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步多慾望傳說Ⅱ 第十集 第9章 ?傾城的交易

雅娜伏在多多的下身上下吞吐,巨物在她的小嘴中時隱時現。

含糊的呻吟聲,口水噗噗的聲音,令車廂中春色無限,誘惑的氣息瀰漫在車廂的每個角落。

多多的大手靈巧的剝光雅娜的衣服,挺翹的雙乳,渾圓肥美的屁股,在燈光的沐浴下散發著如玉似的光澤。

「啪啪!」

多多的大手狠狠地拍打著雅娜的美臀,臀肉激盪、臀波勾魂,白晰的臀肉上出現了幾個清晰的指痕。

「嗯……主人,您打吧,好舒服……」

雅娜的聲音淫蕩,銷魂無比。

多多嘿嘿一笑,揚聲說道:「我們讓觀眾來打,怎麼樣?」

事實上,雅娜也早已察覺到傾城就在車廂頂上偷看,自以為厲害的傾城,渾然不知,無論是她看來極為討厭,在她眼中一無是處的多多,還是她並未在意的雅娜,都要比她強大太多了。

雅娜嫵媚說道:「好啊,那我也要打她……」

多多壞笑道:「當然沒問題!」

接著,多多把玩著雅娜的屁股說道:「我們數到三好不好?若是觀眾不老老實實進來的話,我們明天就把那些魔法影像捲軸複製個成百上千份,分發到大陸各地!」

「好啊好啊……那我來數……一!」

雅娜興奮地說道。

「二,」

「賤人!」

雅娜剛數到二,就聽到傾城咒罵的聲音,隨後車門無聲打開,瞬間關閉,傾城已經出現在馬車中。

一身黑衣的傾城,以孤影的形象出現!

此時,傾城的臉上蒙著黑布,露在外面的雙眼中閃爍著憤怒的光芒,凝視著多多和雅娜。

她已經來了有一會兒了,但一直潛伏在馬車上,看到的卻是令她面紅耳赤的春光激情。

直到那一刻,她還抱著僥倖的心思,準備趁著多多和雅娜縱情的時候,伺機偷去那些魔法影像捲軸,但她卻沒有想到自己的行蹤早已敗露,直到多多揚聲說話和雅娜一唱一和時才發覺,她實在太大意了。

在這個死胖子身邊存在的高手不只是陰鬼,還包括那個數數的賤女人,她忽然想起,上次她被蹂躪的時候,好像就是這個女人負責使用魔法影像捲軸,若沒有魔力,怎麼可以使用魔法影像捲軸?

她一直執著的認為多多是個毫無長處,有著無數金錢和好運的暴發戶,這種人只有擁有無敵的好運,才會有這麼多美女相伴以及強者手下。

相比於多多,傾城現在對雅娜的鄙視一點都不差。

這種賤女人不但放蕩,還甘心做這個死胖子的奴僕,幫著死胖子一起作惡。

現實就是這麼殘酷,無論她多麼痛恨多多和雅娜,但卻不得不在雅娜未數到三之前就匆忙現身。

「哇,這不是大名鼎鼎的孤影嗎?劫富濟貧的大盜,讓各國官方頭疼的存在啊!」

多多誇張地說道。

說話間,多多挪動了一下身子,毫不吝嗇自己春光外泄的將自己的巨物露在更顯眼的角度。

傾城的眼神飛快的閃避,遮掩在蒙面布下的俏臉一陣滾燙,她不知道,這世間怎麼還有這樣恬不知恥的傢伙!

