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慾一家人】(07)

作者:阿彌陀佛...

2017年02月16號發表於:第一會所

第七章.同學會(二).肉戰

一場肉戰,我們五人大汗淋漓地躺在床上,喘著粗氣,滿身的汗液,精液,整個屋子裡都是一股糜爛的味道。休息了好一陣子,我們分別起身,去浴室稍稍沖洗了,才又回到臥室,躺坐在床頭。

李汨軟趴趴的躺在我身上,我的JB卡在她的大腿根部,雖然洗過,但還是還有些溫熱的精液從李汨的騷逼里慢慢流出來。我輕輕地湊到李汨耳邊說道:「汨汨,你怎麼尿尿了,老公的JB都被你尿濕了。」

李汨一臉羞澀地看著我,「都是老公壞,射了好多,都流出來了。」

「小騷貨,不整你一下,你就不乖」,我用手輕輕地在李汨鼻尖颳了一下,說道,「以後看你還敢不乖。」

李汨把頭伏在我的胸口,用手指輕輕地在我乳頭上畫圈:「好嘛,人家聽話嘛。」

「乖啦。」 我伸手按在李汨的屁股上狠狠地捏。李汨的身材很瘦,屬於特別骨幹的那種,所以屁股上也沒什麼肉,但是皮膚出奇的好,滑嫩得很。

在另一邊, 淑姐和郁姐一左一右躺在胡曉的懷裡。「怎麼樣」胡曉說,「兩位大騷貨,還是被我給干翻了吧。」一邊用手狠狠地在郁姐和淑姐的奶子上揉捏。

「哼,你個臭小子,得了便宜還賣乖,」高潮過後的,淑姐聲音嬌嫩極了,「人家都被你插壞了, 你也不心疼一下人家。」

郁姐在一旁,慢慢坐起身來:「臭小子,我們兩姐妹都被你們兩混蛋禍害慘了,不過每次和你們干,就是爽。」

「哈哈,郁姐,我就喜歡你這坦白,骨子裡的騷勁。」胡曉一臉自豪地笑道,「每次幹起來都特別的 起勁。」

郁姐一手伸向胡曉軟趴趴的JB,一臉誘惑的看著胡曉:「這麼起勁,要不要再來一次啊。」

「郁姐,還來啊,我這不行了,」胡曉假模假樣地大叫道,"「老大,救命啊,這兩個騷貨要榨乾我啊,快來救場。」

「別亂叫,你不都憋好幾天了嘛,這才幾次,就叫不行了。」我笑了笑,「你是想換著玩玩吧,直接說,別不好意思啊。你問問汨汨,只要她答應,沒問題啊」

「討厭。」李汨的臉死死地貼在我胸口,看不到她的表情。不過身體卻開始在我身上蠕動,開始慢慢地摩擦我夾在她腿間已經軟了的JB。看的出來,李汨聽到胡曉想要交換,也又些動心了。

「哪有,一挑二很累的,而且我不是看你跟李汨多年不見,怕你捨不得嘛。」胡曉嬉皮笑臉地說道。不過一雙眼睛開始在李汨的身上貪婪的掃視,最後死死的停在李汨一雙嫩腳上。

郁姐感覺到手上的JB慢慢有了反應,嬌聲道:「哼,你個混蛋,抱著我們兩,想著的卻是隔壁這個小騷貨。」郁姐坐起身來,手上更加用力地捏著胡曉的JB,狠狠地套弄了幾下,「也不知道你和李淙兩又什麼毛病,就喜歡女人的腳,這個騷貨一身沒肉,偏偏一雙騷貨腳。」

淑姐狠狠地在胡曉肚子上拍了一下,「快滾過去,你個沒良心的賤貨。」然後看向我說道:「李淙,過來,陪我和郁姐玩。」

「哎呀,好痛」胡曉假模假樣地大叫一聲,連滾帶爬的坐起身來,捂著肚子,下床跑到我和李汨的床上,「大哥,快過去吧,兩個大姐叫你呢。」

「你真是一身的戲啊」我看著胡曉,實在有些哭笑不得。我拍了拍李汨的屁股,「汨汨,老公要過去了,有個新的伴侶來陪你了。」說完,我輕輕側身,把李汨側放在床上,然後起身了。

胡曉一把把我推到郁姐和淑姐的床上,「快滾過去,還老公呢,現在小汨汨的老公是我啦。」說完立馬跪坐到李汨身邊。

此時李汨把臉埋在床上,也不答話。她風騷地抬起左腳在空中輕晃。

胡曉看到李汨在空中的小腳,立馬兩眼泛光,「老婆,你這是幹嘛,是不是腳癢了,想要老公幫你啊。」說完,立馬一把抓住李汨的腳,捧在手上,溫柔的摸了起來。

「嗯~~~」李汨撒嬌地哼道,「你流氓,幹嘛摸我的腳啊。」說完,把腳從胡曉的手裡抽回來,轉過身來,臥在床上,用雙手撐起自己的上半身。

「老婆,你的腳漂亮啊,一摸你的腳,老公的JB都硬成什麼樣啦。」胡曉一臉痴漢像,看著李汨說,JB在跨間也硬了起來,抬起頭直指李汨。

李汨經過之前的大戰,仿佛完全放開了。現在開始一臉嬌媚的看著胡曉,她很享受胡曉對她肉體的這種痴漢般貪婪的眼神。她故意抬起左腳,輕輕地在胡曉臉前划過,然後又慢慢落到床上,然後伸向胡曉的跨間。

李汨的腳輕輕地碰觸到胡曉的JB,然後慢慢地前後移動,用拇指和指尖刮碰胡曉的JB下沿和睪丸,「喜歡嗎?」

胡曉被李汨挑弄著,身體有些輕微的顫抖,似乎非常享受這種輕柔的觸碰,但又渴望能狠狠地觸摸李汨的腳。「喜歡,汨汨老婆,你這太挑逗了,好舒服啊。」說完準備伸手去抓李汨的腳,讓JB好好地享受美腳的服務。

