門沒有上鎖,我原本想將檔放在他辦公桌上就走,沒想到走到辦公桌的時候聽到屏風後面有聲音,聽那聲音是……是有人在裡面做愛,我……我很好奇,想知道劉局會跟誰在裡面做愛,就悄悄地走過去偷看……啊……我快要好了,老公你好厲害……」

我感到淑芬的肉洞裡面一跳一跳地知道她高潮快來了,連忙加快速度衝刺,最後我也受不了了,將精液一瀉如注地注入淑芬的肉洞裡面,和淑芬一同到達了高潮。那感覺是我們做夫妻以來從來沒試過的痛快,只覺全身沉浸在無限地快感之中。過後,我的肉棒還留在淑芬的穴內,身體任由趴在淑芬的身上。而淑芬臉上充滿高潮後的粉紅,睡在床上動也不動。

良久,我回過精神,吻了吻淑芬的臉頰,問道:「劉局跟誰在做愛?」

淑芬懶洋洋地說道:「很累啊,不想說了。下次再說吧。」

我聽了可不依,用手在淑芬掖下呵了一把,說道:「快說,我很想聽呢。」

淑芬咯地笑了一聲,說道:「你這個人有點兒變態,聽老婆給人非禮還很高興。其實劉總沒跟人做愛,他只是在裡面看三級片而已。」

我有點失望,說道:「那你怎麼看到他的肉棒?」

淑芬紅著臉說:「我輕手輕腳地把門打開一條縫,見劉局光著身子在裡面看三級片,他自已掏著自已的肉棒在那裡邊看邊玩呢。他的肉棒比他皮膚黑多了,又長又粗,我打量了一下,最少也有二十公分長,他的手握住的時候還有一大截在外面呢,粗呢,也有鴨蛋那麼粗了,最少他的蛋蛋有雞蛋那麼大了,咯……」

我有點吃驚,沒想到這並不高大的劉局竟然會有這麼好的本錢,心裡一動問道:「老婆,我問你一句話,你真心的答我好麼?」

淑芬不解地看著我說道:「什麼話要這麼神神秘秘?我看過後可沒做什麼,我又悄悄地把門關好,連文件都沒放下就走了。免得他知道我來過。」

我心裡想著一些事情,令剛剛激情過的的肉棒又反應起來。因為肉棒還在淑芬的小穴內,淑芬立刻感覺到了,吃驚地望著我說:「老公,你又有反應了,今天是怎麼了?這麼厲害?」

我嘴巴湊到淑芬的耳邊輕輕地說:「因為我覺得自已的老婆可能會跟別的男人有關係時很刺激啊!老婆,你老實跟我說,你心裡想跟劉局做愛嗎?」

淑芬「啊」地一聲,臉上剛剛退下的紅潮又湧上來,一拳打了我背部一下,嗔道:「你……你這個人,心裡在想什麼啊?」

我笑嘻嘻地吻了吻她,右手在她結實的乳房上揉捏著,明顯感到她的乳頭硬了起來,知道她也沉浸在這淫蕩想法的刺激之中,對自已的主意有了八成把握,說道:「淑芬,今天我們就坦誠面對對方,把心裡的想法全部說出來,就算不同意對方的想法,但卻也不能怪對方好麼?」

淑芬眼中流露出幾分不安,說道:「老公,我們不要這樣子好不好,你知道我愛你的,我不會做對不起你的事的。」

我連忙安慰:「淑芬,我也愛你啊,可是愛一個人不應該束縛對方的想法,如果你想跟別的男人做愛,那也是可以理解的啊,這樣吧,我先坦白好了,你看我這麼愛你,可是平時也有跟別的女人搞啊。只是你不知道而已,這又不影響我對你的感情。」

淑芬對於我在外面搞女人的事其實早就知道一點,但她是個聰明的女人,知道在這方面如果跟我吵反而沒有用,所以將事情暗藏在心裡並沒有對我怎麼樣,今天見我老實交代,知道我今天所說的話是當真的了,咬著嘴唇對我說:「如果我跟別的男人搞,你真的沒有關係?」

我忙一臉正經地說:「只要你快樂,我是完全不會反對的。親愛的請相信我吧,就算你跟別的男人做愛了,我依然會那麼愛你,如果我在這樣的事情上跟你鬧,那我就不是人。」

淑芬「撲哧」笑著說:「對,你不是人,是戴綠帽的老烏龜。」說完又覺得說錯話了,偷偷看我一眼,見我臉色如常才放下心來。

我覺得肉棒漲得厲害,就抽動起來。淑芬給我說得春心大動,穴內更是淫水泛濫,我抽得順滑無比,心中暗喜,老婆對我的說法已經完全動心,她也想找跟老公之外的男人試試做愛的。

