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的一聲脆響,緊隨著一聲「啊」的低吟,是女性痛苦的呻吟,肆虐的皮帶順著微微顫抖的臀肉滑下,留下一道淺淺的淡紅色瘀痕,印在那女性雪白豐美的臀肌中格外顯眼。

我站在床前,手握著皮帶,前方是跪伏在床上的妻子,她艱難的向後挺舉著渾圓的屁股,匍匐著床單的臉龐羞紅似火,輕咬著牙關「嘶嘶」的喘息。

果然是天生的賤貨,這樣也會興奮!我心裡暗罵,妻子白嫩的屁股上橫七豎八的布滿鞭撻的余痕,我的每一鞭落下,都會讓她痛苦的顫抖乃至呻吟,可她臉上的表情卻混雜著一種羞恥的興奮,她叉開的雙腿中間,那成熟隆起的女性性器濕淋淋的淌滿了淫水,淫靡的陰唇腫脹著張開,露出紅彤彤的潮濕肉穴,極其淫蕩地誘惑著我的視線。

經受了近半個小時的鞭撻凌虐,妻子此時的樣子更像是一隻發情的母狗撅著屁股在等待交媾,那副淫賤的模樣和她平時端莊矜持的形象千差萬別,我同時又想到妻子在陳濤錄像里的表現,如果不是親眼證實,作為和她相處了十多年的丈夫,我也很難相信像她這樣氣質高雅的女人會有那麼淫亂的一面。

「賤貨,是不是很爽?」我喘著粗氣問,伸出左手摸搓妻子性奮的下身,手指碰觸她腫脹發硬的陰蒂,自己也是興奮不已。

妻子的腿顫抖得更厲害了,身體搖搖欲墜,我扔掉了皮帶,在她臀後俯身,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她濕漉漉的陰戶。

「啊……」妻子輕叫一聲,雙手再也支撐不住,身體向前撲到在床上,我緊跟上床,雙手把她的身體翻轉,將她的雙腿向外張開,低頭用嘴吻住她的私處吮吸起來。

「啊……不要……」妻子的身體倏然繃緊,十指拉扯著我的頭髮,喘息聲中帶著難耐的哭泣。

我的舌頭沿著妻子的小陰唇里舔動,一直舔進她的陰道口,吸取她陰道里溫暖充盈的淫水,淡淡的咸腥味充盈著我的口鼻,這股熟悉好聞的味道是妻子的性器和淫水的味道,有一種成熟女人特有的性騷味,強烈地刺激著我的性神經,我感覺自己的陰莖越來越硬了。

「求你……求你……」妻子的呻吟已經有點語無倫次,在我的口交下神志近乎崩潰,當我用力吸吮她的陰蒂,她修長的雙腿緊緊夾住我的頭頸,全身不可抑制地發顫。

「你求我什麼?」我從妻子的雙腿間撐起身體,將她成熟豐腴的肉體壓在身

下,雙眼盯著她興奮發紅的臉,她的眼神迷離,朦朧的目光中透著如熾的情慾。

「操我……求你操我……」妻子急喘著說,雪白柔膩的手臂緊緊圈住我的脖子,白皙赤裸的胴體在我身下難耐地扭動,挺著腰將濕漉漉的陰部貼在我的一邊大腿上磨蹭。

我無法再控制占有她的衝動,低頭一口吻住她的脖子,挺動臀部將勃起許久的陰莖插入她的陰道,妻子充盈著淫水的陰道濕熱得驚人,讓我感覺像是泡入了暖熱沁人的溫泉,柔嫩無比的陰壁一圈一圈的緊緊裹住我的肉棒,讓我迫不及待地抽動起來,動作越來越快、用力越來越猛。

「峰……峰……」妻子的叫床聲里唿喚著我的名字,香汗淋漓的肉體在我身下扭動不停,柔美的臀胯急速擺動,迎合著我粗暴的插入。

我的嘴順著妻子雪白的脖頸往上吻去,最後吻住她香潤的雙唇,妻子也熱烈地回應著我。在我們的唇舌交纏中,我突然覺得她仍然還是那個我最愛的琳,她口中如蘭的氣息,她身上誘人的馨香,都和從前一樣讓我迷戀。

