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蓓站在地上,因為興奮的關係使勁喘著粗氣,她的面龐已經因為曹少弼的撫摸而潮紅。性感短裙上的弔帶已經掉了下來,因為丁蓓並沒有帶乳罩,所以一個豐滿的大白乳房掙脫了出來,她的乳頭並不算大,但是因為畢竟已經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婦女了,所以乳頭已經呈褐色。

雖然丁蓓非常注重保養,但是因為年齡的關係,而且她的乳房真的很大,所以有一點點下垂,還向兩邊分開,但是對於一個四十歲的婦女來說,已經非常完美了。她兩條粗壯修長的大腿此時已經叉開,短裙又蓋住了剛才已經被侵犯的隱私部,但是那條性感的黑色蕾絲內褲已經被拽到膝蓋上,陰部現在已經沒有任何遮擋了,這種想像更讓丁蓓顯得動人。

丁蓓本來就有174左右,再加上高跟鞋,站在曹少弼的面前更加的修長美麗,婀娜動人。這時候丁蓓的臉上已經顯現出了怒氣,將黑色的內褲套上自己雪白的髖部,就在她撩起裙子的一剎那,曹少弼又看到了完美的腰腹部。丁蓓一面整理內褲,一面對曹少弼說:「你想幹嗎?」

曹少弼以為她會就此倒在自己的懷裡,下一步就是讓丁蓓的浪屄奉獻給自己的大雞巴了,沒想到卻出了這麼一招,所以她對丁蓓說:「丁姐,你幹嗎呢?你看你穿成這樣,咱倆孤男寡女的在一起,不就是一起滿足一下對方嗎?」

丁蓓剛把內褲重新套回,可惜這是條性感的丁字褲,那條細窄的布條並沒有嵌在會陰部的肉縫裡,而是勒到了大陰唇上,丁蓓感到很難受,所以叉開了她白嫩修長的大腿,用一隻手指伸到了大腿中間修整,這個動作顯得非常的淫蕩,而且曹少弼也在著一剎那看到了丁蓓的陰唇,兩片褐色的大陰唇,很厚,很豐滿,陰唇兩邊還稀疏長著一些細軟的陰毛。

曹少弼發誓,一定要把這個性感白嫩的高個子女人高到手。雖然丁蓓的理智占了上風,但是她畢竟是一個如狼似虎的婦女,她的性慾到了一個女人最高的時期,卻又長期沒有男人的愛撫,所以一受刺激,陰道里馬上就泛濫了起來。當她把蕾絲內褲夾到陰道里的一剎那,已經感覺到內褲已經被浸濕了,她的手上也蹭到了一些自己的淫水。

丁蓓把手指頭伸回來,把群擺弄好,站在地上對曹少弼說:「你不要以為我是一個隨便的女人,這麼長時間沒有男人,我也一樣過來了。有多少男人想得到我,但是我都沒有服從,我是一個從一而終的女人,今天之所以這樣,完全是因為你的要求,我打扮成這樣也是和你手裡我丈夫的證據做交還,而不是我想把身子給你。」

丁蓓頓了頓,繼續說:「如果我不能得到確切的證據說我丈夫在外面玩弄別的女人,就算他永遠不再玩弄我,我也不會把身子交給別的男人的。如果你今天來僅僅是因為想要占有我的話,那麼請你離開。」

曹少弼已經聽出來了,這是一個剛烈的女人,把她的浪屄捅入自己的大雞巴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這樣反而更加刺激。當自己用大雞巴完全占用丁蓓的時候,會有多大的成就感呢?曹少弼依然坐在沙發上,對這個高個子的性感尤物說:「丁姐,對不起,剛才我完全是被你的性感所打動了。我手中當然有證據了,你知道我是怎麼找到你家,又是來幹嗎的嗎?」

丁蓓說:「你不是給我丈夫送禮的嗎?」

曹少弼說:「也可以這麼說,真是有人讓我給你丈夫送禮來的,你知道禮物是什麼嗎?」

丁蓓一臉疑惑:「是什麼?」

曹少弼笑了一下:「就是把你姦污,讓我的的大雞巴捅進你的浪屄里。」 丁蓓嚇了一跳,她完全沒有想到會是這個樣子,她急忙退後一步,說:「為什麼?是誰讓你這麼做的?」

曹少弼說:「武榮華你認識嗎?」

丁蓓說:「認識啊,不是我們幼兒園的老師嗎?30多歲,163左右的身高,長得挺白,但是不太好看。」

曹少弼說,「對了,就是她。」

丁蓓說:「我和她沒有任何冤讎,她自己也有丈夫,為什麼要讓你來占有我呢?」

曹少弼說:「就是因為你的丈夫姦污了她。」

丁蓓說:「不可能,我雖然已經四十多歲了,但是這點自信我還是有的,武榮華怎麼能跟我比呢,我丈夫要是姦污她還真不如回家來玩我呢。」

曹少弼說:「男人對於不是自己的女人往往最有吸引力。雖然武榮華看上去沒有你好,但是她的屁股的確非常肥嫩而且腰也要更細一些。她是我所有見過的婦女當中腰最細的一個,當一個女人有非常細的腰和非常肥嫩的大屁股的時候,那麼她就是一個最完美的尤物了。而且她比起你來更加剛烈,園長在以前玩弄的女人都是自願的只有對武榮華他是強姦的。所以正滿足了他征服女人的願望。」 丁蓓說:「你是怎麼知道的?」

曹少弼說:「很不幸,武榮華在被園長姦污了之後,自己的性生活就一直不滿意,雖然她的性慾變得越來越旺盛,但是丈夫已經不行了,她甚至還勾引了自己的兒子。我在一個偶然的機會把我的大雞巴捅進了武榮華的浪屄里,她完全被我征服了,她現在已經是我的女人了,我當然要為我的女人報仇,有個男人把肌八插入了我的女人的浪屄里,我就要把我的雞巴插入這個男人老婆的浪屄里。」 丁蓓說:「啊?武榮華也讓你占有了?他不僅讓我的丈夫玩弄,還讓你給乾了,真可憐。你別妄想了,你有什麼證據?」

曹少弼說:「當然有,我其實今天來就是想強姦你的,因為你的丈夫強姦的我的女人,所以我當然要強姦他的妻子。但是看到你後,我覺得你真的是一個非常完美的女人,我不想只占有你一次,你應該做我的女人,雖然你和一個已經不能和你房事的男人住在一起,不過沒關係,我隨時可以用自己的大雞巴滿足你空虛的浪屄,你丈夫的雞巴完全可以成為一個擺設。」

「你休想!我今天這樣完全是因為要掌握我丈夫的證據,我是不會成為你的女人的。」

「但是我要是拿出證據來呢?」

「我會按照咱倆的約定,完全重新演繹一遍我丈夫在別的女人身上做過的一切。這也算是贖罪吧,我丈夫怎麼姦污別的女人,就讓別的男人怎麼來姦污我。不管是怎麼樣我都會順從的,但是我絕對不會成為你的女人的。」

「丁姐,你可能還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吧,我這裡可不是只有一些皮毛東西,你丈夫玩弄女人的花招實在太多了,而且他不僅僅是玩,你丈夫的雞巴對你不感興趣,可不代表對別的女人不感興趣。他的雞巴可是插入了別人妻子的浪屄里的。你也可以這樣嗎?」

這句話正說中了丁蓓的想像,她以前認為,不管怎麼說,丈夫在自己身上已經不感興趣這是事實,就算曹少弼有證據,也就不外乎是丈夫讓別的女人手淫,或者摸摸這摸摸那。沒想到曹少弼說自己的丈夫對別的女人仍然還是有能力,而且玩的花樣特別多。

丁蓓這時候心情又有了變化,除了贖罪,更多的還是想報復。自己和丈夫這麼多年,性生活從來都是非常平淡,自己這麼保養自己,完全就是為了丈夫一個人,沒想到他卻把所有的精力給了別人。

既然你玩弄別人的妻子這麼多花樣,那你自己的妻子也就要讓別的男人玩弄了。想到這裡,丁蓓說:「曹少弼,我遵守咱們的諾言,這也算是對武榮華等一些婦女的贖罪吧。我丈夫對別的女人怎樣,我就讓你對我怎樣。」

曹少弼說:「好。」

說著,從包里拿出一張光碟來,對丁蓓說:「丁姐,這是一張『DVD』,裡面有將近4個小時的錄像,完全是你丈夫姦污別的女人的證據,如果按照你說的那樣,你今天可要受罪了。」

丁蓓看著這張DVD,心裏面突然有種悵然若是的感覺,自己為丈夫保持了20多年的貞潔在今天就要失去了。她默默的說,丈夫,並不是我對你不忠,而是你對別的女人實在是有罪,我是在替你贖罪啊,你姦污別人妻子有沒有想過,當別的男人把雞巴插入你妻子的嫩屄當中的時候嫩屄的時候你會是怎樣的感覺? 丁蓓知道,今天自己已經一年多空虛的浪屄里不僅要有大雞巴的侵入,可能還會是一場持久的性戰。丁蓓已經完全被未知的未來所吸引了,她不知道曹少弼會對他怎樣,或者說,她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對別人的妻子做了些什麼,更重要的是,她不知道曹少弼的大雞巴有多麼的厲害,會不會讓自己如狼似虎的慾望完全被滿足。

曹少弼這時候起身打開電視,把盤放進了DVD機中,然後坐回沙發上,看著還站在地上的丁蓓對她說:「丁姐,坐到我身邊吧,一會咱倆就要像夫妻一樣了,咱們倆會完全赤裸著抱在一起,做著夫妻才能做的事情,我的大雞巴已經硬了,它一會將插入到你濕潤的浪屄里,現在也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丁蓓看到電視已經開開,一會自己丈夫的所作所為就將出現,自己也不要硬撐著了。她輕輕的走到曹少弼身邊,她家是一個轉角沙發,曹少弼坐在沙發轉角的里側,丁蓓坐在轉角的另一側,這樣,丁蓓身體的一切都被曹少弼看得清清楚楚了。

丁蓓坐在沙發上,坐下的時候輕輕掀起了裙子的後擺,她雪白的臀肉接觸到了沙發的皮面,冷冷的感覺讓她一激靈,已經滾燙的陰部被降溫了一下,然而想到一會將看到丈夫姦污別的女人,曹少弼也會姦污自己,她的陰道里又忍不住有一股熱流湧出,從那蕾絲的小布條中潤出,流到了沙發上。