「不好意思了?躲什麼嘛,上次你還很喜歡來著……」

多多抱著雅娜,說道:「雅娜,是不是哦?」

雅娜媚笑道:「是,她上次好瘋狂,很喜歡主人您蹂躪她呢,不信,不然魔法影像捲軸上的影像,她的神情怎麼會那麼陶醉呢!」

多多哈哈大笑,說道:「看來孤影還是很虛偽的傢伙!」

「夠了!」

傾城再也受不了這兩個傢伙一唱一和的譏諷,屈辱感令她無法抑制的大喝一聲。

傾城喘息著,努力平靜自己的心情,說道:「我來了,你到底想要我做什麼?才會把那些捲軸還給我!」

多多嘿嘿一笑,說道:「你不但虛偽,還很喜歡自我安慰!我有說過把那些魔法影像捲軸還給你嗎?」

傾城嬌軀一顫,遲疑了許久,說道:「你到底想幹什麼?要我死嗎?」

「我想要你欲仙欲死才對。」

多多哈哈笑道。

雅娜輕笑說道:「不如你做主人的女奴吧,主人對自己的女人還是很維護的,那時候,你不但可以經常欲仙欲死,更不用擔心什麼捲軸的問題……」

「閉嘴,賤女人!」

傾城厲聲喝道。

多多的眼神陡然凌厲了起來,說道:「雅娜,她剛才罵了你一二次,給我上去抽她的耳光,三下!」

雅娜嘻嘻一笑,懶洋洋地在多多的懷中爬起,赤裸的身體暴露在燈光中,凹凸有致,無比誘人。

她就這樣慢慢地靠近傾城……?「不要過來,不然我會殺了你!」

傾城冷聲說道,看著雅娜赤裸的身體,她身為女人都禁不住的心跳加速,即使她很鄙夷這個女人,但不得不承認,這個女人的身材無比的完美。

「是嗎?那你殺我試試?」

雅娜嫵媚一笑,眉宇間的紅色蜘蛛印痕慢慢地發亮,綻放出紅色的光芒。

傾城微微一愣,只覺得那光芒入眼,周身散發一種詭異的無力感,像是絕望似的,有種無法抵抗的心思。

能夠成為孤影大盜,自然有她出眾的地方,魔武雙修的配合很是厲害,但就算很厲害,在雅娜面前,她也沒有施展的機會,死亡蛛後的傳承,使得傾城和雅娜相差實在太遠。

一轉眼,雅娜已經到達傾城的身前。

傾城回過神來,剛要有所行動,但卻發現,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她的身體已經遍布蛛絲,堅韌的令她無法扯斷的蛛絲將她牢牢地捆綁在內。

雅娜白晰的手指在傾城的眼帘中逐漸的變大,飛快地扯掉了她的蒙面布,露出那張絕美的臉孔,但此時,這張絕美臉孔上浮現的除了驚恐還是驚恐!

「啪!」

「啪!」

「啪!」

三巴掌結結實實的打在了傾城的臉蛋上,耳光聲清脆,打得傾城俏臉發燙髮麻,耳中嗡嗡作響。

「你敢!賤……」

「啪!」

「唔……」

傾城的喉嚨中發出一聲哀鳴,淚水滂沱而下,紅腫的俏臉上留下醒目的指印,眼神中充滿驚恐。

「她要是再跟我這裝高尚,就把她剝光了,渾身打得通紅,光溜溜的給我丟到最繁華的街道上去,然後分發那些魔法影像捲軸到全大陸!」

多多陰冷說道。

雅娜燦然一笑,說道:「主人,我知道啦……」

幾下耳光,已經把傾城打傻了。

如果之前莫名其妙就被那樣蹂躪,是她噩夢一樣的經歷,令她仇恨著這些傢伙的話,那麼現在給她的是震驚,她甚至連仇恨的心都沒來得及生出來。

雅娜詭異的技能,令她震驚的實力,讓傾城感到強烈的無力感。

她清楚的明白,想報仇,起碼在這個女人面前,那是作夢!

她們之間的差距不是一點半點,即使高傲如傾城,也不得不承認這一點。

雅娜看著傾城的神情,刻意地賣弄,眉宇間的紅芒一閃,那些纏繞在傾城身上的蛛絲忽然收緊,快速的撕扯一下後消失,再看傾城,身上黑色的衣服,包括她裡面的褻衣,變成均勻的塊狀碎布……?而她的肌膚毫髮無傷,這樣掌控的技巧,更是讓傾城震驚。

在強烈的震驚中,傾城甚至都沒意識到,自己的衣服已經碎裂不堪。

雅娜嘻嘻一笑,對著傾城吹了一口氣,吐氣如蘭……?傾城身上均勻的碎布如同蝴蝶似的落在車廂的地毯上,瞬息間,傾城像是赤裸羔羊一樣出現在多多的眼前。

「啊!」

傾城發出一聲驚呼,下意識地將手捂住自己的胸前,眼神中憤怒之火還在燃燒,但是卻很識趣的不敢再出聲咒罵7,耳光不是白挨的,多少讓她長了些記性。

再高傲的人,面對著她無法戰勝的對手時,都不得不屈服,而屈服的速度和從前高傲的程度成正比!