李汨看出了胡曉的動作,抬起腳,用腳掌踩住胡曉的JB,貼在他的肚子上,開始上下搓弄:「嗯~~~,老公,不准亂動。」然後抬起右腳,伸在胡曉胸前,腳尖非常巧妙地點在胡曉的乳頭上,「用手幫人家按按右腳,人家累啦。」

胡曉立馬握住了胸前的一隻小腳,捧到眼前。李汨的腳掌正對著胡曉的臉,胡曉雙手開始瘋狂的揉搓著。

李汨的腳皮膚白嫩,幾乎可以看到皮膚下面的血管。和她的身材一樣, 李汨的腳很瘦,沒有什麼肉,也正因為這樣,李汨的腳掌有著近乎完全的足弓。真正的美足,除了皮膚,肉感之外,最吸引人的就是足弓的弧度,在這一點上,李汨毫無疑問是完美的,甚至連讓我痴迷多年的菲兒都比不上。

李汨似乎又些吃癢,右腳在胡曉的手中不斷的亂動,骨感的腳掌卻也顯得更加的誘人。胡曉,一手死死握住李汨的腳,一手摸上她的腳趾,輕輕地捏弄這李汨的腳趾:「老婆,你的腳真的太美啦,好誘人啊。」

李汨一臉得意,左腳也加大了力度踩著胡曉的JB:「老公,你好變態哦,JB好硬,好燙,你這麼喜歡人家的腳嘛~~」

「喜歡喜歡,」胡曉一邊痴漢地回答,一邊湊上李汨的腳,貼在自己的臉上,貪婪地享受著,「老婆,你的腳還是的好嫩啊,這麼多年了,都沒玩過一雙這麼好的腳了。」

「哼,你個混蛋,就這麼喜歡玩女人的腳啊,」李汨有些吃醋,眼前的男人,貪婪地玩弄這自己的腳,還不要臉地拿自己和其他女人對比。

胡曉毫不在乎,不笑臉地笑了笑:「對啊,老婆,自從高中的時候玩過你的腳,老公我就對女人的腳無法自拔了。」

「哼,」李汨輕哼一聲,伸腳到胡曉的嘴邊,用腳尖挑起胡曉的嘴唇:「那你可要好好證明給老婆看,你有多我愛的腳哦。」

胡曉如獲珍寶,立馬張嘴含住了李汨的腳拇趾,開始吃了起來。李汨的腳趾被胡曉完全含住,感受到胡曉嘴內溫熱的濕氣,身體一震,另一隻腳也不自覺的用力,狠狠地踩著胡曉的JB。

胡曉非常認真地吸允著李汨的每一根腳趾。他把腳趾含在嘴裡,一進一出的吸允。然後吐出布滿口水的腳趾,好像冰淇淋一樣,用舌頭舔舐李汨的腳趾,從趾跟,到指甲,再到腳趾縫。

然後胡曉張嘴,輕輕吐出一口唾液在李汨的腳背。一小團唾液,緩緩地在李汨腳背上往下滑。胡曉特別享受這種視覺的衝擊,看著自己的口水慢慢侵濕李汨白嫩的腳背。然後胡曉伸出舌頭,一把舔上李汨的腳背,沿著自己口水的流過路徑,瘋狂的舔弄。直到李汨的整個腳背上都是胡曉的口水,胡曉才惺惺作罷,捧著腳,慢慢放下,同時喘著粗氣。「老婆,快,老公JB真的要爆了,快讓我干你的腳。」

此時李汨的眼神已經有些迷濛了,下體也濕的一塌糊塗,雙手都不自覺的伸到騷逼附近,在陰道口開始慢慢的按揉,「老公,人家也想要了,快,干汨汨的腳腳,人家的腳腳想要你的JB。」

李汨弓起自己的腿,兩腳伸到胡曉的胸前,白虎騷逼完全展露在胡曉眼前,粉粉的陰唇上面留著點滴的淫水。李汨雙手沾著自己的淫水,一隻手把淫水輕輕塗在自己的乳頭上,一隻手把淫水送到嘴裡。

李汨估計誇張的張開嘴巴,含住了沾滿淫水的手指,吸允起來,「老公,汨汨的水好多,好騷哦~~~」眯著媚眼的李汨,用致命的嬌喘聲說道,「我要,用你的大JB干我的腳腳。」說完把雙腳放到胡曉的肩膀,用腳趾輕輕夾住胡曉的臉。

胡曉看著眼前無比誘惑的畫面,駕著肩膀上的腳,身子往前一挺,JB迎著李汨的騷逼,猛地一下插了進去。

「啊~~~」李汨被胡曉的突然襲擊嚇到,大叫了一聲,但是立馬變成了風騷的嬌喘,「嗯~~,老公,你搞錯了,你不是要幹人家的腳腳嗎?」

胡曉一下得逞,立馬狠狠地進出,大開大合地抽插了起來:「老婆,你這水流出來都浪費了,讓老公的JB沾點你的騷水,等會給足交當潤滑劑嘛。」

胡曉一邊用下體猛插,一邊伏下身,湊到李汨的嘴邊:「汨汨,這麼多年了,終於又讓我干到你了。」

李汨媚眼朦朧地看著胡曉,享受這下體傳來的陣陣快感,「啊~~~老公,被你插壞了,輕一點嘛~~~」 她咬了咬嘴唇,然後一抬頭吻上了胡曉,把舌頭深入胡曉的嘴裡,和胡曉的舌頭攪在了一起,兩人瘋狂的交換著口水。

另一邊,胡曉把我推開後,我跌坐在床邊,淑姐和郁姐一左一右靠坐在我身上,兩人豐滿的身材緊緊的貼在我身上摩擦。淑姐和郁姐畢竟是中年婦女,不似李汨這種小女生身材骨幹,也不像敏姐(胡曉家藥店的雇員,之前又提過,後幾章會著重寫她的故事)那種s曲線的少婦。相較之下,兩人的身材稍顯臃腫,但是卻沒有一點中年婦女的俗氣,舉手投足都是慢慢的風韻和誘惑。兩人平時也特別注意保養,除了些許皺紋,身上的皮膚都還是很滑嫩,連體毛也都很小心地處理乾淨啦。