丁蓓挺直腰身坐在沙發上,兩隻豐滿的大乳房挺立著,纖細的腰肢和豐腴的大屁股緊貼著沙發的靠背。她將一條粗壯的大腿抬起,搭在另一條雪白修長的大腿上,下面的那條大腿自然的向一個方向傾斜,兩條大腿緊緊的貼在一起。這是典型的辦公室女郎的坐姿,顯得既端莊又嫵媚。

以往這種坐姿都是給人一種高高在上的氣質,但是此時這種性感的姿勢是馬上就要被自己占有的丁蓓,顯得更加的性感和美麗。更主要的是,這種坐姿就算對於那些腿比較細的女人來說,都能把小腿肚擠出來,對於丁蓓這種小腿非常粗壯的女人來說,這種坐姿把小腿的肉感更加現露無疑。

只見丁蓓的小腿上,柔軟的小腿肌肉被完全的擠了出來,顯得非常的粗,甚至比大腿還要粗。潔白修長的小腿上,凸出一塊像麵包一樣的肌肉,丁蓓的小腿非常乾淨,一根腿毛都沒有,不過因為她長期站講台,以前又學過跳舞,所以,她的小腿非常的粗壯,甚至可以看到肌肉的條紋和一些暴起的血管。

如果對於一般人來說,這樣粗的小腿無論如何不能稱得上是完美,但是對於喜歡腿粗壯的曹少弼來說,丁蓓的粗壯雪白的小腿簡直就是最完美的體現。丁蓓的腿與曹少弼只有咫尺之遙,曹少弼順勢把手放在了丁蓓的腿上,輕輕撫摸著,然後對丁蓓說:「丁姐,我摸摸你的腿你不介意吧。」

丁蓓沒拒絕,也沒有回答他,而是說:「曹少弼,你覺得我的腿好看嗎?」 「當然了,多漂亮的腿啊。」

「可是我覺得我的腿太粗了,尤其是小腿,比別的女人差不多有一倍粗,我丈夫以前總是說我的小腿像蘿蔔,而且太粗了,他不喜歡。」

「丁姐,這是每個人的欣賞角度不同,我就喜歡小腿粗的女人,因為只有成熟的婦女才有粗壯的小腿,粗壯的小腿代表著性慾的旺盛和性器官的成熟,我喜歡玩弄婦女,更喜歡在我壓在婦女兩腿中間,將大雞巴插入她們濕潤的浪屄的時候,她們粗壯的小腿夾著我的感覺。」

「曹少弼,你真是一個奇怪的人,我一直都對我的大粗腿不滿意,沒想到你還喜歡。好吧,姐就成全你,讓你玩玩。」

說著,丁蓓將上面的一條腿伸出來,搭在曹少弼的身上,因為丁蓓已經很久沒有性生活,所以大腿並沒有像其他婦女那樣叉開,而只是稍稍叉開一些,小腿向外撇著。更加的嫵媚動人。丁蓓將搭在曹少弼身上的腿又向前伸了一些,她的小腿外測已經碰到了曹少弼的大雞巴,丁蓓能夠感覺到,這根大雞巴非常的燙,而且非常大,遠比自己丈夫的雞巴要優秀很多。

丁蓓心中一喜,今天要好好做一回女人了。曹少弼如獲至寶一樣玩弄著搭在身上丁蓓雪白修長卻又非常粗壯的大腿,丁蓓小腿上的肌肉非常的柔軟,而且皮膚雪白,非常細膩,曹少弼將丁蓓的小腿抬起,那些肌肉送送的搭在下面,像裝了水的氣球一樣,然後,他又把丁蓓的小腿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輕輕的撫摸著,丁蓓的小腿更顯得粗壯。

這個小腿的肌肉完全攤開,雪白雪白的,而且丁蓓的腳脖子也非常的粗,曹少弼把丁蓓的高跟鞋脫下來,從腳到大腿一直撫摸著。丁蓓看著曹少弼對自己的腿真的非常欣賞,非常高興,對曹少弼說:「沒想到我這個人人都不喜歡的大粗腿到你這裡倒成了寶貝了。」

曹少弼說:「當然,丁姐,只要是你的,我都喜歡。」

丁蓓說:「是嗎,你再看看。」說著,丁蓓把腳尖翹起,小腿上崩足了勁,小腿上的肌肉完全繃緊了。

曹少弼看到丁蓓的小腿依然雪白而修長,但是此時卻變得非常的硬,而且從腳脖子一直往上,出現了一條條明顯的肌肉條,整個小腿也比以前更粗壯了。曹少弼實在受不了了,掏出了自己的大雞巴,輕輕的拍打著丁蓓細膩雪白的粗壯的小腿。對丁蓓說:「丁姐,你的小腿真粗,我就喜歡腿粗的女人,一會你一定要額外送我一個禮物。」

丁蓓看見曹少弼掏出的雞巴不禁嚇了一跳。足足有15厘米,自己的丈夫簡直不能相比。大雞巴已經呈紅色,硬硬的挺立著,滾燙的雞巴一下下在自己小腿上敲打著,丁蓓能感覺到來自男人的火力。想到這裡,她的陰道里又分泌出來一股淫水,灑在了沙發上。丁蓓看著曹少弼的大雞巴說:「曹少弼,你想讓我給你什麼特別的禮物?」

曹少弼說:「你的小腿簡直太棒了,這麼粗,而且還柔軟細膩,我一會想要你用小腿夾住我的大雞巴,給我腿交。」

丁蓓說:「我可不知道什麼是腿交。」

曹少弼說:「那是別人都沒有像你這樣粗壯而又柔軟的小腿,所以別人才不能嘗到著美麗的滋味。園長在肏屄別的女人的時候完全沒有想到這點,你也一定沒有試過吧,怎麼樣呢?」

丁蓓看著曹少弼的大雞巴一下下拍打著自己粗壯的小腿說:「我丈夫最不喜歡的就是我的小腿了,總嫌太粗了,他在外面怎麼會找一個大粗腿呢?我一直對自己粗壯的小腿非常不滿意,沒想到到你這裡到成了寶貝了,說實話,我雖然已經40歲了,但是之前只和丈夫一個人性交過,所以,我也不知道自己小腿被肌八捅是什麼滋味,聽上去倒不錯了。不過我答不答應還得看你一會的表現了。」 說著,她把自己的腿又向前伸了一下。曹少弼一隻手握著大雞巴在丁蓓粗壯雪白的小腿上蹭著,另一隻手不停的在丁蓓粗壯的小腿上撫摸著,輕輕的捏著,而曹少弼的目光,早就順著丁蓓雪白修長的大腿看到了盡頭。丁蓓一條腿搭在曹少弼身上,另一條腿自然的彎曲著,她的粉紅色短裙已經撩起,自己最隱私的部位完全暴露在曹少弼淫穢的目光里。

她的大腿根部和大屁股完美的連在一起,屁股中間是一條蕾絲的細繩。丁蓓陰阜上烏黑的陰毛有很多已經順著內褲挑了出來。會陰部的那條布條更不起什麼作用,完全深深的嵌在了丁蓓肥厚的陰唇里,他能看到丁蓓淺褐色大陰唇上稀疏的陰毛,以及濕潤的陰道。在陰道部位的內褲已經被完全浸濕,淫水順著陰道流到屁眼上,然後又沾到了沙發上。

曹少弼不能相信這個完美的高個子婦女這麼輕易就已經屈服,一會自己的大雞巴甚至要和她完成最親密的性交,曹少弼的大雞巴情不自禁的又硬了一下。 這時候,電視上開始出現了畫面,一看就是偷拍。現在鏡頭中只有一個人,不是別人,正是丁蓓的丈夫。一會,有個女人進來了,是武玲,一會,自己的丈夫就開始輕薄武玲,武玲先是反抗,丈夫在她身邊說了點什麼,武玲就脫下了衣服,雙手伏在桌子上,厥起大屁股,丈夫站到武玲的身後,把她的裙子掀開,然後也脫下自己的褲子,掏出雞巴在武玲的身後抽動著。

丁蓓知道,自己的丈夫的雞巴已經插入了這個女人的陰道里,她正在被自己的丈夫姦污著。一會,丈夫使勁向前頂了了幾下,武玲把裙子提好,哭著跑了出去。鏡頭一轉,又是自己的丈夫,一會,又一個婦女進來了,她的皮膚很白,身材也很苗條,大約30歲左右,進到辦公室一會,便跪到丈夫的下面,把丈夫的雞巴掏出來,給丈夫口交。

然後,自己又把裙子掀起來,露出又肥又大的屁股,坐在丈夫的身上,使勁蠕動著,一會,丈夫的雞巴捅那個婦女的速度越來越快,那個少婦突然從丈夫的身上跳起來,丈夫硬邦邦的雞巴里一下子竄出了精液。那女的拿出一張紙,丈夫在上面簽了個字,就走了。這段錄像中,自己的丈夫大約乾了10多個女人,丁蓓看得又氣憤又渾身燥熱無比。

怪不得丈夫這麼多年都沒有和自己做愛了,原來他在外面竟然姦污了這麼多別人的妻子,園裡哪個老師估計都被丈夫姦污過了,哪一個不比自己年輕,哪一個不比自己漂亮。

想到這,又傷心起來。曹少弼順勢將丁蓓高挑成熟的身體摟在懷裡,摸著丁蓓渾圓肥嫩的大屁股,對她說:「丁姐,有這麼個丈夫你又何必還保守貞潔呢,其實是武玲讓我來姦污你的,她被園長姦污了,就想著個人來強姦園長的妻子。我不想這麼做,我更希望你是自願和我做愛的。」

說著,曹少弼伸出手挑開丁蓓的丁字褲,把手伸到了丁蓓的大腿之間。丁蓓稍稍叉開白嫩的大腿,曹少弼伸出一根手指,順著丁蓓肥嫩的陰唇捅進了她的陰道里。丁蓓已經有很長時間沒有性生活了,哪裡受得了一個小伙子把手伸到自己的浪屄里。