「把手放開,讓我好好看看,上次太急了……」

多多嘿嘿笑道。

傾城的手遲遲都不動,讓她這樣輕易的就範,著實不符合她的心意,潛意識的抵抗心理至今還存在。

「雅娜!」

多多冷聲喝道:「我最討厭給臉不要臉的女人!不喜歡我好態度是不是?就喜歡老子虐待你?」

雅娜冰冷的眼神看向傾城。

傾城嬌軀一顫,下意識地用手捂住還在滾燙疼痛的臉頰。

看著她的樣子,多多不禁笑了起來。

傾城意識到她剛剛的行為時,心中悲痛萬分,再也無法抑制的哭泣起來,說道:「殺了我吧!求求你們!把我殺掉,無論是將屍體喂野獸,還是埋在荒郊野外都可以!不要這樣對我!」

「我是想好好對你,可你不接受,只喜歡老子淫虐你,我有什麼辦法?」

多多說道。

「不要這樣對我,不要……」

傾城的自信心在剛才雅娜的幾記耳光中被擊潰,原本的高傲,其實不堪一擊。

「那就乖乖的,明白嗎?不然,我會讓你知道,世界上最可怕的並不是死亡!」

多多冷笑說道:「老實說,我很討厭不願賭服輸的人,之前你暗中使用伎倆,在城門陷害我,還一直盯著我的藏寶圖,這些在我看來,可都是你先挑起的,既然挑戰我嘛,輸了,就要付出應有的代價!」

多多揮了揮手,雅娜不顧傾城的掙扎,將傾城拉到多多的身前。

多多的大手飛快地找到傾城雙臂間的縫隙,準確的用兩根手指捏到傾城左胸的粉嫩乳頭。

傾城吃痛之下,想要掙扎,卻被雅娜牢牢的制住。

多多凝視著傾城,說道:「我還討厭一種人,就是天生優越感作祟,裝高尚的人!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僅僅是第一次見面而已,你憑什麼就用那種鄙夷的眼神看我?因為我長得丑?還是因為我庸俗?即使是因為丑還是庸俗,我想知道,老子丑,老子庸俗,礙到你什麼事了?」

「你們這種整天傲氣逼人的傢伙,女人就是欠干!男人就是欠扁!奶奶個小熊貓的,遇到老子,就是你們倒楣!」

多多冷笑道:「偷偷告訴你,我最喜歡壓在那些高傲、清高、看不起我、鄙視我的女人身上干啊乾的,也就是說,我們第一次見面時,我就早想干你了!哈哈……」

多多的下流無恥而又囂張的言論令傾城感到極度的痛苦。

這個依靠著運氣的暴發戶,醜陋無恥的傢伙!

可自己,卻偏偏落入這樣傢伙的魔掌,被他控制了自己的人生。

多多嘿嘿一笑,手指忽然用力。

傾城發出一聲呷吟,想要掙脫多多的手指,卻又不敢太過用力,因為……實在太疼了。

「我很清楚的告訴你,如果你放棄你那可憐而又不值錢的尊嚴,乖乖地服從我的話,你會擁有你想要的一切,雅娜已經告訴你,我對我的女人還是不錯的……如若不然的話,不但你的命運不會改變,你還將在痛苦中接受現實……」

多多眼神陰森的看著傾城。

傾城躲避著多多的眼神,她不想看那雙惡魔的眼睛、那張醜陋的臉,她開始絕望,甚至都沒聽清楚多多的話,聽到又有什麼用,傾城絕對不會這樣輕易的接受這一切,就在痛苦中承受吧。

多多看著傾城慢慢暗淡絕望的眼神,根本不為所動,每個女人都有這樣的階段,他有把握,會將傾城改變成和雅娜等人一樣的忠誠女奴。

「不管你是屈服,還是被迫……我們都先從肉體開始,你會迷上這樣的感覺的。」

多多的神情無比淫蕩。

說完,多多手指往前用力一拉,傾城吃痛之下,身體下意識地往前傾,而多多則趁勢張開大手,將那一團美乳都牢牢的抓在手中,大力地揉捏起來。

「啊……」

傾城被多多的大力,捏得乳房疼痛,禁不住地倒吸了一口涼氣。

女人有個很奇怪的特點,乳房方面也有一個被開發的過程,一個處女,乳房一開始被把玩的時候,感受到的一定不是舒服,而是疼痛,但隨著被把玩的次數增多,乳房不但會愈發地豐滿,還會逐漸的綿軟誘人,這就是被徹底開發的象徵。