看到胡曉不要臉地死盯著李汨的腳,淑姐有些吃味地說道:「李淙,你看這個臭小子,一副變態樣,李汨那個騷貨也是,全身上下沒一點肉,也就一雙腳能看而已。」

淑姐轉過頭來發現我也在老是盯著李汨的腳,更是吃醋:「連你個小變態也看上這個騷貨的腳了,」淑姐仿佛小女人一般,嬌滴滴地說道,「嫌棄我們兩個老女人的腳老了,不好看嘛。」郁姐也用一堆巨乳狠狠地夾住我的手臂,然後把嘴湊到我臉邊:「小變態,別老看那個騷貨的腳了,姐姐的奶子比她可大多了,可以玩的花樣更多啦。」

我看著郁姐:「郁姐,好多年沒玩了你的這對奶子了,當年真沒少射在你這對奶子上」,然後我轉過身一把捏上郁姐的乳頭,「這麼嫩的皮膚,連乳頭的顏色都這麼漂亮,是不是要謝謝我的子孫啊。」

郁姐看到我的注意力重新回到她身上,開心的笑了,風騷了撥了撥頭髮:「謝謝弟弟射給我的精液,把姐姐的奶子養的又白又嫩,我老公可愛我這對奶子啦。」說罷更是自信地挺了挺胸,雙手把自己的巨乳捧起,更方便我揉捏。

一幫的淑姐此時氣壞了,對面的小姑娘有雙美腿,旁邊的好姐妹有對巨乳,而自己胸部雖然大,卻已經有些下垂,而且不知道為什麼,乳頭比比較大,顏色也是黑黑的。相較之下,心裡有些不是滋味,兩個屋子裡的兩個男人,都不理自己:「就我身材最不好了,奶子黑,腳也不好看,你們玩把。」說罷轉過身去,生起悶氣來。

郁姐把嘴湊到我耳邊:「小子,淑姐姐生氣了,要看你的咯。」

「放心,我玩得最棒的就是淑姐啦,不過要委屈你等一下了,郁姐。」我狠狠地吻上郁姐的嘴,用力的吃了一口,「郁姐的口水真好吃。」

郁姐臉色通紅,像小女孩一樣:「就你最壞,喜歡吃,等會喂你吃。快去哄淑姐把。」

我親了一下郁姐的臉頰,然後轉過身去,環抱住淑姐,伸手在淑姐的肚子上捏了捏。

淑姐還是有些生氣,嬌嗔地晃動了一下身體:「你去玩你郁姐的奶子,李汨的腳啊,幹嘛摸我,我身材又不好,沒什麼好玩的」

「哪有啊,淑姐有一樣最妙的地方,那可是其他人比不了的,不是嗎?」我在淑姐耳邊調戲地說道。

聽到我這麼說,淑姐好像想到了什麼,有些害羞:「什麼妙處,你個變態,盡喜歡些變態的東西,什麼妙處,沒有啊...」

「是嗎...」我一把把淑姐推倒。淑姐有些措手不及,身體趴在床上,慌忙中用手撐住自己的上半身。頓時,淑姐以最羞人的狗爬的姿勢趴在我眼前。

我立馬用手死死把住淑姐的屁股,淑姐好像意識到了什麼,但是卻並沒有要起身的意思,反而好像有些期待,雙腿反而不自覺地趴地更開啦。

郁姐看到這一切,有些戲謔的說道:「淑姐姐可是期待很久了,小淙,你可幸福了」,郁姐從背後抱住我,稍稍蹲下雙臂環抱著我的腰部,一雙手握住了我的JB,「淑姐姐,你看看,李淙一看到你的屁眼,這JB硬得跟鐵一樣啊,你這麼多年沒被干屁眼了,受不受得了啊。」

被郁姐說破自己的心思,淑姐更是羞愧,把臉深深地埋在床上:「哪....哪有,你別亂說,什麼屁眼啊。」

「就是說嘛,郁姐你幹嘛亂說,淑姐這妙處這麼漂亮,怎麼可以用屁眼這麼粗俗的詞語呢,應該叫....」我回過頭看了看郁姐,我們都平時就都很喜歡這樣調戲淑姐,「肛門,對,叫肛門。」

「哈哈哈哈,說的對,淑姐姐的肛~~~門~~~」郁姐故意把肛門兩個字拖的特別長,「好多年都沒讓人碰過了,聽說她老公想要,淑姐姐都沒讓呢。」

「對啊,李淙,你出國這些年,我跟淑姐干這麼些次,肛~~~門~~~可是從來不讓我碰的。」胡曉聽到我們一直在戲弄淑姐,也故意停了停,說道,然後又低頭認真耕種。

淑姐回過頭,看著胡曉:「你個小混蛋,干你的,別瞎搗亂。」然後拚命的扭動屁股,想要擺脫我的雙手。無奈屁股被我死死把住,淑姐的扭動反而變成了致命的誘惑。

聽到大家的話,我也接著說道:「是嘛,淑姐,真是太感人了,那讓我來疼疼你,這麼多年了,你這妙處應該都癢壞了把。」

郁姐,雙手用力地捏了捏我硬的發燙的JB:「死變態,看到淑姐的屁眼比玩我奶子的時候還硬。」同時一雙奶子用力的在我悲傷搓揉,手上也加快動作,用力的套弄。

我沒有理會郁姐,而是用力的把淑姐屁股扒開:「淑姐,乖,把屁股張開,讓我好好看看。」淑姐聽到我的話,慢慢的把腿趴得更開,淑姐的菊花就完全的展露在我面前啦。

淑姐雖然身材各方面並不出眾,但是一些私密的地方卻是出奇的嫩,比如腋下,陰道,還有就是菊花。這些地方天生的就皮膚比一般人嫩,顏色也要淡很多,特別是菊花,不似一般亞洲女性的暗黑色,淑姐的菊花比較像歐美白人,顏色很淺,和身上的皮膚一樣,褶皺處還有一絲粉嫩。加上淑姐的性格和她名字一樣,雖然不是富貴人家,卻是十足的淑女,特別注意私密處的衛生。平時還會定期給自己灌腸,清洗菊花。她還會特地買一些私處護膚品,所以不像一般女生會有體味,異味。