我接著問:「我剛才問你想不想跟劉局做愛你還沒回答我呢?」

淑芬心裡已經放開,肉洞在我的抽插下,快感在胸內衝撞,突然覺得自已從來都沒有這麼痛快地淫蕩過,那種對性放開胸懷的刺激卷襲而來,呻吟地說道:「其實劉局第一次抱我的時候我就想跟他做愛了,可是我怕對不起你啊,今晚我回這麼晚的原因也是因為我跟他在一起啊。」

我聽了淑芬的表白後心中大喜,湊在她的耳邊問:「今晚又給他摸了?」因為我想聽淑芬說故事,所以停止了抽動。

淑芬點了點頭:「是啊,下午劉局找藉口跟我一起出外,他開車載著我兜了很多地方,在車上倒是很正經的,詳細問我你營業執照的事情,我以為他想幫我們,就把事實跟他說了,轉眼天色黑了下來,他把車轉進局裡停車場的角落裡,跟我說,淑芬,我跟你說白了吧,我很喜歡你,想跟你做愛,如果你老公願意讓我跟你做一次愛的話,營業執照的事情完全沒有問題,要不然的話你老公的生意就等著關門吧。

我聽了很惱火說,局長,你怎麼能夠以公謀私?這樣我會看不起你的,再說我老公也一定不肯這麼做的。

他見我生氣又換了一付嘴臉,央求我說,那是我太愛你了,我會不惜任何代價,甚至我所有的東西來換跟你的性愛,你知不知道我見了你以後茶飯不思,心裡總想著你,做夢也想,做事時也想。淑芬,求你答應我吧,就一次,一次就夠了,只要不告訴你的老公,他不會知道的。

我聽了有一點動心,嘆了口氣說,可是這樣的話我是過不了心裡這一關的,就算是要跟你做出軌的事情,我也一定要我老公答應才會做的,可那是不可能的事。

他也許聽到我口氣有點鬆動,又要求說,淑芬,那一次跟你溫存,是我一生最快樂的時候,你的身體真是太迷人了,今天能不能再給我吻吻你?

說完又來拉我的手,我本能地反抗說,上一次我已經覺得對不起老公了,我不能再對不起他。

可是他的力氣很大,他整個身子湊了過來抱住了我,嘴巴吻我的臉,我給他抱著沒法動彈,只好任他吻著,他趁機整個人都趴在我的身上,親我的嘴,我想反正以前都給他親過了,也就順從著跟他接吻起來。

吻了一會兒他的手又不老實了,要摸我的胸,嘴裡還說,淑芬,你的胸是我摸過最美的,可以讓我看看嗎?

我的手護著胸說,我可以給你親,可是不許你再動我身子的其他地方,要不然的話我現在就要下車。

他聽我這麼一說,果然老實了很多,但他要求到車後面去,說前面太窄了,怕我擠得不舒服,我想反正親都給他親了,管他前面後面,也就答應了。

我們到了車後,我摟著他的脖子任他親吻我,他的舌頭好厲害,搞得我下面都濕了。好在他的手不敢亂摸,要不然我可能受不了呢。

這樣可能過了半個鐘頭,他在我耳邊說他的小兄弟很難受,我正給他吻得暈頭轉向,一時沒明白他的小兄弟是什麼,說問他說,你哪個兄弟難受啊。他拉住我的手向他胯下摸去,我的手感到摸到一條熱唿唿的東西,這才知道他的小兄弟就是他的肉棒,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把拉鏈拉了,肉棒高高地挺著。

我想縮手,可他按住了我的手不讓動,對我說,淑芬,我答應在你不願意的情況下不搞你,可你能不能幫我一下,要不然我會爆炸的。

我聽他說的可憐,心想反正幫他玩肉棒我又沒什麼損失,於是點了點頭,他見我同意了,高興得笑了起來,又摟著我親嘴,我用一隻手幫他套弄著肉棒,他的肉棒好粗好大,那時偷看的時候還不能完全感受到他的粗大,現在用手感覺,感到一隻手都不夠握了。特別龜頭,簡真像個小籠包。

我一時好奇,就問他,劉局,你……你的這個這麼大,跟你做愛的女人受得了嗎?

他哈哈大笑說,跟我做過愛的女人沒有一個不想跟我做第二次的,淑芬,如果你願意,今天我這個小兄弟就是你的了,你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我說,那讓我看看好不?