「慢慢來,我保證你會喜歡上這種感覺!」

多多一邊揉捏著,一邊說道:「雅娜,你要幫我看好哦,我可擔心傾城會突然襲擊我呢,我這毫無能力的弱者,可是受不了孤影大盜的攻擊!」

「主人,不如我們玩捆綁怎麼樣?」

雅娜笑嘻嘻地說道。

多多說道:「好啊,捆綁也不錯,嘿嘿……」

「之前我看震麗絲調教瑪麗亞,好像有麗方式,擇用的!」

雅娜說道。

多多哈哈一笑,說道:「那你來捆好了,嘖嘖,一會兒我要享受一次超級大餐!」

傾城完全不懂捆綁的真正含義,只以為死胖子怕死,又要蹂躪她,為了自身安全就要把她捆起來。

橫豎都逃不過被蹂躪的下場,捆起來也好,那是被迫的,比自己因為心理的恐懼而不敢反抗,任憑這個胖死玩弄,心理上能容易接受一點。

典型的鴕鳥心態,無論任何世界,只要是人類,還真有共同之處!

若是傾城知道什麼是「捆綁」的話,比如現在知道了,她無比後悔自己剛才的想法,心中唾棄咒罵著這兩個變態的傢伙!

足有手指粗細的蛛絲,被雅娜當成了捆綁的最佳繩索,若是從前,她還沒有能力創造出這樣粗細的蛛絲,但近期她的實力也有突破,這樣的蛛絲已經可以輕鬆辦到。

蛛絲以極其淫蕩的方式將傾城捆綁,說淫蕩,不但指的是繩索的捆綁式樣,還有就是傾城的姿勢。

雙腿後曲,被吊在捆綁著胳膊的蛛絲上,中間繩索極短,使得上身後仰,下身後曲,就是一個反方向的弓形,將傾城的雙乳和下體粉嫩的隆起都更加突出地暴露在外。

還不僅僅於此,那些蛛絲捆綁中,很有技巧地盤繞著乳頭以及其他敏感的部位,尤其是下身神秘幽源,更是兩條蛛絲糾纏在一起,勒過那條迷人的溝壑……?在整體捆綁的蛛絲上,還露出一些斷開的一端,連接著某條蛛絲。

「好像就是這樣了。」

雅娜滿意的點了點頭。

多多呵呵一笑,當年捆綁這一套還是他先開始使用的,沒想到倒是被愛麗絲髮揚光大了,這捆綁的複雜,讓他都有些目不暇給,想想,愛麗絲還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了,不虧是擁有調教師天賦的絕代尤物啊!

傾城的頭扭在一邊,緊緊的閉上雙眼,這樣屈辱的姿勢,即使眼前沒有鏡子,但她自己也可以想像出來,會羞恥到什麼樣的程度。

昏黃的燈光中,白晰的玉體,乳白色的蛛絲糾纏,像是一道視覺大餐,動人心魄。

多多坐在傾城的旁邊,伸出手抓住乳房旁邊那根蛛絲線頭,輕輕地拉了拉,連接著這條蛛絲線頭的一截蛛絲被拉扯著動了起來,纏繞著乳房的蛛絲收縮,從根部將乳房勒住,使得乳房顯得愈發地碩大,而且還有兩根小線頭隨著拉扯,一下一下地掃過敏感的乳頭。

多多眼睛一亮,好久都沒有玩過這樣的捆綁,而且這捆綁還超過他之前那種低劣的技術,於是乎,這傢伙這拽一下,那拉扯一下,可是苦了傾城。

「變態……死變態……」

傾城心中暗暗咒罵著,她想都不敢想像,這方面折磨人竟然有這樣的方法,相比之下,那些在傳聞中無比色情的一些貴族們,還差得遠呢。

不過,好在用蛛絲捆綁,比多多大手那樣大力揉捏要強一些,如果都是被屈辱,那麼,傾城寧可選擇痛苦小一些的,心理痛苦不會小,能小的只能是肉體上的痛苦。

傾城閉著眼睛,心中的咒罵可以讓她的感覺遲鈍一些,避免理智的迷失。

但,當她感覺到自己的乳頭被一張嘴含在口中,一條舌頭很有技巧地在乳頭打轉的時候,她的腦海中嗡的一下,驚慌失措地睜開眼睛,卻見雅娜伏在她的胸前,玩弄、吮吸著她的乳房。