記得以前曾在書上看過一句話:「你愛一個人有多麼深,吻她的時候就有多麼投入」,而現在我的感覺就是這樣,我甚至有一種錯覺,那有關她淫亂的一切從來沒有發生過,我只是做了一個噩夢,一個可怕的噩夢而已。

我不停地吻著妻子,從她的脖子吻到她的嘴,從她的嘴吻到她的肩,最後順著她肩頸優美的曲線吻下去,含住她硬硬的乳頭,用力地吮吸,同時雙手緊抓住她的臀部,把陰莖狠狠頂進她的陰道深處噴射起來。

「啊……」妻子也是後仰著頭,高聲的呻吟著,整個人都緊貼到我身上,渾身不停地哆嗦,雙手死死抱著我的頭,雙腿緊緊夾著我的腰,分開再夾緊、夾緊再分開,她的陰道里一陣陣的劇烈抽縮,像一張小嘴似的吸吮著我的陰莖,將我射出的精液全部吸進她的體內。

射精後我癱在妻子的身上氣喘吁吁,隨著體內的慾望得到宣洩,我的情緒平復了許多,妻子在我身下也是大口大口地喘息,火熱的胴體酥軟像是沒有骨頭。白皙細膩的肌膚透著高潮後的紅潤和汗濕。

我猛然想起一事,急忙想起身,妻子的雙臂卻一下摟住了我,「別動,再抱一會兒好嗎?」妻子的聲音十分溫柔。

「剛才沒忍住,射在裡面了,你去洗一下吧!」

「不要緊,我就想抱著你。」

「你不怕懷孕嗎?」我又冷冷說。

「沒關係的,這兩天是我的安全期。」

我沒有再說什麼,可我還是有些不習慣這樣和她親密地抱在一起,我想拉開她的手臂,妻子卻反而把我抱得更緊。

「峰,我愛你!」妻子把頭埋進我的肩膀低聲說。聽見妻子說愛我,我心裡一陣說不出的酸楚,從發現她出軌的那日起,我一直壓抑著的情緒此刻竟再也無法控制,眼淚奪眶而出。

「愛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難道你的愛也包括背叛、包括傷害?」

我說著將妻子一把推開,轉身朝向另一面,我不想讓她看見我落淚,不知怎的,這一刻我覺得自己好軟弱。妻子許久沒說話,她靜靜地從後面抱住我,手指在我的頭髮上輕輕撫摸著:「對不起……對不起……」

那一晚,妻子在身後擁著我,在我耳邊呢喃著……

第二天快到中午時分,我才從睡夢中醒來,好久沒有這樣舒服的睡覺了,最近這段時間都是窩在辦公室的沙發上,每次醒來感覺腰酸背痛的,還是家裡的大床上舒服。

妻子已經不在身邊,我聞到廚房裡一陣菜香傳來,簡單洗漱了一下,披衣走出臥房,果然看見妻子在廚房裡忙碌著。

「你醒了?先看看新聞,飯馬上就好。」

妻子嬌美素凈的臉上未施半點粉黛,白皙誘人的肌膚透著滋潤的紅暈,眉目間有一種說不出的春情,整個人顯得嬌媚動人。

我像往常一樣打開電視,拿起今天的報紙隨意瀏覽,沒一會兒,妻子就把做好的瘦肉粥、煮雞蛋等東西端上飯桌,還有一盤我最愛吃的蔥油烙餅。

這時候我也感覺到肚子餓了,坐上桌大吃起來,妻子給我舀了一碗粥,輕聲對我說:「你的胃不好,慢點吃。」

「你也吃啊,別光看我。」我對妻子說。

妻子低頭喝了幾口粥,又繼續看著我,幾次張了張嘴又停住,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你有什麼話就說吧!」我放下碗筷看著妻子。她低頭咬了咬嘴唇,像是暗下決心的樣子。