他放開我大笑說,行,那當然沒有問題。說完打開車座的小燈,又把皮帶解開,退掉褲子和內褲,露出濃密的陰毛,那條東西黑黑的,有點向上翹,我用手比了比,最少有20公分。

他說,怎麼樣,你老公的沒我的大吧?

我聽了不服氣,說,我老公的雖然沒你的粗大,可也差不多了,但他的要硬得多,而且要比你的漂亮。

我說完後用手在他的肉棒搓著,他似乎很享受,,一隻手撫摸著我的頭髮,嘴裡發出舒服的呻吟,一邊說,淑芬,你就讓我做一次吧,我什麼都可以給你。

我說,跟你做愛是不可能的了,這樣吧,我用手幫你解決吧。

他嘆了口氣說,也好,但我還是那句話,只要你跟我做愛了我才會幫你丈夫解決營業執照的事情,用手可是不算的。

我不說話,繼續搓著他的肉棒,過了一會兒他的呻吟聲更大了,撫摸我頭髮的手突然用力,把我的頭朝他的肉棒湊去,我措手不及,嘴巴親到了他的龜頭,聽到他說,用嘴幫幫我好嗎?

除了老公外我從來沒試過這麼近對著別人的肉棒,鼻子聞到他肉棒的味道,腦袋一時煳塗了,張開嘴就把他的龜頭含了進去。好大的龜頭哦,把我的嘴塞得滿滿的,我一隻手搓著肉棒,一隻手摸他的蛋蛋,完全把他當成老公你了。

我太注神了,連他什麼時候把手摸進我的胸部我也沒發覺,當我感覺到乳頭的刺激時,胸部已經失守,他把身子睡在車座上,把我的上衣拉起來,胸罩不知什麼時候給他拿掉了,他一隻手揉捏我一邊的乳頭,一隻手手摟住我的腰,嘴巴在吸我的另一邊的乳頭。我覺得好刺激啊,差點就想答應讓他搞了,這樣玩了差不多有一個鐘頭了,他突然緊緊按住我的頭,我還沒明白是什麼回事,就感到他的肉棒在我嘴裡射了,一共來了好幾次,他的精液好多,把我的嘴都灌滿了。

我連忙拿起旁邊的紙巾,把精液吐在紙上,怪他說你怎麼要出來了也不跟我說,射在我嘴裡,髒死了。

他笑了一下沒說什麼,我用紙把他肉棒上的精液擦乾淨,穿好衣服說,這下你滿意了吧?告訴你,這是最後一次了,現在車我回去吧。

他也穿好了褲子,又摟住我說,淑芬,多謝你了,我感到很滿足,好舒服,你再陪我聊聊天好嗎?我沒有辦法,只好跟他聊了很久。所以回來的時候就很晚了。」

淑芬一邊說她跟劉局近乎偷情的情節,我在一邊將她的身子狠狠地蹂躪著,情節的刺激便我差點爆炸,當淑芬說到劉局射的時候,我也把我的精液射在淑芬的小穴裡面。

我用紙擦凈陽具上的精液和淑芬的淫液,又幫淑芬擦乾淨,說:「淑芬,如果你願意,我明天到劉局那裡跟他說好,然後找個時間和地方讓你們搞一次怎麼樣?」

淑芬紅著臉說:「只要你不怕當烏龜的話,我怕什麼。」我大喜,低頭親了淑芬一下說:「就這麼辦。」

第二天早上,我打了個電話給劉局,說有事要跟他商量,電話裡頭劉局口氣並不太好,於是我就對他說:「劉局,關於你上次說有件東西我有,可是你怕我不給的這件事情,我想過了,這東西我並非一定不肯讓出來的。」

劉局聽我這麼一說就來了精神了,忙說:「好好,那你不如到我家裡來祥談吧。下午2點鐘怎麼樣?」

到了劉局的家,這傢伙的家布置得還挺有格調,他可能等了很久了,一見到我就忙請我入座,又泡了功夫茶。遞上香煙。

我開門見山地說:「劉局,我是做生意的人,說話講究的是爽快、直接。那次到工商拜訪劉局的時候,劉局跟我說的話當時我就明白了,只不過說到底那是我的老婆,說讓人就讓人那是不可能的,一定有個心理過程,這希望劉局你能明白。」

劉局見我說話這麼白,反而臉有喜色,說道:「那當然那當然,於兄弟說話大哥我聽著喜歡,夠爽快!即然是這樣,大哥我也明說了,貴夫人我可是一見鍾情啊,第一她有點和我前妻相像,第二她的確是個令人喜歡的女人,為了她,我願意付出一切的代價。」