雅娜似乎察覺到傾城睜開眼睛,扭頭一邊吮吸著傾城的乳頭,一邊對傾城曖昧的眨了眨眼睛。

多多還是痴迷著蛛絲捆綁的技巧上,到處亂拽,說道:「傾城小姐,我的手指也夠靈巧吧?不遜於你彈琴的時候對不對?」

「嘿嘿……」

多多接著壞笑道:「你彈琴的時候有音樂,一會兒我也會演奏出比音樂更動聽的聲音的,不錯不錯,傾城小姐完美的歌喉,呻吟起來也是如同天籟,上次我已經領教一次了,哈哈……」

傾城無地自容,欲哭無淚。

最讓她痛苦的事情終於發生了,能夠完美控制自己生理和心理的,那是神!

傾城顯然不是神,只是一個不平凡的女人,但這不平凡只是說她的經歷,與她的身體無關。

當多多不斷的利用捆綁的蛛絲撩撥她的敏感地帶,當雅娜配合著多多玩弄著她的身體時,那種奇妙,卻是羞恥源泉的感覺無法抑制的在她的身體上滋生。

蛛絲的捆綁技巧中,還有一條總樞紐驅使的線頭,真的是「牽一髮而動全身」,多多每每牽動,都讓傾城全身上下幾個敏感地帶同時遭受撩撥,萬千感覺彙集成河,奔騰洶湧的衝擊著她理智的堤壩。

「傾城小姐,何苦為難自己呢?想呻吟就呻吟出聲,那種肆無忌憚的發泄,才是最舒服的……」

雅娜貼在傾城的耳邊,小聲地說道,哈出的熱氣吹拂著傾城的耳廓,香舌舔弄著傾城的耳珠……?傾城死死地咬著下唇,利用疼痛抵抗。

多多好笑道:「這樣是沒用的,偷偷告訴你,我所有的女人中,很多女人開始的時候都會這樣,但結果卻只有一個,那就是屈服在慾望中,你上次不也是那樣嗎?」

傾城沉默不語。

多多的嘴角流露出一絲冷笑,忽然牽動了傾城下身捆綁的蛛絲線頭。兩條糾纏在一起的蛛絲隨著多多的牽動,猛地陷入那粉嫩的幽源中,來回地摩擦著。

「啊……」

傾城被這突如其來的「攻擊」弄得無法控制的發出一聲驚呼,雙腿下意識的想要夾緊,但堅韌的蛛絲卻不允許她完成這樣的動作。

多多似乎迷上了這條蛛絲所造成的效果,沒完沒了地拉拉扯扯……?傾城感到自己要瘋了,骨子裡噴涌著一種瘋狂的大聲喊叫的衝動,但卻要努力的壓制這樣的衝動,矛盾的心情、矛盾的她、矛盾的命運!

嗤嗤……?隨著多多的拉扯,那已經不是完壁且被開發過的神秘幽源開始有了反應,來回拉扯的蛛絲帶上了晶瑩的色澤,摩擦中的水聲證明了傾城的忍耐毫無作用。

傾城不虧是傾城!

