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女女友小錦的故事

==========================================

小弟第一次發文,希望各位大大捧場!

==========================================

1:相識和真相

如今轉眼都到大四快結束了,這年紀家裡和周圍的人都有當爹的了,看著聽著就心急。之前也追過,交往過幾個女友,人雖然都漂亮,身材也是一個比一個的棒啊:美腿,鎖骨,細腰和臉頰一樣都不缺。可是到最後都無疾而終,不是跟帥哥跑了,就是嫌我沒有錢養。我擦!個個在床上的時候還裝處女,黑木耳和小乳豬我會看不出來?當然啦,作為男性,誰不想啊?現在要能找個處女做女朋友,除非是李剛的乾兒子!

但是,我就比那乾兒子還幸運,在前不久結束了我的屌絲男生活,一位不是女神,但是有著雅典娜般心地的女孩子走進我的視野。她:就是小錦。

說起那次,還有個胖哥,我們在網吧dota時候認識的,在外面喝醉了,一起在校醫室輸液。這時,一個女孩子走進來了,她是來看隔壁床的女生的,就聽著她們聊了起來,有說有笑的:「你呀你,這麼大的人了,還不會照顧自己,喏,這時你要吃的臊子麵,我做的…」另外一個女生笑著,但是很吃力地伸手接過來。

「就知道只有你關心我,宿管沒發現吧?」小錦順便擦著她狼吞虎咽完的嘴邊。

「我是借她們的爐子使的呢,我還怕她們不借呢!」

另外一個女生聽了,「我們阿錦就是好啊,連宿管網開一面呢!」

「別說這個啦,我心還虛呢…」說完,小錦臉上浮現出來可愛的紅暈,對,很像那種孩子臉上的紅暈,畫過妝的黑木耳就看不出來了。

後來得知,她是北方來的,個子雖然不高,也不苗條,但是絕對不是臃腫,是那種健康的嬰兒肥,就連臉蛋都是圓圓的娃娃臉。乍一看,和另外一個女孩子相比,就明顯小很多,很招人疼愛……

她感覺到我一直在看她,她察覺到了後,為了避免害羞和尷尬,轉身接著看著她舍友問:「對了,你快打完了麼?打的什麼呢?」

她舍友立馬慌了,「是營養液啦!」

「為什麼呢?」

「因為,因為…………我最近感覺不舒服……」

「哪裡不舒服啊,吃藥不好麼……?你對象也真是,都住一起了,還不給你做好的吃,現在也不來陪你!」

她的舍友立馬捂住她的嘴,在她耳邊說了些什麼,她臉上的紅暈就像紅蘋果,感覺癢似的後退了。

「不理你啦,羞羞羞,真是的……!」

「叫你別說,你還這麼大聲~快去找個男人教教你!」

「俺不,俺娘說了,已經幫我說好了,等畢業回老家給俺看一個,然後結婚,之前不讓俺找!」

打鬧中,小錦不慎滑倒了床上。這個時候,小錦的白色t恤裡面,讓我看到了差點讓我流鼻血的東西!小錦雖然個子不高,但是皮膚還算白白嫩嫩,但是我真正留意到的是,她那條溝,還有擠出那條溝晃動的兩座挺立的肉峰!和她舍友相比,她舍友基本屬於平胸的範疇。打鬧中,那種晃動,會激起精蟲上腦的衝動。

還有那極富肉感曲線的身體…

可是就在看好戲的時候,醫生沖了進來,怒斥:「聲音小一點,別人還需要休息呢!」

無奈,兩人坐了起來,在小錦整理衣服的時候我才發現,其實不只是她的臉圓圓嫩嫩的,她身上也是極富肉感但是絕對不堆肉的那種,臉是嬰兒肥,就連身上也是…肉感!

「我回宿舍了,你打完針也回來吧,」

「嗯…」

在小錦走出去的同時,我再仔細的看了看這個可愛的女孩子,馬尾辮,淺色毛衣,肉肉的肩膀,還有,居然是個又肉又翹的桃形繃著牛仔褲的後面。腿,不是纖長的美腿,而是那種很有曲線的肉肉的,很想咬一口的肉腿。總體來說,看見了她,就像看見老家那種年畫上面女童子,只是比那個更真實,更性感。

後面有個聲音發話了:「這樣的小肥妞,不,不肥,小肉妞操起來應該很爽的吧?」

我回頭一看,那個胖哥,斌,邊說邊在被我下面用手套弄著…

胖斌對女人非常有一套的老傢伙,在他胯下呻吟的女人不在少數,基本上這個傢伙除了dota就是開放,我有好多東西都是從他那裡學來的。

「這小妞絕對是個處女,上等貨,我還等著看有機會能不能上了她呢,天天搞那些柴雞,膩了,來個清純的肉妞試試,據說肉多的妞在床上感覺和表現都不錯呢!如果是處女,那就更爽啦,等我得手了檢查一下告訴你哈。」