也是正是因為淑姐特別的注意私密處的保養,反而導致自己的私密處特別的敏感,受不了太多刺激,連觸碰都會受不了。平時連老公想碰,都不願意。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卻一直很享受我玩她的菊花。

看得出淑姐已經有些興奮了,陰道口泛著點滴淫水的。我用手沾了一些淑姐流出的淫水,然後塗到淑姐的菊花上。我的手輕輕一觸碰到淑姐的菊花,淑姐的屁股立馬一顫,菊花不自覺的鎖緊,然後又慢慢的放鬆。菊花周圍一圈細小的褶皺,跟隨者菊花的收縮也輕微的收縮著。

對於這一幕菊花收縮的畫面,我有著病態般的痴戀,我感覺到下體的JB都不自覺的跳了跳。我用手輕輕觸摸著菊花上的細小褶皺,慢慢畫圈,感受這菊花的收縮。然後慢慢停在了菊花口,輕輕地往裡探了探。菊花口被我的手指慢慢撐大,淑姐的屁股不自覺的收緊,菊花也用力的鎖緊,我的指尖被緊緊地夾住。其實這也就是菊花的妙處,這種不自覺的有力收縮,往往會比陰道給以更加有力,緊湊的包覆感。

淑姐感覺到我手指的探入,稍稍抬起頭,看著我:「淙~~~,你輕點」淑姐的聲音有些顫抖,「你別放太進去,我最近沒有灌過,你就在外面一點玩好嗎?」我和淑姐雖然很愛菊花這一味,但並不是變態,我們還是很注意衛生的,一般都會事前做好灌腸。

我用有些責怪的聲音說道:「淑姐,你怎麼這樣,我都要進入了,你又說不能玩。」

「對不起嘛~~~,」淑姐一臉通紅地回頭看了看我,「人家沒準備嘛,下次嘛~~」

「下次怎麼樣啊?」我一邊問,一邊手指稍稍用力,把食指尖都深入,輕輕扣弄。

「嗯~~~不能再進去了,髒嘛。」淑姐不停地扭動屁股,真的害怕我不顧一切探入她的菊花,「下次,我洗乾淨了,隨你怎麼玩。」

我聽到淑姐這麼說,也就順勢慢慢把手指收回:「不能深入,那今天讓我好好吃一口總可以把。」

此時一直在身後環抱著我,幫我套弄JB的郁姐說道:「可以,你快吃把。剛剛和胡曉幹完,我們去浴室洗過了,淑姐姐可還是專門好好洗了一遍,就等著你呢。」郁姐用力的死握住我的JB,另一隻手握上我的睪丸,輕輕玩弄。

「郁~~你怎麼...你亂說」淑姐害羞的反駁道。不過卻突然大叫了一聲:「啊~~~」,因為我已經不理會,直接舔上了淑姐的菊花,「啊~~~淙」

我用舌頭輕輕地舔舐這淑姐菊花上的褶皺,這種觸感很特別,和舔騷逼是是完全不一樣的感覺。而且淑姐的菊花特別敏感,在我舔弄的同時,她的菊花一直不斷地收縮,有時還會捎帶把我的舌頭夾在菊花口。

因為之前剛剛洗浴過,淑姐的菊花處卻沒有一絲異味。同時我伸手摸上淑姐的騷逼,果然,淑姐的騷逼已經濕的一塌糊塗,看來被玩弄菊花的淑姐真的很興奮。我的舌頭更加賣力的舔弄菊花,手指則沾著淫水,慢慢插入淑姐的騷逼。

「啊~~淙,好舒服,」淑姐受到雙重的刺激,開始呻吟,「好久沒人玩過了,淑姐姐最喜歡被你玩菊花啦。」

「嘖嘖嘖嘖......」我一邊舔著菊花,一邊斷斷續續地說道,「淑姐,你這菊花我也是想了好多年了,連菲兒都沒你這妙處嫩。」

「啊~~~」聽到我的表揚,淑姐好像很興奮,屁股悄悄地往後移動,讓我的臉更加深深地埋在她的臀間,「下次我洗乾淨,讓你好好玩,今天先好好舔舔,幫淑姐姐解下渴。」

我聽到淑姐淫蕩的話,大受鼓勵,對著淑姐的菊花,吐出一口口水,然後伸出舌頭就著口水,更加豐滿的舔弄。

此時在我身後的郁姐瘋狂的用雙乳擠壓我的背,似乎被眼前淫迷的景象,很是動情。郁姐也伸出舌頭,在我背上開始亂舔。雖然很辛苦,雙手還是盡力地握著我的JB,一點一點地套弄:「李淙,你個死變態,舔個菊花舔JB得這麼硬。」手用力的捏住我的JB,輕輕的掰了掰,「你們玩high了,我可什麼都沒有。」

「啊~~~郁姐,淙舔得好棒,好舒服。」淑姐聽到郁姐的話,有點幸災樂禍,故意嬌媚地呻吟,「淙兒,比較喜歡我的屁眼~~~,啊~~~」

郁姐從我背後離開,移動到我身邊,用一雙巨乳使勁夾住我的手臂,上下蠕動:「淙,換個姿勢嘛,讓我舔你的大JB,快嘛。」

我悻悻停下,把手從淑姐的騷逼里收回來,一隻手擦了擦嘴,一隻手塞到一旁郁姐的嘴裡:「郁姐,來,你也吃點淑姐的水,可騷啦。」

郁姐已經饑渴難耐,張開嘴,就含住了我的手指,仿佛口交一般,開始上下含弄,同時一雙媚眼討好的看著我:「嗯~~~好騷,淙~~~我要吃大JB。」

我收回手,然後扶著郁姐的頭,狠狠吻上了她的嘴,瘋狂的舔舐她的舌頭,吸允著郁姐的口水。此時淑姐則仿佛大戰過後,攤在床上,大口喘氣,多年沒讓人碰過菊花,今天被我舔弄一番,實在是有些久違的刺激。