有著傾城,音樂女神的清高傲慢,還有著孤影這樣獨行大盜的剛烈。

在她感到自己即將無法抵擋這樣的感覺時,她忽然喘息著說道:「你要的只是這些嗎!」

多多有些吃驚的看著傾城,說道:「我說過我想要的是什麼,忠誠,臣服於我,做我的女奴!」

「我……我將得到什麼!」

傾城努力的讓自己的喘息不影響聲調。

多多笑了起來,說道:「你還是第一個在這樣的時刻,和我突然談起交易的人,哈哈……」

「告訴我!」

傾城說道。

「我也說過,你想要的一切!」

多多說道。

「自由……我要自由的話,你會給我嗎?」

傾城扭動著身體,說道。

多多怔了怔,說道:「自由?自由豈不是和我想要的相悖了?做我的女人,還有什麼自由?」

「那……那你囚禁我吧!最好讓我連自殺的機會都沒有!你把那些魔法捲軸分發吧,揭穿我吧!相比於我現在所受到的羞辱,我心裡已經有準備接受一切,大不了就是個死!」

傾城好像一下子想明白似地,眼神中竟然真有決然的死意。

多多冷笑道:「大家談不攏,那還談個屁!」

說著,用力地拽了一下線頭。

傾城身體一顫,喘息說道:「你……你就不想聽聽我的話嗎?」

「你想說什麼?剛才不是已經說得很明白?」

多多說道。

「我……給我自由,不要干涉我的生活……我……我答應……你……你需要我的時候,我會陪你……」

傾城說完,大滴大滴的淚水流出,但眼神中卻充滿堅定。

多多有些吃驚的看著傾城,沒想到傾城會在這樣的時刻說出這樣的條件,這就是她最大的妥協?

「我喜歡我的生活、我的音樂……失去這些,不如……不如死了好!」

傾城哽咽起來,這是她最大的讓步,她實在無法抵擋被玩弄中的快感,與其那樣被玩弄中喪失理智,成為被人恥笑的把柄,不如談好條件,心安理得的享受。

「傾城,不愧是傾城!」

多多遲疑一下,笑道:「你是我眾多女人中,最精明的女人之一。」

「能……能不能答應我?不能的話,隨便你玩弄,但我告訴你,你玩弄的只是一具行屍走肉,我的靈魂已經死了!」

傾城說道。

「我答應你!」

多多笑咪咪地說道:「我很好奇,在你妥協之後,你所謂的『陪』會是什麼樣的水準!」

「你答應了?」

傾城驚訝說道,在她看來這個胖子極度的邪惡,卻沒想到這樣輕易的答應。

「怎麼,我答應,你反倒很不爽?」

多多哈哈一笑,湊到傾城面前,將下身巨物頂到傾城的小嘴旁邊,說道:「來吧,讓我看看你有沒有發展的潛力,若是你的水準很有潛力的話,我會答應,因為我要長期擁有你,不過,若是毫無潛力,我會慢慢的喪失興趣,死或不死,和我沒有任何關係!」

傾城臉色蒼白,這個胖子把話說得太明白,太傷人、也太實在!

「之前在外面偷看了那麼久,就算臨時學,也該學到一些了吧!」

多多動了動下身,將碩大的頂端頂到傾城的嘴唇。

傾城萬般無奈,這個胖子這樣說,好像她隱藏在外面只是為了偷看他們……他們干那種事嗎?

不過,事已至此,就算回憶,也總要拿出一點讓這個胖子滿意的籌碼。

傾城遲疑了一下,閉著眼睛探出香舌,輕輕地舔了一下那碩大的巨物,隨即趕緊的縮回去。

多多冷哼一聲。

傾城趕忙探出香舌,權當是把那巨物當成一個難吃的爛香腸好了,開始舔弄起來,這樣做,心理起碼會舒服一點。

這樣想倒是很能放得開,女人,不怕生澀,就怕放不開,傾城可以達到這樣的程度,就說明她有發展成絕代尤物的潛質。

「張嘴!」

多多沉聲命令道。

傾城慢慢地張開小嘴。

多多看她磨磨蹭蹭,既然選擇當婊子又玩淑女矜持的這一套心中很是冒火,見傾城張開小嘴,立刻挺動下身用力插入。

巨物沖入傾城的小嘴,毫不憐惜地一路到底,狠狠地撞到喉嚨,只弄得傾城眼睛翻白,鼻子發酸,淚流不止,差點就被插得背過氣去。

「嘔……嘔……」

傾城一陣模糊的乾嘔,嘴角生疼,好像被這巨物撐的嘴角裂開似的。

傾城下意識地閉嘴,牙齒不能避免的碰到多多的巨物,多多彎腰捏開傾城的牙齒,譏笑道:「這就是你的『陪』,你的『潛力』?」

傾城嬌軀一顫,極力地看向多多,眼神中充滿哀求,懇求再一次的機會。

老實說,他剛才並不怨傾城,但多多故意這樣做,就是進一步的踐踏她的尊嚴,讓她知道如何面對主人,在主人面前,該如何做!

多多沉默,但卻沒有拔出巨物,而是微微動了動。

傾城意識到這是多多給的機會,不顧嘴角的疼痛,極力地張大嘴巴,香舌在嘴巴中所剩極少的一點點空間裡儘量的表現……?這是一種什麼樣的刺激呢?