丁蓓一下子沖開了慾望的閥門,緊緊抱住了曹少弼,她粗壯的大腿使勁的叉開,讓曹少弼的手指能在自己早已濕潤的陰道里進出自由。丁蓓高挑的身子柔軟的靠在曹少弼的身上,肥嫩成熟的大白屁股使勁往上頂著。

她輕聲的對曹少弼說:「啊,啊,曹少弼,你太棒了,我,我需要你,我的丈夫在外面玩弄別人的妻子,那我怎麼就不能讓別的男人糟蹋他的妻子呢?曹少弼,你好好對我,阿姨會滿足你的,我已經很久沒有嘗到男人的滋味了。」 丁蓓淫蕩的把自己成熟白皙的身體交給曹少弼盡情玩弄,她也讓曹少弼叫她阿姨,一個是因為她比曹少弼要大10多歲,另外她要感覺一下被亂倫的感覺。丁蓓知道,自己單位里有很多和她差不多的中年婦女都有和自己兒子亂倫的經歷了。

丈夫已經不行了,兒子正是青年,婦女們又是狼虎之年,在自己的丈夫得不到滿足,又不好意思偷漢子的時候,也許是看到兒子洗澡,也許自己被兒子偷看著,一來二去婦女們騷乎乎濕乎乎的淫浪屄里就插入了兒子的雞巴。丁蓓實在接受不了自己偷漢子的事實,所以寧願自己被小輩亂倫。

丁蓓靠在曹少弼的身上,曹少弼把手指捅進她的陰道里。她那久久不被滿足的陰道馬上竄出了一股淫水,隨著曹少弼手指頭的抽插而向外湧出。丁蓓兩條修長又粗壯的大腿使勁叉開著,肥大的屁股不停的向上頂著:「曹少弼,啊,阿姨的下邊,好癢啊,啊,你的手指捅得我好舒服。啊,阿姨,是個淫蕩的女人。」 丁蓓一邊叉開著雙腿,讓曹少弼手指在陰道里來回抽插著,自己的手也伸到私部,伸出一根手指輕輕的撥弄著已經勃起的陰蒂。曹少弼看著無力靠在自己身上的丁蓓,真沒想到這個身材高挑氣質又高貴的園長夫人會脫光了衣服,讓自己的手指在她濕潤的陰道里捅進捅出。

丁蓓的陰部和其他中年婦女一樣,已經呈褐色了,肥厚的陰阜上長滿濃密烏黑的陰毛,陰毛分布呈倒三角型。大腿跟的嫩肉又白又嫩,到了陰唇那裡突然變成暗褐色,兩片陰唇從陰道口伸出,也已經是褐色的了。丁蓓的陰唇不是很大,也不是很厚,可能是因為很久沒有性交的關係吧。

曹少弼看著手指在丁蓓這個性感的中年婦女的陰道里抽插著,向外突出的小陰唇緊緊包著曹少弼的手指。丁蓓一雙淫蕩而性感的丹鳳眼半睜半閉著,雪白的裸身在沙發上輕輕扭動著,每一次手指的動作都能讓她淫叫不止。

丁蓓把一條腿踩在地上,另一條腿搭在曹少弼的腿上,「曹少弼,我的乖兒子,我的好丈夫,阿姨的浪屄快受不了了。你不是願意看阿姨的大粗腿嗎?阿姨就讓你玩我的大粗腿。」

丁蓓粗壯白皙的粗腿就搭在曹少弼的身上,因為丁蓓個子很高,所以大腿也很修長。腿白白的,沒有一點雜質,小腿也非常光滑,腿毛很少。曹少弼把丁蓓粗壯的腿蜷起,大腿向上抬著,粗壯的小腿和大腿並在一起,讓小腿兩邊的肌肉擠壓到兩邊,看上去又粗又肥。

曹少弼伸出一隻手在丁蓓粗壯的小腿上摸索著,腿上的皮膚很好,一點都不像中年婦女。丁蓓的浪屄被曹少弼捅著,粗壯的小腿隨著陰道的緊縮而輕輕抖動著。丁蓓肥大白嫩的大屁股一直在不停的扭動著,這個饑渴的中年婦女終於得到了一個真正的男人。

曹少弼看著丁蓓柔軟白皙的裸身,潮濕充血的陰部,肥大渾圓的屁股,豐滿的大乳房,還有兩條粗壯的小腿,曹少弼真恨不得馬上就騎在丁蓓身上,把大肌八使勁的插到她濕乎乎的浪屄里,但是這樣的女人就要盡情的玩弄她,才能讓她體會到做女人的樂趣。

曹少弼插在丁蓓肥厚陰道里的手指開始加快抽動,丁蓓感到了這點:「曹少弼,啊,你,你捅得再快一點,阿姨騷乎乎的浪屄裡面癢死了,你摳得再狠一點啊。」

曹少弼換了個姿勢,把丁蓓鬆軟的身體靠在沙發上,把她兩條粗壯的大腿使勁叉開,自己跪在了地上,丁蓓那個中年婦女特有的陰部完全暴露在曹少弼的面前,她已經四十歲了,兩瓣肥嫩的小陰唇垂在肥厚的大陰唇中間,整個陰部都已經變成褐色了。雖然她的丈夫干她的次數很少,但是這些年自己手淫也對陰部刺激很大。

小陰唇上端的陰蒂已經探出頭來,陰蒂像一顆珍珠一樣,粉紅散發著光澤。整個女人的陰道隨著小陰唇像兩邊分開而張開了,裡面粉紅色的嫩肉因為受到男人的刺激而緊縮,狼虎之年婦女的淫水像小溪一樣從陰道里流出,順著肥大的屁股流到了沙發上。

曹少弼伸出手指,輕輕的插到丁蓓的陰道口,褐色凸出的小陰唇一下子包住了,還沒等曹少弼往裡捅,丁蓓的大屁股使勁一頂,手指一下子被浪屄吞沒了。 丁蓓不斷頂著自己寬大的肥屁股說:「曹少弼,快使勁捅我那裡,阿姨的騷屄里好痒痒啊,啊,啊,使勁啊,啊,曹少弼,你在幹嗎?哦,哦,太舒服了,啊,阿姨不行了,啊,你不要舔了,啊,啊,阿姨的浪屄受不了這刺激,啊,快停下。啊,啊。」

丁蓓叉開著大腿,像蹲著一樣暴露著自己的陰部,兩隻腳踩在沙發上,小腿被擠壓的更加粗壯而性感,腿兩邊肥嫩的肌肉完全鼓起,兩塊肥大的腿部肌肉輕輕顫抖著。曹少弼緊緊抓住丁蓓粗壯的小腿把頭湊了過去,伸出舌頭舔著她的陰蒂,丁蓓馬上就跟瘋了似的,大屁股使勁往上頂,腦袋也左右亂晃著,嘴裡發出含糊不清的浪叫。

曹少弼在舔她陰蒂的同時,手指開始在她陰部使勁的抽動。他把手指完全拔出來,然後又使勁的全根沒入,每一次動作都能把丁蓓細嫩的陰道帶出來。丁蓓是一個如狼似虎的中年婦女,很長時間沒有嘗到男人的滋味了,自己手淫的時候也是很輕的揉揉陰蒂就能達到高潮,被曹少弼這麼一刺激,馬上就不行了,渾身鬆軟的灘在沙發上,雪白的胸部不停的起伏著。

她使勁叉開雙腿,伸出兩條粗壯白皙的小腿,一下子把曹少弼的頭夾到大腿中間。這塊隱秘的部位在此之前還只屬於丈夫一個人,沒想到現在竟然鑽進了一個男人的頭。丁蓓把曹少弼的頭使勁往自己陰部上按,同時把渾圓的大白屁股使勁向上頂著,好讓曹少弼更好的糟蹋自己。

「曹少弼,啊,啊,阿姨,阿姨受不了了,你好棒,我想讓你捅,我的浪屄騷吧。阿姨雖然已經四十歲了,但是浪屄也很緊的,你的大雞巴插進去會很舒服的,啊,曹少弼,你好棒,舔,舔我的小豆豆,啊,啊,太舒服了。啊,快快,啊,阿姨裡面開始發麻了,啊,好舒服,阿姨快到了,你不要停,使勁捅我啊,啊,啊。」

曹少弼的頭被丁蓓緊緊按在她濕乎乎的浪屄中間,滿臉都蹭上了她的淫水。兩條粗壯的小腿緊緊夾著曹少弼的頭,因為丁蓓的小腿實在太粗了,夾得曹少弼都有點投不過氣來了。曹少弼想,中年婦女可真不是隨便就能玩得,她們大多都是性慾旺盛而又得不到滿足得女人,如果遇到一根粗壯得大雞巴,那濕乎乎得騷屄能給夾斷了。

曹少弼感覺丁蓓肥大得屁股像自己的臉部頂來,一下下的,越頂越使勁。這時丁蓓開始大聲的浪叫起來:「啊,啊,曹少弼,快,快捅我那裡,啊,啊,我好久都沒有被男人捅了,啊,啊,好舒服,曹少弼,你好棒。」

曹少弼的臉就貼在丁蓓濕潤的婦女浪屄中間,就在半小時前,丁蓓還像是長輩一樣接待曹少弼,此時她卻叉開大腿將自己的陰部完全暴露在曹少弼的面前,而且還讓曹少弼舔她的陰蒂,讓曹少弼的手指在自己的陰道里自由進出。

曹少弼決定要把丁蓓帶到高潮了,他用舌尖快速掃著丁蓓紅嫩的陰蒂,已經淫蕩無比的丁蓓馬上抓住他的頭髮,把大屁股使勁頂著。曹少弼又伸出中指,順著丁蓓陰道上壁捅了進去,他感覺在碰到一個小突起的時候,丁蓓粗壯的小腿使勁顫了一下,他知道,這就是這個婦女的G點了。

曹少弼使勁按住丁蓓的G點,手指不停快速的顫動著,所有的刺激全部都集中在丁蓓的G點上。丁蓓以前手淫的時候都是刺激陰蒂,丈夫捅她的時候也沒有感覺在陰道裡面會這麼的舒服,她一下子發瘋了似的,渾身因為興奮而變得潮紅起來,兩條修長的大腿叉開,伸直,粗壯的小腿緊繃著,她的陰唇使勁向外翻開來,肥大的屁股因為興奮而不停的顫抖。

