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物情緣

第三部 蝴蝶美佐子

作者:天忌2011/12/31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 為了情節需要,大約有幾章是無色的,沒興趣的書友可以跳過。***********************************

(一)

接下來就是我此行的最終目的了,對,就是那間房間,我早就聽來接收這裡的人彙報,在四摟有一間他們無法進入的房間,房間門上的密碼鎖極為複雜,而房間的牆壁及房門都是精鋼鑄造的,整個房間就仿佛是一個大型的保險庫一般。後來我在電話里從沖田百合口中得知,這房間是光武順子私人所有,除了她本人以外沒有人能進去,就連俱樂部的老闆也沒有例外。

我懷著極大的好奇心來到四樓的那間房間門前,看著閃耀著金屬光輝的大門心裡不禁想,裡面究竟放著什麼呢,能讓光武順子如此重視!?把這裡弄成銅牆鐵壁。

我在門前等了不到五分鐘,沖田百合已經來到我身前了,她向我請了個安,道:「先生,是您找我嗎?」

我點了點頭:「嗯,是,我想俱樂部里的情況就數你應該比較清楚了,我找你來是想多了解一下。」

「哦,那請問先生您想知道些什麼呢?」

「你在電話里說這房間只有光武順子一個人能進去,那她平時進出這房間的時候都帶什麼東西了嗎?」

「真對不起,先生,我想我先前並沒有為您解釋清楚,其實四樓整層摟就只有這一間房間,整層四樓我們都無法上來的,所以我根本不知道四樓的情況。」

「哦,是這樣啊,我已經從光武順子口中問出了房門的密碼,我想你應該是這裡最了解光武順子的人了,我們一起進去看看吧!裡面有些東西恐怕你比我清楚得多,到時候就麻煩你為我解釋解釋了。」

「啊,好……好的。」

我在跟沖田百合談話的時候,眼光一直都沒有離開過她的臉龐,當聽到我已經問出密碼的時候,沖田百合的身體明顯的顫抖了一下,而眼光有點閃爍不定,很顯然她沒有跟我說實話,她肯定知道裡面的一些秘密。我心想:『這女人不簡單啊!心計恐怕不比光武順子低,好,老子就跟你玩玩。哼哼!』

我在房門旁邊的電子鍵盤上輸入了剛才從光武順子那問來的那組密碼,只聽見「噠」的一聲,房門應聲而開,我用力推開了房門走進房間,沖田百合也緊跟在我身後進來了。

房間裡空間大約有350-400平米左右,但卻顯得並不寬敞,因為擺放的東西真的不少,四周都是架子,架子上都是文件夾、錄影帶,還有不少的容器等等,容器里都是些藥材、標本,還有些不知名的液體之類的東西。房間最深處的正中央是一張辦公桌,桌子上擺放著一台電腦和幾個文件夾,桌子後面的牆上掛著一幅開屏的孔雀圖,最左邊的牆上掛著一台大型的液晶電視,電視前面是套高級音響,除此之外整個房間裡就沒什麼特別的地方了。

看來能令光武順子重視的東西應該都在這些架子裡了,我漫步在架子間查看著,最開始的是放著錄像帶的幾排架子,每一合錄像帶都附有標籤,標籤上寫的是日期與代號(或名字或數字),看來這些都是一些光武順子的調教錄像了,細心看一看,從名字或代號中看得出原來幾排架子是分為男性和女性的,不過這些現在對我還沒什麼用,留待以後慢慢看吧!

接下來,有兩個架子是跟放錄像帶的架子相對應的文件,也是分為男性和女性的,我隨手從女性的架子裡抽出一個文件夾打開來查看一下,只見裡面寫的都是該女奴的各項參數,數據十分詳細,身高、體重、三圍、身體各部位的敏感程度等等,然後就是針對該女奴的調教計劃,接下來就是該女奴的調教日誌,還附有大量的相片。錄像與文件夾里的東西對我的確有很大的參考作用,但這都是等有時間再慢慢研究吧!

