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湯姆,在更多場合下,人們習慣稱唿我為「主人」。我在鄉下經營著一個特別的訓練基地,在那裡,我和我的虐待狂同好們一起訓練奴隸,然後再把她們賣到全球各地。在訓練營里,一些奴隸是自願來這裡接受訓練的(比如受虐狂),他們在一些網站的聊天室里與我們聯繫,如果條件允許,並且沒有什麼麻煩的話,我們就會簽訂一份協議,這樣她們就可以正式成為訓練營的一名學員;還有一些奴隸,是被她們的主人或女主人送來的,她們在這裡可以學會如何更好地服侍主人。當然,也有一些奴隸是被我們綁架到這裡來的,這是因為,我們的一些老客戶有時會給我們指定一個目標,這個目標也許有奴隸的潛質,也許沒有,但不管如何,我們都會派出人手跟蹤她,並等待恰當的時機實施綁架,然後在利用各種手段將這些人運到我的基地里。自願者也好,俘虜也好,一旦來到這裡,她們就不再擁有選擇命運的權利。

我坐在攝錄室的吧檯椅上,手中端著一紮冰啤酒細細品嘗著。這個內部的小酒吧會從下午一直開放到深夜,吧檯的後面站著兩個服務小姐——當然,她們實質上是訓練營里的奴隸,只不過暫時扮演這個角色而已。她們穿著服務生的制服和六英寸的高跟鞋,一條鐵鏈連接在手腕和腳踝的皮製手銬之間。只有等酒吧打烊之後,她們才可以休息、進食,而洗手間就僅僅是她們身後的一個尿壺,不管是小便,還是排出灌腸液,她們都只能在那裡進行。

現在,正是朝禮時間。屋子正中,一隊奴隸在碧兒(我的一個訓練師)的監督下,更換新的尿壺,然後她們會被分成兩組,一組負責擦拭玻璃、清潔桌面,另一組則負責擺放桌上的器皿和裝飾物。很快,奴隸們做完了早上的準備工作,她們會在女主人碧兒的帶領下去另一個訓練場所。

我一邊靠在椅子上放鬆心情,一邊喝著杯中的啤酒,膀胱慢慢被液體充盈的感覺令我十分享受,我看了一眼酒吧的衛生間,在那裡,一個女奴跪著被綁在立柱上,綁繩繞過她的腳踝和膝蓋令她兩腿大開,她的手腕和手肘則被緊緊地綁在身後,這個姿勢可以令她乳房羞恥的向前突出。她的下頜被一個塑料支架高高托起,在這些裝置的作用下,她唯一能做的事就是仰頭看著上方的兩個尿壺——一個是敞口的碗狀,另一個則是窄口長頸。一個帶有法蘭裝置的假陽具被塞進她的嘴裡,為了防止口中的液體溢出,一層橡膠密封墊緊貼在她嘴唇的周圍。假陽具根部連接了一條Y字形的塑料管,管子的另兩端分別通到她頭上的兩個尿壺底部。她的尿道被插入了一條導尿管,導尿管的另一端被一個小夾子夾緊,放在了地板上。在她的奶頭和陰蒂上,夾著兩個連接著金屬導線的鱷魚夾,另外兩個同樣連接著導線的金屬棒插進了她的陰道和肛門中。

當我看到她眼中流出了淚水時,我的陰莖不禁在皮褲里跳動起來,說實話,我並不是在處罰這個女孩,這僅僅是訓練內容的一部分。當然,對於這個女孩來說,這樣的訓練太過殘忍,因為她本不屬於這個充滿奴役和虐待的世界,她是被我們綁架到這裡來的——有個老客戶需要這個的女孩作為他的奴隸。

這時,從膀胱傳來的腫脹感覺告訴我該是排尿時間了,我喝完杯中的最後一口啤酒,走到她身前。攝錄室的房間是昏暗的,但在衛生間裡,幾盞特意安置的射燈將她周圍照的如同白晝,這是為了令整個羞辱過程清晰可見。我拉開皮褲的拉鏈,右手扶著我的陰莖,對準了敞口的那個尿壺,在排尿前,我還有些話準備對這個「人肉廁所」說一下,「A12,你要在這裡度過一整夜,酒吧里的任何人都可以在這兩個尿壺裡小便,你的工作就是喝掉全部的尿液,我想你可能不喜歡這樣,但你沒有選擇,如果你能仔細觀察這兩個容器,你會發現它們上面都刻有一條模煳的線,當我們的尿液超過這條線時,一個傳感裝置會被觸發,與此同時,你的乳頭、陰核、陰道和肛門內壁都會遭到電擊,除非你儘快將尿液喝到刻度線以下,否則這個電擊會一直持續下去。另外,這個裝置每被觸發一次或是持續十秒,都會將電流提高一個等級,我建議你不要嘗試最大的電流。」