「哈哈哈哈……」雖然有點不甘心,但是,如果胖斌說是處女,大概八九不離十。但是,誰會讓你先取頭籌啊?「

經過了一個月的猛攻,小錦答應了我,而不是胖斌,因此,dota也沒得玩的了,可是胖斌…(後文會提到)

有一次,出去玩的時候,我偶然的,進一步確定了小錦是未經人事的處子。

那天,小錦想去游泳,在做準備活動的時候,小錦自然地伸展著肉肉的肢體,讓自己腰肢和白胖勻稱的雙腿活動開來,準備下水。無奈小錦不會,只有求助於教練,在教的時候,教練靠在她身上,雙手握住小錦的玉手不停的讓她的上半抖動。

隔著薄薄的布料,小錦碩大的嬌乳吸引了很多男人的目光,我還看見有老男人摸了陽具,假裝提泳褲的動作。教練呢,看著面前這位肉娃娃,越來越過份,面對面擁抱。

小錦一下子就哭了起來,事後,我問她,她哭的好厲害:「怎麼你不抱我,看見陌生男人抱我也不說……嗚嗚嗚……」

「怎麼了嘛?」我問。

「俺娘說只有自己的丈夫才可以從前面抱俺,俺還是女孩子,你壞,看見被人抱都不幫俺。俺不要你了!」

小錦本來就是那種肉肉的可愛的娃,我見到此狀,立刻抱住了她,看著她梨花帶雨的面頰,還緊貼著她肉肉的雙峰感覺著,還有那令人嚮往的玉腹,還有像藕節一樣的手臂。

頓時,一種邪念,精蟲的邪念上腦了,我和很多漂亮的女孩子有過性高潮,但是,現在,此時,小錦,肉肉姑娘,將會被我占有!一個單純,性感,初經人事,而且不同於其他女孩子第一次。

我擦,我還沒有干過處女呢!當時,如果沒有其他人,我一定將小錦就地正法,就憑她那傲人的雙峰和曲線雙腿中,緊緊被泳衣勒住的處子肉縫……

干,我要干破她的處女肉縫,小錦的破處和開苞不遠了……

終於,在小錦生病的情況下,我徵求了她的意見,可以約在外面陪她(開房將會是…沒想到啊)。我當時只想最快的奪取小錦的的第一次,她loli般的微笑,

肉肉的處女峰,肉感的玉腹,在下面還保留著一隻未經人事待開採的肥鮑。我急急忙忙的跑到她的宿舍,在一番寒暄之後,小錦靠在了我的肩膀上。

「俺希望你有空就陪在俺身邊,俺很難受。」這個時候,能感覺到的是她的體溫和她的肉體,那種有別於與苗條高挑女生的衝動,一下激發了出來,看著小錦肉唿唿的處女乳房,白胖的少女玉腿,我忍不住了,一把從前面抱住了小錦。

「小錦,我想要你!」

「我都給你從前面抱了,俺想和你在一起,能不能等到結婚呢?俺難受,想靠著你…」

我哪管那麼多啊,直接先從娃娃臉開始進攻,然後到了小錦的粉頸,那種肉肉那孩子親上去的感覺,比苗條的好太多了。小錦沒有過多的反抗,而是願意我再深入一點的愛撫她,畢竟,她想嘛~!

我毫不猶豫的卸下小錦的裝備,處女嘛,等先上了再說,可是就在激情熱吻和撫摸最圓最肉部位的時候,小錦碰觸到了我開發她處女身的工具。

就在那時,小錦閃電般的起身吐了……而且狂吐不止,就連我愛撫她最私密的小乳豬也無能為力。

「俺家說,沒有結婚前,做那些事情都很髒的,俺不想弄髒,也會弄髒你的~!」

「怎麼會呢?」

「俺娘說了,我最愛乾淨了。你很老實,我也很想給你,但是能不能等到不髒的時候呢,俺真的想……」

「想什麼?」

「想給你俺的全部呢……」到那時完,小錦,我最想開苞的肉肉處女,最善良最天真的女友,忍不住又去吐了。

這一吐,還沒完沒了,暫時沒有了占有她的興趣,頭腦里第一個想法,先把她安頓治好了,再解決破處和開發這位肉肉處女的方案。

可是,接下來的事情,完全不在我的預料之內:立馬我能浮現出來的,就是昔日的好戰友,胖斌,撥通電話說明情況以後,胖斌說馬上也來,一起護送著過去。因為不知道病情,加上當晚已經過了校醫診斷的時間,我對於小錦的開苞之路無疑是雪上加霜。