丁蓓在曹少弼強烈的刺激下很快到達了高潮,她把肥大渾圓的屁股使勁向上頂著,然後懸在空中一動不動的,兩隻手緊緊抓住曹少弼的頭,嘴裡發出了壓抑已久的尖叫。曹少弼還在舔著她的陰蒂,突然感覺她的陰道里傳出一股熱流,他趕緊把手指拔出,只見,從丁蓓翻開的陰道里,噴射出一股濃濃的淫水,淫水噴了曹少弼一臉,丁蓓射出淫水以後,渾身一下子軟了下來,無力的躺在沙發上。 曹少弼從地上站起來,坐在丁蓓身邊,看著她性感又高大的裸體。丁蓓一動不動的躺了有三分鐘,才睜開她那雙迷人的眼睛伸出手緊緊抱著曹少弼說:「曹少弼,阿姨從來都沒有這麼幸福過,我剛才就像是飄到天上了一樣,好舒服。我是第一次達到這麼強烈的高潮,曹少弼,你真棒,用手指就能讓我這樣,一會大雞巴捅進來的時候,我還不知道要怎麼樣呢。」

曹少弼說:「阿姨,你一會就要更爽了,別耽誤時間了,讓我的大雞巴好好的慰勞一下你饑渴的浪屄把。」

丁蓓費力的從沙發上坐起,說,「曹少弼咱倆去臥室里干我吧。」

說著,丁蓓站起來走在曹少弼前面。曹少弼看著前面這個高個子婦女性感的裸身,圓潤稍有些寬的肩膀,倒三角型的後背,柔滑的腰肢,還有那向上翹起,肥大渾圓的大白屁股,呈現出的是最完美的中年婦女性感的身體。

丁蓓兩條腿十分修長,而且非常白皙。大腿很筆直,小腿顯得非常粗壯,像個粗大的蘿蔔一樣。腿上的肌肉隨著走動而拉起一條條的肌肉絲,看上去小腿更粗。可能是因為做老師要長期站著的原因吧。

一般男人可不喜歡這麼粗得離譜得小腿,但是曹少弼喜歡,他決定了,一會進到臥室里,第一個要做的就是要讓丁蓓給他腿交,他要用大雞巴吧丁蓓粗壯的小腿玩弄了。曹少弼看著丁蓓高挑的裸體,兩個人走進了臥室。丁蓓赤身裸體的站在曹少弼面前,看著這個將要把自己糟蹋的年輕人。

她對曹少弼說:「曹少弼,阿姨今天就把身子交給你了,我雖然性慾旺盛,但並不是一個隨便的女人,就算你的雞巴再大,也不會讓我屈服。因為我丈夫在外面玩弄太多的女人,作為妻子,我要給你回報。他玩弄別人妻子的身體,自己妻子就要被別人玩弄。」

說完,轉身把臥室的門關上坐在床邊,兩條修長粗壯的腿稍稍向兩邊分開,白皙修長的裸體非常誘人,丁蓓雖然風韻猶存,但是畢竟是40歲的女人了,兩隻豐滿的大乳房稍稍下垂著,兩粒褐色的乳頭已經堅挺,證明她已經起性了。丁蓓的腰肢還算纖細,大約有2尺2寸左右,小腹上已經有了些墜肉,但是皮膚依然緊皺。

渾圓豐腴的大屁股坐在床上,腰肢輕輕扭動,顯示出一個成熟女人最誘人的風姿。修長白嫩的大腿輕輕叉開著,雪白的大腿中間一團烏黑的陰毛顯得非常醒目。曹少弼順著大腿根能隱約看到丁蓓褐色的陰部,丁蓓兩條粗壯渾圓的小腿搭在床邊,小腿上的肌肉被擠壓得看上去更加粗壯。

曹少弼看到丁蓓淫蕩誘人得裸體,恨不得馬上掏出雞巴插到她成熟濕潤得陰道中,但是丁蓓粗壯白嫩的小腿,決定先要讓她給自己腿交。曹少弼把丁蓓扶上床,丁蓓躺在床上,豐滿的大乳房搭在身體兩邊,兩條腿非常自然的蜷起叉開,像平時一樣等待著大雞巴的插入,只不過這次是一個不熟悉的年輕人,而不是自己的丈夫。

曹少弼把衣服脫光,也上了床。丁蓓看到曹少弼胯下這麼粗壯的大雞巴,忍不住把手伸了過去,對曹少弼說:「曹少弼,你的雞巴怎麼這麼大?我丈夫的肌八差不多也就是你的一半,這麼粗壯的大雞巴捅進我那裡,我會受不了的。」 「阿姨,沒關係的,你是個婦女,已經被人乾了將近20年了,我的雞巴再粗你也受得了的。我先不捅你的屄,我要先干你粗壯的小腿。」

丁蓓沒聽說過還有男人喜歡玩腿的,而且,自己一雙粗壯的小腿一直是塊心病。本來自己的身材是非常棒的,一米75的高個,兩隻乳房堅挺又豐滿,雖然已經步入中年,但是因為經常鍛鍊,腰肢還是依然柔美纖細。

她的屁股是自己最驕傲的地方,不僅很寬,和腰肢連在一起形成了最誘人的女性誘惑,而且屁股非常肥厚,兩瓣雪白的臀肉向上翹著,走起路來隨著腰肢扭動,大屁股也一扭一扭的,夏天的時候,她總愛穿包裹住臀圍的長裙,一路上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回過頭欣賞自己渾圓豐滿的大屁股。

對於一個40歲的女人,還有男人對自己的身體產生慾望,是多麼值得高興的事啊。就是自己一雙腿,讓丁蓓覺得有點無地自容。她的兩條腿修長而白皙,大腿並不是很粗,說她是模特的身材一點都不過分,可惜因為長期站在講台上,小時候又學習過體育,讓她的小腿比一半女人粗壯很多。

不僅如此,她小腿上的肌肉還非常發達,平時躺著還好,只要站起來,小腿上馬上形成一條條的肌肉,看上去很粗壯,雖然丁蓓沒有腿毛,皮膚也很白皙,但是有這樣一雙粗壯又圓滾滾的小腿,實在讓她費勁了心思。她的丈夫經常拿她粗壯的小腿說事,說她是個勞累命,長著這麼粗的小腿只適合干體力活。她也嘗試過減少腿上的肌肉,沒想到越減越多。

她對於自己粗壯的小腿也非常不滿意,所以當曹少弼說要用雞巴捅她的小腿的時候,她本能的把腿收了收,對曹少弼說:「曹少弼,阿姨讓你玩弄了,但是你不能恥笑我,我知道我的小腿很粗,你們男人都不喜歡,但是你不應該說這樣的話來刺激我。」

曹少弼一把拽住她收回去的小腿,輕輕肉捏著腿上鬆軟的肌肉,對丁蓓說:「阿姨,可能別的男人不喜歡,但是我最喜歡的就是小腿粗壯的女人,我玩弄過園裡兩個女人了,一個是楊倩、一個是武榮華,她們的小腿都是特別粗的女人。尤其是楊倩,她的小腿就像是粗壯的蘿蔔一樣,我想著把雞巴捅到她的陰道里,手輕輕捏著她粗壯的小腿,我就異常興奮。」

「阿姨,你的這雙粗壯白嫩的小腿正是我夢寐以求的。如果你的腿不粗我還不願意玩呢。粗腿就像是你們女人的大屁股、厚陰唇一樣,會給我雞巴更大的快感。」

丁蓓聽曹少弼這麼一說,漸漸放鬆了自己的雙腿。她問曹少弼:「我反正已經答應讓你玩弄我了,陰道都讓你捅了,小腿還怕什麼。可是,你怎麼弄我的腿呢。」

曹少弼不說話,讓丁蓓躺好,兩條腿叉開,把小腿蜷起來。他跪在赤裸的丁蓓的身邊,一手握著自己的大雞巴,一首抬起丁蓓粗壯的小腿,他把雞巴夾在丁蓓大腿和小腿之間,然後讓她把腿蜷縮得更緊一些。她粗壯肥嫩的腿里就夾住了曹少弼的雞巴。

在曹少弼把雞巴放在她腿上的一霎那,感覺到了他大雞巴的熱力。想著一會兒要被這根大雞巴捅入陰道,丁蓓的浪屄里一下子又湧出了淫水。曹少弼跪在床上,手捧著丁蓓粗壯白皙的小腿,雞巴就夾在她柔嫩的腿里,不斷用雞巴捅著。曹少弼的雞巴很長,差不多有20厘米,但是插到丁蓓的腿中間,只露出了一截龜頭。

丁蓓柔軟肥嫩的小腿把他的大雞巴緊緊包裹住。曹少弼使勁的在丁蓓白皙的小腿間摩擦著自己的雞巴。丁蓓躺在床上,看著曹少弼幹著自己粗壯的小腿,龜頭露在外面,其餘的部分全部都包裹在自己粗嫩的小腿里。沒想到自己一直自卑的粗腿竟然有人這麼的喜歡。

曹少弼一邊享受著丁蓓粗壯的小腿,一邊看著丁蓓白皙性感的裸體。她的兩條腿叉開很大,一條腿讓自己的大雞巴捅著,另一條腿伸直了放在床上。小腿上的肌肉放鬆著平攤著,顯得也非常的粗壯。丁蓓寬寬的跨部輕輕的扭動著,曹少弼大雞巴的熱力順著自己粗壯的小腿遍布全身。

曹少弼把雞巴插在丁蓓粗壯的小腿和大腿之間,不停的抽動著,一邊看著已經起性的丁蓓,說:「阿姨,我雞巴在肏著你粗壯白皙的小腿,你的腿真的太棒了,又肥嫩又柔軟,我的雞巴被你小腿上豐厚的嫩肉包裹著,真是很舒服。你也別閒著了,我捅你的小腿你也一定很難受了,自己先手淫吧。」

「丁蓓看著自己粗壯的小腿被曹少弼的大雞巴幹著,自己的陰道里早已經春潮泛濫了。聽到曹少弼讓自己手淫,急忙迫不及待的把手伸向下體。她熟練的扒開自己突出的陰唇,用中指輕輕的在陰道口摩擦著。然後,她把手指塞進嘴裡,舔濕潤了,用手指肚輕輕觸碰著自己已經挺立的陰蒂。性感的跨部馬上淫騷的向上頂起來。」