我把文件夾放回原位,緊跟著來到那些放容器、標本的架子前,只見每一樣東西都附有一張寫著代號的標籤,而在放那些東西的架子的邊角上掛著原本記事本,翻開一看,原來是架子上那些東西的台帳,根據代號寫著各種東西的名稱,可惜卻沒寫這些東西的用處及用法,看來這還需要光武順子為我一一解釋才行。

合起記事本掛回原來的地方,接下來最值得注意的就是那張辦公桌了,我徑直來到辦公桌前,坐在大班椅上先翻看了一下桌面上的幾個文件夾,原來是幾個奴隸的調教記錄,沒什麼價值,然後又拉開辦公桌的櫃桶查看了一下,都是一些交易之類的文件,大多都是關於人口、奴隸販賣,以及各種古靈精怪東西的進貨渠道及記錄。

看著這些都是對我來說無比重要的文件,我開心的笑了,難怪「百鬼」能在東部所向披靡呢!看看那些性奴及人口的販賣記錄,都是一些政府要員或集團的首腦,要不就是送人到光武順子處要求其調教,要不直接從光武順子的「成品」中選購,更有甚者是看中了哪家的女人,要求光武順子綁架後調教。手上拿著這些材料就等於拿著這些人的要害,只要帳目上有名,誰敢不服服貼貼的聽命!?

不過這些材料對現在的我還沒什麼用處,翻遍了所有櫃桶都沒有發現更有價值的東西,剩下的就只有桌面上的那台電腦了,剛想伸手打開機箱的電源鍵的一剎那,從顯示器漆黑的螢光屏中稍微映照出我身後的畫面,只見一直對我恭恭敬敬的沖田百合併不是像在我面前的時候那樣垂手而立,而是一臉興奮的仰望著我背後牆上的那幅孔雀圖。

看著螢光屏映照的一切,我終於肯定了自己的猜想,沖田百合一定曾經進入過這裡而且知道這裡的一些秘密,我並沒有馬上點破,而是一臉壞笑的繼續手上的動作按下了機箱的電源鍵。

很不幸的是電腦的系統被加密了,本來解密對我來說並沒有什麼難度,只不過是多花點時間罷了,但想到只要光武順子在我手上,我又何必做這些多餘的工夫呢?回過頭來對沖田百合說道:「這裡基本就是這些東西了,一時間我也沒辦法都處理完,看來要用一段時間才能慢慢消化完,就先到這裡吧!」

沖田百合顯然一直關注著我的一舉一動,在我轉頭的一剎那就馬上變回了畢恭畢敬的姿態,掩飾得十分好,要不是剛剛不經意發現她的異常,恐怕真會給她矇混下去。

只見她恭敬的對我點了點頭,道:「好的,先生您先請,讓我來關門吧!」

「哦,不用了,你先下去吧,我還要改改門上的密碼,那會更安全一點。」我說著陰笑的看著眼前這位美女,竟然你要跟我裝,那我就跟你玩玩。

沖田百合果然上當了,眼中露出慌張的神色:「這……這……」

「呵呵,這沒什麼問題吧?沖田小姐。」

沖田百合終於從我眼中看到了戲謔的端倪,強顏歡笑道:「哦……沒……沒有,我……我會有什麼問題?」

還跟我裝?行啊,我看你能裝到什麼時候!我慢慢走到牆邊,伸手摸著那幅孔雀圖的畫框:「這畫畫得不錯嘛!想必光武順子一定對孔雀情有獨鍾,要不然她不會把那麼多與孔雀有關的東西都和自己聯繫在一切吧!」

一邊說話的同時,我用力把畫往旁邊推了推,奇怪的是畫竟然紋絲不動,我用手抓住畫框邊緣用力往外一拉,畫框居然像門一樣往外翻了開來,畫背後的牆上竟然嵌著一個保險柜。

我蔑視的瞧了沖田百合一眼,戲謔的道:「沖田小姐,你是聰明人,但也別把我當成傻瓜啊!你的戲演到這裡應該差不多了吧?說說吧,為什麼要在我面前演戲?這畫畫面的密碼你大概早就知道了吧?」