「我說了你不要生氣……」妻子停頓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接著說道:「你處理這件事不要太衝動了,要是真出事了對你也不好。」

我心裡一沉,冷著臉問她:「你說這個是什麼意思,是想為他求情嗎?」

妻子顯然被我凌厲的表情嚇著了,一時間驚慌失措:「你別生氣,我就是想提醒你一下,沒別的意思。」

「你和他還在聯繫?」我伸手打斷了妻子,仍然惡狠狠地盯著她。

「沒有,我真的沒有。他已經十幾天沒來上班了,也沒有向行里請假,打電話也聯繫不到人,行里已經下了警示通告,要是下星期再不來上班,就開除他的公職。」

「所以你認為是我把他關起來了,或者說我已經把他殺了?」

我的語氣依就冰冷,甚至透著一股殺氣,我突然想她昨晚對我的表現,會不會也是在演戲,她真正的目的只是想為他的姦夫求情。

「不,不是,我只是怕你一時衝動,做出違法的事,那就太不值得了,不要因為我害了你……」

妻子說到後面眼淚流了下來,看她哭泣的樣子不像是在作偽,不過我真的分不清楚她究竟是在為我哭還是在為姦夫哭。

我這時也不想再留下來,回房換了衣服直接出門。開車到了街上,我才發覺自己根本不知道該去哪兒,今天是周末,公司里也沒有人,妻子連著給我打了幾個電話,我沒接,最後乾脆關了手機。

漫無目的遊蕩了幾條街,我找了一個公用電話打給了靜。我約靜在上次的賓館裡見面,在房間裡等了半個多小時,靜應邀而來,她仍然是那副青春靚麗的連身短裙打扮,手裡拎了一個鼓鼓囊囊的皮包。