「啊,啊,曹少弼,你真棒,阿姨的大粗腿一直不好意思展示,你卻當成寶貝一樣,阿姨的腿雖然粗,但是肉也很嫩的。你的雞巴在裡面好舒服。看阿姨現在多淫蕩,自己脫光了,讓男人捧著自己粗壯的小腿肏著,自己還要給你手淫。你看啊,阿姨平時就是這麼手淫的。」

說著,丁蓓把手伸到自己的跨部,用手指扒開兩瓣肥厚的陰唇,伸出中指捅到自己已經濕乎乎的浪屄當中不斷的抽插著。

丁蓓粗壯的小腿享受著男人大雞巴的抽插,浪屄里隨著手指的抽動不斷的湧出淫水,中年婦女在性慾上是非常強的,丁蓓自己手淫的時候下體就已經完全起性了,兩瓣肥厚的陰唇向外翻出,手指從陰道裡帶出的淫水泛起白沫粘在她褐色的陰唇兩邊,白嫩的大屁股不斷的扭動著,夾著曹少弼雞巴的大粗腿輕輕的抖動著。

「啊,啊,曹少弼,你的雞巴好大,好熱,阿姨是不是很淫蕩啊?啊,啊,我都是別人的妻子了,還要被別的男人糟蹋,讓男人玩弄自己的身子,還自己手淫,啊啊,阿姨的陰道里太痒痒了,快,快把你的大雞巴插進來吧。」

「阿姨,你不是忠於你的丈夫嗎,我的雞巴只是在你粗壯的小腿上插了一會兒,你的陰道還是乾淨的,現在反悔還來得及。」

「他那個大混蛋,阿姨就讓別人的大雞巴插進來,讓他當王八。讓他也知道自己老婆被別人乾的滋味。阿姨受不了了,你的雞巴太大了,快插進來啊,啊,啊。」

曹少弼看著全身赤裸的丁蓓,她的個子高高的,橫躺在床上顯得更加誘人,女人成熟的曲線一覽無遺。丁蓓的皮膚很白,除了乳房稍稍下垂一些之外沒有一點衰老的跡象。丁蓓是典型的風韻猶存型,大高個,身材勻稱,皮膚潔白,兩隻乳房因為多年的揉搓變得非常豐滿。渾身圓潤無比,女性特徵非常好。

寬寬的跨部展示了她最女人的一面,後面翹起肥嫩渾圓的大白屁股更是吸引每一個男人的大雞巴。她的腿很長,大腿勻稱,小腿更是粗壯渾圓。兩條修長而粗壯的小腿一條伸在床上,另一條緊緊彎曲,小腿上肥嫩的肌肉擠在一起,顯得又粗又動人。

曹少弼的手緊緊握著丁蓓粗壯細嫩的小腿,大雞巴就插在她小腿和大腿中間的縫隙里,隨著雞巴的抽動,丁蓓粗壯柔軟的小腿上的肉被來回運動著。

「阿姨,我的雞巴還沒過癮呢,在你這麼粗的小腿上弄了半天了,雞巴都乾了,你幫我口交吧。」

「啊,啊,我的曹少弼,我的好兒子,你要叫我媽媽我就給你口交。」

丁蓓雖然很守貞潔,但是她性感的身體註定了她是一個淫亂的女人,丁蓓最喜歡的是亂倫,因為小時候曾經看到哥哥的大雞巴插到自己母親的陰道里,吧母親乾的死去活來,就算父親也沒有帶給母親這麼大的快樂,所以在丁蓓印象中,讓自己的晚輩干自己會更刺激。

如果丁蓓生的是個兒子,加上她這麼性感柔美高挑的身子,估計她早就是兒子的女人了。所以,她可以讓曹少弼任意糟蹋自己,但是必須是母子性交。曹少弼雖然喜歡中年婦女,但是自己的母親還從來沒幹過,她的母親也是一個漂亮的女人,只可惜很保守,這回聽說丁蓓要他叫媽媽,更激起了曹少弼的性慾。 他看著床上這個淫蕩赤裸的中年婦女,和自己的母親倒也有機分相似之處。於是說,「媽媽,你的小腿真粗,把兒子的大雞巴夾得好緊,讓兒子的雞巴捅進你的嘴裡把,媽媽,給兒子舔雞巴。」

丁蓓聽到曹少弼這麼叫自己,忙說:「我,我的好兒子,媽媽脫光了衣服給你手淫,還不嫌媽媽淫蕩嗎?媽媽的浪屄就是你雞巴的小窩,快把你的大雞巴從我的粗腿里拿出來,媽媽要給你口交,好兒子,我的大雞巴,媽媽的浪屄里都濕透了,一會得狠狠的乾媽媽啊。」

曹少弼把雞巴從丁蓓雪白粗壯的小腿中抽出來,她肥嫩的小腿上已經被大肌八捅紅了一大片。曹少弼站在床上,手扶著自己20多厘米的大雞巴,丁蓓從床上坐起來,然後蹲在床上,挺直了腰身,把肥嫩渾圓的大白屁股使勁向後厥著。兩隻手抱在小腿前面,小腿彎曲著,把腿上的嫩肉夾得分開,小腿更加粗壯了,只有四十歲的高個子女人才有這樣修長又粗嫩的小腿。

曹少弼看到丁蓓的粗腿,雞巴忍不住又往上頂了幾下。丁蓓抬起頭,張開嘴用舌頭舔著曹少弼的雞巴,想把雞巴插到自己的嘴裡。曹少弼扶著大雞巴輕輕拍打丁蓓的臉蛋。丁蓓雖然長得不是特別好看,但是卻是看著就很淫蕩的女人,她有一雙嫵媚的丹鳳眼,眼睛裡藏滿了慾望。

丁蓓說:「我的好兒子,你怎麼有這麼大的雞巴啊,看看你爸爸,小雞巴那麼短,還在外面玩女人,快,趕快把雞巴捅到媽媽的嘴裡啊。」

曹少弼扶著雞巴,對準丁蓓張開的大嘴,使勁的捅了進去,丁蓓見到大雞巴馬上把緊緊的吮住,曹少弼扶著丁蓓的頭,撫摸著她秀美的長髮,把雞巴輕輕的往丁蓓的嘴裡頂。

「媽媽,媽媽,我的雞巴插到你的嘴裡了,你的嘴好暖,我雞巴好舒服。」 丁蓓看著曹少弼的雞巴在自己嘴裡抽動著,她也使勁的往裡吸,用舌尖輕輕的舔著龜頭,曹少弼的雞巴在丁蓓的刺激下,好幾次差點射精了。就在丁蓓光著身子蹲在床上,厥著大屁股給曹少弼口交的時候,園長正慢慢悠悠往回家走。今天園長很高興,因為又糟蹋了一個女人,這個女人不是別人的妻子,而是楊倩。 楊倩在園裡也算是不錯的女人了,但是園長一直沒有把她列入要糟蹋的女人行列,因為她個子太高了,人長得和自己妻子有點像,如果幹她就像干自己老婆一樣。況且楊倩的腿非常粗,尤其是小腿,幾乎比自己老婆的小腿還要粗壯,這是他最不喜歡的。

他一般就玩婦女,因為婦女被姦污了之後不會亂說,而且婦女被干多年,不是自己的丈夫就是別的男人,對姦污這種事也不會太在乎。但是像楊倩這樣的大姑娘可不一樣了,萬一弄出點事情來,可不好辦。不過他聽說楊倩還是個處女,就找個機會姦污了她。

楊倩顯然沒有過多的性經驗,從頭到尾都在掙扎,最後不得不把她弄暈了才順利的弄完。而且楊倩的陰道的確很緊,讓他捅了不到10下就射了,可能因為緊張,還射了楊倩一肚子。不過讓他不滿意的是,楊倩的陰唇雖然還算紅潤,但是已經從陰道里翻出,而且大腿根有些紅暈,像是被雞巴捅過了。總之,園長知道,他不是干楊倩的第一個男人了。

園長走進樓道,摸摸自己的褲襠,想著自己的雞巴剛才捅到楊倩陰道里的情景,看著楊倩的雪白的大屁股和修長的身體,禁不住想起了自己的妻子,發現妻子並不是很衰老,自己玩過的很多女人還沒有妻子身材好呢,他想,如果一會肌八還能硬起來,也干妻子一回。

他打開門,走進屋子,發現有些不對勁,沙發上扔著妻子經常穿的T恤,內衣也扔到地上而且這內衣不是她經常穿的普通內衣,是性感的蕾絲花邊的內衣,自己都沒見過,難道妻子在洗澡?到浴室看了一下也沒有人,正奇怪的時候,發現地上還有一雙男人的鞋,他的腦袋蒙了一下,難道老婆背著自己在偷男人?自己雖然經常玩弄別人的老婆,但是還從來沒想過自己的妻子被別人的大雞巴捅。 他走進客廳,隱約聽到女人的呻吟聲,就是妻子的聲音,他更確定了,看到臥室的房門虛掩著,他走過去對著門縫往裡一看,腦袋就像是被炸開一樣。 園長看到自己老婆高挑的身子全裸著蹲在床上,雪白的後背,細嫩的腰肢,肥大渾圓的屁股使勁向後厥著,一隻手伸到兩腿之間,手不停的抖動著,是在自己手淫,在她的面前站著一個年輕人,他粗壯的大雞巴正插在自己老婆的嘴裡,老婆在給他口交。

年輕人的大雞巴不停的在自己妻子的嘴裡進進出出,妻子一會把雞巴全部含在嘴裡,一會輕輕的吐出,用舌尖輕輕的舔著年輕人的大龜頭,他的雞巴比自己可大多了。妻子舔了一會,用手扶著大雞巴,頭使勁前後套動著,大雞巴在自己妻子的嘴裡使勁捅著,口水都被他捅出很多,順著丁蓓的嘴巴流到豐滿雪白的乳房上。

老婆一隻手攥著大雞巴,另一隻手使勁捅著自己的陰道,園長看到妻子的淫水源源不斷的順著陰道流出,床上已經濕了一大片。妻子的動作越來越快,年輕人的雞巴也不停的往前頂著,聽到妻子說:「我的好兒子,快使勁的乾媽媽吧,媽媽需要你的大雞巴。啊,啊,媽媽的陰道里好癢,我要兒子的大雞巴。」 那個年輕人說:「媽媽,你真是個性感的中年婦女,兒子的雞巴一定讓你滿足的,快,媽媽,使勁給兒子含雞巴。」