多多看著巨物在傾城口中時隱時現,流露出一絲笑意,這個女人一定沒有意識到,剛才所謂的交易,是她自己主動的用自己的尊嚴和肉體當交易的籌碼。

相比於單方面對肉體的調教,這樣看著傾城自己不知不覺中沉淪的感覺更好。

多多永遠都不會提醒傾城,這個女人可以用自己的肉體和尊嚴當這次的籌碼,換取所謂的自由,那麼,多多有自信,會讓這個女人和他進行第二次的交易,下次交易的代價將是——靈魂!

肉體調教只是初級階段,真正的階段是精神調教!

多多覺得自己離老淫蟲所謂的調教最高境界越來越近,儼然成為淫蕩界一顆最璀璨的新星,後來者居上的超越六百年前那個老色魔!

傾城的舔弄,青澀的令多多全然不覺得有多強烈的快感,所以,只持續片刻,便抽出巨物,命令道:「分開雙腿!」

已經被捆綁的雙腿,被傾城極力的分開,在捆綁後的姿勢中,傾城的下身隆起格外突出,此時她儘量的分開雙腿,那條被蛛絲摩擦得已經濕潤,有液體分泌的神秘幽源微微分開,顫抖的肌肉令那神秘幽源如同小嘴似的張合著,看起來誘人之極。

多多不禁有些後悔,要是多準備一點魔法影像捲軸就好了,若是能把這樣的一幕也攝下來,到時候讓傾城看到自己的身體有多麼的淫蕩,那對她來說就像是一記重擊,將傾城在多多想要她走上的道路上推得更遠。

多多吞咽了一口口水,湊到傾城雙腿之間,這樣他即使不用老漢推車,也可以輕而易舉的插入到最深處,雙手可以閒下來,扯扯線頭玩,想想就覺得刺激。

「噗!」

多多沒有任何的前奏,直接將那條蛛絲拉到外邊,對著張開的「小嘴」狠狠地插了進去。

滑!

暖!

窄!

多多滿意的感受著下體傳來的快感。

傾城被突然的侵襲頂得發出一聲呻吟,隨即,喘息著,即使她做出了決定,但還是無法容忍,眼睜睜地看著一個令她厭惡的胖子在她身上征伐的樣子,她要閉上眼睛,用大腦欺騙自己,將這個死胖子想像成壁畫上那些她喜歡的英俊神靈。

多多慢慢的開始抽動起來,他驚訝地看到,傾城的臉上竟然浮現出快樂的暈紅……?奶奶個小熊貓的,即使她想開了,但這進入角色也太快了吧!多多的抽插慢慢變快,傾城的喘息也急促起來,呻吟聲無法控制的出現,而且嘴唇還在微微蠕動。

多多仔細看了一眼,登時氣得冒火,他竟然看出傾城蠕動的嘴唇像是在默念著什麼,人的名字?

我靠!

這他媽的也太扯了!

多多的臉色沉了下來,看著享受中的傾城,心思一轉,想出一個很陰險的法子,隨即冷笑起來,拉過雅娜,在雅娜耳邊耳語幾句。

多多用力的抽出巨物,傾城猛地睜開眼睛,忽然離開的充實感居然讓她很留戀。

雅娜不由分說的換了一個捆綁的方式,傾城變成了撅起屁股跪伏的姿勢,原本渾圓的美臀在這樣的姿勢中顯得愈發肥美,由於臀肉被蛛絲在兩旁拉扯,中間那條溝壑隱隱若現,粉嫩異常,如盛放的菊花。

傾城並未感到異常,這個胖子如此變態,折磨她的方式也一定千奇百怪。

但……她想破天去也沒想到,男人玩女人,不但玩嘴巴、玩幽源,還有一個地方也是可以玩的……?當傾城明白這些的事情,已經太晚了。

多多隻靠著下身巨物遺留的一點潤滑,狠狠地插入了傾城的粉嫩的菊花,一時間,鮮花怒放,鮮血流出。

傾城發出一聲慘叫,冷汗瞬息間滲出肌膚,身體抽搐,疼得她幾乎昏厥過去。

多多撫摸著她汗津津的肌膚,感受著傾城括約肌顫抖的那種吮吸感,慢吞吞地伏在傾城的後背上,在她耳邊輕聲說道:「我不知道你默默念叨的是誰,但我知道……那個誰誰誰的,一定想不到玩弄你的屁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