說完,我開始向碗里排尿,我看著自己金黃色的液體沿著管子流進她口中,當碗里的液面不在下降時,我猜她正用自己的舌頭堵住了口中的管子,「噢,我們會為你今晚的訓練打分,如果你合格了,我們會把你從這裡帶走,你就完成了這個課程,如果你沒有認真的喝尿,你可能會在這裡呆上很長一段時間。當然,我們可以通過這根導管喂你一些流食,只不過這些流食嘗起來更象另一類排泄物,所以,在這裡呆多久完全取決於你。」我將最後幾滴尿液抖落到碗中,然後拉好了皮褲的拉鎖,還沒等我回到座位上,和菲利普坐在一起的女孩——琳達就跑了過來,她褪下內褲,將陰部貼在另一個尿壺口上,我這個同事真的很有教養,其實從一開始她就憋著尿,但還是耐心地等我第一個享用完這個「人廁」之後,才過來方便。當琳達完事後,我發現兩個容器內的液面依然沒有下降,看來,A12的訓練課程要持續一段時間了。

我回到座位開始喝我的第二杯啤酒,這時,女主人碧兒帶著今夜的四個服務小姐走了回來,事實上,是3個服務小姐和1個人妖。她們都穿著相同的制服——高跟鞋、長筒絲襪、項圈和小圍裙,只不過在那個人妖身上多了一條透明的塑料貞操帶,這樣能很好地約束他的性器官。進屋後,碧兒立刻用遙控器啟動了她們項圈上的裝置,一旦她們未經允許走出屋門,將會從項圈裡產生強大的電流將她們擊暈。今晚,她們要在這裡為一些老顧客提供各種「助興表演」和性需求。 過了一會,我的組員們相繼來到這個酒吧,他們或是完成了一天的工作,或是在兩節調教課程中稍作休息。其中幾個還帶來了他們的「學員」,在這些老顧客的配合下,A12頭上容器里的尿液很快接近了刻度線,最後,碧兒帶著那個人妖來到A12身前,這個人妖在荷爾蒙藥物的驅使下幾乎完全成為了女性,他唯一的男性標誌,就是依然懸掛在他下體的陰莖和睪丸。碧兒打開了他的貞操鎖,命令他將尿液射入敞口尿壺中,當碗底的紅燈亮起時,碧爾向大家宣布好戲開演了。

此刻,我清楚地看到A12開始抽搐起來,她的身體在緊緊的束縛下無助地晃動,很快,我見到她無奈地咽下了第一口尿液,隨即,她的喉嚨又緊縮起來,顯然,這種辛辣的液體令她作嘔,她試圖將口中和喉嚨里的尿液吐出來,但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們曾在導管中間裝了一個單向閥,她的這一舉動,只會令尿液從自己的鼻孔中噴出。我不擔心她會有什麼危險,因為碧爾此刻就站在旁邊,一旦出現意外,她會快速採取應急措施。大概過了10秒鐘,電流自動升高了一個檔次,由於疼痛而冒出的汗水在A12的皮膚表明泛出光澤,很快,又是一次電流的提升,這時,A12終於意識到,如果她不及時咽下這些液體,這個折磨就會一直持續下去,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之下,A12的喉嚨一放一收的動作起來,她不顧羞恥地吞咽起尿液。

當液面緩緩落到刻度線以下時,她驚訝地發現,自己敏感地帶的電擊依然持續,碧爾看著她痛苦的眼神說道,「湯姆主人忘了告訴你關鍵的一點,當傳感器被激活後,即使液面低於刻度線,電擊還是會持續30秒,並且,電流每提升一次電擊時間都會再延長30秒,這個過程會一直延續到碗下面的綠燈亮起。」碧兒將人妖推到一旁,然後站到A12的頭頂上,她彎身用手指抹去A12上唇的尿液,「另外,對於你這個小花招,我們還要增加額外的時間,好讓你記住如何珍惜主人的聖水,不會再浪費它。」

我再次喝完了手中的啤酒,我看到A12身下的導尿管已經被填滿,顯然,她的腎臟已經充分處理了我們的尿液,為了給她一次深刻的教訓,我決定懲罰一下這個奴隸,我叫所有人都不准鬆開導尿管的夾子,然後,漫步走出房間,皮褲內側摩擦著充血的龜頭,我決定找T3去發泄一下,至於A12,這將會是一個漫長的夜晚。