我停下和郁姐的舌吻,拍了拍淑姐的屁股:「淑姐,做起來,咱們換個位置,每個人都有的玩。」然後淑姐,撐起身子,理了理頭髮。

我轉身躺坐在床邊,雙腳踩在地上,看著一旁的郁姐說:「來吧,郁姐,JB都是你的了,看你的本事了。」說完,還在她的乳頭上輕輕捏了一把。

郁姐忍了這麼久,終於有的玩了,立馬跪做在地攤上,一把含住了我的JB。溫熱的嘴把我的龜頭緊緊包裹住,可以感覺到,在郁姐的嘴裡,她的舌頭不斷舔弄這我的龜頭。

「哦~~~郁姐,好舒服。」我拍了拍郁姐的臉頰,然後用力在她頭後面用力一按,然後郁姐也順勢一把深深地含住我的JB,「還是郁姐的深喉最舒服,啊~~~」可以感覺到,我的JB已經深深地插入了郁姐的嘴,龜頭已經抵到了她的喉部。

郁姐沒有什麼不適的感覺,反而輕輕蠕動自己的頭部,讓我的JB在她嘴裡攪動。同時,郁姐的舌頭還在嘴裡亂動,胡亂地舔弄我的JB。

大量的唾液從郁姐的嘴邊溢出,流到我的睪丸上。我鬆開手,郁姐稍稍吐出一截含在嘴裡的JB,然後又好像衝刺一般,讓JB狠狠地插入。郁姐的頭瘋狂的上下擺動,一張小嘴仿佛騷逼一般被JB抽插,大量的口水隨著JB的插入和抽出流了出來。

然後郁姐一手抹上我的睪丸,把自己流出的唾液塗抹在我的睪丸上。狠狠的用JB插在郁姐的嘴裡抽插了幾十下後, 郁姐才稍稍鬆開我的JB,只是用牙齒輕輕地咬住我的龜頭,嘴裡用力地吸允。另一手就著留下的唾液,用力地握住JB的根部,開始上下套弄。

「真舒服,郁姐的功夫就是棒。誰都比不上啊。」我伸手幫郁姐擦了擦臉頰上沾到的口水,然後彎腰,抹到了她的乳頭上。我用手指捏住她的乳頭,輕輕扯弄。

郁姐也鬆開了嘴,用舌頭舔了舔嘴邊的口水:「還是你的JB好吃,大小合適,剛好塞滿我的嘴。」然後用手把沾在我JB上的口水抹到自己的奶子上,挺了挺上半身,「來,好久沒享受過姐姐的奶炮了,姐姐讓你爽一下。」

「我都等不及了,郁姐。」

郁姐捧著自己的奶子,把我的JB放在中間,讓後身子往前一挺,雙手按著奶子兩邊,狠狠地把JB夾住。兩手一上一下,左右兩邊的奶子像波浪一樣,一邊上一邊下,按摩著我的JB。「真舒服,郁姐,不過你這奶子這麼大,潤滑液不夠啊。」我把手伸到郁姐的嘴邊,摸了摸她的嘴唇

郁姐張嘴嘴巴,狠狠咬了一下我的拇指,郁姐沒有氣地看著我說道:「討厭~~~」然後低著頭對著奶子間被夾住的JB,伸出舌頭。慢慢地口水順著郁姐的舌頭,開始慢慢留下,滴在了奶子和JB上。同時郁姐雙手繼續雙乳揉弄我的JB。最後郁姐狠狠地吐出一大口唾液,嬌媚地看著我淬道:「小變態,這麼多年,變態愛好一點都沒變。」

「沒辦法,我不變態,你們也不會愛我啊。」我不要臉地笑了笑。

我平時就很喜歡和享受口交和乳膠。相較於觸覺上的享受,我更喜歡視覺上的衝擊。所以口交時,我最喜歡深喉,看到女人在快感和喉嚨深處不適之間的掙扎,結束之後止不住留下的唾液。乳交時,我也不喜歡用潤滑劑,希望女生自己吐出口水來做潤滑。

享受這郁姐的乳交,我慢慢躺下身,拍了拍一旁的淑姐:「淑姐姐,來吧,你最愛的。」

淑姐聽我這麼一說,臉馬上紅了,有些忸怩地起身了:「討厭~~~誰最愛啊~~~明明是你喜歡,我....我配合你而已。」

「好,我最愛,勉強你來配合一下我咯,」看到扭捏的淑姐,我不覺有些好笑。淑姐平時很淑女,可能也是因為日常生活的拘束,她特別喜歡一下羞恥的玩法,比如菊花,還有顏騎。

淑姐慢慢起身,抬腿跨過我的胸口,然後坐下身,跪在床上,下體則緊緊的貼著我的胸口。然後一點一點地移動到我的臉的正上方。此時淑姐下體的淫水已經乾了不少,但是一股淫水干過之後的騷味卻是更濃了。

「淑姐,你的騷逼好漂亮啊,今天不能盡興玩屁眼,就讓弟弟的舌頭好好玩一下騷逼把。」

淑姐慢慢坐下身來,在我嘴巴觸碰到她陰唇的時候,不覺發出一聲呻吟:「嗯~~~淙,幫姐姐好好吃。」

我伸出舌頭迎上了淑姐的陰唇。之前的淫水乾了之後,現在的陰唇有股淡淡的酸味。我用舌頭狠狠地舔了幾下,陰唇上的味道淡了不少,然後我張嘴含住了淑姐的陰唇。淑姐的陰唇不大,但是很軟,含在嘴裡的口感很好,好像軟軟的果凍一下。

「啊~~~淙,輕點,會被你吸爛的。」淑姐嘴上大叫到,但是還是毫不猶豫地完全坐下,把陰道口完全蓋在了我的嘴巴上,我伸出舌頭,開始瘋狂的舔舐淑姐的大小陰唇。就好像是在和個小小的舌頭在舌吻一樣,我用舌尖不停左右撥弄淑姐的陰唇。

淑姐的受到刺激,陰道里開始慢慢流出淫水。我不得不時不時地停下來,把流出來的淫水喝掉,但還是有不少慢慢地順著我嘴邊流到了床上。

「好舒服,淙,姐姐好濕了,」淑姐的身體開始不自覺的蠕動,一上一下的輕輕動著,用力的把陰道壓在我的嘴上,「進去,幫姐姐舔裡面。」

被淑姐緊緊地顏騎,嘴巴被死死地壓住,我也十分興奮,下體也不自覺的抖動了一下。正在幫我乳膠的郁姐看到了我身體的抖動,嘴裡壞壞一笑:「你們兩變態,一個喜歡顏騎,一個喜歡被顏騎。」說完,稍稍鬆開雙乳,低頭又含住了我的JB,用牙齒輕輕咬住,慢慢上下套弄。同時嘴裡的舌頭一刻也不停地瘋狂舔弄龜頭。