在我翻開孔雀圖的那一刻,沖田百合原本鎮定的臉終於露出了慌亂的神色,等到面對我的發問,她只能苦笑的搖了搖頭:「唉……想不到還是讓先生你發現了這個保險柜,確實不用我說,只要先生打開它就能知道一切的了。」

「你應該知道的,我讓你說是給你機會。」

沖田百合自嘲的笑了笑,道:「哼哼,這也好,反正御鳳流在我手上也是名存實亡,到現在我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了。先生是不是對我不敢見光武順子感到很奇怪?確實,我跟光武順子以前都是御鳳流的門下。御鳳流的歷史能追溯到一千年前左右,也就是當時中國的宋朝,開始只有兩個職能:一是教育皇室及達官貴人家中的妻女禮儀,二是給皇室及官家調教輸送宮女和丫鬟。

但人總是有黑暗面的,特別是那些過慣了奢靡生活的王公貴胄,很快御鳳流就增加了一個新的職能,那就是調教奴隸,而這個很快就成為了御鳳流的主要職能,在頂峰時期的御鳳流光是調教師就有幾百位。但是好景不常,在好幾次的變革中御鳳流都受到了打壓,慢慢地勢弱而隱匿起來,不過還好的是無論任何動盪的年代,皇室的定位都從來沒有改變過,所以依託這個強有力的靠山,御鳳流還能保存至今。

但御鳳流雖然頭上頂著皇室的光環,可並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麼風光,因為時至今日,調教界的競爭越來越激烈了,很多高科技及新興的調教手段對御鳳流這種古老的組織衝擊很大,甚至有部分皇家的市場也被搶占去了,一直到上一代就只剩下我和光武順子的導師,那位已經故去的、被人們譽為國寶級繩藝大師的平田浩二了。

平田浩二是御鳳流第三十八代門主,平田浩二一生只有兩個傳人,就是我跟光武順子了。可惜的是在門主的爭奪比試中我敗給了光武順子,她順利地成為了御鳳流的第三十九代門主,而御鳳流第一條門規就是門主權力高於一切。

現在我想先生已經知道我為什麼不能見光武順子了吧?因為只要她一天還是御鳳流的門主,我就不得不聽從她的命令,即使她要我釋放她,我也得照辦。

而在保險柜里存放的就是御鳳流歷代的重要手札以及御鳳流門主的信物金玉龍陽和御鳳令了,只要我得到這些,我就是御鳳流的第四十代門主,雖然御鳳流在我手上等於名存實亡,不過這樣我就可以擺脫光武順子的奴役了。大致情況我都說了,如果先生還有什麼疑問,等看了保險柜里的一切應該都能明白的了。」

(二)

我靜靜地聽完了沖田百合的話,微微一笑道:「呵呵,想不到你和光武順子之間還有這麼一段複雜的關係啊!照你的意思,誰得到門主的信物,誰就能掌管御鳳流了?」

「是的。」

「那要是我得到了呢?」

沖田百合顯然已經放棄了在我面前耍小聰明的打算,老老實實回答道:「如果先生您得到了信物,只要先生您願意,您就是御鳳流下一代的門主。」

「那就是說,只要我當上了門主,你和光武順子都會聽命於我了?」

「哦,不是那樣的,假如先生您成為了御鳳流第四十代的門主,因為光武順子是上一代的門主,也就是太上門主,她有權力不聽命於下一代的門主,但也無法指揮下一代的門主,但上代門主在御鳳流里的其它一切權力都轉嫁到下一代門主身上。」

我點了點頭,道:「按你剛才說的,你當門主只是不想再受制於光武順子對嗎?」

「是的。」

「沒別的目的?」

「恐怕先生您也不相信吧,我是平田浩二從小就收入門下的了,從進入御鳳流的第一天起,我就已經被徹底地洗腦了,御鳳流的規矩對我來說已經深入骨髓了,無論是誰,只要他拿著金玉龍陽和御鳳令,我都會無條件地服從他的一切命令的,不幸的是御鳳流現在的門主是光武順子,先生您這次制服了光武順子,對我來說是擺脫她控制最好要是唯一的機會了。」