她來到這裡之前也曾擁有自己的名字和生活,但自從那個夜晚後,她唯一剩下的就僅僅是一個代號——B35,她在這裡成為一個完全的奴隸,當訓練課程結束後,她會被交付給她的主人。

B35坐在她的小床上,她神情沮喪的呆坐在那裡,幾分鐘前,女主人凱莉將事情的真相告訴了她,然後就把她一個人丟進這個小房間。直到現在她才知道,被幾個男人在大街上綁架並不是巧合,她父親的商業合伙人愛德華?蘭格克里斯——她的愛德華叔叔,一直幻想著讓她成為自己的性奴隸,在過去的一個月里,她受到的痛楚和屈辱完全是因為這個男人的私慾。

女主人凱莉不會無緣無故地告訴她真相,她和其他調教師希望能用這條消息摧毀她最後的一點自我意識,一旦她接受了這個事實,她在精神上會更容易通過之後的訓練課程,因為,她未來的主人——愛德華?蘭格克里斯已經開始不耐煩起來,他希望儘快能得到他的奴隸。

房間的燈閃爍了幾下,這表明離她上床休息還有5分鐘的時間,在這個訓練營里,昏暗的燈光代表睡覺時間。當看到燈光的提示後,她馬上走到衛生間去小便,因為在睡覺時間離開床鋪是違反規定的,即便是真的憋不住,在床上解決也好過挨上整整一小時的藤條抽打。

5分鐘後,她脫掉6英寸的高跟鞋,躺在透明的塑料床單上,她伸手從枕頭下拿出一個橡膠陽具,並用它的龜頭摩擦著自己的陰唇和陰蒂,她另一隻手的手指輕輕揉捏起自己的乳頭,令自己的身體漸漸興奮起來。然後,她將10英寸長的怪物緩緩插入自己的陰道內,在這個營地中,手淫不僅不會被禁止,反而是被調教師們鼓勵的內容,因為,一個女奴必須時刻保持自己的陰部濕滑溫熱,這樣才能讓主人們隨時隨地享用它。通常,B35會握住假陽具抽插自己,直到數個高潮過後,但今天,她只插了一次就停了下來,她蜷縮在透明的乳膠被單下放聲哭泣。

觀察室里,兩個人望著大螢幕上的B35笑了起來,那個真相果然令她的意志完全崩潰了。

「你能在兩個星期內完成她的訓練,並交付給我嗎?」

凱莉聽到愛德華不耐煩的聲音,「是的,先生。不過為了加快進程,我們不得不在她身上留下些痕跡。」

「在訓練課程中,一些鞭痕根本算不上什麼。即使你們不動手,我也會親自抽打她。」說出這席話的同時,愛德華眼中放出邪惡的光彩,這令旁邊的凱莉顫抖了一下,她記得這個男人:愛德華?蘭格克里斯是這裡的老客戶,他大多數的奴隸都活不長,即使倖存下來,也會在他玩膩之後被送到青樓或是拍A片攝製場。 愛德華帶著他新收穫的奴隸離開了房間,凱莉繼續看著螢幕上的B35,然後,她登錄到訓練基地的網絡上,開始輸入B35明天的日程安排,等一切妥當之後,她才回到自己的寓所開始調教新召入的奴隸。

當房間的燈光突然轉亮時,B35快速從睡夢中醒來,她要完成每天早晨的例行任務。她房間的一個角落被用來當作衛生間,那裡有一個水槽、一個花灑和一個坐便器。首先,她坐到坐便器上排尿,並且為自己做了幾次灌腸,直到排泄出清澈的水流為止。然後,她從頭到腳檢查起自己的身體,當發現沒有任何異狀後,才放心地走到花灑下清洗身體。最後,再到水槽處刷牙洗臉。

接下來,就是從網絡上查看今天的任務,通常包括性教育、處罰、緊縛、或是服侍課程。她走到螢幕前按下寫有「任務」的按鈕,螢幕上很快出現了今天的日程。

「B35-4# 制服-橡膠女僕束衣」,後面的一行詳細寫出服飾清單。 在她房間的另一個角落有一個雙層衣櫃,每層上面都有兩個抽屜。她快速地按照清單取出物品,並放到床上擺好,即便是稍有遺漏,都將受到嚴厲的處罰。她再次仔細檢查了一遍清單和物品,然後又按了一下「任務」按鈕,這表明她要開始著裝了。