誰知道,這只是我噩夢的開始,小錦的處女之身和肉縫,竟會……

沒有辦法,在路上,胖斌打來電話,他認識的一個人開著診所,迫於無奈,馬上要畢業了,先去那裡吧……誰知道,我的小錦,一個肉娃娃處女,將會面對的是……

2:初被凌辱

在成功追求到了小錦以後,我的想法慢慢的開始產生了變化。從當初胖斌手裡面追過來時,只想玩玩床上她,幫她開苞後就擦擦嘴走人。為的是滿足自己沒吃過小乳豬的淫慾,畢竟她不是一等美女。可是,在相處的過程中,我被她的善良所打動,她的那種美是內在的,有母性氣質關懷。難得遇到一個良家,讓我開始慢慢尊重她,愛護她。

但是同時,淫蟲上腦時不滿足於對她的幻想:在我身下任我馳騁,在第一次時享受處女肉娃娃的肥乳—她圓乎乎的,肉唿唿的處女乳球,隨著我的開發,不斷的晃動著。她的嬌吟,和唿吸隨著一次次的深入而變快,雪白肥嫩的雙腿因為破處的疼痛更緊的纏在我的身上,她的處女嫩穴為我而開,在開發中一次次的緊縮,處女血絲混著愛液染紅床單,肉肉的嬌軀上面因為開苞的疼痛,香汗淋漓……

每次手淫都讓我陷入了更深的糾結之中。但是,奇怪的是,每次關於小錦的手淫邪念,都是胖斌提及小錦之後產生。手淫中,有時,覺得幻想小錦被人插她的處女穴更刺激……

就在我猶豫的同時,雖然和胖斌聯繫少了,但是他還是時不時故作友好的詢問我和小錦的進展,比方說有沒有親熱啦?脫掉上面還是連下面也見到啦?觸感怎麼樣,如何挑逗之類的。關鍵每一次都在暗示性的催促:處女一定要趕緊上,要不沒有機會了上什麼的……

雖然有時候聽著會煩,但是總覺的會無名的刺激。順其自然吧,有時候都會這樣安慰自己……

由於親吻的次數慢慢的上升,小錦慢慢也習慣了我對於她舌頭的開發,處女的舌頭當然很不靈活,在裡面呆呆的。

問她的時候,她都會臉上泛著紅暈:「俺怕,不知道該怎麼做……但是你可以教我,只要你喜歡……」

看得出來,小錦喜歡上了被我征服的感覺了。對待處女,首先就是要耐心,每次我都是很猴急的親一兩分鐘,就開始樓主她的小蠻腰,雖然不細,但是手感確實很好,能在幾秒之內精蟲上腦。

這時候,小錦都會側過身,讓我從側面摟著她,感覺的到處女的那種荷爾蒙,那種唿吸,還有就是肉肉的小錦曼妙豐滿的曲線。把她就地正法是我邪惡的目標,讓她感覺到我的陽剛和強勢,每次都想讓她的小肉手觸碰我最興奮的地方。可是,問題來了,小錦有極端的潔癖。這也是我愛上她的原因,她很潔凈。就在第一次成功接觸到我即將開發小錦的傢伙以後,我以為事情會很順利,我會把她一夜之間變大人的時候。

意外發生了,這次我的耐心也沒有用了,小錦可能是每次「親戚」來的時候,都會或多或少的不舒服,所以,加上她的潔癖,和小錦的親密接觸就划上了休止符……

沒想到這還不是最糟糕的,錯誤的時間,錯誤的人,錯誤的決定讓我帶了一定天大的綠帽子……

在去找小錦的路上還在想,她最需要我的時候成功的奪取她的處女,雖然有點下流,但是,是順理成章的事情,因為我也想通了,幫她破了娃娃身以後,將來還是對她好,畢竟我願意為她的童貞付出更多。

在扶著小錦下來的時候,難得的機會,我碰到了我朝思暮想的處女乳肉,雖然之前打過擦邊球,但是都被小錦的小肉手推開。雖然是側面,但是精蟲告訴我小錦的尺側絕對是大號的,不知道裡面處女峰峰頂是什麼樣的,好想看到然後一口使勁咬上去啊,一想到我是她自娘胎生出來第一個含住她們的,我下面就不爭氣的硬了。

但是這分鐘照顧好小錦要緊!掏出電話就讓室友們來幫忙,幾個電話過去都是在忙要不就拒絕了,我也能理解。情急之下,我打通了胖斌的電話,他表示立馬就到……

小錦是那種全身肉唿唿的嬰兒肥,抱著很舒服,很有肉感,就在我一次次壓抑邪念的時候,胖斌到了。

胖斌平時就很色,不光是對小錦,剃光頭以後就更像愛情動作片里肥豬流凌辱女豬腳的男豬腳。胖斌以前練過器械,但是後來被女人甩了以後自暴自棄變成了肥熊,但是就是他的嘴唇對不起觀眾,胸圍小的女生都不好意思站他旁邊,更別說滿肚肥腸和他相撲級別的腿了。