「哦,原來是這樣的,你只是想擺脫光武順子的控制是吧?但我又對保險箱裡的東西很感興趣,我看要不這樣吧,沖田小姐,保險箱裡的東西我要了,我就等於成了那什麼御鳳流的門主,然後你就等於聽命於我了,那到時候你也自然擺脫了光武順子的控制了不是?我知道你不像其他女奴一樣,你是一個有野心的女人,如果你不想聽命於我也好辦,到時候我用門主的權力解除你與御鳳流的一切關係,就像我不久前期跟你們說的,你跟那些女奴一樣來去自由。」

沖田百合被我的話說得一愣一愣的:「真……真的?」

「真的。」

得到我肯定的答覆後,沖田百合長長的緩口氣道:「戶部先生,既然您都那麼坦誠,我也不遮遮掩掩了,其實對我來說,這御鳳流的門主對我來說並不是那麼重要的,剛才我也說了,御鳳流到我和光武順子這一代就剩下我跟她了,就算我當了門主,也就是掛著個虛名的光杆司令罷了。可能你不會相信,就算我當了御鳳流的門主,我還是會效忠於戶部先生您的,因為從您抓到光武順子那一天起我就下了這個決心了。在這裡我想問先生幾個問題行嗎?」

「你問吧!」

「請問先生,現在光武順子已經在你手上了,以後她還會有翻身之日嗎?」

我聽沖田百合這樣問,就好像聽到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一樣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沖田小姐,你問這問題是想逗我樂嗎!?你沒從廣奈幸美的口中得知我是怎樣對待光武順子的嗎?你認為我會對還有機會跟我作對的人使用那種手段嗎?」

「那敢問先生,你將任何處置光武順子?」

「這個嘛,我現在還沒決定,不過這樣一個高傲又自負的大美人,不玩弄一下實在是可惜了,我想她在我手上應該還會逗留一段時間吧,到時候要任何處置就要看看她的表現了,如果她逗得我開心的話,說不定讓她留在身邊當一隻最下賤的寵物也不錯。」

「那如果百合願意成為您最忠實的性奴的話,百合的地位會比光武順子更低嗎?」

「呵呵,這種問題你甚至其他的女奴都可以放心,只要成為了我的人,無論是誰地位都絕對不會比光武順子更低的了,最多因為犯錯被降至跟她平起平坐,因為光武順子犯了我的第一禁條,那就是打了我心愛的女人,那是絕對不可原諒的,所以在我眼裡她已經失去做人的資格了,而且是永遠都不會有所改變的。」

在一剎那,我從沖田百合的眼中發現了仇恨的目光,然後很快就轉為了堅定道:「既然這樣,百合決定了,要成為戶部先生的性奴。」

沖田百合說得是那樣的理所當然,感覺就好像當我性奴是很給我面子,而轉嫁卻很失身份似的。那語氣令我極之不爽,乾笑兩聲道:「哼哼,沖田小姐一直都口口聲聲說要忠於我,但剛剛才決定要當我的性奴,我想問問這兩者之間有什麼區別嗎?」

「當然是有區別的,我一直說的效忠先生,意思是成為您的僕人,執行您的命令,也就是說那是先生您作為主動的,只有先生使喚我的時候我才會出現在您身邊;而如果成為先生您的性奴的話就不一樣了,時刻待在主人身邊是性奴最基本的要求,就算沒有您的命令,我都會想方設法去討好先生您。先生您說,一個是聽話的木偶,一個是主動獻媚的活人,這當中是不是很有區別呢?嘻嘻!」