郁姐牙齒的刺激讓我有些瘋狂,不想嘴唇的套弄,牙齒刮過JB又一點痛,但是也比較緊。這是一直很特別的觸感,絕對的痛並快樂的極致。

享受著郁姐的刺激,我也伸出舌頭,狠狠地插入淑姐的騷逼。舌頭畢竟長度有限,不可能真正地深入。不過此時的姿勢,還是讓我可以比較用舌頭充分地進入淑姐的騷逼探索。

此時淑姐的騷逼里已經充分的潤滑了,我的舌頭在裡面毫無阻礙的攪弄著,我用舌頭瘋狂,用力的扣弄淑姐的陰道壁。淑姐的陰道壁有些發熱,上面布滿了褶皺,舌頭舔在上面的感覺很奇妙,也很舒服。

「嗯~~~」強烈的刺激讓淑姐有些不支,有些撐不住身體,她癱坐在我胸口,努力地把屁股往前撅起湊到我的嘴邊,「好舒服,淙~~~姐姐沒力氣了,你好會舔。」

「沒關係,淑姐,你就坐我胸口,把騷逼湊過來就好了。」我順手把床頭的枕頭拿過來,把我的頭稍微墊起來一點,然後把頭稍微抬起,伸出舌頭,再次插入淑姐的騷逼。

「嗯~~又插進來了,你的舌頭好壞~~~」淑姐已經完全沒有淑女的樣子,開始瘋狂的叫床,同時大量的淫水不停地流出,我也顧不上喝,任由淫水流出,我只是一個勁的用舌頭深入,然後一進一出的,用舌頭抽插。

淑姐用一隻手在床上稍稍撐住身體,另一隻手則摸上陰唇,沾了點淫水,然後就用力的按上陰蒂,開始自慰。

此時的場景實在太過瘋狂,我身上豐滿的淑姐癱坐著,把下體完全的曝露在我眼前,我用舌頭肆無忌憚的舔弄她的騷逼。她也用一隻手在我眼前按壓自己的陰蒂自慰。空氣里慢慢地都是淑姐淫水的氣味。同時跪做在床邊的郁姐還在給我口交。

「啊~~~好舒服」香艷的多重享受刺激讓我有些把持不住了,「兩位姐姐,我要不行了。」我狠狠地洗了幾口氣,然後再次瘋狂的迎上了淑姐的騷逼,我張嘴完全含住她的陰唇,用力的吸允,然後盡全力地深處舌頭,插入她的陰道。

跪做著的郁姐,鬆開嘴巴,重新用一對巨乳狠狠地夾住我的JB,開始上下用力的套弄:「李淙,快射給郁姐,郁姐喜歡你射我的奶子在上面,快。」

淑姐的手也不覺加快了動作:「姐姐也快了。」

「嗯~~」兵臨極限的我,再也忍不住了,下體用力的弓起,精液從JB里沖射出來,直接噴到了郁姐的脖子和胸口。郁姐看到我射精了,手上更加用力,用一對巨乳死死地包裹住我的JB。

下體傳來的射精的快感,讓我有些瘋狂。此時我感覺到,淑姐的屁股開始慢慢顫抖,看的出她也快要高潮了。我用雙手抱住淑姐的屁股,死死地按在我的臉上,嘴巴更是瘋狂貪婪地吸允淑姐的騷逼,大量的淫水湧出,順著我的嘴縫流下,落到了床上。

淑姐的手指也加快了動作,不停地揉捏陰蒂。此時郁姐鬆開了我的JB,低頭用舌頭把我JB舔了個乾淨,然後邊爬到床邊,看著臨近高潮的淑姐, 她一口含住了淑姐的乳頭,用牙齒輕咬了起來。

「啊~~~」郁姐的突然襲擊,讓淑姐立馬崩潰,下體瘋狂的弓起,淫水也不懂湧出落在我的臉上,「啊~~~來了,姐姐來了。」

過了一會,淑姐身體的顫抖才慢慢停止。然後她慢慢翻身,躺在我的身邊,靠著我閉眼休息:「淙~~~姐姐好舒服。」

「你們兩可好了,都爽過了,我可還沒呢。」一旁的郁姐還意猶未盡,湊到我們身邊,俯身把一對巨乳送到淑姐臉上,「姐姐,來給妹妹吃吃奶子,上面可都是李淙的精液啊,別浪費啦。」

高潮過後的淑姐有些力竭,不過瘋狂的余勁還沒完,她也立馬伸出舌頭,開始舔食殘留在郁姐巨乳上的精液。

郁姐俯身正好越過淑姐,湊到我嘴邊:「小混蛋,今天爽夠了,怎麼補償姐姐我啊。」

我一遍喘著粗氣,一邊看著眯著媚眼的郁姐:「過兩天,我到時候再約你,我一定找幾個壯漢好好喂飽郁姐。」說完便深深地吻上郁姐。

郁姐吻完了我,笑笑地說道「討厭,說話算話哦。」相較於淑姐,郁姐更加開放,特別是在性事上,雖然並不是隨便亂睡的人,但是卻不排斥和淫亂的多人交換。聽說我出國這幾年,胡曉和郁姐沒少參加各種隱瞞的交換party。

郁姐看胸前的精液也給淑姐都舔完了,便起身,走到隔壁床上。我和淑姐對視,偷偷一笑,調整了一下姿勢,準備看好戲啦。

一旁,胡曉正用老漢推車的姿勢和李汨乾得不可開交。和之前不一樣,胡曉完全就是大開大合,瘋狂的抽插,沒有技巧,感覺純粹就是獸慾的發泄。下體不停地往前挺,乾的李汨人仰馬翻,嘴裡迷迷糊糊地叫著:「老公~~~汨汨不行了,老公用力~~~」