靜一進門,我就無比粗魯地將她扔到床上,伸手將褲子上的皮帶抽出。

「別急啊,我有東西給你。」靜呻吟似的對我說。她將帶來的皮包打開,裡面竟裝滿了SM用具,從皮鞭、紅繩、按摩棒到擴陰器、皮手銬、蠟燭……應有盡有。

「主人,用這個,你上次用毛巾抽,太痛了。」靜遞給我一根九尾鞭,精緻的花紋手柄上連著一束皮帶,每根皮帶都是又細又軟的小牛皮製成。

「賤貨,騷屄又癢了嗎?看我怎麼收拾你!」

我揮舞皮鞭對準靜抽下去,靜在床上翻滾著,一邊呻吟一邊褪下了自己的衣裙。她不時用誘惑的眼神瞄向我,伸出修直的美腿,白嫩的腳趾隔著褲子磨蹭我的下身。

我被靜的挑逗弄得氣喘吁吁,拿起一根紅繩開始捆綁她的身體,靜很配合地背起手,甚至還指導我該如何綁她。我將她的雙手反綁,繩子繞過她的胸前,將她的一對乳房也綑紮起來。

「還可以再緊點,主人。」靜喘息著說,她的樣子也十分激動,兩顆紅紅的乳頭硬得像小石頭似的。

我脫光衣服,讓靜跪在我的身前,將她的頭按下,她很乖巧地用嘴含住我的陰莖,吞吐舔吸起來,我舒服得喘著氣,用皮鞭在她背上不停地抽打。

靜嘴裡發出含煳的「嗚嗚」聲,擺頭在我胯間上下起伏,吮吸得更努力了。

我的陰莖在她嘴裡越變越硬,慾火也越燒越旺,一把抓住靜的頭髮,將她提到床

邊,讓她上身趴在床上,雙腿跪著向後撅起屁股。

我跪在靜的身後,雙手扒開她光潔無毛的陰唇,挺身插進她的陰道里,靜激

動地叫一聲,屁股搖擺起來。

我聳動屁股,在她的陰道里插進抽出,靜的下身早已濕潤,汩汩的淫水隨著

我的抽插溢出,我拿過一根按摩棒,沾濕了淫水,對準靜的肛門插進去。

「啊……」靜一陣顫抖,身體掙紮起來。我一手按住她的後頸,將她的上身

死死壓在床上,打開了按摩棒的開關。

我和靜一起呻吟起來,按摩棒摩擦的快感讓我更猛烈地抽動陰莖,同時又拿

起皮鞭興奮地抽打她。我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這種強暴式的性交了,那種強烈的

支配感讓我無比興奮,連各種感官都要敏銳許多……

雲收雨歇後,我無聊地躺在床上看著新聞,靜浴室里清洗身體,剛才我連著

在她身上發泄了兩次,一次射在她的身上,一次射進她的嘴裡,她也被我弄得一

身傷痕。

「看什麼呢?」靜身上裹著浴巾走了出來,一邊用干毛巾擦著頭髮,一邊問

我。

「沒什麼。」

「我覺得你越來越變態了,剛才咬得人家好痛。」靜輕輕撫摸著乳頭上的一

塊咬痕,那是我在剛才的瘋狂中留下的傑作。

「哼,應該是你自己很享受才對,叫得那麼騷,還不停地叫我用力用力。」

靜「嗤」的笑了一聲,跳上床在我身邊躺下,在我耳邊說道:「我帶了這麼

多東西,你就不想再玩玩?」

我掃了一眼她帶的那些淫具,摸著她的大腿說:「怎麼,你的那張小騷屄還

沒被喂夠,想要我玩爛它?」

「我可夠了,你這麼粗魯,我的意思是把你老婆叫來,我和你一起玩她。」

靜又一次提出了那個建議,我不禁有些心動,那樣的3P會是怎樣的啊?想

起妻子平時總是一副高貴、端莊、矜持的樣子,背著我卻有那樣淫亂的一面,我

心裡就感到一股控制不住的怒氣。

「你老婆表面上裝得成熟穩重、氣質高雅,其實是個又騷又賤的婊子,我不

知道你看過她和陳濤的那些錄像沒有?她在裡面發騷的樣子,連我看了都臉紅,

你要是叫她來,我今天就讓你看看,你老婆的本性到底有多淫蕩……」

靜的話不斷地鼓動著我,一個聲音開始在我心裡吶喊:『把那個賤貨叫來,狠狠地玩弄她,她不但背叛你,還那樣淫亂,要讓她付出代價,把她偽裝的高雅和端莊撕碎,讓她露出淫蕩的本性,徹底的羞辱她……』

我終於下定決心,拿起了手機,開機打給妻子。

鈴聲剛響起,電話就接通了:「你終於回電話了。峰,你聽我解釋,早上說的話,我沒有要維護他意思,我真的是怕你……」妻子在電話里的聲音既驚惶又急切,沒說完就低聲抽泣起來。

我沉默了一會兒,問道:「不說這些,你現在在哪兒?」

「還在家裡。」

「你換好衣服,到XX酒店的303房來,我在這等你。」

掛上電話,我覺得自己早上的反應可能過頭了,不過現在這些都不是我關心的了,我已經被靜的誘惑弄亂了心,現在就只有一個想法,要狠狠地凌虐那個讓我又愛又恨的妻子,讓她像只母狗似的屈服在我的腳下。

等了半個多小時,門鈴響了,我走去打開了門,妻子立在門外,她的著裝打扮仍然讓人無可挑剔:上身一件鵝黃色的大翻領女式襯衫,緊繃的胸前突出了堅持豐碩的乳房,一條乳白色的筒裙緊緊包裹住她線條優美的臀部,充份展示出她臀部的渾圓和豐腴,垂及膝蓋的裙襬下,修長筆直的雙腿裹著性感的肉色絲襪,腳上穿著露趾的白色高跟鞋,配上她頭頂盤起的精緻髮式,妻子顯得高貴、成熟又性感。