沖田百合說完後還衝我狐媚的瞧了一眼,光是那水靈靈的眼睛差點就把我的慾望給喚醒了,不由得在心裡暗暗的說了句:『真是一隻狐狸精啊!』

「哦,照你這麼說,區別還真不少啊!可我就奇怪了,是什麼讓你下這樣的決心的呢?」

「該怎麼說好呢……首先,當然是要感謝先生您不但控制了這裡而且還擒獲了光武順子,使我終於可以徹底擺脫光武順子的控制了;其次,本來我想請先生把光武順子交給我處置的,但通過剛才的談話中我得知先生肯定不會放過光武順子的,只要成為在先生心目中地位比光武順子高的性奴,我就可以待在先生身邊幫先生對付光武順子,要是先生高興的話,或許還會給我親自處置一下她的機會呢!」

「聽你這麼說,你好像十分憎恨光武順子,能說說為什麼嗎?」

「也好,這些話在我心中已經憋了很久了,今天就痛痛快快的都說出來吧!其實我是一個孤兒,從小就被平田浩二收歸門下,當時平田浩二還不是御鳳流的門主。開始幾年他是想把我當作性奴來調教的,等有適合的顧客就把我出售來牟利,但我在他爭奪門主之位的時候起到決定性的作用,從而幫助平田浩二奪得了御鳳流的門主,從那一刻開始,我在平田浩二心中的地位改變了,我順理成章地成為了他當時的唯一傳人。

但很快這一切都改變了,幾年前光武順子帶藝來御鳳流拜師,本來平田浩二是不同意的,但也不知道光武順子用什麼辦法說服了平田浩二。而就在一年半之前,本來身體壯健的平田浩二突發心臟病猝死了,而按照御鳳流的規矩必須馬上選出下一代的門主,在門主的爭奪戰上毫無準備的我輸了,光武順子順利地當上了御鳳流的門主。而她當門主的第一條規定是撤銷我御鳳流調教師的資格,成為她的女奴,直到她被先生抓到之前整整折磨了我一年半。先生,您說我該不該恨光武順子呢!?」

「哦!平田浩二是猝死的?」

「沒錯,法醫是那樣說的,但我卻認為,光武順子謀殺平田浩二的可能性很大。」

「說說你的判斷。」

「原因很簡單,剛才我都說了,在門主爭奪戰上我是毫無準備的,因為我當時根本就沒有預計到平田浩二會暴斃的,但光武順子卻準備得異常充份,讓我輸得無話可說。她要不是處心積慮,是不會準備得如此充份的,平田浩二即使不是光武順子所殺,但她跟平田浩二的死也一定脫不了關係。」

「嗯,現在我可以了解你的心情了,但有一點我希望沖田小姐你認識清楚的是,我雖然說了你跟那些女奴一樣來去自由,但願意留下了並不代表我收下你們了,我的意思你們願意留下了,我是會照顧你們的,而想成為我的性奴卻是另外一回事。到現在為止我只是收下了口奴、流螢子和廣奈幸美而已,你要成為我的性奴,還沒問我答不答應呢!

沖田小姐你確實是不可多得的美女,但你認為我身邊會沒女人嗎?我是喜歡自信的女人,但自信過頭了就招人厭了。不得不說沖田小姐你很聰明也很自信,但卻有點太一廂情願了,我好像一直都沒有答應過你什麼吧?」

這段話開始我還是笑著口說的,但說到後面,語氣漸漸地轉冷了,像沖田百合這樣聰明的女人當然能聽出我話里的意思,慌忙跪在地上額頭觸地的拜服道:「百合不敢!先生您息怒,百合知道錯了,因為被光武順子壓迫得太久了,一下子解放的感覺讓百合得意忘形了,百合剛才的話語太張狂了,請先生原諒百合的冒犯。」

「哼哼,沖田小姐沒必要向我道歉,我們之間還沒建立起什麼關係呢!不過有一點我要提醒你,你是很聰明,但你並不是最聰明的,我喜歡聰明又聽話的女人,但決不喜歡在我面前賣弄小聰明的女人,如果你覺得你能抓住我的心思你就錯了,光武順子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沖田百合拜服在地上一直都不敢抬頭,但聽完了我的話後,身體明顯輕微的顫抖起來,口上不停的道:「是,是,百合一定會好好記住的,以後絕對不敢再犯同樣的錯誤了,請先生原諒百合這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