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廣州某師範學院數學系學生。記得大一上學期我進入系學生會當部委, 我的上司是我的一位師姐,有一次我和她碰巧要到學生會幹活,我的第一次親密 性接觸就是在那兒開始的!

那天下午大概四點多吧!我們本來已經幹完活了,可天下著細雨,就被迫留 在那兒,閒著沒事就聊起來了。師姐身材略顯肥,相貌就可謂一般了。談著談著 就談到感情方面了。

我問師姐有沒有男朋友,她說怎麼會有呢?我問什麼原因,她說∶「還不是 嫌我不美。」我安慰她說,是他們不懂得欣賞。然後說笑似的說,如果我有機會 一定追求她!師姐看了看我,說∶「那我一定給機會你。到時候你可不要不珍惜 機會啊!」我說∶「我一定會把握機會的。」

她看著我微微的一笑,剎那間我想她不是當真吧!就另找話題談了。

不多久雨停了,師姐問我今晚在哪裡自修,我說課室很吵,自修室又找不找 位,然後她趕緊說∶「不如就在這兒!」我想也好。

晚上我很早就來到了學生會,師姐還沒有來。過了一段時間門開了,師姐今 晚穿的挺美,一條淡黃色繡花裙,上面是貼身白背心外加一件半透明外套。

她說∶「師弟這麼早?真用功。」不久她開始對我說∶「師弟有什麼不會盡 管問。」

我恰好有一道數學分析題不會,就抬起頭,只見師姐已經脫了外套(可能是 熱吧!)。我指了指那條題,她就說這題不難,然後更加靠近我了。不知她是有 意還是無意,她的胸部靠在我胳臂上,我感覺到她那兒挺彈手的,雖說師姐略顯 肥,可也挺大的。

她貼近我了,這時我還哪有心思想題┅┅過了一會兒我覺得這樣不妥,就移 了一下身子站起來說去廁所。在廁所里我想∶這樣下去還哪有心思複習?還是趕 快走吧。

小便完就急忙回去,見到師姐剛準備說要走,她就到了我跟前小聲說∶「你 想耍流氓嗎?」我正感煳塗,她指了指下面,我低下頭一看,原來忘記了拉鏈, 臉頓時紅了起來,正想伸手拉回,可她一手就抓著我的手說∶「我今天不是說會 給你機會嗎?你晚上就想耍賴!」然後微微笑的說∶「你真不要臉。」接著就偎 依在我身上。

我那時真沒想到她居然會這樣,一時不知所措,只感覺到她胸部在不停地起 伏。我望了望她,她臉色已經緋紅了,從衣領看到她白皙的胸部,然後我的雀雀 慢慢的挺了起來。

我還在欣賞著,她突然小聲說∶「你真壞!那麼不安份。」

「我怎麼不安份了?」

「你還扮傻,你那裡挺得人家不舒服,人家是女孩子。」

她這樣一說,我馬上推開她低頭一看,那不安分的雀雀果然挺得挺厲害的, 正想縮回去,她馬上說∶「不要嘛!」然後又靠了過來。我想也沒想就摟著她, 享受著從沒有享受過的女人香。

這時她也摟著我,不停地和我的身體摩擦,我感到她波濤胸涌而來。她低聲 發出「啊!┅┅啊!┅┅」的聲音,真銷魂!我也不住地往她身上摩擦,只覺得 我的陰莖變得異常粗硬,磨在她身上異常痛快舒服。

不知不覺的我射精了,那時可能她也感到了,便推開我說∶「你真壞,把人 家的裙子都搞髒了。」

我臉紅著說∶「對不起,我幫你洗吧!」

她笑著說∶「幫我洗裙子有什麼企圖?可不要越洗越髒了,還是我自己洗。 唉!你的褲子也髒了,我幫你洗好嗎?」說著說著她蹲下來,看著我那濕透了的 褲子,然後把頭靠了過去,用鼻子聞了聞說∶「真臭!」然後又用手蔫了一下∶ 「還挺硬。」

我急忙說∶「師姐,別┅┅」

師姐抬頭望著我∶「你不喜歡嗎?就當做遊戲吧!」

「唉┅┅」正當我遲疑了一下,師姐便伸手脫了我的褲子,我本能的伸手捂 住我的雀雀,師姐笑著說∶「怕什麼!我又不會把你的吃掉的!」

她推開我的手,慢慢地脫下我的內褲,我那雀雀像憋不住似的跳出來。師姐 看到這樣笑了,她一隻手捂住嘴、一隻手撫摩著我的雀雀說∶「挺粗的。」我傻 唿唿的不知說什麼好!

師姐一隻手抓住我的陰莖、一隻手撫摩我的陰囊,然後慢慢張開口,把我的 龜頭吮住,那時我感到不住的快感,忍不住呻吟起來!她就像baby吮奶一樣吮著 我流出來的精液,一直到我所有的精液都被吮乾淨為止才放開我的陰莖。

這時她的臉也紅得很,就像baby吃足奶似的!我打趣的說∶「還說不會吃掉 我的┅┅喝夠了嗎?我還有!」

「你還有?我不信!」

「你不信就給你瞧瞧!」這時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就把師姐抱起來放在桌 子上迅速脫掉衣服,然後壓在她身上。

「別那麼猴急!慢慢來!我等著你!」

就在數理樓717室里,我和她┅┅

我扯掉她的背心和文胸,漏出她那白皙的胸。這時輪到我像baby吮奶了,瘋 狂地吻她的乳頭、抓她的乳房。她好像被我抓痛似的大聲的發出「啊┅┅啊┅┅ 啊┅┅別┅┅別┅┅」的呻吟,然後我把手慢慢滑到她的下身,脫掉她那被我弄 髒的裙子,把頭放在她下身,伸出舌頭舔她的下身和大腿,再舔到小腿,最後到 腳趾也一一吮著!

她笑著說∶「你真變態!」

「還有更變態的!」說著,我把我的陰莖放在她的小腿下揉起來。

「真壞!真壞!啊┅┅啊┅┅」

接著,我就把她的內褲扯掉,露出她最隱私的地方,用手輕輕地撫摩她濃濃 的陰毛,再用舌頭舔,她不停地呻吟著。接著我把舌頭伸進她的陰蒂。

「好痛啊!┅┅啊┅┅」

「師姐怎樣?痛嗎?」

「不┅┅不┅┅再大力點兒!┅┅」

我依照她的話更加使勁,她喊得更大聲!這時我感覺是時候要叫她欲仙欲死 了,便爬上去準備和她交合。我把陰莖對準她的陰道,正想衝進去,她一把抓住 我,說∶「不要!我可不想像外語系的師姐那樣大肚子,等以後有套子的時候再 打洞吧!還是口交┅┅好嗎?」

「好!我什麼都依你的!」

她再次把我的陰莖放進口中吮吸,再次像baby那樣吸奶,我也再次不斷呻吟 著┅┅

那一晚的事我至今也記得很清楚,可是後來卻再也沒有和師姐玩那遊戲,也 再也沒見她,再也不去學生會了。可能她也明白我吧!我和她根本沒有感情,那 天只是圖一時痛快而已罷了!幸虧沒有和她發生關係,畢竟已是成年人了,就當 做一場遊戲、做一個夢吧!永遠記在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