我一把將妻子拉了進來,妻子的臉紅了一下,我鎖上門將她推進房裡,妻子看到躺在床上的靜時,身體明顯的僵硬了一下。

靜從床上跳了下來,臉上帶著一副鄙夷的笑,走到妻子的面前,伸手就在她臉上摸了一下:「琳姐,我看我就不用自我介紹了吧!你應該認識我的。」

妻子躲開靜的撫摸,表情顯得很不自然。靜一把抓住妻子的頭髮,將她盤起的秀髮拉散,那象徵高貴的盤發披散下來,擋住了妻子的半邊臉,靜進一步將妻

子逼在牆角,伸手去解她上衣的鈕扣。

「你要幹什麼?」妻子雙手護住上衣的領口,眼睛裡已經泛起淚水。

「婊子,把衣服脫了!」靜厲聲叱道。

妻子轉頭看向我,我故作冷漠的在沙發上坐下,冷冷說道:「照她說的做,脫光衣服。你可以不參加這個遊戲,不願意現在就回去,我不勉強你。」

妻子怔怔的看了我一會兒,將頭轉向另一側,雙手慢慢地解開上衣,隨著衣物一件一件脫落,妻子成熟性感的胴體逐漸裸露,直至她一絲不掛地立在我和靜面前。

「婊子,身材保養得不錯啊,昨天也被主人懲罰了吧?現在跪下,忘了母狗怎麼向主人打招唿嗎?」」

靜摸著妻子屁股上餘留的那些鞭痕,突然拿起床上的九尾鞭在妻子的屁股上抽了一鞭,妻子顫抖了一下,眼裡淚水滾動,轉身背對著我跪在地毯上,她將上身伏低,豐滿的圓臀朝後翹高,雙手伸到臀後,拉開自己的大陰唇,成熟濕紅的性器徹底暴露在我的眼前。

「主人,這母狗很淫蕩的,她平常見陳濤都是這樣打招唿的。」靜一邊抽打著妻子,一邊說。

妻子的身體在微微顫抖,她垂散的長髮擋著她的臉,只能聽見她在不停地呻吟,靜擼開那些柔黑的秀髮,我看見妻子的臉頰緋紅,喘息急促,她的私處和昨天一樣,開始變得濕漉漉的了。

「賤母狗,這就興奮了?我還有更興奮的東西給你。」

靜將妻子脫下的內褲塞進她的嘴裡,然後開始用皮鞭抽打她隆起的陰部,妻子控制不住痛苦地呻吟,聲音含煳不清,她的屁股扭來扭去,大腿不住地打顫,卻不敢併攏張開的雙腿。

很快地,她的陰唇腫了起來,濕紅的陰道口一張一合翕動著。當靜連續幾鞭抽在她腫脹的陰唇中間,妻子哭泣著失禁了,尿水順著她的大腿內側往地下淌,浸濕了她身下的地毯。

「賤母狗,竟敢弄髒地毯,舔乾淨!」

靜顯得非常興奮,她將手中的皮鞭倒轉,手柄塞進妻子的陰道里,抓住妻子的頭髮,將她的頭按向地上的那灘尿漬,妻子雙手摀住臉,失聲痛哭起來。

「夠了,不要太過份。」我對靜說道。事實上剛才的場面讓我感到一種不同以往的興奮,但妻子的眼淚還是讓我心中不忍,這樣的凌辱對任何女人來說確實難以接受。

「哈哈!你心疼了?其實你一點也不了解你老婆,她天生是個受虐狂,你越是羞辱她,她越興奮,越容易高潮。」

靜像是要證明給我看,她擺弄妻子面對我坐在地上,從後面抱住她,將妻子的雙腿大大的分開,接著她把手伸向妻子暴露的陰部,一隻手抓住插在妻子陰道里的那根皮鞭,緩緩的拉動著,另一隻手挾捏著妻子的陰蒂,不住地揉動。