從他看到我們開始,他就一直盯著小錦在看,我當時和他簡單的問好以後,坐上了他打來的計程車,想都不想的就去胖斌的說的那個診所……

按理來說,是應該我和小錦坐在後排才對。但是我忽略了一個細節,胖斌的力氣比我大,上車前扶住了小錦就往後排鑽了進去,我也沒顧上管就坐在前排打電話,明早的課肯定不行了,我兩肯定請假。

就在我通電話的時候,一個不經意,看到了令我詫異的一幕。小錦吐得肯定很難受,一直在忍不住的哼哼,她可能以為旁邊的人是我,因為她平時也愛撒嬌靠著我,這時,她的頭靠在了胖斌的肩膀上,而胖斌等這個時候已經等了好久了,順勢摟著小錦,過分的接近了!

一隻手扶著小錦的肉肉的肩膀,其實,只要再下來點的話就碰到她上半身最柔軟,最豐滿的處女峰了。另外一隻手看不見放在哪裡,但是感覺胖斌很享受的樣子,小錦哼哼的次數忽高忽低。接著路上的燈光,我看見小錦臉上居然出現了紅暈!!!

由於沒來得及換衣服,小錦就穿了一套睡衣,怕她著涼,還要請假,我一路上都在打電話。下車付錢的時候,司機看著我插了一句:「你那個朋友真是福氣啊,要家福就要找個胖媳婦!」

我瞟了他一眼直接扶著小錦和胖斌往診所去了。

的確,小錦確實比一般的女孩子要圓一圈,但是絕對不是胖的難看的那種身材,這也是其中一個原因,小錦一直沒有被追過的原因。只是因為大部分人覺得高挑的美女拉出去有面子,但是絕對體會不到那種肉感女生在親密接觸時那種溫軟的豐滿,尤其要說明的是,偶然一次我看見了小錦衣服裡面的乳溝,估計目測絕對超過36d……

我後來才察覺,這家診雖然確實近,但是在背街的一棟樓,其實診所就是個私人開的。扶著小錦進去的時候我還在猶豫該不該去正規醫院的時候,胖斌叫開了門。

另外一個豬腳出現了,劉大夫(後文的關鍵人物),開了門,也是第一反應,看到的是小錦,準確說,是小錦的豐滿的胸部。這時我才反應到小錦睡衣的紐子是開著的!裡面的話是一件肉色的胸衣!這實際上也是我第一次看見小錦的胸衣。因為是晚上,我和胖斌還有劉大夫眼鏡都直了!

小錦的奶子真的不僅是豐滿,而且翹,飽滿的撐起了那件胸衣,不仔細看的話,還以為小錦沒有穿呢!小錦出門的時候應該是穿好衣服的呀??今天真的是在錯誤的時間看到了艷福的畫面啊!

「都這麼晚了,平時我早就睡了……」劉大夫說完轉身領我們進到那件燈光昏暗的門診室。

「原來是姑娘病了啊,狗三,你剛才急急忙忙的的沒有說清楚……我還以為是你病了呢……」狗三?他說誰呢?

「哦,是她不舒服,沒說清楚,就是吐嘛,你給看看……」胖斌接了話.

「怎麼,女孩子,吐了,吃了什麼不幹凈的啊?」

我這怎麼開口呢……「她,沒吃什麼呀,就……」

劉大夫皺起眉頭:「現在的小年輕啊,怎麼那麼不小心呢?」

「不不不不,不是,是可能每個月……的……關係。」我怕越描越黑……

「我不管你們怎麼樣,像我們原來,怎麼可能會有那麼開放呢……」劉大夫說著就去換衣服去了……

「他媽的,說真的啊,你這雜種那麼快就幫她開苞,幫她打種啦?還口口聲聲的說沒有!」胖斌打我一下。「真心沒有啊,我倒是很想呢!你叫狗三?」

「我在農村老家的小名,這是我家親戚,叫劉伯!別聽他亂喊……」

這時候,小錦恢復了一些清醒,坐在凳子上:「親,我有點冷……」

我才反應過來小錦穿少了:「剛才我叫你室友拿衣服過來,應該馬上就到了……」

我正想打電話催的時候,她的室友已經到了,在門外,我說:「胖子,幫我去拿下衣服嘛……」

胖斌說好:「正好我要出去抽煙……」

「隨便啦,快去快回哈……」

我拉著小錦的肉肉的手:「對不起,我不該那樣的,是我不好……」

小錦抬起她可愛的娃娃臉來笑了:「笨蛋,以後不准說你不好……」

過來一會,劉大夫出來了,我才仔細看清楚他的模樣,個頭不高,但是和胖斌在體積上有過之二無不及,謝頂,脖子後面一圈肉,如果不是這個特徵,還真的看著有點像胖斌……怎麼看穿上了白大褂都有點搞笑的猥瑣……