我正要回答,這時門鈴響了起來,劉局眉頭一皺,不耐煩地說道:「這個時候會有什麼人來。」說完對我說:「於兄弟不好意思,我們等一下再細談,我去開個門先。」我做了個請便的手勢。

劉局剛一開門,一個十六七歲的女孩子將他抱個正著,嘴裡輕脆地說道:「爸爸,我剛打電話給你辦公室,人家說你走了,我就知道你跑回家偷懶。」

劉局一臉無奈,說道:「怎麼跑回來啦,不用讀書啊。家裡有客人呢,別胡鬧。」說完向著我說:「小於,這個是我調皮女兒,叫劉真,在市裡讀高中。」

我打量了下這個劉真,只見她彼肩的頭髮,白晰的皮膚,身材高挑,雖然才十六七歲,可是胸部已經有點豐滿,臀部特別高翹,全身散發著青春味道,論身材美貌實在跟我女兒小可有得一比。我心裡不竟跳了跳,肉棒馬上有了感覺,這個女孩要能搞上一搞那才算得上爽快啊。

我站起來打了聲招唿。劉局對她女兒說:「我跟於叔叔有點要事談,你去同學家里玩玩先吧。」

劉真伸出手掌對她老爸說:「我才不稀罕在這裡呢,來這裡是跟你要錢的。」

劉局嘆口氣,從袋裡掏出一把鈔票給劉真,嘴裡說:「真是生個散錢機啊。」

劉真接過錢說:「反正爸爸的錢用不完,我幫著用不好嗎?我走羅。」說完一熘煙跑了。

劉局關好門,在我對面坐下說:「別管這調皮女了,我們接著說。」

我見到劉局的女兒後,心裡又有另一層打算,裝著嘆了一口氣說:「多謝劉局你看得起我的淑芬,可這種事情我們做男人的怎麼可能答應呢?換成劉局你,雖然老婆現在不在了,可是如果有人說要搞你的女兒,你能答應嗎?」

劉局本來以為我來到這裡就是成全他跟淑芬的好事的,沒想到我會這麼說,張開了嘴不知該說什麼好。過了一會兒才緩過氣來,說道:「你不想做你的生意了嗎?別忘了你的營業執照」

我輕輕一笑說:「生意的東西,這裡不能做可以到別的地方做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而且如果我決定到別地發展,我的老婆也是會跟著去了。」

劉局整個人就像瀉了氣一樣攤在沙發上,抖動著嘴說:「別……別走,我答應無條件幫你辦了執照好了。只要淑芬不要走……?」

我沒想到他對淑芬竟然這麼在乎,看著劉局我說:「剛才我說的意思劉局明白嗎?淑芬是我最親的人,誰想要在我這裡得到她,那誰就要用最親的人跟我換才行。」

劉局無力地看了看我,低下頭喃喃地說道:「你的意思是要我的小真……小真……」

「你才肯讓淑芬跟我……」我點了點頭說道:「劉局是聰明人,自然明白我的意思。」

劉局似乎在考慮什麼,半天沒有說話。

我起身說道:「劉局,我還要回去辦理在商場撤資手續,準備到北方發展,沒什麼時間,要不我先走了。」

劉局猛地抬起頭說:「你能確定淑芬願意跟我做嗎?而且不是一次?」

我見他上鉤了,笑了笑又坐了下來說:「第一,我答應到你的,淑芬一定可以對你投懷送抱,相反你亦是一樣。至於用什麼方法,那是自已的事情。第二,能不能令到淑芬跟你做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永遠,那是你自已的事情,我是不會用任何手段去破壞你們的。相反你也是一樣。」

劉局點了點頭,認可我的說話,又說道:「你還有什麼要求嗎?」

我哈哈一笑說道:「劉局真是個有意思的人,聰明加爽快,跟你說話不用費力費精神。我的要求是這樣的,第一、今天你要把我的執照搞好。第二、跟我老婆相處的時間地點由你定,但我要可以看到,記住,是偷看,但我不想老婆知道我在偷看,這個你要安排。第三、我跟你女兒相處要在你跟我老婆之前,不是不相信你,我是不相信你能夠說動你的女兒。第四、這些事情是我你之間的秘密,包括你女兒和我妻子都不能夠說,也不能用我們的秘密做為理由說動你女兒或我妻子答應對方。怎麼樣?」

劉局點了點頭說:「好……我答應你。」我端起杯子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