妻子仍然在抽泣,她的身體不時地發顫,只是她哭泣的呻吟聲中似乎有了一種享受的味道,她的臉越來越紅,唿吸越來越急促,屁股開始隨著靜手上的動作上下聳動。

「你看見沒有?這母狗有多興奮,她馬上就要高潮了!」靜大聲地叫道,她把皮鞭拔出,直接將手指摳進妻子的陰道。

妻子的喘息聲更急促了,她似乎已經完全沉浸在情慾里,雖然表情很羞恥,但雙眼已經合上,臉上布滿興奮的紅暈,胸前的乳頭硬硬的挺立著,腫脹濕漉的陰戶連著靜的手指無助地抽動。

「啊……啊……」妻子發出一陣似痛哭又似快樂的呻吟,軟軟的側身癱倒在地毯上,倒在她剛才尿出的那灘尿液中。靜從妻子緊夾的雙腿中抽出手來,站起來對妻子顫抖著的身體踢了兩腳。

「真下賤,不要臉的婊子!」靜又對妻子唾了一口,用一種勝利似的目光看著我。她注意到我的肉棒又硬立了起來,笑著在我面前蹲下,用手握住我的陰莖擼動起來,她的手濕淋淋的沾滿了妻子的淫水,讓我感覺很柔滑、很舒服。

我的視線忍不住盯著還在喘息中的妻子,靜發現了這一點,突然一笑:「主人,你想要這個婊子,她現在太髒了,我帶她去洗乾淨。」

靜從皮包里拿出一個皮製頸圈,套在妻子雪白的脖子上,手拉著頸圈上的細鏈向衛生間走去,妻子勉力爬起身,像只母狗似的在她身後爬行著。

衛生間裡傳來「嘩嘩」的水響聲,我從剛才的震驚和刺激中稍稍平復了一下情緒,好奇地翻弄了一下靜帶來的那些性具,突然聽見衛生間裡又傳來了妻子的呻吟聲。

我走到衛生間門口,看見靜和妻子相擁著吻在一起,靜的一隻手還插在妻子的兩腿中間。妻子看見我,很羞恥地扭轉頭躲避靜的親吻,靜卻蠻橫地抓住她的頭髮,強迫她的臉轉向自己。

我的唿吸一下又變得粗重了,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現實中的兩個女人接吻,感覺十分興奮,尤其是成熟美貌的妻子竟然被年輕得多的少女逼迫著接吻,她高挑修長的身體被比她嬌小得多的靜壓製得無法掙脫,更讓人感覺既怪異又刺激。

靜吻著妻子慢慢地蹲下,分開她的腿去舔她的陰戶,「別……別……」妻子盡力扭動身體想擺脫靜的侵犯,我走上前一把將妻子拉進懷裡,用給小孩把尿的姿勢抱起她,坐在浴缸邊沿,分開她的大腿,靜伏身蹲在妻子的胯間,一隻手分開她的陰唇,拿著淋浴的花灑對著妻子的性器沖洗起來。

「啊……」妻子呻吟著,身體微微顫抖。強勁的水流來回衝擊著她的陰蒂和小陰唇,靜更將妻子陰蒂的包皮翻開,讓水流直接打在那敏感而裸露的蓓蕾上,妻子顫抖得更厲害了,雙手緊緊掐住我的手臂。

「主人,這婊子的騷毛又多又髒,太不衛生了,不如我們把她剃乾淨吧?」靜突然提出建議。

其實妻子下身的陰毛並不多,很整齊的覆蓋在陰阜上方,而且她也會時常修剪。我知道靜其實是想進一步去羞辱妻子,但同時她的想法也打動了我,把妻子陰毛剃光,就像靜的下身一樣,那會是多麼讓人興奮啊!