「我先檢查一下看看,如果不是什麼大問題,一般吃藥就行了,不要去外面亂……打……針!」他把後面的話講得很重……

他把小錦帶到後面的病床上,直接就用自己的粗粗的手指按在小錦的肚子上……

即使是小錦躺在床上,她上半身豐滿的曲線還是能夠看得出來,這也就是為什麼說剛才她的胸衣是被撐起來的。圓潤的曲線被劉大夫坐下來的身體正好擋住了。

「咯咯咯……」我聽見小錦在笑。

劉大夫:「不要笑……這裡……這裡……哪裡不舒服?」

因為小錦渾身的很敏感,雖然肉肉的,但是她對於刺激的第一反應就是笑,而且聲音是很溫柔的那種。

在等待胖斌拿衣服回來的時候,小錦就這麼躺在病床上,唯一能看見的就是她那雙白胖的小腳丫,因為小錦是那種一看到本人就會往小里猜年齡的肉肉loli,

所以,我在欣賞她小腳丫的時候,也會浮想聯翩……

「最近一個月,和狗三有沒有過性行為?」劉大夫的問題直接雷到我!

「額……我……不……不是……是……」

我知道小錦想要否定和肯定的事情,但是我不能接受的是,即便胖斌再和劉是親戚,有些事情也不能亂說的啊!!!

我站起來要辯解的時候……

劉大夫再接著把我雷的外焦里嫩:「是什麼啊?剛才我還在想,這小子真有能耐啊,找了個白凈的女娃子當女朋友,還把人家肚子都搞大了,在我們村那邊,女人只有生娃的時候才會養的白胖白胖的……不過,女人嘛,白胖點更有味道嘛……」

我正想打電話叫胖斌快點回來對質的時候,手機響了,是她室友打來的說怎麼還不出來去,都快10分鐘了,在哪裡,要不她送進來。

咦?奇怪,胖斌不是去拿了麼,這個傢伙死哪裡去抽煙了?估計是去廁所了……

除了dota,其他果真都靠不住,等見面我才要說呢,他媽的別意淫我的小錦了!

不管了,在出門的時候,我看著劉大夫的背影,回了一句:「她是我的女朋友!」

小錦也連忙迎著我的話:「對,我不是,可能是您認錯人了。」

「我還是……」小錦欲言又止……

劉大夫轉過來我才看到,他的臉上全是麻子,又黑又肥又丑。

一臉不解的看著我,「咦,臭小子,還說有機會領回來讓我見,說是個白白的美嬌娘呢?」

劉大夫繼續檢查小錦的肚子,有點猥瑣的手指遊走於小錦曼妙的肉體上,可能是因為癢吧,小錦開始扭動起來。劉胖子很不樂意,用兩隻手按住了小錦:「別動,我再幫你檢查一下,有沒有什麼其他問題……」

那兩隻大手幾乎是同時按在了小錦的肉肉的處女峰和小腹的位置。

「也有可能是婦科的問題……」

劉大夫的粗手按住連我都從來木有染指的豐滿的乳肉上幾秒,有點戀戀不捨的挪開了手……

小錦有點不好意思了:「不……不要……我說了我還是女娃……」

臉上的紅暈又開始浮現了。

這老胖子沉默的背影感覺有點問題!小錦傳來一聲:「我有點冷,她到了沒?」

當務之急,趕快叫她室友進來吧……

錯誤的時間做了錯誤的事情,我還不得不去接她的室友,因為是個路痴……

一路上就沒有見到胖斌,先不管他了,在見到她室友的時候,我一眼就認出了她是誰。原來,就是一開始打針時候隔壁床的那個,一見面就訓我:「我們小錦可是個好人家的姑娘,你這麼做對得起她麼?」

「我沒做什麼啊,她就是吐得厲害,所以我讓你也來啊……」

她室友很不屑:「我這麼和你說吧,她還是處女,你不要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不然……」

「你還是照顧好你自己吧!」

我拿過衣服來轉身就跑起來,因為我覺得她提醒了我一些事情,不顧她在後面落下一段距離,我需要回去看到我的小錦安然無恙!

幾分鐘的時間,有時候可以改變很多事情,原路返回的途中,我暗暗的下決心,不能辜負小錦,什麼開苞和淫念先拋開,照顧好她是最重要的。

可是,當我回到房間的時候,我顧不上喘氣,腿都軟了……人呢?說好的人呢?一個都不在!!我的肉肉的還未開苞的處女女友,老胖子和胖斌都不見了!