說著,年輕人雙手抓住自己妻子的長髮,把雞巴使勁的向前頂,妻子被捅得有些噁心了,之間他把雞巴使勁向前一伸,妻子也不懂了,那根大雞巴就插在自己妻子的嘴裡,不停的跳動,園長知道,那個年輕人被自己妻子的嘴征服了,大雞巴的精液射到了自己妻子的嘴裡。

年輕人把雞巴從妻子的嘴裡拔出來,精液還在不停的射出,滾燙的精液射的妻子滿臉,妻子像是十分享受嘴巴被射進精液,用臉輕輕的蹭著那根糟蹋了自己的大雞巴,性感的嘴巴微微張開,精液順著嘴角流了出來。那個年輕人說:「媽媽,把兒子的精液咽下去吧。」

丁蓓很順從的把年輕人的精液全都咽了下去。妻子的手還在陰道里不停的捅著,她舔了年輕人的雞巴一下,然後無力的躺在床上,兩條大腿匹開著,濕潤的陰道完全展現給另一個男人,她對這個人說:「我的好兒子,媽媽還沒滿足呢,你怎麼就射了啊?」

「媽媽,兒子的雞巴可強了,你再騷點給我看看,兒子馬上就能硬起來用大雞巴乾媽媽。」

妻子躺在床上,兩條修長粗壯的腿彎曲著,一隻手揉著自己豐滿的大乳房,另一隻手在濕潤的陰道里捅著。

「好兒子,來,騎在媽媽的腦袋上,把你的雞巴再伸到媽媽的嘴裡,然後看媽媽給你手淫。」

說著,曹少弼跪在自己妻子的頭上,把雞巴對準妻子微微張開的嘴巴,把肌八又捅了進去。他把妻子兩條粗壯的小腿抬起,輕輕玩弄著腿上肥厚的嫩肉,看著妻子淫蕩的手淫。園長這時才感受到自己妻子被別人玩弄,作為一個男人會有多麼的痛苦。

他真的想衝進去把這個糟蹋自己妻子的男人打走,但是氣憤的他已經走不動了,只能眼巴巴的看著自己妻子一邊躺在男人的跨間給男人口交,一邊對著男人淫蕩的手淫。

一會,妻子的動作越來越快,陰道里伸進了三根手指頭,含著大雞巴的嘴裡發出含糊不清的呻吟,那個年輕人一隻手玩弄著妻子粗壯的小腿,另一隻手也伸到妻子的陰部,輕輕按摩著妻子的陰蒂。

妻子捅了一會,突然把身子挺直,把雞巴吐出來,大口的喘著,三根手指深深的捅進自己的陰道里使勁的抖動著。

「啊,啊,好兒子,媽媽,到了,啊,媽媽手淫讓你看到了,啊,啊,好兒子,媽媽的浪屄讓你看到了,你喜歡媽媽的陰道嗎?一會媽媽就讓你肏我的屄。啊,啊,好舒服。」

這時,妻子把手從陰道里抽出來,她的陰道已經被捅成一個園園的肉洞,很多的淫水一下子從陰道里流了出來,陰道裡面一跳一跳的,妻子肥嫩渾圓的大屁股使勁挺起,肥嫩雪白的臀肉不停的顫抖著,她的手不停的在翻起的陰唇上拍打著,淫水蹭得大腿根上,屁股上全是。

淫水順著妻子裂開得陰道流到深深得屁眼裡,然後流到了床單上,床單已經濕了一大片。妻子這時渾身一軟,無力得躺在床上。園長在外面看著自己妻子被別的男人糟蹋得全過程,腦子裡一片空白,他已經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了,平時自己玩弄別人妻子得時候完全沒想到自己老婆也有被別人乾的一天。

他一動不動的站在門口。老婆突然哭泣起來:「曹少弼,阿姨怎麼會這麼淫蕩,阿姨怎麼辦啊,咱倆不能這樣啊。」

「阿姨,不,媽媽,你不是也知道嗎,媽媽的浪屄就是要給兒子的雞巴準備著,兒子的雞巴已經全硬了,因為媽媽剛才太淫蕩了,能幹你這樣淫蕩又性感的女人還有什麼不知足的呢?」

「討厭,我的乖兒子,你就會貧嘴,媽媽都已經四十了,看媽媽的這雙大粗腿,多難看啊。」

「兒子最喜歡媽媽這麼雪白修長的大粗腿了,看到媽媽粗壯的小腿兒子就想馬上把雞巴插到媽媽的陰道里,然後在媽媽的屄里使勁的捅,讓媽媽到高潮。」丁蓓猶豫了一下,坐起來,然後整理一下,用枕巾擦去臉上的精液,又擦了擦濕乎乎的陰部。

之後對曹少弼說:「曹少弼,不管怎樣,阿姨的身子今天是讓你乾了,就算阿姨沒有性慾,也會讓你的雞巴捅進來的,因為我的丈夫在外面糟蹋了太多別人的妻子,我為了還債,就得讓別人的雞巴捅到我的陰道里。來吧,曹少弼,阿姨準備好了,你把大雞巴捅進來把。」

說著,丁蓓又躺在了床上,肥大的屁股輕輕頂起,兩條修長白皙又粗壯無比的長腿使勁伸開,兩條粗壯的小腿懸在空中,小腿上肥嫩的肌肉鬆軟的垂著,顯得更加的粗美。園長看到妻子的陰部已經完全腫脹起來,兩片肥厚的陰唇向外翻開,陰道裂開了一個小口。

曹少弼就跪在自己妻子的大腿之間,他一手扶著自己的大雞巴,一手緊握住老婆粗壯的小腿,小腿上的肌肉被他攥得像麵糰一樣。曹少弼把雞巴對準老婆得陰道口,龜頭已經和翻開得陰唇接觸上了,老婆得陰唇一下子包住了這個男人得龜頭,曹少弼吸了一口氣,馬上就要把雞巴插到自己老婆濕乎乎得陰道里。 園長突然反映過來了,看到妻子一絲不掛得躺在床上,大腿叉開,腿間跪著一個男人,他正把大雞巴對準自己老婆得陰道口,他雖然不知道用雞巴捅進了多少婦女得陰道,但是絕對不能容忍自己妻子的陰道捅進別人的雞巴,他大叫了一聲:「不行!」

然後推開門,走進臥室。但是這之間他聽到了自己妻子熟悉無比的呻吟聲,他還是晚了一步,曹少弼粗壯的大雞巴已經完全插進了自己的老婆濕乎乎的陰道里。

丁蓓和曹少弼在床上本來馬上要進入快樂的魚水之歡,突然聽到門口有人,轉眼,丁蓓看到自己的老公已經氣乎乎的站在面前,而自己還躺在床上,赤身裸體的岔開大腿,而且大腿中間還跪著一個男人,男人的大雞巴已經深深的插到自己濕潤的陰道里。丁蓓也愣住了,顧不上曹少弼的大雞巴,說:「老,老公,你怎麼,你怎麼回來了?」

園長看著自己妻子已經被這個叫曹少弼的男人乾了,大雞巴還插在自己老婆的浪屄里,指著她的鼻子說:「你這個騷娘們,你在幹嗎!你,你你是誰?你怎麼能幹我的老婆!」

說著就要打曹少弼,曹少弼不慌不忙的說:「你別動,你動我的雞巴就在你老婆的浪屄里抽動了,我要乾死你的老婆。你知道我為什麼要干你老婆嗎?」 園長聽到曹少弼這麼一說,更著急了,一把拽住曹少弼,可是曹少弼力氣實在太大,一把把他按住了,自己的頭就頂在老婆肥嫩雪白的大屁股上,他親眼看著自己老婆的嫩屄里插著曹少弼粗壯的大雞巴。

「你,你,為什麼要干我的老婆?為什麼!」

「你知道武榮華吧?」

園長讓他這麼一說,腦子嗡了一下,說:「知道,怎麼了?」

「怎麼了?是她讓我來糟蹋你妻子的,你的雞巴既然捅進了她的陰道里,那麼我的雞巴就要捅進你老婆的陰道里。」

說著,把自己的雞巴使勁抽出,又使勁的頂了進去。丁蓓看著自己的丈夫就躺在自己屁股邊上,看著老婆的浪屄被別人的雞巴捅進,一定很難受,但是曹少弼的雞巴實在太大了,只抽動一下從陰道里就湧出了無限的快感,她實在有太長時間沒有嘗到被大雞巴乾的滋味了。曹少弼輕輕的在丁蓓的陰道里抽動著,園長說:「她,她怎麼會對你說這些事的?」

「因為她是我的女人。」

「她不是有丈夫嗎?怎麼會是你的女人?」

「怎麼不會?你老婆現在不就是我的女人嗎。」

「你這個小雜種,肏屄敢肏到我的老婆身上來了,我跟你拼了。」

眼睜睜看著自己妻子被別人幹著,自己卻一點辦法都沒有實在太難受了。園長玩弄了這麼多的女人,卻還沒有當著女人的丈夫面干他的妻子,可是現在,曹少弼卻當著自己的面把雞巴一下下的插到自己老婆的陰道里,自己就在老婆的屁股邊上,離陰道還沒有20厘米,這簡直就是對男人最大的恥辱。

可是他使勁動了動,還是不能動彈。曹少弼說:「園長,你以為玩弄了別人的老婆就沒事了?武榮華對自己的丈夫多忠貞,你卻把她強姦了。不過,如果你不強姦她,她也不會這麼順從的就讓我的雞巴插到她的陰道里的。」

曹少弼一邊說這,一邊用雞巴在丁蓓的陰道里捅著,丁蓓雖然很尷尬,但是從陰道里傳出的一陣陣快感還是讓她渾身酥軟,忍不住呻吟起來。

「武榮華她是故意的。」

「放屁,哪個女人想心甘情願被你這個半大老頭子干?武榮華的丈夫已經陽痿很多年了,本來非常容易就能到高潮,可是你這個沒用的東西竟然乾了一半就射了,還射到她的陰道里。你知道嗎?武榮華是我的女人,她的陰道是我雞巴捅的地方,你既然玩弄我的女人,我就要干你的老婆。」