首先,她將膠質褲襪套在腿上,並且仔細地調整位置。按規定,緊身服飾不能有任何褶皺,接下來是乳膠胸罩,這副胸罩其實僅僅是環繞在乳房四周而已,乳房則會從中空的地方完全暴露出來。然後,她走回到床邊,重新穿好那雙6英寸的高跟鞋,並挑選出一個黑色的乳膠頭罩戴好,一副膠質的長袖手套被她一直拉到齊肘高,最後,輪到那件緊身的乳膠連衣褲,在這條特別的連衣褲襠部,一個8字形的遮羞布覆蓋在她的陰唇和肛門上,這塊遮羞布可以被輕易地打開,以便露出她羞恥的部位進行調教。當一切穿戴妥當後,她照了下鏡子,此刻的她,除了臉和胸部以外,其它部位都被乳膠衣緊緊地包裹起來。

房間的門突然打開了,兩個女人走了進來,一個是和B35穿戴相同的女奴,另一個是女教官塞布麗娜,塞布麗娜是營地里出名的束縛和膠制服裝調教師,她有著很強的施虐性格。B35曾經見過眼前的這個女奴,但並不知道她的名字,這無所謂,因為在營地里,所有奴隸未經許可都不允許說話和交流。

「B7,把你手裡的東西放在床上,幫B35完成她的裝束,如果你做的不夠認真,在下堂課里,你會飽嘗我的鞭子!」在塞布麗娜的命令下,B7將手中的盒子放到床上,然後站到B35身後,B35感到身上的乳膠胸罩突然被拉扯得更緊,B7正用全身的力氣縮緊胸衣的背扣,直到B35感到唿吸困難為止,若不是這樣,很難會讓身邊的女主人滿意。

教官微笑的看著眼前這兩個沙漏形的乳膠人,然後把手伸進B35的胯間。在緊束的膠質服飾刺激下,B35感到蜜汁從陰道中流了出來。在很久以前,B35就一直有雙性戀體質,某些時候,她甚至更喜歡和女性在一起,此刻,鏡中的自己和瀰漫在空中的乳膠味令她興奮起來,她的眼睛開始呆滯,乳頭開始變硬,潮熱的感覺也從兩腿之間向全身散布。

塞布麗娜猜到了這個女奴的感受,「B35,看來你已經開始喜歡上了緊身膠衣,你的這裡已經變得又熱又濕起來。」她嘲笑著將手指拿到B35眼前,「我看到了一對乳膠淫娃,她們的私處正蜜汁橫流,現在,我要為你們完成最後的步驟,小蕩婦。」

塞布麗娜將鋼製的束腰給兩個人穿戴好,並勒到最緊,然後再為她們戴上項圈、手銬和腳銬——兩隻手銬之間是6英寸的鐵鏈,腳銬之間是9英寸的鐵鏈,B7的裝束就是這樣了,但對於B35,還有額外的道具。塞布麗娜命令她噼開兩腿,然後揭開她襠部的遮羞布,一個10英寸長的假陽具被深深擠入了她的肛門,陰道中則被塞進一個直徑2英寸陰道球(BenWaBall不知道什麼玩意),隨後,遮羞布又被重新密封好,這樣可以防止兩個道具因為濕滑掉落出來。 最後的道具是一個特別的托盤,塞布麗娜把托盤內側連接到B35的腰帶上,托盤外側的兩條鎖鏈則連接到她的乳環上,沉重的托盤立刻拉扯起B35的乳頭,令她B尺寸的胸部變成了圓錐形,這是一個非常惡毒的裝置,每當佩戴者移動一步,托盤都會上下顫動極度拉扯乳頭。塞布麗娜滿意地看著B35,在緊身膠衣的完全包裹下,她很快會汗流浹背,此外,六英寸的高跟鞋和腳銬間的鎖鏈,會讓她在行走時大幅度扭動臀部,加劇體內陽具和陰道球的刺激。不止如此,緊身衣的另一個重要作用是令她無法順暢的唿吸。

所有的預備工作都結束了,塞布麗娜女主人將兩條狗鏈繫到B7和B35的項圈上,然後拉著兩個奴隸走出屋子。在這個晚上,她們要用托盤為酒吧里的客人服務——端上酒杯或是取回空杯,B35必須習慣穿著緊身膠衣的日常生活。 在陰道和肛門的雙重刺激下,還未走出一半路程,B35就迎來了今天的第一次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