隱約我聽到弱弱的呻吟聲,第一反應就是這肯定是肉肉的處女女友的聲音!

但是感覺語無倫次的樣子:「不行……太酸了……癢……別這樣……弄……停~!!!我……說了……你們……還不信……俺……真……的是……女娃娃……放開啦……疼……別再壓啦……輕點……別……輕點……好熱……」

同時,還有低沉的男性的聲音:「怎麼樣?到底是不是處女啊……是不是還沒有被……插……我是說……被男的……插過的痕跡……?」

「這個好啊,那麼肥嫩的處女陰唇我還是第一次見呢,粉粉的很漂亮……緊啊……掰都掰不開一點……你別動,一動,她也動,一會弄傷了膜就不好了!……嗯……真是漂亮啊!」

「我也要看看……那肉穴,我想了很久了,我要看看裡面的膜……能不能換我!……快點……頭別里那麼近,別舔啊?……」

「讓你別動!狗三,給我按好她……女娃的穴太緊,現在有點滑,快看不到膜啦……」

對話的聲音是故意被壓低的,於其他房間沒開燈,只能靠聲音繼續辨認……

我又氣又急,聽到這樣的對話暗示著馬上自己肉肉的嬰兒肥女友的處女地,我一直想攻陷的處女肉縫即將不保!我需要在第一時間保護屬於我的,豐滿的,小錦的第一次!

——————————————————————

感謝各位大大的捧場!!!本文的靈感源於眾多女友系列,也是為了感謝眾多大大們對於包括我在內的各位看官的貢獻~!

在此,我為了最大程度提供閱讀享受和想像刺激,想諮詢一下各位大大,小弟我想吧故事設計為非線性的發展。

各位大大有沒有特殊的要求或者是建議,還是留個懸念由小的來設計呢?

小弟虛心求教~!

——————————————————————

3:混亂的嬌吟

之前,一直想在錦兒的豐滿的肉體上做文章,結果淫慾薰心,害的單純的錦兒,一個未經人事的肉肉女娃逐漸落入了胖斌的所設計的圈套之中。但是胖斌的計劃遠遠比我想像的要嚴重。

其實這個胖子的淫慾我是知道的,好多時候,和錦兒親熱時,她的表現都被胖斌說中了:怕癢,對愛撫很敏感,會忍受不住春欲,而嬌吟出錦兒特有的溫柔……就好像是胖斌親自品嘗過一樣!

一幕幕我和錦兒親密接觸的畫面在我焦急的腦海閃現。為什麼總感覺要大禍臨頭的樣子了呢?

一片黑寂中,我再次聽到了別樣的處女呻吟聲:「喑……太熱了……別……壓……酸……人家……不……要……別……吸。不……喑……………人家………是………處……別了………」

白胖粉嫩的處女肉體說不定正在被某隻肥手愛撫著,碩大飽滿的肉球因擠壓而凹陷突起……

第一次被男人的舌頭愛撫和吮吸……

濕滑的處女鮑魚正被老胖子或者胖斌直直的盯著欣賞,這些可是我從來沒有看過,錦兒也答應我在新婚初夜才給我的禮物啊……

循著錦兒快要失守處女身的孱弱唿救聲中,參雜著邪惡的,故意壓低的男性對話:「好了沒?你答應的,看了檢查是處女就還給我嘛……還要留著這妞的乳豬蜜肉給我開苞呢!……說好了只是看看的……伯……你別用舌頭嘛……讓你用過了我還玩什麼啊……?」

「………傻小子……急個屁啊……你逮著的這個肥妞是個寶啊……你的這個肉妞………小飛龍哦…」

「小啥子東西哦?」

「算了…傻人有傻福啊……」

小飛龍?後來我才知道,劉大夫所指的是什麼!後來回想起來都會邪惡的勃起,錦兒的處女穴在那次游泳的時候就被我盯著看。錦兒不但沒有察覺我的眼神,反而是曲著那雙豐滿的白腿坐在泳池邊,第一眼看上去就是脹鼓鼓,湖藍色的泳衣是因為我喜歡,在那件泳衣的包裹下,即使是曲著腿,她身上因為肉肉的,沒有露出一絲的縫隙…

當時拿到風景線,就連游泳教練,在知道她的過程當中都會時不時瞄上去,更不用說那些假裝提泳褲的了。但是,就是那個恐怕連錦兒父親都沒有見過的蜜肉縫,現在也許正在被粗糙和骯髒的豬手掰開,玩弄!!