胡曉之前已經在和郁姐淑姐乾的時候射過兩次了,這時候特別持久,都換了好幾個姿勢了,還沒有什麼要射精的跡象,反而李汨,突然癱軟在床上,身體不停地顫抖,屁股也不再主動地擺動了:「汨汨不行了~~~來了~~~」李汨被胡曉乾的有些體力不支,連高潮來了都沒有力氣喊叫。

胡曉喘著粗氣,鬆開李汨的屁股,李汨立馬趴在了床上,一動不動,只剩屁股不時的抽動。「怎麼樣?老公厲害把。」把眼前的女人乾的近乎昏厥,胡曉很是自豪。

「厲害,老公好厲害~~」李汨只是低聲嘟囔的答道。

胡曉轉過頭看到坐在床邊的郁姐。郁姐一臉潮紅:「胡曉~~~這麼厲害,來干姐姐嘛~~」胡曉正在興頭上,一把拉過郁姐,讓郁姐躺在床上,把JB對準,一把插入郁姐的騷逼:「郁姐,我來啦。」

「嗯~~~胡曉用力。」郁姐騷逼一直空虛著,此時被胡曉填滿,立馬滿意地叫道。

胡曉也不客氣,繼續大開大合,瘋狂的挺近,他還特意轉過頭來,一臉嘚瑟地看著我們:「老大,你這不行啊,這麼快就射了,還要我來幫你喂飽女人。」

我拿起枕頭扔了過去,沒好氣地說道:「艹,你TMD個種馬,誰跟你比啊。」

「嘿嘿.....沒辦法,小弟天賦異稟。」胡曉壞笑地說道。

說實話,胡曉這小子,下半身確實是又本錢,倒不是說尺寸多麼巨大,只是戰鬥力特別持久,而且一天N次也不再話下,只要稍是休息,過一會又是一條活龍。他家裡是開藥房的,聽他說小時候他爺爺老是給他用藥泡澡,而且從小就給他喂家裡自己釀的藥酒。弄的這小子,不只是好酒量,而且性能力也是特彆強。

我到不介意胡曉的調侃,兩兄弟這麼多年了。我看著胡曉,笑了笑:「你別裝了,這都第幾次了,剛你干李汨那會估計也差不多了把,還這麼大開大合,悠著點啊。」

「放心,沒問題的。」胡曉不在搭理我,低頭吻上了郁姐的嘴,開始最後衝刺。「郁姐,怎麼樣,大JB乾得你爽不爽啊」

「啊~~~胡曉,你好厲害~~好爽」郁姐也在盡情享受,開始肆無忌憚地浪叫。

兩個人故意演戲一般,叫床聲此起彼伏。

「啊~~~好舒服,插我,用力~~~~」

就這樣抽插了幾十下,胡曉忽然鬆開郁姐的嘴,撐起身子,開始大口喘粗氣,下體的動作稍稍緩了一下。

郁姐也感覺到胡曉的異樣,她伸手捏住胡曉的手臂:「胡曉,別射啊,姐姐還沒爽夠呢,快用力。」

胡曉繼續用力抽插,同時大口地喘著粗氣:「郁姐!!!這次是真不行了,別被李淙個王八蛋說中了。」

「嗯~~~人家還要」郁姐知道胡曉已經是強弩之末,也不在勉強,只是希望最後再多享受幾次抽插,徹底放開身體,更加風騷地叫床:「人家要嘛,要你的大JB,胡曉的大JB~~~」

「啊~~~好舒服」郁姐的浪叫簡直驚天地泣鬼神,「人家好爽,胡曉干我啊~~~」

胡曉在郁姐的刺激下,再也忍不住了,「啊!!」同時,胡曉眼睛開始四處亂瞟,我一看知道他小子是在找最後要射在哪。胡曉做愛又一個習慣,就是絕對不射在同一個地方兩次,每次多P,只要再次射精,就一定要找一個新鮮的地方射精。按他的說話,這叫收集占地盤,有一個收集戰利品的感覺。

突然這小子的眼睛和李汨對上了,然後目光慢慢下移,最後停在了李汨的腳上。我笑了笑,然後摟著一旁的淑姐說:「淑姐姐,這下郁姐可要生氣啦。」

「怎麼了?」淑姐有些不解,然後看了看隔壁床的狀況,看到胡曉盯著李汨腳的眼神時,也笑道,「哈哈,確實啊,你們兩都是小變態,偏偏喜歡玩女人的腳,高中的時候李汨可沒少被你們禍害,不過這小騷貨,過了這麼多年,這雙腳到還是一樣,真讓人嫉妒。」

「誰說的,淑姐的妙處也多啊,你那菊花,可是誰都比不了的。」我親了一口淑姐說道。

「討厭~~~」此時的淑姐又恢復了淑女的樣子,一臉害羞的媚態,把頭貼在我胸口嬌聲道。

「啊!!!我射了!!」一旁的胡曉,大叫一聲,然後一把抽出JB,挪到李汨身邊,抓起李汨的腳,一股股精液直接噴射到李汨的腳背上。

李汨此時已經恢復過來,只是還沒有什麼力氣,一直靠坐在床頭,對於胡曉突然的動作,也是反應不及。只看到一股股熱得發燙的精液噴到自己的腳背上。

一邊的郁姐,此時眼裡冒火地盯著胡曉:「胡曉,你個混蛋。」郁姐拿起枕頭狠狠地砸了過去。雖說郁姐知道胡曉快不行了,不能讓自己高潮,但是好歹還是期待男人最後精液的衝擊。結果自己被乾了這麼久,居然在最後關頭被男人抽走,射到了別的女人身上,郁姐實在惱火。

胡曉流氓習性立馬上來了,一個翻身來到郁姐身邊,把郁姐死死壓在床上:「對不起嘛,郁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這人的習慣,李汨這腳實在是太久沒玩過了,一時沒忍住。」

郁姐拚命的掙脫,然後用手狠狠的排在胡曉的悲傷,「啪!」瞬間胡曉背上一個紅紅的手印。胡曉不理這些,低頭對著郁姐的奶頭就含了上去,同時雙手死死壓住郁姐的雙手,讓郁姐動彈不得。