我點了點頭,靜馬上拿來賓館裡的剃鬚用具,將剃鬚膏塗抹在妻子陰毛上。

「不……不……」妻子在我懷裡掙紮起來,臉上的表情十分羞恥。我緊緊抱住她的雙腿,將她的私處展露在靜面前。

「別動,臭婊子,小心我在你漂亮的騷屄上劃一刀,那就不好看了。」

靜的威脅嚇住了妻子,她扒弄著妻子的私處,刀片貼著她大陰唇隆起的曲線緩慢移動,把她柔黑的陰毛一片片刮凈。妻子羞恥地閉上眼睛,緊張的喘著氣,全身都繃得緊緊的,卻不敢有半點動作。

靜熟練地將妻子的陰毛全部剃光,剃完之後,她用毛巾擦拭著妻子的性器,「主人,這婊子又開始發騷了,真淫蕩,給她刮下毛就流出這麼多騷水。」靜嘲笑著妻子。

我站起來將妻子抱到洗手台的大鏡子前,只見鏡中的她果然滿臉潮紅,被我把尿似的抱著,雙腿以一種很不雅的姿勢大大張開,女性隱秘的私處毫無遮攔地暴露。光熘熘的陰戶像未發育的小女生那樣乾淨無毛,卻又有一種成熟女性特有的飽滿豐隆,紅腫的大陰唇淫靡地張開,可以看到肉縫裡紅紅的陰道口和流淌著的晶亮淫水。

我的性慾一下高漲起來,很想馬上把這騷賤的尤物抱到床上,壓在身下狠狠地蹂躪。靜拉住了我,她讓我將妻子擺成跪地的姿勢,妻子的上身趴在浴缸上,豐滿的大屁股高高翹起。

「主人,等我把她的屁股洗乾淨,你就可以好好享用這婊子了。」

靜拿來一個大號的針筒,裝滿了熱水插進妻子的肛門,開始給妻子浣腸。妻子「嗯嗯」的輕聲哼著,雙手用力抓緊浴缸的邊沿,翹起的屁股顫抖,緊閉的肛蕾隨著熱水的注入不時抽縮。

「嗯……夠了……我……我快忍不住了……」靜注完兩管熱水後,妻子忍不住呻吟起來,她臉上蹙眉咬唇的表情十分難耐,靜卻用一根肛塞塞住她的肛門,從後面抱住她,伸手擠弄她的陰蒂。

「求……求求你……我真的忍不住了……」妻子被靜的玩弄逼得快要發瘋,可她這時已經被玩弄得全身乏力,根本無法掙脫靜的擺布。靜同時向我招手,我上前與靜一前一後夾著妻子,四隻手在她身上的各個敏感之處愛撫搓摸。

「不……不要……求你們……饒了我……」妻子終於哭了出來,語無倫次地哀求著。

「想要拉出來,就先高潮給我們看。」靜說完讓妻子坐在馬桶上,雙手舉高她的雙腿。妻子顫抖著把手伸到自己的下身,手指撥開自己的陰唇,摸索著陰蒂揉弄起來。

「嗯……嗯……」妻子的呻吟隨著手指的轉動而漸漸急促,她手淫的動作也越來越淫蕩,修長纖美的手指插進自己迷人的粉紅色肉穴里,有節奏地快速抽送著,羞紅的俏臉嬌艷欲滴,長發凌亂地黏濕在臉頰。

「哦……哦……來了……來了……」妻子急促的喘息變成一聲聲淫叫,小腹痙攣似的抽搐,粉紅濕潤的陰道口一陣顫抖收縮,淫水順著她的手指滲出,妻子在我和靜的面前手淫著再次高潮。

「臭婊子!這麼淫蕩,就該去做妓女!」靜嘴裡喃喃罵著,低身伸手到妻子的臀下,拔出塞住她肛門的肛塞,妻子又發出一聲舒暢的叫喊,一條液狀的排泄物狂涌而出,「嘩啦嘩啦」的排入馬桶里,衛生間頓時瀰漫著一股淡淡的臭味。

我此時卻被眼前的場面深深刺激,無意識地伸手擼動著自己的陰莖,沒有幾下,硬硬的肉棒就跳動起來,一股股白濁的精液射在妻子的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