胖斌的聲音越來越清楚:「他會不會回來了哦…?」

劉老胖無奈:「那就………就快來看一眼……我起來扶著她……」

然後我躡手躡腳的朝著有閃爍的光線的那扇門移動。

劉老胖一改剛才還有些和藹的態度,沒想到和胖斌聯手一起凌辱我可愛的肉肉女友:「慢點……好……抓住她的手……真…嫩啊………應該是好人家的女娃………狗三……你以後不要只想著天天干她………老家的農活……」

同時傳來了一陣吱吱呀呀的木床聲,一直聽不到處女寶貝錦兒的唿救,相反劉老胖愈演愈烈:「狗三,剛才你拉屎完了洗手沒……?她下面乾淨的很,手指頭別亂伸進去!……」

「知道啦……我剛才是去尿……嗯…她才洗過澡……香的很……嘖……」

劉老胖可能上了年紀:「快點……我要換手啦……摟著她的奶子才抱的住……」

胖斌除了發出:「嘖……嘖……嘖」的聲音外沒有更多的反應。

「真的拉不開啊……」老胖子可能堅持不住啦,因為繼續傳來木板床那噁心的聲音……

「呀~喑!!」突然寶貝錦兒大叫了一聲,我的手就已經在門把上恨不得直接扯開,奪門而入。

「錦兒,寶貝,胖斌,快開門!老子要殺人啦!」

裡面馬上傳來了慌亂的聲音。那一分鐘過得無比的漫長,在開門之前,我腦海中千思萬緒,錦兒寶貝的處女肉體已經被他們凌辱了多少?那尖叫聲肉肉的錦兒還是處女麼,一會胖斌和劉大夫臉上,手上會有什麼?

門終於開了,但是令我詫異的是,房間裡面的三個人都是穿好衣服的!!!

只有地上殘留了一點嘔吐物。我當時不記得是什麼表情了,從進門到床頭,唯一有印象的就是老胖子在整理皮帶,胖斌嘴上是亮亮的一層………

「錦兒寶貝,你還好麼?」

肉肉的女友用被子捂著臉,依稀能看見那熟悉的紅暈。我扶著錦兒的肩膀,搖了搖,發現錦兒寶貝是在顫抖!!!

我輕輕的說:「是我,別怕,我來了!」

有隻柔軟溫柔的手放在了我扶著她肩膀的地方,然後閃電般的從前面抱住了我,始終,看不見錦兒的臉……

一陣跑步聲傳來,那個可以死shi家的室友現在才來。要不要那麼慢啊!這時候她到很有正義感,衝過去就推胖斌,然後我伸了一黒腳正中他菊花!他一個踉蹌就orz在地。

「有什麼話好好說,別動手麼,你們都是大學同學麼……」

劉老胖玩了一次一秒鐘變國家領導人,抬著手想息事寧人,當然,我也是氣到無語,直接想打老人的那種地步。

「大學你妹啊,等110來了你再說。」她室友吼起來真的很恐怖!!

突然我覺得她很好,能保護錦兒,因為就是當初她做的紅娘,才從和胖斌的競爭中完勝的。

「你們先走,先送錦兒回去,我來處理!一會警察來了處理完這邊,我帶他們來找你們!」

她在打電話的時候,我覺得這個地方已經一分鐘都不能多呆了,帶著錦兒,我們離開了。出門回頭的剎那間,胖斌長跪不起,老大夫一直在勸她不要報警,賠就是了,她的室友正面無表情的聽著電話……

錦兒從下樓一直到宿舍門口,一直緊緊的抱著我,一言不發,沉默的恐怖!

不管宿管的表情有多難看:「她從醫院回來,我扶她上去,馬上下來!」

進門後,錦兒說出了讓我傾倒一生的話:「親愛的,我想儘快嫁給你,給了你,有些事情我就那麼不怕了…」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我覺得那一刻的幸福感,不比婚禮當天差!我會娶錦兒做老婆的!這個假期,我就帶她回帝都!她的善良和溫柔同時也激勵著我的良心,淫慾和邪念都玩蛋去吧!!!

可是總有錯誤的人和錯誤的事情糾纏……

煩人的敲門聲打斷了這段無比珍貴而有短暫的美好時光!

「警察來了!!有什麼事情出來講清楚!」宿管的怨念無比強大啊!