此時郁姐更是惱火無奈,剛剛還在發火,誰知道胡曉個無奈,居然又跑回來玩自己的奶子。心裡明明很生氣,但是乳頭上又有一絲快感。「你混蛋啦,放開我。」

「你不生氣了,我就放開你」胡曉說道,然後又繼續含著郁姐的奶頭,開始舔弄。同時他用牙齒咬住郁姐的奶頭,輕輕撥弄。

這種又痛又爽的感覺,讓郁姐苦笑不得,不管怎麼樣,今天這悶虧是吃定了,而且經過這一鬧,自己也沒心思再做了,只得惺惺作罷:「你個無奈,混蛋,放開我了,我不生你氣啦。」

胡曉一聽,立馬停下來,盯著郁姐:「真的。」

「真的」郁姐沒好氣地說道。

「謝謝郁姐,你最棒啦。」說完,低頭在郁姐胸口狠狠地嘬了個草莓,然後在翻身讓郁姐起來。

郁姐起身,一臉鬱悶的坐到了床邊的沙發上,嘟著嘴,十足的少女態。胡曉看著我,使了使眼色,示意要我去擺平一下。我鬆開了摟著的淑姐,起身走到沙發邊,突然用公主抱的姿勢一把抱起郁姐。

「啊~!!!」郁姐被嚇到大叫一聲,「李淙,你幹嘛」

然後我自己坐到沙發上,把郁姐放在了我的腿上,雙手緊緊地摟著郁姐靠在我的身上。郁姐現在像極了一個被爸爸摟在懷裡的小女生,臉紅彤彤地,特別不好意思:「你幹嘛?」

「沒幹嘛啊,郁姐生氣了,我來安慰一下你嘛。」

「討厭,淑姐還有....還有李汨那小蹄子都看著呢,你也不害臊。」郁姐聲音小極了地說道。

「害什麼臊啊,以後大家一起做~~~的機會還多著呢。」我故意把「做」字拉得特別長。淑姐,李汨聽到我這麼說也都有點害羞,低下了頭。

胡曉到時立馬接茬說道:「對嘛對嘛,大家以後經常要一起乾的嘛。」

「呸,流氓。」三個女人同時淬道。

「嘿嘿,我本來就是臭流氓啊。」胡曉到是臉皮厚,還不在意。

「臭流氓」郁姐也被胡曉這厚臉皮給逗得有點苦笑不得。

我抬頭在郁姐的臉上吻了一口:「好了,不生氣了,我的好姐姐。」

「嗯」郁姐點了點頭,然後看著我:「但是今天最後這一輪,就我一個人沒爽到,下次你們要補償我。」

「好啊,下次我多找幾個壯漢來陪你。」我說道。

「混蛋,說的好像姐姐我是個隨便的女人一樣。」郁姐淬道。

胡曉笑了笑:「郁姐不是隨便的人,但是隨便起來不是人。」

聽到胡曉這麼說,我們也都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

「混蛋。」郁姐起身超胡曉走過去,又要發作啦。

「嘀嘀嘀...嘀嘀嘀...」房間裡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這是酈姐專門給我定的房間,沒有特別的事情,是不會有人打電話過來的。我急忙走了過去,接起了電話:「喂?」

電話那頭傳來酈姐的聲音:「李淙,剛接到消息,過半小時有警察來查房,雖然一般是不會查到我們預留的那幾間房,不過保險起見,你們還是收拾一下,先走吧。」

「好的,謝謝酈姐啦。」

「沒事,你們搞定了給我發簡訊,我會安排人去打掃乾淨的。」

我放下電話,發現大家都盯著我:「沒事,等會有警察來查房,咱們洗洗,撤吧。」

「這酒店還有這本事,連警察查房都能提前通知。」淑姐說道。

「一般警察查酒店,查的都是普通客房,酒店專門預留的房間一般都是給重要人士的,警察不敢隨便查,萬一捅個簍子,可不一定能收場。」

「老大,看來你和這酒店關係不淺啊,以前怎麼沒聽你說過。」胡曉看著我說道。

「以後你就知道啊,我這不也剛回國嘛。」說完,我轉身拍了拍淑姐和郁姐的屁股,「兩位姐姐,帶著這個小騷妹子,一起快去洗洗吧,咱們得走啦。」

「哼」郁姐和淑姐輕輕哼了一句,然後拉著還躺在床上的李汨就往浴室走,「走吧,小騷蹄子,男人啊,幹完就不認帳,趕我們洗澡走人咯。」

李汨一臉尷尬地被兩位大姐拖著去了浴室。

不一會浴室就響起了水聲,還有幾個女人窸窸窣窣地聊天聲。

「你個小騷蹄子,腳還真好看,怪不得那兩個小變態舔那麼開心。」郁姐說道:

「啊...沒....沒有」李汨有些害羞道。

「別不好意思,剛胡曉說的對,以後啊,大家免不了要一起乾了,你還害什麼臊,來讓姐姐看看你這腳,還真漂亮啊。是不是經常讓男人射上面,那精液護膚啊,哈哈」

「你才是呢,歐陽老師,你這對奶子,上面沒少沾精液把。」李汨反駁道。淑姐姓王,郁姐姓歐陽,兩個都是我、胡曉和李汨高中時的老師。)

「你幹嘛,我不就摸下你的腳嘛,你個小騷蹄子,居然捏我奶子。看我不好好整整你。」郁姐好像被襲胸了,在浴室里和李汨鬧了起來。

「不要嘛,郁姐,我錯了。」

「哈哈...你們兩個亂混鬧,你們弄你們的,別碰我啊。」

「王老師,剛看李淙舔你舔那麼開心,讓我也看看嘛。」

「對啊,淑姐姐的屁眼可漂亮了,快把她摁住咯。」

「郁,你別亂來,我捏你奶子」

.......

幾個女人在浴室里也不知道是在嬉鬧,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洗完啦。

我在外面和胡曉相視一笑。

過了許久,三個女人洗完,然後我和胡曉也輪流進去沖洗了一下。大家匆匆穿好衣服,稍稍整理了一下,便一起離開啦。離開前,大家都跟李汨交換了一下號碼,方面以後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