說著,曹少弼挺直了大雞巴,使勁的像丁蓓的陰道里插曲,丁蓓一輩子除了手淫就是被丈夫干,哪受過這麼粗壯的大雞巴,她已經完全忘記了自己的丈夫,使勁叉開大腿,讓曹少弼的雞巴在自己已經春潮泛濫的陰道里自由進出。「我求求你,我錯了,你也已經捅了我的老婆了,求求你,放過她吧。」

「你干別人的妻子的時候怎麼不這麼想呢,多少漂亮的婦女一邊要此伺候自己的丈夫,一邊還要忍受你的騷擾。武榮華的陰道多窄啊,皮膚多白啊,屁股多大啊,怎麼就讓你這麼老東西給糟蹋了。」

說著,繼續幹著園長的妻子。「我知道錯了。」

「你知道錯了?你哪天不糟蹋園裡的婦女?說,你剛才幹嗎去了?」

「我,我。」

「說!」

「我又乾了一個女人。」

「誰?」

「楊倩。」

曹少弼聽到園長說出這個名字的時候,雞巴一下不動了,一把抓起園長的頭髮,把他拎了起來。

「你竟然糟蹋了楊倩?」

「是,我也不想,她還沒結婚,我怕出事,可是這段時間實在不想玩那些老女人了,就,就找了個新鮮的。」

曹少弼一把把園長扔到地上,指著他的鼻子說:「你真不是個人,楊倩是我的女人,我剛玩了你的老婆,沒想到你卻玩了我兩個女人,你這個畜生。楊倩剛剛被我乾了一次。如果不是我先乾了,那楊倩的處女之身就讓你給破了,你這個老畜生。我今天一定要讓你眼睜睜的看著你的老婆是怎樣被我肏的。」

園長看到曹少弼真的要奮力干自己老婆了,他說:「求求你,不要干我老婆了,我求求你,不行,別捅了,她是我老婆啊。」

他想去阻止,可是發現自己渾身動彈不了了,他只能坐在地上,看著老婆光溜溜的躺在床上,被另一個男人的大雞巴糟蹋。曹少弼跪在丁蓓的兩腿之間,可是丁蓓的大腿已經緊緊的併攏,說:「曹少弼,不要,我剛才是錯誤的,我不能讓你再糟蹋我的,我的老公再這呢,我不能這樣。」

「阿姨,你不是想替你的老公還債嗎?現在就是最好的機會。」

丁蓓聽到曹少弼這麼一說一下子哭了起來,大腿也分開了,指著自己的丈夫說:「你真不是個東西,整天在外面玩女人,自己老婆被別人乾了你都管不了,如果你不去干別的女人,我能讓曹少弼糟蹋嗎?你看著吧,我就要被曹少弼干,我的陰道就要插進別人的雞巴了,這是報應啊。」

丁蓓說著,用兩隻手扒開了粗壯雪白的大腿,把她濕乎乎的陰道完全暴露在曹少弼的面前,說:「曹少弼,把你的大雞巴插進來吧。」

曹少弼一手扶著自己的雞巴,一首按住丁蓓的長滿陰毛的陰阜,把大雞巴對準丁蓓的陰道口,輕輕一使勁,整根雞巴全部插進了丁蓓濕潤的陰道中。丁蓓啊的一聲,挺直了後背,把肥大的屁股使勁向前頂著:「啊,啊,曹少弼,快乾我啊,啊,啊,你的雞巴好大,啊,媽媽的陰道里被你的雞巴塞滿了,啊,啊,好舒服。」

曹少弼把雞巴插到陰道里之後,俯身壓倒丁蓓的身上,丁蓓兩條粗壯修長的小腿一下子緊緊纏住曹少弼,肥大渾圓的大白屁股使勁向上頂著,曹少弼也賣力的把雞巴一下下狠狠插入丁蓓的陰道里。丁蓓兩隻豐滿白嫩的大乳房緊緊的貼在曹少弼的身上,曹少弼緊緊抱住丁蓓成熟性感的身體,兩隻手伸到她的大屁股上使勁的捏著。

丁蓓被曹少弼乾的死去活來,兩條大腿緊緊的夾住曹少弼,她的陰道已經被完全捅開了,褐色的陰唇向外翻著,陰道里的嫩肉隨著雞巴的進出而被帶出來,淫水順著陰道流到了床單上。

「啊,啊,曹少弼,你好棒,讓我在自己丈夫面前也被乾的這麼舒服,你的雞巴好大,阿姨快受不了了。啊,啊,使勁干我啊,使勁捅阿姨的陰道,阿姨的浪屄還可以吧。啊,啊。」

曹少弼一把抓住丁蓓豐滿的大乳房,使勁的揉搓著,丁蓓把頭向後仰起,一隻手伸到了自己的陰部,用手指使勁揉搓著陰蒂。丁蓓的身體開始顫抖,她的手使勁的抓住曹少弼的胳膊,肥嫩的大屁股使勁的運動著,曹少弼粗壯的大雞巴每次都要全部捅進去。

「啊,啊,阿姨太舒服了,阿姨從來就沒有這麼舒服的被干過,我丈夫從來都不願意干我,這下好了,讓別人來干我,曹少弼,使勁,阿姨快到了。」 曹少弼挺直了身子,把丁蓓粗壯修長的小腿放到身前,然後蜷縮在一起,讓丁蓓粗壯的小腿看上去更加的粗壯。她的腿比起一般的中年婦女要粗上一倍,因為陰道被大雞巴捅著,兩條腿上的肌肉緊繃著,顯出一條條肌肉。曹少弼看到丁蓓如此粗壯的小腿,雞巴更加硬了。他扶住了丁蓓的小腿,把大雞巴一下下使勁往裡插著。

「啊,啊,曹少弼,快,加快,阿姨快到了。快。」

曹少弼把雞巴使勁捅著,漸漸加快了速度,丁蓓在曹少弼的肏干之下,不停的大聲叫著:「啊,啊,我的大雞巴兒子,媽媽要被你乾死了,你的大雞巴真是太好了,媽媽的陰道里好舒服,媽媽的淫水都流出來了。啊,快乾我,兒子。」 曹少弼的大雞巴在丁蓓的陰道里越捅越快,突然,丁蓓身體使勁向上挺著,雪白的身體變得潮紅,渾身也開始發熱,丁蓓的陰道緊緊收縮著,緊緊握住曹少弼的雞巴。她肥嫩的大屁股使勁向上頂著,兩瓣肥厚的陰唇使勁向兩邊分開,曹少弼的大雞巴完全插到了丁蓓的身體里。她從來沒有被這麼粗壯的大雞巴干過,很快就到達了高潮。

丁蓓滿臉泛出潮紅的顏色,大聲的浪叫這,陰道里一緊一緊的,曹少弼沒想到,丁蓓已經四十歲的婦女了,陰道還是這麼有彈性。丁蓓緊緊抱住他,肥大的屁股輕輕扭動著,陰道里的跳動越來越快,突然,丁蓓大聲哭了起來,曹少弼感到自己的雞巴被一股熱流包圍著,他趕緊把雞巴拔出來,之間丁蓓的淫水像噴泉一樣從陰道里噴射出來。

丁蓓到達了女人最興奮的高潮園長坐在地上,看著自己的妻子被曹少弼糟蹋著。她知道自己妻子心甘情願被曹少弼干一部分是為了自己,但是當他看到妻子在曹少弼的肏干之下竟然從陰道里射出淫水的時候也傻了。原來這才是一個男人帶給女人最大的高潮,他玩弄了不知道多少個女人,原來從來沒有帶給女人門快樂。

園長自卑的哭了起來,看著自己的老婆光著身子躺在床上,被另一個男人盡情的肏著,自己卻一點能力也沒有。他哭著說:「曹少弼,求求你,放過我的老婆把,求求你,我實在受不了了,我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老婆被別人干啊,求求你了,我受不了了。不要再干我的老婆了。」

「園長,你糟蹋別人妻子的時候怎麼不這麼想呢。你不是喜歡把精液射到別人老婆的陰道里嗎?我今天也要在你的老婆浪屄里射精。你看,你的老婆被我的大雞巴捅得到了高潮了,淫水都從陰道里噴了出來,她也願意讓我的這大雞巴干她。是吧?丁蓓阿姨。」

丁蓓無力的躺在床上,只覺的陰道里有種從來沒有過的快感,淫水像噴泉一樣噴出,渾身在顫抖中到達高潮,她已經被曹少弼乾的神志不清了,自己的丈夫就在邊上看著自己被別的男人糟蹋,更讓她產生了一種快感。

「啊,啊,曹少弼,你的大雞巴好強,阿姨的陰道被你捅得舒服死了。阿姨喜歡讓你得大雞巴使勁干我,曹少弼,繼續干我吧。」

園長聽到自己妻子這麼淫蕩得話語,大聲叫著:「老婆,你不要這樣啊,我不能眼睜睜得看著你被別人弄,你不要再讓他干你了,求求你,求求你啊。」曹少弼這時拽住丁蓓兩條修長而又粗壯的大腿,把丁蓓性感修長的裸體翻過身來。丁蓓趴在床上,肥大渾圓的屁股和纖細的腰肢對著曹少弼。園長看到曹少弼把自己妻子的身體反過來,說:「曹少弼,你想幹什麼?」

「園長,我要讓你看看,你的妻子厥起大屁股,我在後面是怎麼干她的。」 「曹少弼,我求求你,你不要再干我的老婆了!」

曹少弼不管他,任由園長坐在地上大聲的哭著。他知道一個男人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妻子被別人干是什麼滋味,但是只有這樣才能懲罰他以前糟蹋婦女的罪行。曹少弼分開丁蓓兩條大腿,扶住她寬寬的跨部,往後一提,丁蓓就把大屁股厥到他的跟前,曹少弼看著這個高個子的中年婦女。丁蓓的後背光滑無比,皮膚非常細嫩。

雖然小肚子上有點墜肉,但是此刻她是背對著曹少弼,腰肢反而顯得更加纖細。肥嫩的大屁股使勁向上厥起,渾圓的屁股蛋子像個桃子一樣,屁眼隨著屁股的厥著已經張開,屁眼的下面就是她已經裂開的陰道。兩瓣肥厚的陰唇被大雞巴捅得向外翻開。兩條修長的大腿跪在床上,粗壯的小腿不停的顫抖著。