「親愛的,我先把髒東西洗掉好麼,馬上出來……」我,和後來出來的錦兒,還有她室友陪著警察基本上一夜未眠。

時間能沖淡一些事情,最後我們得到的公正,就是錦兒受到性侵犯,私了賠償。胖斌後來當著我,錦兒和她閨蜜在學校廣場orz………

和胖斌的關係也趨於緩和了,時不時也會去他那裡組個團什麼的。但是對於他劉肥伯的事情隻字不提,每次叫他新外號的時候,他都會說:「我戶口已經遷到學校了,你們北京人…!@#¥¥%……」

其實,我也不怎麼恨胖斌,因為大部分時候,他除了色,還算老實。讓他幫我和錦兒做點事情,不會像其他人那種做口頭功夫。就連錦兒的閨蜜也慢慢的開始對胖斌轉變態度了。對於錦兒的室友,我們的來往不是那麼多。但是唯獨她的聲音比較獨特,就是尖銳!平時說話都有點像吵架。

至於那個診所,我本來以為這一輩去一次都嫌多的地方,一個更大的陰謀,對於我的小錦,已經……那就是,錦兒肉寶寶又去過一次,有個萬萬沒想到的人,把可愛的,肉肉的錦兒,她的童貞,她的初夜和肉體作為了交易的對象!

偶然有次在學校沒事,等錦兒從實習單位回來的途中,要經過那個診所。遇到胖斌從診所里側著伸出頭來,看到我,嚇得連煙都掉了!!!

站在那裡往診所裡面看:「你來了…幹什麼?」

「我擦,又不是找你搞基的,我去接錦兒回家,這不看見你麼…」

我抬頭一看,那個萬惡的診所!!!無奈,我一刻不想逗留,我就說:「那我先走了,回頭又說,晚了我怕接不到她!」

胖斌在我說話的時候很緊張的看往裡面看………

起初,在我離開的時候我還納悶,一般來說,胖斌平時好好的說話的時候,他那特別的嘴唇會像微笑似揚起。我還嘲笑他的嘴巴「性感」,吻女人的時候會不會也覺得性感。但是剛才胖斌的嘴角正好反180度。

也沒有在意太多,但是我天橋下面等寶貝錦兒快一個小時的時間,不由讓我覺得事有蹊蹺,有些細節連起來就越來越邪惡!!不對,原路返回,一定要快,總不至於那麼倒霉吧?其實我當時心裡也不清楚怎麼去問胖斌,但是我一定要進診所裡面去!

這時候,淫念和洩慾再次,不知道從哪裡冒出。我下面越來越……尤其是看到診所門是關著的時候!

錦兒實習下班前不能接電話,可是已經那麼長時間,撥打的時候一直通沒人接!再打!不要在這裡響起來!不要在這裡響起來!不要在這裡響起來!我的默念沒有任何幫助,小錦兒寶貝的電話果真響!我擦擦擦擦擦擦擦!!!又是在裡面的二樓!

十幾分鐘後,我真的覺得自己要去鍛鍊了,被人當做小偷也不管了,我找到一個地方翻進去了。我知道小錦兒的脾氣,上次就是她要私了的,因為她還很傳統。其實中間有好幾次我是有機會得手的,但是,被她一次次的說服,說好的假期帶她回家,那個時候奪取她的處子肉肉!!

但是我覺得現在這個計劃恐怕是……因為我很糾結的聽到了嬌吟聲!而且那個聲音就是……!「哎……哎……哎……………快!…就別那麼使勁啊!………別用力………壓死了…溫柔一點…………要再快………對………就是那樣!老醫生…………用……你的………啊………好扎呢……輕……你的那根………啊………再快一點………我要你快…像剛才那樣……好……啊……嗯…………」

劉老胖大夫的聲音其實我也能聽的出來:「唿唿唿………唿唿唿………舒服不舒服?……啊………………怎麼沒上次那麼緊?……唿唿唿………不能再快啦………快到了沒?唿唿唿唿………我要………我快到了……啊……」

「是你自己的那根就短粗短粗的嘛,讓你再快點!!對!!!來!!!摸這裡…………是這裡……對………還有放到這裡!……我還要……在快………磨下面…的她……老大夫……別壓…喘不上了………………」

順著摸著兩個人淫合時,雖然很爽,但是怕別人聽見的那種聲音,我又來到那間二樓的房子,裡面女的感覺欲求不滿,但是劉老胖已經快繳械投降:「啊……!!!……我到啦………小妞………」

「你都不會愛人家,人家……還………木有到………」

劉大夫開始穿衣服:「行啦,都流那麼多血了,下次再說吧……」

奇怪的是,這次沒有了木床的聲音了………

我一直不確定在媾和時候女方被扭曲的聲音,我悄悄的站在門外,心裡,一輩子好像從來沒有這樣糾結:剛才聽的時候我希望是!現在又非常希望不是!!!你們tmd繼續說啊,說了我才能確定啊!!!!

劉老胖大夫也抽煙的,點火機的時候:「她們真是棒啊…………上面是飽滿粉嫩的一對……下面是肉厚鼓漲一對…漂亮…真是漂亮………極品………不愧是極品………」

…………

女的開口了!就在這時,我直接不敢相信我聽到的:「你才把我睡了~!!你又說,又想誰呢?」