曹少弼看著丁蓓渾圓肥大的屁股,扶住自己的大雞巴,順著丁蓓的屁股後面再次插到她的陰道里。丁蓓感到自己的陰道里再次插進了雞巴,而且這次自己把大屁股使勁的厥著,雞巴插得更深了。

「啊,啊,曹少弼,你又要干我了啊,啊,阿姨的陰道被你捅得好舒服,阿姨厥起大屁股讓你干,阿姨的浪屄讓你的大雞巴捅。使勁干我啊。使勁,阿姨厥著讓你干真舒服。」

因為剛才已經讓丁蓓到了一次高潮,所以曹少弼這次只顧使勁的往裡她的屄里捅。他扶住丁蓓渾圓的大白屁股,順著她肥厚的屁股蛋子看著自己的雞巴慢慢進入丁蓓的陰道里,丁蓓的陰唇緊緊包住了曹少弼的雞巴,丁蓓的陰道濕潤而溫暖,這個高個子女人正被人從後面幹著,她高挑的身子趴在床上,肥大的屁股使勁厥起。

曹少弼兩手扶住丁蓓寬大肥嫩的大屁股,開始一下下的往她的浪屄里捅。肚皮一下下撞擊在丁蓓肥嫩的屁股上發出啪啪的響聲。肥厚的臀肉被曹少弼撞擊得不住得顫動著。曹少弼跪在丁蓓的身後,瘋狂的幹著這個高個子的女人。丁蓓修長的身體非常漂亮,屁股寬大而渾圓,她把頭埋在床上,修長白皙的上身趴在床上,兩條粗壯的小腿跪著,肥大雪白的屁股厥在曹少弼的身前。

一個男人的雞巴在快速的捅著丁蓓濕乎乎的浪屄。園長看著自己的老婆厥著肥大雪白的屁股跪在床上,讓男人從後面瘋狂的幹著,肥嫩的陰唇緊緊抱著這個男人的大雞巴,陰道隨著大雞巴的抽動而運動著,淫水隨著雞巴的帶出不斷往外流著,順著陰阜滴在床上。他實在不想看到自己的老婆厥著大屁股這麼淫蕩的讓別的男人糟蹋,但是身體已經不能動彈了。

「曹少弼,我求求你了,放了我老婆吧,我的老婆厥著屁股讓你干,我受不了啊。」

曹少弼扶著丁蓓寬大的屁股,一下下使勁捅著她的陰道,對丁蓓說著:「阿姨,我在看著你肥大的屁股幹著你。」

「啊,啊,好兒子,叫我媽媽,不要叫我阿姨,我小時候就看到自己哥哥讓我媽媽厥起屁股從後面干她,我也要我的兒子在後面干我。」

「媽媽,你讓我干啊。」

「我的好兒子,媽媽的大屁股是不是很寬大啊,媽媽的腰和媽媽的屁股特別好看吧,看,媽媽的小腿又白又粗,你不就喜歡媽媽的粗小腿嗎。媽媽厥著大屁股讓兒子的雞巴肏屄呢。啊,啊,快乾死媽媽吧。媽媽要你的大雞巴。啊!」 曹少弼聽到丁蓓這麼淫蕩的話,扶住了她的大屁股,使勁的捅著。丁蓓個子很高,所以趴在床上非常的高挑性感,肥大的屁股使勁厥著,曹少弼的雞巴順著她兩瓣肥大的屁股中間插到她的陰道里,速度飛快的捅著。丁蓓又開始大叫了起來,陰道里也開始一陣陣的緊縮。

曹少弼知道丁蓓又要到高潮了。丁蓓手握住豐滿的乳房使勁捏著,肥臀不停的扭動著,她的陰唇隨著曹少弼的抽動而翻進翻出,肥大渾圓的屁股被乾的一顫一顫的。她高大的身子伏在床上,美麗白皙的後背,性感的腰肢和肥厚渾圓的大屁股,被曹少弼無情的糟蹋著。

「曹少弼,快,快,媽媽麼到高潮了,曹少弼,趕緊捅啊,捅媽媽的浪屄,使勁啊,啊,啊,啊。」

丁蓓大叫起來,陰道緊緊的收縮,曹少弼感覺自己的雞巴一下被抱緊了,好在丁蓓已經是四十歲的婦女了,陰道已經不是很緊,而且這麼多的淫水也非常順華,曹少弼的雞巴越來越快的在丁蓓的陰道里捅著。

丁蓓首先到了高潮,肥大的屁股使勁向後厥起,她跪在床上,肥嫩的大屁股不停顫抖著,曹少弼跪在她的身後,兩手扶著她寬大的肥屁股頂著,他把雞巴使勁往前一定,丁蓓的陰道被他粗大的雞巴全根沒入,曹少弼後背一麻,一股精液全部射到了丁蓓的陰道里。丁蓓被火燙的精液射到陰道里,渾身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啊,啊,啊,曹少弼,不要,你不也能,你射到我的身體里了,嗚嗚,不要啊。」

丁蓓厥著大屁股,高大的身體無力的趴在床上,渾圓的大屁股不停顫抖著,雪白的屁股後面還插著曹少弼粗大的雞巴。雞巴一動一動的,把精液都射到丁蓓的身體里。園長看到曹少弼要射精了,大叫起來,可是沒用,曹少弼的精液還是從他的雞巴射到自己妻子的陰道里。

他實在接受不了這個事實,看著妻子被姦污了兩次,眼睜睜看著老婆高大的身子軟嗒嗒的躺在床上。這時,曹少弼從床上下來,把丁蓓抱在地上。

「阿姨,你岔開大腿把屁股厥起來,讓你老公看看你的浪屄被乾的什麼樣子了。」

丁蓓站在地上比曹少弼還要高,雪白的身體,健碩的腰身,豐滿的乳房,渾圓寬大的屁股,還有兩條修長粗壯的大腿。她被乾的披頭散髮,兩隻大乳房搭在胸前,褐色的乳頭和下垂的乳房代表她已經不再年輕。她的腰肢和髖部形成了兩條優美的曲線,陰阜鼓鼓的,上面呈倒三角長滿烏黑的陰毛。

丁蓓屁股對著自己的老公,然後分開兩條粗壯的腿,身體微微向前頃,渾圓雪白的大屁股向著老公的面前厥起。園長坐在地上,看到妻子肥嫩寬大的屁股,肥嫩的屁股蛋子上是曹少弼打出的巴掌印,老婆的陰唇不像平常那樣緊閉著,而是被別的男人的雞巴捅得翻在兩邊,陰唇被雞巴帶的更加肥大。

陰道已經呈小圓洞,曹少弼的精液順著她粗壯的小腿流到了地上。丁蓓大腿中間已經被磨出紅色,陰唇邊上的陰毛已經被淫水和那個男人的精液完全浸濕。在老婆的陰道縫裡,還夾雜著幾根陰毛,不知道是她自己的,還是那個男人的。丁蓓向著老公厥著自己的大白屁股,哭了起來。

「老公,就是因為你,我別人糟蹋了,被他糟蹋了兩次,還要厥起大屁股讓他干,我的陰道里不僅讓他的雞巴捅著,他還把精液射到裡面了。嗚嗚。我讓他壓在身子底下,他的雞巴捅著我,我還要跪在床上,厥著大屁股讓他干,你在這麼干別人妻子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我會遭受這樣的侮辱啊。嗚嗚。」

園長看著自己妻子的陰道,流出別的男人的精液,剛剛還看到妻子在床上被這個男人干。他抱住妻子的大屁股,臉貼在丁蓓的陰部,哭著說:「老婆,我對不起你啊,我要是不糟蹋別的女人,你也不會讓別人干哪,我對不起你啊。」 丁蓓披頭散髮的蹲在地上,渾圓的大屁股顯得更加的肥嫩寬大。她說:「老公,我被別人糟蹋了,你會嫌棄我嗎?」

「你是因為我才被別人糟蹋的,我不會嫌棄你的。」

「好,老公,我已經被別人捅過兩次了,就讓我的浪屄再服務一次你把。」 說著,丁蓓解開了園長的褲子,看到園長的雞巴竟然挺立著。丁蓓跨到園長的身上,兩條粗壯的小腿繃緊蹲在地上,一隻手扶著園長的肩膀,另一隻手握住園長的雞巴,輕輕往下坐。園長的雞巴碰到了她的還流著曹少弼精液的陰道口,她一下子坐了下去,園長的雞巴一下子被包圍了。

丁蓓摟著園長的脖子,高大的身子上下運動著。她肥大渾圓的白屁股一下下撞擊著園長的大腿,陰道緊緊夾著自己老公的雞巴。她的兩條粗壯的小腿蹲在地上,隨著身體的上下起伏,小腿上豐滿的肌肉一松一馳,丁蓓的粗壯的小腿看上去更加粗壯了。她的身體動作越來越快,兩隻豐滿的大乳房也跟著甩起來。園長扶著自己妻子的大屁股,幹著妻子剛剛被別人干過的陰道。

他感覺到雞巴一陣陣發麻,一股精液射到妻子的體內了。丁蓓顯然還沒有到高潮,她厥起肥大的屁股使勁的動了幾下,感覺丈夫的雞巴軟了,而她的陰道里還在騷癢著。她無力的趴在丈夫的身上,哭著說:「嗚嗚,老公,你為什麼不早點干我,為什麼要等別人糟蹋了我你才把雞巴插到我的陰道里。你為什麼非得玩別的女人,別人的丈夫看到你干他們的妻子,會多難受啊。」

園長軟軟的雞巴還插在妻子流滿精液的陰道里。她妻子的陰道里有自己的精液,也有別人的精液。園長抱著丁蓓坐在地上哭了起來。他的妻子終究被別人糟蹋了。曹少弼穿好了衣服,走出了園長的家,武榮華交給他的任務終於完成了。想著這個高大的女人的身體,雪白的皮膚,肥大渾圓的屁股和修長粗壯的雙腿,真是人間尤物。

曹少弼對高個粗腿的女人情有獨鍾,他看到小腿粗壯的女人就想手握住她那肥嫩粗壯的小腿,然後摸著渾圓的肥臀把雞巴插到粗腿女人高大的身體里。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